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人道至尊>第九十八章兩大神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八章兩大神使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魔法

鍾岳目光沒有直視那位孝初晴,以免被她感應到自己的殺機:「一定要殺了她1

薪火開口道:「有些困難,這個小母牛雖然年紀尚幼,但是極為強大,也是脫胎境的修為,但是她的靈魂乃是天生的月靈,比你強大太多了!天生的靈體,很難對付,他們的靈魂天生就比普通人強大,神通的威力也是大的可怕,對神通的駕馭也是異常強悍……等等,有些奇怪……這個孝初晴是個偽月曜靈體1

鍾岳心中微動,道:「你是如何現的?」

「月靈消失,多半在孝芒神族,月核和月靈被人從月亮中掏出來,自然不會再爆月曜,月曜不爆,何來的天生月靈?沒有天生的月靈,她的月靈自然是後來修鍊而來的。」

薪火低聲道:「她與你一樣,都是在近處感應靈,得到最強的靈。不過你感悟的是日靈,而她是月靈。因為她感悟的是最強的月靈,所以其他人才會誤以為她是月曜靈體。不過她的修為比你要高,日靈和月靈相生相剋,她的靈魂修為比你強大,你不會是她的對手,最好不要招惹。」

「薪火,我不招惹她,她未必不會招惹我。」

識海中,鍾岳靈魂搖頭道:「你不覺得奇怪嗎?我從月亮上歸來之後,沒多久孝芒神族便送來這個擁有人族血統,而且還是月曜靈體的孝初晴?我覺得,他們是要引出從月亮上逃走的那人,確保孝芒神族的秘密。」

「你明知孝芒神族要引出你,你還要殺她?」

薪火好奇道:「你應該躲避,深藏才對。你輕舉妄動的話,便會引來神族的強者,性命不保1

鍾岳點頭,道:「你的話雖然不錯,但大荒是人族的大荒,不是神族的大荒,孝芒神族安插孝初晴進來,圖謀不軌。而且還是針對我,我豈能忍?更何況,神族如果要查我,恐怕要不了多久,便會查到我的頭上,那時反而更加危險。」

薪火思索道:「那就不好辦了,劍門不容許弟子相殘,而且這個小母牛出現在劍門,就是要引你出現,將你揪出來。你若是向她下手,肯定會中了神族的埋伏。」

鍾岳點頭:「放心,我不會輕舉妄動。我若是動手,必然會給她致命一擊,不會留下任何蛛絲馬跡1

那位「孝師兄」離去,留下孝初晴,鍾岳瞳孔緊縮,只見又有一位少女走上前去,牽著孝初晴的手,笑語晏晏,兩個女孩很快熟絡。

這兩個少女,一個似月亮中的神女,一個似水中的女神,容貌靚麗,每一個站出來恐怕都可以稱得上傾國傾城的美貌,而今兩個站在一起,如同姐妹一般,各有動人之處,看得不知多少鍊氣士直了眼睛,一些女鍊氣士則是低頭,自慚形穢,自覺被殿前的二女比了下去。

鍾岳皺眉:「天象老母?她們聯手嗎?」

殿前那少女正是「水清妍」,天象老母,與那孝初晴有說有笑。

「劍門是非真多,有魔族,也有神族,如今更是神族和魔族聯手的樣子。」

薪火失笑道:「神族和魔族是世仇,洗都洗不掉的血仇,居然打算聯手來坑劍門,真是有趣兒。」

鍾岳長長吸了口氣,殿前的兩個少女都是絕世美人,他卻很想將這兩個女孩一起幹掉。

劍門金頂,老頭子眉頭也是緊緊皺起,喃喃道:「月曜靈體出現了。水、金、火、土、木五大靈體已經齊聚劍門山,再加上月曜靈體,以及疑似日曜靈體的鐘山氏,我劍門已經聚齊了七曜靈體。大凶之兆,大吉之兆,一起來了,而且比五曜更加兇猛,更加兇險……咳咳,不知道我大荒人族,能否平安度過去?我須得盡量多活幾年……咳咳咳1

猛烈的咳嗽聲傳來,老頭子臉色更加灰敗,咳出一口血痰。

一位枯瘦如竹的老者站在他的背後,關切道:「大兄,你的身體怎麼糟糕到這種程度?」

「因為我要死了。」

老頭子笑道:「我最多還有兩年的壽命,所以我才這麼急著召你回來。劍門隱隱顯出亂象與大興之兆,妖族和孝芒神族虎視眈眈,我若是死了,劍門必將四分五裂,大荒必然會被吞併!我需要你來穩住局面。」

那枯瘦老者沉默,眼中流露出悲傷之色。

老頭子喃喃道:「我還不能死,現在還不能死礙…」

而在大荒外,那位「孝師兄」一路飛行,突然停下腳步,從空中降落下來,頭也不回道:「你跟了我這麼久,到底所為何事?」

「呵呵呵……」

一個笑聲傳來,但見「孝師兄」背後一片陰影涌動,漸漸籠罩數百里範圍,陰影中似乎有人在邁步走來,卻沒有走出陰影,很是詭異,道:「表兄,你越界了。」

「孝師兄」笑道:「表弟,你是負責人族的神使,而我是負責妖族的神使,原本井水不犯河水。不過上頭傳下旨意,要你我搜尋出從月亮上逃走的那人,我也是順從上頭的意思。我已經查明從月亮上逃走的那人,通過孤霞城地底的火山回到孤霞城。我原本以為此人是妖族,結果孤鴻子帶來消息說,有一位人族鍊氣士帶著君思邪逃往大荒,我便去大原荒地查看此人留下的蹤跡,覺這個人的腳印,與月亮上的腳印一樣。此人定然是你們劍門的鍊氣士。既然你查不出那人到底是誰,不如讓我來幫你查。」

