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人道至尊>第八十九章圖騰傳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九章圖騰傳訊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魔法

半個時辰之後,妖雲瀰漫百里,幾個身形站在妖雲中,一隻隻眼睛如同燈籠,若隱若現,而那目光如柱,時不時掃過大原荒地,搜尋動靜。

「孤鴻城主,有現1

那些燈籠般的眼睛突然將目光一收,妖雲中傳來一個洪亮的聲音,道:「前方有狽石松屬下的屍身。」

「狽石松屬下的屍體?死了多少個狼妖、鬣狗妖?」

「回城主,共計五十六個。」

「五十六個?居然沒有一個逃脫?那麼看來……」

妖雲動蕩,猛然間向地面沉去,接著猛地一收,孤鴻子一臉煞氣站在成片成片的狼屍和狗屍前,面沉如井水,看向四周,突然邁步走去,來到一片散落的血肉前。

「狽石松也死了。」

孤鴻子低頭看著已經被切碎的屍身,徐徐閉上眼睛,過了片刻才睜開,道:「狽石松雖然本事並不出眾,但聰明伶俐,智計過人,就算實力過他,想要殺他都不容易。而與他動手的那人,實力不如他,卻將他殺了。概因其人麻痹了狽石松,讓狽石松以為自己穩操勝券,以至於被那人出其不意破了他的斬馬刀陣。然後狽石松便一敗再敗,最終一敗塗地,再無翻身機會。」

他將鍾岳與狽石松一戰的情況猜測得八九不離十,鍾岳就是先麻痹其意,后破其刀陣,讓狽石松敗而再敗,最終送了性命。

「殺狽先生的這個人,相當聰明,相當狡猾。」

孤鴻子身後,幾位妖族強者站在那裡,也在打量戰場,推算交手過程,其中一位妖族強者嘆道:「狽先生是個智將,沒想到最終會死在一個連名字都不知道的人族鍊氣士手中。城主,我們是否要追?」

「此人已經走了額半個多時辰,看著腳步間的距離,想要追上他只怕不易。」

孤鴻子觀察龍驤留下的龍爪痕,根據土壤斷層的新鮮程度分辨鍾岳離開的時間長短,搖頭道:「看得出此人已經知道後面有強者追襲,賣命狂奔,以他這個度,即便是我,也無法在進入大荒前攔住他。我不去追了,你們隨意。」

那幾位妖族強者對視一眼,突然身形齊動,駕馭妖雲滾滾向鍾岳離開的方向追去。

「蠢材,就算你們殺入大荒,也於事無補。」

孤鴻子搖了搖頭,向孤霞城方向走去,低聲道:「大荒人傑輩出,出手擊殺狽石松,救走君思邪的人,只怕將來的成就,不會比劍門四大年輕強者弱了。大荒,嘿嘿,還真是我妖族的對手,幸好人族稍稍安逸一些便開始內鬥,自損實力,否則倒是我妖族的心腹大患……」

鍾岳的大日金烏元神駕馭兩頭龍驤,一路狂奔,度越來越快,這等度,即便是飛行也不過如此。

君思邪心中詫異,連連向鐘山氏的少年打量,心道:「鍾師弟沒吃過東西,這幾天一點東西都沒有吃過,也沒有服用什麼靈丹妙藥,又經過這麼多場戰鬥,按理來說他的精神力應該很快耗盡,為何他的精神力還是如此充沛,彷彿始終在巔峰狀態?」

