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人道至尊>第九十章事了拂衣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章事了拂衣去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魔法

君思邪回頭看去,只見身邊和身後空空如也,便是連蛟龍也徑自散去,消失不見,地上只有自己的琴,琴柱上琴弦纏繞如同蠶繭。±,

而一路伴隨她,為了救她而拚命而流血的那位鐘山氏少年,則已經颯然無蹤。

「天女在找什麼?」君山氏的族長見她東張西望,不由得納悶,問道。

「沒什麼。」

君思邪收回目光,低頭凝視湖面,只見水中自己的倒影有著幾分少女的溫柔:「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功。鐘山氏鍾岳……我記住你了。」

她抬起頭時,便已經恢復成骨子裡都帶著一股子驕傲的天之嬌女,淡然道:「族長大人,咱們回去吧。我重傷在身,需要抓緊療傷,族長準備好靈玉膏、靈元丹了嗎?」

「已經備置妥當1

「好,回君山1

君山氏族長見她即便是身受重傷,也是如此幹練果斷,不禁老懷欣慰:「思邪不愧是我族的天之嬌女,將來必會成為我大荒的女頭人,引領我君山氏走向昌盛大興1

君思邪回頭看去,只見青山漫漫,鷹鶴翱翔,少女轉過身來,心中默默道:「這世上還有一個來自鐘山氏的大男孩,見過我的內心溫柔……」

蒼茫青山,鍾岳站在龍首之上前行,蛟龍身軀蜿蜒起伏,他根本稱不上「事了拂衣去」這般瀟洒,傷勢還是很重,肋骨隱隱作疼,衣衫也是破破爛爛,沾染血跡。

「傷勢太重了,下次出門一定帶著一些靈玉膏,否則沒有被妖族強者打死,結果傷重死了,那就死得冤枉了。」

雖然如今鍾岳體魄驚人,但是再強的體魄也有受傷的一天。

「如果讓傷口自我痊癒的話,估計要等到十多天後了。等到我回到劍門,傷勢也好得差不多了。」

鍾岳遙望,大荒劍門還很遙遠,如今沒有了妖族強者的追殺,他也無需一路顛簸前行,而是盡量使得自己舒適一些,但速度肯定會慢下來,自然回到劍門的時間便會被推遲幾日。

薪火又一次陷入沉睡,一直沒有出聲。

「對了,我融合大日金烏,修成靈魂一體,不知大日金烏之靈的玄機中,是否有防禦手段?」

他心中微動,邊走邊著手整理自己融合靈之後的所得,心道:「君師姐也說我尚未開發靈的玄機,沒有得到玄機中蘊藏的奧妙,我是該細細參悟我的大日金烏之靈的玄機奧妙了1

大日金烏之靈有三種形態,共有三種圖騰。

第一種圖騰便是大日圖騰,共有三十六道圖騰紋,鍾岳細細領悟,參研三十六道圖騰紋的奧妙,心頭不由一跳。

「這是……煉體的圖騰紋,比蛟龍繞體訣的圖騰紋精妙了不知多少1

他長長吸了口氣,蛟龍繞體訣經過他的改良,融合了雷系圖騰和龍驤圖騰,在煉體之上已經算是很不錯的功法了,讓他還不是鍊氣士時體魄便強悍得堪比只煉體的強者了!

而與大日圖騰相比,蛟龍繞體訣簡直不堪入目!

大日圖騰的圖騰紋只有三十六道,數量上還比不上玄武圖騰,玄武圖騰有四十六道圖騰紋,但是圖騰紋的數量多寡,並不代表圖騰的強弱。

比如「自在大劍氣」的圖騰紋只有一道劍紋,便勝過其他功法不知凡幾。

而大日圖騰的圖騰紋,論深奧精妙程度,都要遠勝玄武圖騰,鍾岳細細參研一番,只覺晦澀難懂,難以領悟。

他定了定神,開始研究大日金烏的第二形態。三足金烏形態的圖騰紋比大日形態還要多,多達六十四道。

「飛行戰鬥法門1

鍾岳心中怦怦亂跳,金烏圖騰乃是極為強悍的戰鬥法門,而且也是一種飛行的法門,如果修鍊有成,勢必極為強悍!

而且,他敏銳的感覺到,如果將金烏圖騰中蘊藏的玄機領悟出來,精神力化作雙翼,勢必在空中戰鬥更加靈活多變。

最為關鍵的是,金烏雙翼,可以突破音障!

鍾岳雖然見識不多,但鍊氣士也遇到過不少,還沒有看到哪位鍊氣士的羽翼飛行之術可以突破音障!

因為羽翼飛行之術主要是羽翼展開振動空氣,借空氣的反作用力飛行前進,想要靠羽翼突破音障,就算是翅膀是鋼鐵打造也不成,更何況是精神力觀想出的圖騰羽翼?

而金烏雙翼竟然可以做到!

金烏圖騰六十四道圖騰紋,每一道圖騰紋都比大日圖騰更加複雜,更加深奧,更加玄妙,也更加難以領悟。

「如此難的圖騰紋,想要得到其中奧妙玄機,只怕要參研十多日才能辦到。」

他繼續研究第三種圖騰,三足神人圖騰,過了片刻,鍾岳不得不放棄研究。

前面兩種,無論是大日圖騰還是金烏圖騰,他多多少少都能看出些玄機。而三足神人圖騰共有一百零八道圖騰紋,更為高深,他一點玄機也看不出。

而且三足神人圖騰,對修為的要求很高,是一種靈體合一狀態下的戰鬥法門,強悍無比!

