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人道至尊>第一百零三章留下破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三章留下破綻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魔法

「你的意思是說,前不久在大原荒地中救走君思邪的人,就是鐘山氏?」

「水清妍」吃了一驚,盤算道:「不太可能,劍門山中,以龍為神通的鍊氣士絕對不在少數。,鐘山氏那段期間應該是在劍門的靈空殿內感悟靈,怎麼可能跑到妖族去?而且,營救君思邪這等強者,劍門也不可能派出一個個剛剛感悟到靈的小傢伙,怎麼也應該派出堂主、長老之類的強者才對……」

孝初晴也皺眉思索,道:「那人通過孤霞城的地底火山,傳送到月亮之上,又從月亮上回到地底火山,然後便在大原荒地發現他的蹤跡。此人應該是機緣巧合,遇到了重傷垂死的君思邪,並非是劍門派他出去搭救接應。而從大原荒地的戰鬥痕來看,此人恰恰是脫胎境的修為,所以他一定在劍門內門之中,因此我才會來到內門探查。但是那時鐘山氏如果在靈空殿內的話,倒不可能跑到妖族……」

二女一個是魔族的神,一個是神族的少女,但都想不通這裡面的奧妙。

「水清妍」心中微動,突然道:「神使曾經對鍾岳下手過,具體情況須得去問神使,方能知道鍾岳有沒有在這段期間離開過劍門山。」

「神使……」

孝初晴目光閃動,顯然對於負責大荒的神使有些忌憚,笑道:「區區小事,還用不著麻煩神使。那人在月亮上留下了腳印,只鐘山氏的腳印,便可以知道是否是他!而他剛才與潭真大戰,在崖壁上留下了不少腳印1

「水清妍」看了她一眼,心中升起警覺:「這個神族的女子,不像看起來那般無腦,倒不可小覷了。她一上來便對我百般討好,估計是知道自己在劍門中的勢力弱小,實力也不濟,因此想要拉攏我對抗劍門中隱藏的那位神使,真是好算計1

二女飛到山崖峭壁上,細細觀看,臉色不由都黑了,只見峭壁上腳印倒有不少,但是除了潭真的腳印之外並無鍾岳的腳印,只有一個個巨大的龍爪子,應該是鍾岳精神力在雙腳四周化虛為實形成的龍爪印!

「我不信這個鐘山氏與潭真交手這麼長時間,連個腳印也沒有留下來1

孝初晴向下墜落,來到鍾岳與潭真交手的山林中,臉色又一次黑了,只見林地凌亂不堪,交手之地只留下一個巨大的掌印,卻是鍾岳抬手鎮壓煙塵時留下的掌印,將地上的腳印統統抹了去!

「鐘山氏鍾岳很值得懷疑,否則他不可能會將自己的所有腳印都抹除1

「水清妍」思索道:「若是他留下一兩個腳印,他的嫌疑反而就淡了,但他偏偏抹去了自己的腳櫻這裡面肯定有問題1

孝初晴點頭,道:「我之所以要當著內門所有鍊氣士的面,顯露出我的月曜靈魂,便是要引出那人,讓那人知曉我的真正面目。那人絕對會對我萬分防備,他越是防備,越是會露出蛛絲馬跡讓我發現。而這個鐘山氏鍾岳,已經露出了蛛絲馬跡,很值得懷疑!可惜,他沒有顯露魂兵,大原荒地的那一戰,有魂兵留下的痕,若是顯露魂兵,便知道是否是他了1

「魂兵?」「水清妍」疑惑道。

「大原荒地中的那人與妖族的鍊氣士交手留下了痕,他有兩件魂兵,一件是內藏多道劍氣的魂兵,一件是一口刀1

孝初晴美眸閃動,道:「若是鐘山氏動用魂兵,便可以確認是否是他了。可惜,潭真與他交手沒有動用任何魂兵。」

「水清妍」咯咯一笑,道:「讓我好奇的是,為何孝芒神族會追殺一個去過月亮的人族小鬼,初晴可否告訴我緣由?」

孝初晴咯咯笑道:「具體情形我也不知,我也是奉命行事。」

兩個少女對視一眼,均看出對對方的不信任。

「水塗氏的劍六十四式果然是一等一的絕學,水子安水長老的劍繭難怪可以位列十凶兵之中,水子安長老才華的確高得嚇人。」

鍾岳與潭真相互「交流」,總算將劍六十四式中的前二十七式學到手,劍六十四式是操控六十四枚劍繭布下殺陣之法,既是劍陣,也是一種極為凌厲霸道的劍法。鍾岳曾經與水塗氏的弟子水清河等人交過手,對這劍法並不陌生,當時他也並未看出這種劍法有什麼奇特玄妙之處。

但是與潭真「交流」之後,得到前二十七式完整的劍訣,他才知道這劍六十四式是何等恐怖!

劍六十四式想要發揮威力,必須要用上劍繭劍絲,水清河等人與鍾岳交手時,運轉的只是普通的水劍氣,無論是威力還是劍法變化,都只能說是普通的劍法。

但是若是催動劍繭劍絲這等魂兵,那麼劍法的威力便一下子暴漲十多倍,而且劍氣走勢變得無比詭異,令人防不勝防!