好身體是精神力的基礎,因此飲食一定要跟得上,而提升精神力除了好的觀想功法之外,還需要靈丹妙藥的補充。

對於鍊氣士來說,無論趕路還是戰鬥,精神力都會大幅度消耗,尤其是像鍾岳這樣,經歷了一場前所未有的惡戰之後,又要觀想龍驤賣命狂奔,對精神力的消耗也極為可怕。

對於一個剛剛修鍊到脫胎境的鍊氣士來說,其精神力修為根本不可能達到這種程度。

就算是對於君思邪這等強者來說,連續惡戰,精神力都會被耗盡,油盡燈枯。她就是遭到伏擊和圍攻,精神力耗盡才落得如今的下常

而鍾岳經歷了惡戰和長途奔行,精神力卻依舊保持巔峰狀態,不能不讓君思邪好奇。

「難怪他說他不需要帶靈丹……」

不到半日時間,鍾岳和君思邪便進入大荒的地界,群山巍峨,陡峭,形成一個天然的屏障,隔開數萬里的大原荒地。

鍾岳散去龍驤,又觀想蛟龍,相比龍驤,蛟龍更善於翻山越嶺,跨越懸崖山澗。兩人進入大荒之中,還是不敢放鬆,因為劍門在十萬里大荒的正中央,還有五萬多里的路程。

而且四周都是山地,前進度肯定不如平原順暢,大荒的邊陲防禦薄弱,若是被妖族強者入侵,大荒劍門金頂的四明獸未必便能現。

「有妖族強者追入大荒了1

鍾岳感應到一股股妖氣跟在自己的背後,不由皺眉,這幾股妖氣極為強大,比狽石松還要強橫許多,應該是孤霞城了不得的大高手追殺而來。

「到了大荒,還敢窮追不捨,這些妖族膽子倒大1

他繼續趕路,深入群山千里,漸漸有人族部落活動,是大荒三千氏族中的小氏族,人數不多,只有幾萬人。

「師弟停下。」

君思邪突然開口,道:「這個氏族中有圖騰和祭壇,咱們進去拜一拜圖騰。」

鍾岳心中詫異,不解其意,兩人騎著蛟龍進入這個人族部落,部落的族長急忙率眾來迎,將兩人請入大寨中。

「原來是思邪天女,天女怎麼傷勢如此之中?」那族長不是鍊氣士,卻認得君思邪,連忙問道。

君思邪說明來意,族長嚇了一跳,連忙命人開啟祭壇,只見大寨中央的祭壇上,一株五六人才能合抱的巨樹木樁雕琢而成的圖騰柱聳立,上面繪刻著奇異的圖騰紋理圖案。

君思邪掙紮起身,全身傷口幾乎崩裂,再次流血,有族人上前攙扶,將她請上祭壇。

君思邪向那圖騰神柱拜了一拜,只見圖騰柱上奇異的圖騰紋開始流轉,變化,漸漸化作一副面孔,有鼻子有眼,如同人面,只是臉上多出許多瑰麗花紋。圖騰柱如同變成了一個會說話的人頭,嘴巴張開,道:「原來是思邪天女,不知天女為何喚我?」

君思邪施禮,道:「我身負重傷,被妖族強者追殺,如今有妖族強者進入我大荒領地,在後方追襲,思邪還請師兄通知劍門長老,前來阻擊。」

圖騰柱上的那副面孔嚇了一跳,連忙道:「思邪天女先行一步,避開妖族強者鋒芒,我這便通知長老會,請長老出手阻敵1

君思邪謝過,道:「多謝師兄。還望師兄能夠通知我君山氏部落中的鍊氣士,在未央湖附近接應我們。」

圖騰柱上的面孔隱去,鍾岳和君思邪立刻登上蛟龍快離開,君思邪笑道:「鍾師弟,我大荒中任何一個部落,只要有圖騰柱,都可以與劍門聯絡,互通消息。感應圖騰柱,便可以與圖騰柱的主人取得聯繫,將消息傳遞出去。如今劍門已經知道我們的處境,很快便會有長老會的高手阻攔那些妖族強者。」

「圖騰柱還有這個妙用?」

鍾岳讚歎,他「修行度太快」,對這些的確不怎麼了解,道:「大荒有三千氏族,遍布十萬里大荒,即便不是每個部落都有圖騰神柱,也非同小可,形成一個巨大的聯絡網了。」

君思邪心境放鬆了許多,笑道:「有些大氏族,不止有一位鍊氣士,自然不止一根圖騰柱。鍊氣士越多的氏族,圖騰柱分佈越廣。大荒中圖騰柱只怕有萬根左右!而且,在大荒中還有神廟,內設祭壇和圖騰樁,用作緊急聯繫之用。我大荒的聯絡網之大,絕對可以覆蓋十萬里!師弟若是有事,遇到一座神廟,便可以通過那裡聯絡劍門。」

鍾岳動容,從前他根本不知道這種事情,如今才算對大荒劍門的勢力有所了解。

「師姐,為何剛才那位鍊氣士稱你為思邪天女?」

君思邪俏臉微紅,有些嬌羞道:「都是那些好事之徒吹捧,說我是君山氏的天之嬌女,又長得好看,所以稱我為天女……」

鍾岳贊道:「師姐長得的確極美,而且身材又好,皮膚也很白,腰肢也細,還很軟,就是吃得有點多。」

君思邪向他怒目而視:「你若是敢將我的糗事傳出去,師姐我倏忽間就剁碎你信不信?還有,我身材好皮膚白腰很軟的事情,你也不許亂說!否則人家還以為我被你得手了1

「什麼得手了?」鍾岳納悶道。

君思邪又羞又怒:「反正不許你提1

鍾岳正色道:「師姐,我出手相助的事和我在妖族的事情,師姐也不要向第三個人提起。」

君思邪心中凜然,想到鍾岳還有另一個身份,那就是妖族孤霞城的龍族領主,若是她將鍾岳相救的事情傳揚出去的話,恐怕妖族會察覺到他的真面目。

「這件事情,的確不能說出去,師弟放心。」

妖族的強者還在緊追不捨,即便鍾岳和君思邪遮掩自身氣息,也瞞不過這些妖族的鼻子,依舊緊緊吊在兩人身後,無法甩脫。

不過好在崇山峻岭,密林幽深,妖族強者想要尋到他們也是不易。

途中,鍾岳和君思邪又遇到兩個較大的氏族,通過圖騰柱向長老會回報方位,過了數個時辰,終於長老會的強者阻攔下妖族的強者,一陣短暫的戰鬥爆,又恢復平靜。

未央湖在望,君山氏許多鍊氣士站在湖面上空,東張西望,甚至君山氏的老族長也出現在湖面上。

「天女回來了1

突然一位眼尖的鍊氣士看到從密林中走出的蛟龍,以及龍背上的君思邪,不由又驚又喜,連忙叫道。

諸多君山氏鍊氣士急忙迎上,君思邪從龍背上滑下來,笑道:「師弟,你也受了重傷,我君山氏族中有靈玉膏,不如去修養幾天……師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