「大日圖騰和金烏圖騰很值得研究,若是能夠參悟出其中的奧妙,可以讓我又少了兩個短板1

鍾岳用心鑽研,身心投入到三十六道大日圖騰紋的奧妙之中,餐風飲露,無暇旁顧,而蛟龍還在載著他向劍門山而去。

一路上,逢山則蛟龍攀山而過,逢河蛟龍踏河而行,平安無事。

不知不覺間,十多日時間過去,鍾岳將三十六道大日圖騰紋參悟得七七八八,猛然間抬頭,只見前方便是劍門!

煌煌劍門山如劍挺立在天地間,其高,目力無法企及,唯有劍門金頂光芒大方,從高處的雲海之中照耀光芒。

他在參悟大日圖騰之時,還在不斷的吸收斬馬刀狼牙棒等魂兵內的金氣。

原本蛟龍背上馱著小山般的斬馬刀碎片,此刻已經全部被他吸收了金氣,化作了齏粉。

如今他體內金氣渾厚,足足能觀想出六面玄武金靈盾,防禦雖然稱不上密不透風,但是想要攻破他的防禦,並不容易。尤其是他已經做到非想非非想,只要攻擊臨身,玄武金靈盾便會自動出現,無需可以觀想。

「我自從成為內門弟子,還沒有去過我的洞府,正好大日圖騰快要參悟完全,不如去洞府中修鍊。聽聞在洞府中修鍊,速度要比其他地方稍快一些。」

鍾岳向內院走去,待走到內院前的山崖邊,敲響銅鑼,只見一隻巨型白鶴從雲霧中飛來,將他馱載到對岸。

「原來是鐘山氏鍾小哥兒,你有所不知,原本負責此地的鱷龍不知何故消失不見,如今換做我來當值。」

那白鶴口吐人言,卻是清脆的女子聲音,笑道:「我是桃林氏長老的坐騎,被賜姓為桃,鍾小哥兒可以叫我桃鶴兒。」

鍾岳點頭,看向山崖下方,只見山崖兩岸依舊有血肉蠕動,諸神封印鎮壓,而那個鱷龍為了報恩當初將他打落山崖,之後便被它的恩人擊殺,葬身在山崖下。

「我從魔魂禁區逃出,成了妖族的領主,又登上月亮,然後傳送到太陽上感悟大日金烏之靈,然後大原荒地遇到君思邪君師姐,一路逃過妖族追殺,這種驚心動魄的事情,說出去有多少人肯信?」

他回想自己這段時間的經歷,不禁有一種光怪陸離的感覺,突然他心中微動,問道:「桃鶴兒,鱷龍是誰的坐騎?」

桃鶴兒脆生生道:「鱷龍是雷湖氏長老雷山的坐騎,後來因為雷洪有功,賜給了雷洪。雷洪如今乃是劍門四大年輕高手,用不著鱷龍,所以讓鱷龍來鎮守此地。」

「雷山長老的坐騎?鱷龍說他為了報恩,難道他的恩人便是雷山?或者說是雷洪?不對,那時候雷洪明明在孤霞城附近,不可能是他。莫非是雷山殺了鱷龍?」

鍾岳登上對岸,心道:「君師姐說她被人出賣,這才中伏,出賣她的人就在風、方、雷這三人,如果雷山長老讓鱷龍殺我,那麼出賣君師姐的人,一定便是四大年輕高手之一的雷洪了!與天象老母勾結的,不僅僅有水塗氏,難道雷湖氏也參與其中?」

「鍾師弟,你總算從靈空殿內出來了1

鍾岳還在思索,只見庭藍月迎面走來,鍾岳細細打量這位少女,庭藍月顯然也感應到靈,成為鍊氣士。

這少女不由分說便將他一把抓住,急促道:「你終於捨得出來了!你有所不知,你那洞府被人堵住了,都在等你回來1

「我的洞府被人堵了?」

鍾岳詫異,道:「怎麼回事?」

「好像是因為一面劍牌兒。」

庭藍月快言快語,道:「我聽人說,那面劍牌兒非同小可,事關下任門主,這些人不忿你得到劍牌兒所以要在你的洞府前堵住你。這些傢伙,已經堵了快三個月了1

「原來又是那塊劍牌引起的騷亂,不知是水塗氏還是雷湖氏放出我有那塊劍牌的消息?」

鍾岳心中微動,笑道:「那塊劍牌兒我已經將劍牌還給它的主人了。庭師姐無需擔心,我去告訴他們劍牌不在我手上,他們自然會離開。」

庭藍月搖頭道:「這可難說。你先不要急著回洞府,黎秀娘和虞飛燕也成為鍊氣士,我去尋她們,為你助陣,不能讓這些傢伙欺負你1

鍾岳搖了搖頭,正欲說話,這位少女已經快步離去。

「庭師姐真是古道熱腸,就是性子太急了。」鍾岳抬腿向自己的洞府走去,心道。/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