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人道至尊>第九十四章雕琢太陽(第三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四章雕琢太陽(第三更!)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魔法

鍾岳洞府門前,拓無憂與另一位年輕男子並肩而立,那年輕男子道:「就是這裡么?」

「就是這裡1

拓無憂點頭,面帶愧色,道:「無慮,我就是在這裡被鐘山氏打了。鐘山氏的實力,不容小覷……」

「我不會小覷他。我拓林氏雖然不是十大氏族,但也非同小可,你被人打了,我這個做兄長的自然要討回我拓林氏的名望1

拓無慮背負雙手,淡然道:「鐘山氏是能夠與水清妍水師妹並駕齊驅的人物,共同名列劍門上院第一。水清妍師妹如今已經修成靈魂一體,進步神,進入了脫胎境。能夠與她並駕齊驅的人物,豈能小覷他?我與水清妍交過手,實力極為強勁,是我的勁敵,內院龍虎榜上她能夠排得上名號。」

「拓林氏拓無慮,你怎麼也在這裡?」

拓無慮話音未落,只見兩位少女並肩而來,其中一位少女鼻青臉腫,卻是在鍾岳洞府門前被鍾岳一腳踩入地底的那個少女,而另一位女子年紀稍大,但也沒有大幾歲。

「黃樟氏黃洛施?」

拓無慮微微皺眉,道:「你來做什麼?」

「我妹妹被鐘山氏當眾折辱,我自然要替她出頭,否則還會被人小覷我黃樟氏,說我黃樟氏無人。」

黃洛施笑吟吟道:「原本我妹妹她們說來考校考校鐘山氏,奪走劍牌兒,我便說她們任性,豈可與新晉的師弟鬧彆扭。不過現在看來這個鐘山氏有些本事,不枉我親自走一常妹妹,你去敲門,讓鐘山氏出來相見。」

那位鼻青臉腫的少女上前敲門,始終無人應答,鍾岳洞府前的山林中鑽出一頭大黑牛,戰戰兢兢道:「幾位老爺,鐘山氏出門去了,還未回來。」

「好像是潭曉那廝的坐騎。」

拓無憂看了這黑牛一眼,道:「你在這裡做什麼?」

那黑牛陪笑道:「我奉潭老爺的堂兄潭真老爺之命,監視鐘山氏動靜,只待鐘山氏回來便回稟潭真老爺,然後譚真老爺便來討回寒潭氏的面子。」

「潭真也要尋鐘山氏晦氣?」

拓無憂嚇了一跳,心道:「潭真也是內門龍虎榜上的人物,名列三十二,比我哥還要高。」

「姐姐,如今鐘山氏不在,咱們怎麼辦?」那鼻青臉腫的少女低聲道。

「等1黃洛施脆生生道。

鍾岳洞府外,幾位鍊氣士跏趺而坐,眼觀鼻鼻觀心,等待鍾岳歸來。過了幾日,鍾岳還是沒有歸來。

拓無慮和黃洛施都是暗暗磨牙,心道:「這個鐘山氏到底跑到哪裡去了?」

玉林中,鍾岳怔了怔,道:「我來雕琢?前輩,雕刻也是修行嗎?」

那老者雖然蒼老,瘦得只剩下皮包骨頭,眼睛卻很有神,幽深而溫和,笑道:「走路吃飯睡覺都是修行,何況雕刻?」

「走路吃飯睡覺都是修行?」

鍾岳心頭微震,頓時明白他的話的含義,這老者說的走路吃飯睡覺並非真的是走路吃飯睡覺,而是精神力運轉的境界,指的是非想和非非想!

鍾岳如今已經達到非非想的層次,無時無刻都在修鍊之中,即便是睡覺也沒有任何停頓!

「走路吃飯睡覺,這些看似尋常的事,也可以達到修鍊的效果,那麼雕琢說不定另有玄妙。」

鍾岳靜下心來,冥思苦想,過了良久,他從地上撿起一塊臉盆大小的玉石,指間飛出一縷龍驤劍氣,開始雕琢。

嗤——

他用力稍大,玉石被削掉一大塊,鍾岳連忙控制力度,這次力量卻小了一些,只在玉石上留下一道白色划痕。

很快他便現,雕琢看似艱難,但比他想象的要難許多,對力量駕馭的要求高得可怕,要求劍氣的每一分力量都精準萬分!

沒過多久,鍾岳腳下便多出一大堆廢料。

「我們鍊氣士觀想,就是雕琢的過程。」

那老者微笑道:「祖輩為我們留下了一卷卷神話,讓我們去觀想神魔,其實不外乎我們的精神力構建神魔,用精神力去雕琢神魔的形象,獲得凡脫俗的力量。精神一動,行走如龍蛇,劍氣一動,亦可走如龍蛇1

鍾岳似有所悟,道:「你的意思是,我在識海中觀想,一點一點的架構神魔,我的劍氣也隨之而動,便可以雕琢成功。一邊觀想,一邊雕琢,便可以控制我劍氣的力量和方位,準確無比。」

老者微笑點頭,道:「這是蘊靈境時運用劍氣現玄機的一個技巧。蘊靈境時,鍊氣士領悟玄機,參悟玄機,玄機往往就隱藏在你尋常時期不注意的地方。」

鍾岳若有所思,過了良久,他開始試著雕琢一道從高空雲氣中劈落的雷霆,貫穿這道雷霆的是一道道雷紋,共計十二道雷紋。十二道雷紋組合在一起,便是奔雷劍訣的第一式,雷落九天。