更為強大的是,劍一式是操縱一根劍絲,劍二式操控兩根劍絲,漸漸增多,劍陣運行也越來越複雜,到了劍二十七式,劍陣已經複雜得令鍾岳的大日元神都難以駕控!

到了劍六十四式,恐怕對元神的要求也達到無比變態的程度!

「難怪潭真師兄說,劍六十四式與他的路子不符,他的路子走的是剛猛路線,而劍六十四式走的是窮極變化的路線,要求有變態的計算能力和駕馭能力,沒有這方面的資質,就算花費再多的經歷也無法學會。」

鍾岳心中暗道:「這二十七式劍訣在潭真師兄手中就是暴殄天物,在我手中才能發揮最大威力。」

潭真也如願以償的得到了武道宗師的防禦和進攻法門,他精通的各大氏族功法極多,各種圖騰紋浮現在皮膚表面,甚至精神力烙印在骨骼之中,踏空而行,興奮的施展各種武道宗師才能施展出的功法,打爆空氣,威勢驚人。

尤其是他從有虞氏那裡學得的魚龍圖騰和功法,更是讓其身上遍布龍鱗盾,體內充斥魚龍怪力,近戰實力比鍾岳還要恐怖!

他的修為原本便比鍾岳高出許多,此刻得到武道宗師的防禦和進攻法門,更是如虎添翼!

不過桃裁饗裕那就是他沒有上乘的煉體法門,歸根結底是靠鍊氣士的方式提升體魄,並非是肉身獲得真正意義上的提升。

而鍾岳的大日寶照訣,才是真正的煉體妙訣,可以讓肉身像武道宗師那樣進步!

「得到武道宗師的防禦和進攻法門,我在龍虎榜上的排名,最低可以前進五位1

潭真哈哈大笑,猛地落地,道:「鍾師弟,我要去挑戰龍虎榜上排在我前面的傢伙了,你要不要一起?以你現在的實力,盡可以在龍虎榜上位列前三十1

鍾岳搖頭,笑道:「劍二十七式比較難學,我現在還需要時間,才能將這劍二十七式參研透徹。而且我也不能在挑戰中施展出劍二十七式,否則被水塗氏看到我施展這劍法,肯定會猜到你的頭上,反而會給你帶來不快。」

「鍾師弟為我著想,愚兄感激萬分。」

潭真向外走去,笑道:「我去挑戰,你等我好消息1

鍾岳起身相送,又返回洞府,目光閃動,低聲道:「而且我學會劍二十七式的事情,也不能讓孝初晴知道。現在,孝初晴想必已經發現了我留下的蛛絲馬跡了吧?我在與潭真師兄交手時,一個腳印也沒有留下來,也沒有動用魂兵,但越是這樣,便越是會引起她的懷疑。然後等我下山,她便會跟上來……」

他嘴角輕動,露出微笑:「孝初晴,我為你創造一個你識破我的機會,同樣也是為我創造一個我殺你的機會,希望你能把握得住1

他靜下心來,細細鑽研劍二十七式的各種變化,想要學會劍二十七式可不是那麼簡單,水子安長老的才華橫溢,他所開創的劍法若是僅僅幾天便能融會貫通,那麼劍繭也就不配被稱作十凶兵了。

嘩啦——

鍾岳識海中精神力涌盪,突然一道水浪騰空,化作一條長達數百丈的巨蟒,在識海上空穿梭,變化,凌厲至極,赫然是他在觀想劍一式的所有變化,在識海中演練。

「想要殺孝初晴,須得靠劍二十七式1

識海上空巨蟒翻滾,將劍一式的劍意和變化施展出來,過了不知多久,突然識海中又是一條大蟒飛出,雙蟒並飛,布成劍陣,變化更多!

又過了不知多久,第三條大蟒飛出,加入劍陣之中,鍾岳用心演練,同時推算劍二十七式中內藏的奧妙和變化,他精神力所化的大蟒也在漸漸增多,每多出一條大蟒,便代表著他又掌握了一式劍訣,開始參研下一式劍訣的變化。

時間一日日過去,鍾岳識海中已經多出了二十條大蟒,他已經演練到劍二十式,劍二十式的劍陣變化,已經讓他的大腦感覺到極大的負擔。這座殺陣的變化實在太多了,又要必須做到精準無比的控制劍絲,讓他也感覺到吃力萬分!

雖然鍾岳對水子安的印象並不好,甚至認為他就是劍門中的叛徒,但是也不得不佩服這位劍門長老,竟然開創出劍六十四式這麼變態的劍陣!

「劍二十式足夠用了1

鍾岳猛然張開眼睛,低聲道:「因為我的劍氣只有二十道,十八道珊瑚劍氣,一道龍驤劍氣,一道木劍氣1

薪火突然出聲,道:「岳小子,你想殺那頭神族小母牛,劍二十式根本做不到,倒是劍四式還有機會殺她。」/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