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人道至尊>第九十五章大日寶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五章大日寶照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魔法

大日金烏之靈蘊藏的玄機難以靈悟,但現在卻有一條道路讓他以另一種方式修行、參悟,更快,更為細緻細膩,也更容易掌握領會,融會貫通!

玉林中,鍾岳靜坐,冥想良久,這才開始雕琢大日圖騰,大日圖騰三十六道圖騰紋更為多變更難領悟,但是隨著他的雕琢,這三十六道圖騰紋中許多從前不曾領悟的精妙漸漸的湧上心頭,自然而然的便領悟了。

精神力在劍尖下流淌,每一道圖騰紋的流轉,都彷彿在書寫一片華美的詩篇,過了良久,鍾岳雕琢出一輪烈日玉雕。

這輪玉日與尋常人眼中所見的烈日不同,尋常人去看烈日,只是見到一輪刺眼的太陽,而他雕琢出的烈日表面卻不是那麼圓潤,而是遍布火焰形態的圖騰紋,各種大日圖騰遍布。

甚至,在他雕琢之時,那溫潤白玉也不再是白色,而是瀰漫火焰,變得赤紅!

待到這輪玉日雕琢完成,只見玉雕竟然燃起熊熊火焰,真的一輪小太陽一般!

「我雕出了一輪太陽……」

鍾岳看著面前自己的作品,玉雕散出光和熱,心中似有所悟,突然他識海之中一輪大日緩緩從海面下升騰而起,火光熊熊,光明大方,照耀識海!

「原來古人說日出東海,是這個意思……」

他心頭微震,日出東海,他還以為古人說的是太陽從海中升起,他見過真正的太陽,自然不是從海中升起,真正的太陽大得無邊,他們生活的星球在太陽面前都像一粒沙,更何況海?

沒想到,古人說的是大日從識海中升起。

識海是精神力,而大日則是精神力所化,這樣解釋便說得通了。

這一輪大日生成,鍾岳立刻感覺到熊熊的火力開始鍛煉自己的身軀,烈日照耀之處,他的體內燃起精神力之火,淬鍊身體中的雜質!

鍾岳心念微動,只見大日從他的識海上空沉降,沿著氣管緩緩下沉,降到心室,又從心室降到肺腑,緩緩運行,飛往下肢。

大日照耀,他體內的雜質一點一點的被淬鍊出來。

鍾岳只覺獸神內丹中的能量飛湧來,心中不禁駭然,這股精氣涌動度代表著他的身體被煉去了太多的雜質,導致獸神內丹散出更多的精氣去填補身體的空虛!

「若是沒有獸神內丹,恐怕我需要服下海量的靈丹,才能維持這種淬鍊!大日圖騰煉體,真是非同一般1

那一輪大日與他雕琢出的烈日形狀一模一樣,在他體內不斷運轉,漸漸的將他身體的雜質煉化,鍾岳只覺自己的身體在慢慢變強之中,力量在提升。

不僅如此,隨著精神力湧入四肢百骸,他甚至有一種自己的身體就是魂兵的感覺!

這種感覺相當奇妙,而且精神力在體內奔行的感覺也更加順暢!

大日寶照訣!

這便是大日金烏之靈帶給他的第一重玄機!

以精神力刻畫大日圖騰,照耀周身,煉就寶體,是為大日寶照!

「我才僅僅是剛剛參悟出大日寶照訣,還未領悟到大日寶照的真傳。」

鍾岳一邊淬鍊,一邊繼續雕琢,他雕琢的依舊是大日寶照,內蘊三十六道大日圖騰,不過這一次他又有了新的感悟,雕刻出的大日圖騰紋又有新的變化,變得更加靈動,更加多變。

沒過多久,新的大日雕成。

鍾岳湧來淬鍊身體的大日又再次為之一變,在淬鍊的效果上比第一輪大日更勝一籌。

他指間劍氣跳躍,不斷雕琢,連續十五天之久,他雕琢的都是烈日,但每一次雕琢之後,都會帶給他更多的感悟,三十六道大日圖騰,領會得更加透徹。

而在他腳下,鍾岳雕琢完畢的烈日遍布,多達八十多輪,一輪輪玉石烈日冒出熊熊火光,不少玉日中的能量耗盡,已經熄滅,但還有不少玉日依舊散出光和熱。

而且鍾岳最後雕琢的那幾輪玉日光芒最盛,熱浪熊熊,似乎連空氣都能引燃!

鍾岳閉上眼眸,指間的劍氣消散,他靜靜地站在那裡,回憶自己踏足太陽的那一刻,那輪太陽給自己的震撼。

驀然間,鍾岳指間劍光再現,劍氣歡快的在他指間躍動,將面前被精神氣托起的玉石雕琢,切去多餘的玉石,劍鋒走動,高低起伏,如筆走龍蛇,或輕或重,刻畫出大日圖騰紋。

他的精神力如同金色的液體隨著劍鋒移動而移動,在那一道道圖騰紋的凹痕中靜靜流淌。

良久,鍾岳手指輕輕抬起,劍氣輕輕一收,將最後一道大日圖騰紋收尾。

轟——

這最後一筆落下,玉日頓時被點燃,光芒萬道,熱力熊熊!

這輪玉日竟然無人催動便冉冉升起,出現在玉林的上空,照耀玉林,光彩奪目,彷彿這片山崖中真的升起了一輪太陽!

