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人道至尊>第一百零二章劍六十四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二章劍六十四式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魔法

潭真額頭冒出細密冷汗,六十四根劍絲并行不悖,雖然不如水塗氏正宗的劍絲大陣那般精妙,但是卻融合了君山氏的控劍法門,君思邪的控劍法門便是得自君山氏,煉成琴弦,殺人無形。

鍾岳將奔雷劍氣融合蛟龍圖騰,煉成的劍絲蘊藏雷霆之力,儘管不如君山氏和水塗氏的真傳,但也是危險無比!

無聲無息的劍絲切破他周身的盾紋,切過他的羽翼時也是悄然無息,如同切豆腐一般。

突然,鐵錐停頓在鍾岳身前,六十四道蠶絲般的劍氣也猛地頓住,沒有將潭真攪碎。

「又沒有血海深仇……」

鍾岳和潭真同時笑了,鍾岳抬手將一道道劍絲收回,潭真也收回鐵錐,笑道:「不打了不打了,再打下去恐怕需要動用魂兵才能分出勝負。而你我都沒有帶魂兵,而且又不是血海深仇,沒有必要打個你死我活。散了,都散了吧,我打不過鍾師弟,你們也打不過1

他向眾人揮了揮手,笑道:「莫非你們認為你們比我還強?都散了吧。」

向鍾岳挑戰的那二十幾位鍊氣士臉色微紅,悄悄的離開,拓無慮遲疑一下,也轉身離開。

潭真的修為比他深,實力也比他強,如今連潭真都拿不下鍾岳,他自然也不成,而且還有車輪戰的嫌疑,他有著自己的驕傲,也不願這麼做。

內門八位堂主都捏了把冷汗,悄悄鬆了口氣。

剛才鍾岳與潭真一戰實在太凶,殺到最後殺招迭起,幾乎要死人,但在最後一刻兩人還是收手,否則此刻地上就多了兩具屍體。

即便如此,鍾岳和潭真身上也是傷口極多,各自中了十多道劍傷。

突然,孝初晴失望的聲音傳來:「堂堂人族,竟然連血性都沒了嗎?水姐姐險些被此人砍斷脖子,玉殞香消,但就是沒有人敢為水姐姐出頭。」

鍾岳向她看來,微笑道:「孝師妹,你想為水師妹出頭,何不自己下來?」

孝初晴眼眸閃動,又按捺下來,撲哧笑道:「人家怕重蹈剛才那位黃師姐的覆轍,被師兄把人家衣服扒光,躲在殿里不敢出來……」

一些年輕的鍊氣士聽到這話,一個個血脈賁張,想象這少女的衣衫被鍾岳的劍氣扒光的情形。

「妖孽……」鍾岳收回目光。

八位堂主連忙上前,將眾人驅散,喚來鍾岳和潭真,狠狠訓斥一頓,道:「潭真聚眾鬥毆,打壞靈芝台和迎賓殿,你是我八堂共同的弟子,因此我八堂堂主一起罰你,修繕靈芝台和迎賓殿,去八堂做苦力各十天1

潭真臉色頓時苦了起來,叫道:「八位師父,迎賓殿是鍾師弟打壞的1

八位堂主對視一眼,劍氣堂主喚來鍾岳道:「鍾岳,今日我們要罰你……對了,你是哪一堂的弟子?如果不是我劍氣堂的弟子,我倒不能罰你。」

鍾岳躬身見禮,道:「回稟各位堂主,我至今還未加入內門各堂……」

「那就加入我劍氣堂罷1

劍氣堂主眉開眼笑道:「你若是加入我劍氣堂,今日的責罰我便給你免了,下不為例。」

「加入我陣紋堂,我陣紋堂從來不體罰弟子1

「我劍心堂墓匕歷來都是杠杠的,各種體貼,各種關懷1

「我煉兵堂的待遇是八堂之中最好的,煉製魂兵時什麼材料都隨便用,浪費可恥,我們煉兵堂以可恥為榮1

……

潭真瞠目結舌的看著這八位竭力拉攏鍾岳進入他們堂口的堂主,氣道:「諸位師父,你們也太偏心了吧?」

「噤聲。」

劍心堂主悄聲道:「他現在還不是我們的弟子,我們沒有名義處罰他,他打壞了東西,負責管教他的便只能是長老。風長老是個憊懶的人,不會處罰他。等到他加入我們各堂,我們便有名義管教他懲戒他了。」

內門八堂,每位堂主各自負責一堂,劍心堂主不能管教劍氣堂的弟子,圖靈堂主不能管教劍心堂的弟子,免得權責衝突,這是內門的規矩。

而內門弟子往往都會擇取自己感興趣的方向而加入各堂,自劍門成立以來,還沒有哪個弟子不加入任何一堂,而鍾岳則是頭一個修鍊到脫胎境,還不曾加入任何一堂的弟子!