他閉上雙眸,將自己從前所學的雷落九天式忘記,隨即開始觀想雷霆從雲層中迸的那一刻,與此同時,他指間的劍氣動了,蘊藏著精神力在面前一人多高的玉石上嗤嗤轉動,運轉如風。

他重新建構雷霆和十二雷紋,漸漸的,面前的玉石在他的劍氣下也開始緩緩變化,化作他觀想中的雷霆形象,雷霆如樹倒掛天空,圖騰紋入石三分。

過了良久,鍾岳將雷落九天打散重組,觀想完成之後,只見他面前多出一件雷霆玉雕,宛如真正的雷霆從九天之上落下一般,枝枝杈杈的雷電從主幹上分開,很是炫目。

不僅如此,這劍雷霆玉雕之上,十二道雷紋圖騰甚至烙印在其上,紋理清晰,隱隱蘊藏雷霆之力。

「魂兵?」

鍾岳呆了呆,精神力湧入面前的玉雕之中,只見玉雕頓時雷光大放,一道雷霆劈出,出嚓一聲爆響!

「我竟然雕琢出一件魂兵?」

他只覺難以置信,他從未學過如何煉製魂兵,此刻竟然雕琢出一件魂兵出來!

不過這個玉雕魂兵蘊藏的威力並不大,而且不像其他魂兵那樣靈活多變,如果催動魂兵,只能釋放一道奔雷劍氣。

不僅如此,他還覺自己在運轉劍氣雕琢之時,將那雷霆之意隨著劍尖而烙印在玉雕之中!

而且,忘記原來的所學,重新觀想,他對十二雷紋的理解更加深刻,對雷霆之力的運用和駕馭更加精妙,更加多變!

從前他以為自己得到了奔雷劍訣的真傳,認為自己已經將奔雷劍訣的威力開到極致,而現在他才現,自己並未完全領悟到奔雷劍訣的真意!

鍾岳露出一絲笑意,將自己所學的奔雷劍訣統統忘記,重新觀想,指間劍氣跳躍,漸漸的將奔雷劍訣的十二式劍法在他指間重現,劍氣縱橫,雕琢出十二件玉雕,墓程,便是奔雷劍訣的十二式劍法!

十二劍式雕琢成功,鍾岳馬不停蹄,立刻將蛟龍繞體訣忘卻,重新架構,重新觀想,將繞體訣的精妙在指間重現。

沒過多久,他雕琢出八條姿態各異的蛟龍,有的盤繞,有的潛伏,有的仰挺胸,有的邁步而行,有的馭雷奔騰。

他彷彿是一個陷入癲狂狀態的藝術家,腦中充滿了無窮無盡的靈感,盡情的揮灑。

他忘卻劍門,又雕出劍門,忘卻龍驤,雕出龍驤,忘卻玄武觀想訣,卻又重構玄武,雕出玄武。

他在雕琢的過程中,從這些他認為已經盡得精妙的功法中,得到更多的知識,現更多的玄妙,領悟出更多的變化!

不知過了多久,大大小小的玉雕將他周圍畝許的空間堆滿,鍾岳正在試著雕琢出一座劍門,這座劍門正是他從劍牌兒上學到的那個劍紋圖騰。

這一次,他雕琢的度漸漸慢了下來,但是指間劍氣蘊藏的劍意卻越來越強,那是一種大自在的劍意,不受任何拘束,不受任何制約,是不懼神魔的劍意,擺脫天地束縛的劍意,是劍心,明耀內心的劍氣!

老者輕輕點頭,飄然而去,讚許道:「是個不錯的苗子,蒲老頭的眼光不差。」

鍾岳雕琢的度越來越慢,廢寢忘食,劍意也更加純粹,更加強大,他不眠不休,連續十多日雕琢,總算將這一座劍門雕刻出來。

驀然間,鍾岳從那種狂熱的感覺中醒來,獃獃的看著自己面前的這座劍門,恍惚間只覺自己彷彿被洗禮了一遍,不禁對於從前的各種所學領悟的更加透徹,領悟的更多,而且他的精神力也彷彿變得更加純凈,靈和魂彷彿變得更加融洽!

從前他未能參悟出的各種圖騰紋中更深層次的道理,在這次雕琢中竟然領悟出來!

最為關鍵的是,他對自己劍氣的駕馭更強,更靈敏,劍氣的變化更細微,對力量的掌控也更為精細!

薪火從前教他攀爬山崖,便是為了磨練他對力量的控制,而這位老者教他如何雕琢,對力量的要求更高!

「不知不覺中,老先生便教會我如何消弭不修蘊靈境的隱患,並且教會我這麼多東西,真是一個奇人,怪人1

鍾岳定了定神,只覺自己從前不穩的根基,經歷了忘卻,重新觀想,劍氣雕琢這三個步驟之後,漸漸根基穩固,心中又驚又喜。

那老者自始自終都沒有說幾句話,也不曾指點他什麼,但卻讓他不知不覺間便學會了良多!

「若是我將大日圖騰和金烏圖騰繪刻下來,這倒是一個參悟靈的玄機的上佳途徑!那位老先生最終的意思,應該是傳授我如何才能掌握到靈的玄機1

他眼睛一亮,挑出一塊玉石,準備雕琢一輪太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