鍾岳眉目低垂,嘴角露出一絲笑意,在他眉心,也有光芒傳來,越來越亮,彷彿有一輪在他的眉心中大放光明。

「日升日落,大日輪迴,這才是大日寶照訣的真傳1

他仰天長嘯,眉心中一輪烈日一躍而出,烈日轉動來到他的腦後,自左手升起,繞至頭頂,右手落下,又來到下腹會陰,再來到左手。

大日輪迴,光芒照耀,只見光芒照耀之處,鍾岳的皮膚肌肉彷彿變得透明,竟能看到血管、筋絡和骨骼!

大日寶照,一升一落一輪迴,不斷照耀他的周身,遍耀身體每一個角落。

「大日寶照,火烈無穢,諸邪不侵,邪魔不近,真是一等一的煉體妙訣1

突然一聲蒼老的讚歎聲傳來,鍾岳急忙看去,只見那位白老者又來到這玉林中,邁步向他走來。

鍾岳施禮,道:「前輩說笑了,如果沒有前輩指點,恐怕我在蘊靈境便會留下隱患,而且還不知花費多久才能將大日寶照煉到現在的程度。」

那白老者身上死氣濃郁,笑道:「你叫我老頭子便可,將死之人,沒有這麼多條條框框。大日寶照煉體,身體提升迅猛,元神為神身,而身體則為肉身。你如今煉體,將來對你的好處無窮。對了,你是否感覺到肉身與魂兵彷彿?」

鍾岳點頭,道:「我恍惚間以為自己的身體就是魂兵。」

「這就是煉體強者的厲害之處。」

老頭子捋須笑道:「我中年時遊歷各荒,見過許多奇人,其中有幾人是煉體強者,不過煉體強者並不自稱鍊氣士,而是自稱武道宗師。我與其中一位武道宗師交流過一段時間,相互印證,獲益匪淺。」

「武道宗師?」

鍾岳心頭微震:「真的有人只修武道,不鍊氣嗎?難道那樣也能與鍊氣士一樣強大?」

「武道宗師和鍊氣士,都是修行的一種,沒有高下之分。武道宗師也鍊氣,但是重點不在於鍊氣,而是在於錘鍊肉身。」

老頭子悠然道:「鍊氣士煉的是神身,也就是靈魂,元神,追求的是元神不朽。武道宗師煉的是身軀,也就是肉身,追求的是肉身不朽。武道宗師認為靈魂離體,只是經歷一場輪迴,待到輪迴歸來,回到其不朽的肉身,便可以永存。而鍊氣士認為肉身終將腐朽,靈魂不朽,可以永存。我中年時遇到的那位武道宗師神通廣大,因為這個區別與我論戰了許多次,卻也讓我窺探出武道宗師的一點奧妙。」

他坐在一塊玉石墩子上,彷彿回憶起往事,眼中露出緬懷之色,給鍾岳的感覺彷彿是村口喜歡講書的老大爺,隨和可親。

老頭子笑道:「武道宗師以肉身為魂兵,上好的魂兵純凈無暇,精神力可以任意在魂兵中暢遊,暢通無阻,不僅如此,精神力觸動魂兵中的圖騰紋,便可以爆出驚人的威力。武道宗師便是將圖騰烙印在身體之內,體魄比魂兵還要強橫,舉手投足,偉力無窮。」

鍾岳眼睛頓時亮了,突然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彷彿看到了另一條修鍊道路。

老頭子繼續道:「肉身如果像魂兵一樣堅韌,便可以在體內烙印上圖騰紋,無需觀想,只需精神力一動,催動體內的圖騰紋便可以像魂兵一樣爆出驚人的威力。與武道宗師交手,幾乎就是與一個人形的戰鬥機器交手,恐怖無比。」

身體上烙印圖騰紋,在鍊氣士中並不少見,比如魔族的變異異魔,皮膚上天生便有圖騰紋,是種族圖騰,激皮膚表面的圖騰便可以讓變異異魔力大無窮!

而在魔魂禁區中,一尊尊戰死的劍門門主的骨骼之上,也烙印著各種瑰麗的圖騰紋無奈,就算是他們死後,骨骼也不化,甚至連魔魂禁區那麼詭異的地方也無法吞噬他們的屍骨!

不僅如此,鍾岳還在魔魂禁區的神級巨獸屍骨上看到烙印神級圖騰紋的情形!

「難道武道宗師的這種修鍊方法,可借鑒了魔族或者神魔的修鍊方法?」鍾岳心中暗道。

「想要在身體上烙印圖騰紋,恐怕你的精神力還無法做到這一步。」

老頭子笑道:「等到你將識海的精神力煉成雷池,才可以辦到。不過我從那位武道宗師那裡學到了一個取巧的法子,那就是精神力觀想圖騰紋,讓圖騰紋依附在皮膚表面和骨骼表面。就像這樣。」

他捋起袖子,露出枯瘦如柴的胳膊,鍾岳細細看去,只見那老者的精神力涌動,皮膚表面頓時出現一道道圖騰紋。

「玄武金靈訣的圖騰紋?」

鍾岳眼睛一亮,這老者觀想玄武金靈訣的圖騰紋於自己的手臂之上,這豈不是說他的皮膚便可以擁有玄武金靈盾的防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