即便這些堂主想要懲罰他都沒有這個權力,唯有長老才有這個權力。

不過風瘦竹長老顯然是個甩手掌柜,恐怕就算鍾岳把天捅個窟窿出來他都不會過問,剛才八位堂主便已經問過那位老爺子,風老爺子說:「內門一千八百多位弟子,才打了十幾個,一個都沒打死,至於要驚動我親自懲戒他?等他打死了千兒八百人,你們再叫我。」

而且,鍾岳能夠與潭真拼個兩敗俱傷,絕對是個天資橫溢的弟子,愛才之心人皆有之,因此八位堂主也都想將他拉入自己的門下。

至於這次懲罰,自然是一了百了,如果鍾岳下次再犯錯,那就有名義處罰他了。

鍾岳看向這八位笑眯眯的堂主,總覺得他們不懷好意,試探道:「各位堂主,如果我不加入各堂,是否可以去各堂聽講?」

飛雀堂主遲疑道:「這個么,內門倒沒有規矩說不可以去聽講……」

「那麼我就不加入各堂了1鍾岳斷然道。

其他七位堂主恨不得把飛雀堂主揪過了暴打一頓,心中暗暗埋怨道:「這小子在上院便是個敢夜闖女院的刺頭兒,難以管教,你偏偏說出這種話,現在好了,除了長老,誰也沒有資格管教他了,不知道這小子還會在內門闖出多少禍事來1

八位堂主散去,潭真鬆了口氣,走到鍾岳身前,低聲道:「鍾師弟,孝初晴那個小女人與你有仇?你們從前見過?」

鍾岳搖頭,似笑非笑道:「見是沒有見過,不過她很想砍了我的腦袋,我也很想砍了她的腦袋。」

潭真嚇了一跳,連忙道:「鍾師弟,你砍女人腦袋砍上癮了?上次你便險些砍了水清妍水師妹的腦袋!女人的腦袋不是用來砍著玩的好不好,是用來敲的,敲暈之後拖回家……」

鍾岳識海中,薪火贊道:「岳小子,這個寒潭氏很對我胃口,當年我與前任薪火傳承者便是這麼做的……嗯,是個好苗子1

鍾岳無語,突然醒起一事,道:「潭師兄對水塗氏的劍繭劍法很有了解嗎?剛才你看出我施展劍絲,便說我的水塗氏劍法似是而非。」

「我是水塗氏的女婿,對水塗氏的劍法自然有所了解。」

潭真笑道:「劍繭六十四,操控劍繭的劍法也有六十四式,從劍一式劍二式,一直到劍六十四式,都是水塗氏的長老水子安所創,乃是水塗氏不外傳的絕學!我與水塗氏家的姑娘訂了親,學到了劍六十四式中的前二十七式。不過劍六十四式與我的路子不同,這種劍法我施展不來。對了,鍾師弟還學了君山氏的控劍法門吧?我與君山氏的姑娘訂了親,學過一些君山氏的法門,看到你的劍法中有君思邪的琴音控劍的影子。」

鍾岳愕然,失聲道:「你與水塗氏的姑娘定親,還與君山氏的姑娘訂了親?怎麼訂了兩次?」

潭真不無得意,道:「除了君山氏,水塗氏,我還與桃林氏、有虞氏、黎山氏的姑娘都訂了親。十大氏族,我已經攻陷了五個,嘿嘿,如果不是雷湖氏家的姑娘長得像黑熊一樣,我還會與雷湖氏定親……」

鍾岳瞪大眼睛,難以置信的看著他,潭真笑道:「鍾師弟,各大氏族都想雄踞不倒,自然要拉攏一些其他氏族的年輕弟子。而他們各自有自己的傳功堂,外姓無法進入,想要進去學習便只能成為他們的女婿。正好我與五大氏族的幾位女弟子熟絡,於是同一天我去尋五大氏族求親,他們便答應下來,等到第二天他們才知道我一連求了五家親,五家都答應了,後悔也晚了,於是我便成為了五大氏族的女婿。」

「還可以這樣?」

鍾岳愕然,道:「五大氏族沒把你殺了?」

「這倒沒有,不過那五個師妹師姐險些把我殺了。」潭真懊惱道。

「潭師兄,你教我劍六十四式,我教你武道宗師的戰鬥法門如何?」

鍾岳目光閃動,笑道:「你更適合武道宗師的戰鬥法,而我更適合劍六十四式,相互交換,你我都不吃虧,實力反而都可以有長足進步。」

潭真對他的武道宗師戰鬥法門早就動心,聞言大是意動,遲疑道:「水塗氏的劍六十四式不能外傳,若是外傳的話水塗氏追究起來……」

鍾岳笑道:「咱們只是弟子間正常的交流,驗證所學,交流心得,應該不算外傳吧?」

潭真眼睛亮了,連連點頭:「應該不算外傳……走,去你的洞府,咱們細細參研1

「孝初晴,你太孟浪了,你當眾挑撥內門鍊氣士圍攻鐘山氏,只會打草驚蛇,讓他對你防備猜疑。」

「水清妍」皺眉,看向孝初晴,道:「如今他對你起了疑心,想要殺他,便更為不易了1

「老母錯怪我了。」

孝初晴撲哧笑道:「人家也是想替老母出一口氣而已。不過這次鐘山氏出手,倒讓我有些收穫。我族高層讓我來查救走君思邪的那人到底是誰,而那人用來趕路的便是蛟龍,地上留有龍腳印,而這個鐘山氏也是控龍的好手,很值得懷疑……」

————人道至尊會在五月三十一號午夜十二點,六月一號的凌晨,準時上架,懇請各位書友,為人道至尊準備張月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