「大荒,是我的地界1

陰影中的那人突然動怒,陰影籠罩之處一顆顆巨大的頭顱晃動,升起一朵朵幽幽火光,數丈大小,共有六朵火光,赫然是陰影中那人的眼睛:「你休想染指我的東西1

「你無非是想要得到大荒劍門地底隱藏的東西而已,我只是要查出那人是誰,不會動你的東西。」

「孝師兄」笑道:「我幫你,你應該開心才對。你我都是不純血的孝芒神族,你體內有人族血統,我體內有妖族血統,在神族中地位不高。只有你我相互幫助,才可以提升你我的地位。表弟,你以為呢?」

「哼1

陰影中的那人冷笑道:「你與我年紀彷彿,孝初晴不是你的女兒吧?」

「自然不是,她是我的堂妹,你的表妹,神廟大長老與人族女奴生的孩子。」

「孝師兄」笑道:「初晴妹妹天生靈異,出生之時便吃了其母,大長老對她很是喜愛,因此將她派來。你若是辦事不力,初晴取代你也不無可能。」

陰影如同潮水般退去:「取代我?呵呵,那小丫頭也配……你查那人我不攔你,不過若是被我現你想動我的東西,別怪我翻臉1

「威脅我?」

「孝師兄」冷哼一聲,邁步向孤霞城走去,他一邊走,一邊相貌和體格都開始變化,甚至連神族獨有的氣息也飛往體內收斂,取而代之的則是妖氣!

「劍門地底的東西,你居然想要獨吞?不過你吞不下!那寶物落在誰手,尚未可知1

沒過多久,「孝師兄」便換了一副面孔,竟然是陷空城主的大弟子浪青雲,身材高大魁梧,披著黑氅大步離開。

劍門山內門,長老會的諸多長老散去,諸多弟子則眾星捧月般將水清妍和孝初晴團團圍住,問東問西,很是熱鬧。

鍾岳正欲離開,突然只覺背後一涼,有一種被毒蛇盯上的感覺,回頭看去,只見「水清妍」恰恰向自己看來。

鍾岳露出笑容,抬手在脖子上輕輕抹了一下。

「水清妍」臉上笑容僵硬,輕輕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心中生出一股殺氣,頓時被身邊的孝初晴覺察到,精神力波動,傳音道:「師姐與此人有仇?」

「我險些被他砍掉腦袋。」

「水清妍」道:「而且這個鐘山氏,知道我的來歷,上次神使說要除掉他,吹噓自己可以神不知鬼不覺讓他喪命,沒想到他居然還活著1

孝初晴撲哧一笑,美眸顧盼,向鍾岳連連看來,傳音道:「除掉他何須神使大人出手?以我們的實力幹掉他應該輕鬆吧?」

「水清妍」搖頭:「鐘山氏不容小覷,他得到劍門老不死的劍牌,煉成了大自在劍氣,上次便與我拼個兩敗俱傷,逼得我險些顯出原形。」

「竟然可以逼得老母險些顯出原形?」

孝初晴吃了一驚,隨即笑道:「老母,那是從前的事情了吧?如今老母已經修成鍊氣士,靈魂強橫無邊,除掉他還不是輕而易舉?現在這個鐘山氏,頂天也就是蘊靈境,別說老母,就算是我殺他,也是探囊取物一般輕鬆,一指可滅。」

兩個少女竊竊私語,笑語晏晏,似乎在說些悄悄話,誰也不知她們竟然是在謀划如何幹掉鍾岳。

「這個鐘山氏前幾天打了十幾位鍊氣士,其中便有脫胎境的鍊氣士,我估計他也到了脫胎境界。」

「水清妍」吸了口氣,道:「這個小子,越讓我看不透了。好在他打了這麼多人,這些人來自各個氏族,我稍稍挑撥一下,這些氏族的鍊氣士便去找他晦氣。不過劍門中的鍊氣士爭鬥,只是比試,不會分生死,那些氏族的高手最多就是教訓他一二。」

「他已經修鍊到脫胎境了?」

孝初晴連連向鍾岳看去,小舌頭舔了舔嬌艷的唇,聖潔的眼眸中流露出一絲興奮:「這麼出色的男人……老母,人家好想吃掉他1

鍾岳收回目光,邁步向外走去,突然只聽身後傳來孝初晴的聲音,高聲道:「鐘山氏鍾師兄1

這一刻,鍾岳頓時只覺不知多少道目光落在他的背上。

「鐘山氏鍾師兄,剛才水師姐對我說,你在上院無禁忌對決中險些砍掉她的頭,前不久又打了十幾位師兄弟。」

孝初晴笑吟吟道:「難道你不應該向水師姐和其他師兄道歉嗎?」

————啦啦啦,下雨了!聽說,下雨天推薦票和看小說更配哦!!求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