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人道至尊>第一百一十章管教你夫人(第五章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章管教你夫人(第五章求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魔法

「這傢伙,和我從前教導的薪火傳承者都不一樣,從前那些純血的伏羲神族,都是有教養的傢伙,彬彬爾雅,有著皇族的氣派。而這個傢伙,動不動便要殺這個殺那個,太暴力了1

薪火對比一下,發現鍾岳的確與從前的薪火傳承者不太一樣,心道:「不過他要在妖族這等蠻荒之地立足,的確需要大打出手,殺出自己的威風,否則還將被其他妖族鍊氣士欺負到頭上來1

鍾岳走到鷹隼嶺山下的一個村落,只見村落里杳無人煙,村裡連雞鴨都沒有半隻,牆上和地上還有一些已經乾涸的血跡。

這個村落原本有百十位男女老幼,但統統被路過此地的如夫人和其下屬吃光!

少年站在村落中,默立良久,突然邁步走出村落,身後雙翼一展,飛向雁鳴山。

「我要為我領地里的人,爭一爭做人的權力!今日,我便要在妖族立威,立下我的威嚴1

一個時辰之後,鍾岳來到雁鳴山,只見這片山巒疊翠幽深,山勢起伏如天然陣勢,而且數百裡外便是孤霞城,能夠居住在這等山巒之中修鍊的,往往都是妖族之中有權勢的鍊氣士。

鍾岳收了雙翼,邁步走入雁鳴山中,只見山中宮闕處處,白牆紅檐藏在深山老林之中,很是清靜,時不時有一頭頭妖怪身穿衣衫在山間走動,都是豺狼虎豹之類的精怪,尚未修成鍊氣士。

鍾岳隨手攔下一頭豹妖。問道:「如夫人居住在何處?」

那豹妖見到他的面孔,嚇了一跳,連忙躬身道:「如夫人住在紫雲峰養心殿。敢問前輩是?」

「鷹隼嶺鍊氣士龍岳,要見你們家如夫人。」

鍾岳揮了揮手,笑道:「你帶路吧。」

那豹妖不敢怠慢,連忙在前方引路,引領他向紫雲峰而去,鍾岳問道:「你們如夫人是誰的妾室?」

「回前輩,如夫人是閻三立閻老爺的二夫人。前輩不知道閻老爺?」

鍾岳搖頭,道:「閻三立是什麼修為境界?」

「這就不太清楚了。前不久我家閻老爺已經準備開輪,不知道有沒有成功。」

「原來是脫胎境圓滿。」

鍾岳輕輕點頭。不過多時,那小妖將他引領到紫雲峰的山門前,躬身道:「前輩稍候,我去通知夫人。」

「不必了。」

鍾岳搖頭道:「你站在這裡就好。」

那豹妖微微一怔。不解其意。鍾岳抬頭打量,只見紫雲峰不大,也就是方圓十來里,高僅兩三百丈。

「高兩三百丈,方圓十里,差不多足夠了。」

鍾岳喃喃道,背後生出一對金翅,羽翼展開。輕輕拍動,身形漸漸飛起。不過多時來到紫雲峰的上空。

下方,紫雲峰烏煙瘴氣,鍾岳向下看去,便見大大小小的女妖精生活在紫雲峰的廟宇之中,都是吃人長大的妖怪。

山下那豹妖抬頭張望,突然臉色劇變,只見鍾岳眉心中精神力如同汪洋傾瀉,從天空中墜落,宛如打翻了一座金海一般!

那精神力已經煉得如同金液,向下墜落時只聽一聲聲龍吟傳來,鍾岳的精神力開始變化,化作一頭頭帶著熊熊火光的蛟龍,張牙舞爪,向下撲去!

一條條蛟龍長達數十丈,兇猛撲來,不僅帶著火光,而且帶著雷音,頃刻間紫雲峰上空到處都是這種蛟龍!

群龍飛舞,將整個紫雲峰罩住,接著便見群龍猛地向下扎去!

轟陋—

一條條巨龍鑽入紫雲峰,豹妖心中驚駭欲絕,但見整個紫雲峰在顫抖,一條條巨龍鑽進鑽出,龍軀糾纏扭動,山石亂飛,廟宇坍塌,一聲聲慘叫傳來,那廟宇中的女妖精紛紛奪路而逃,卻一個個相繼葬身在龍口龍爪和火海之下!

沒過多久,整座紫雲峰被群龍夷為平地,生生被抹平!

接著便見群龍飛起,吱溜鑽入半空中的鐘岳眉心之中,消失不見。

「沒有鍊氣士,只是一些小妖精,看來如夫人不在此地……」鍾岳有些失望,閃身而去。

那豹妖身軀顫抖,走上紫雲峰廢墟,放眼看去,只見山上所有精怪死得一乾二淨,連一個喘氣的都沒有,偌大的紫雲峰被夷為平地變成焦土!

「禍事了,禍事了1

豹妖連忙化作原形,飛一般向孤霞城奔去:「快去通知閻老爺,出禍事了1

與此同時,雁鳴山中還有其他妖族紛紛出來觀望,待看到紫雲峰被打成齏粉,裡面的妖怪沒有半個活的,一個個不由臉色劇變,當即有妖族紛紛向孤霞城而去。

鍾岳見狀,心中微動,不緊不慢的跟在這些妖族後面,心道:「跟著他們,一定便可以找到那位如夫人了。」

沒過多久,一個個雁鳴山的妖族翻山越嶺來到孤霞城,紛紛入城,沿著街道狂奔。

鍾岳閑庭信步般跟在她們身後,只見這些妖族沒多久便來到城中河,只見這條火山河寬敞如同湖面,湖面上有畫舫順水漂流。

能夠在這條大河中還能登得上畫舫的,都是孤霞城有頭有臉的妖族,孤霞城數百位鍊氣士,有資格登上畫舫的,也不過幾十位而已。

而那些從雁鳴山而來的妖族沿著河畔狂奔,飛速搜尋一艘艘畫舫,鍾岳則跟在他們後面,宛如一位沿河看風景的鍊氣士。

畫舫中,閻三立帶著兩位夫人與幾位鍊氣士聽著狐女彈唱,欣賞岸邊景色,那位如夫人突然笑道:「老爺,前幾日妾身路過鷹隼嶺,恰巧渴了,要吃幾個人解渴。鷹隼嶺的人族居然說他們換了個新老爺。是龍族的,叫做龍岳的,他們都是龍岳的財產。不許我吃。妾身想起古道熱腸的隼梟師兄便是死在龍岳這廝手中,氣不打一處來,於是就吃了他們百十人。現在想起此事,才覺得不妥。」

「龍族龍岳?」

閻三立冷笑一聲,道:「一個外族,不遠萬里跑到我妖族來,這是何等精神?分明是在龍族混不下去。跑到我妖族充大象!他打死隼梟,我沒去找他晦氣便已經算是開恩於他了,吃他百十口人又能如何?」

一位妖族鍊氣士笑道:「龍岳?我倒是聽過他。是我妖族新來的一位龍族少年,前不久已經修成了鍊氣士。」

「萬一那個龍岳尋上門來……」如夫人擔憂道。

「無須擔心。龍岳就算是龍族,也不過是個剛剛修成鍊氣士的小輩,鍊氣士不曾煉就靈魂合一。就算是龍族。在我面前也是待宰羔羊。」

閻三立悠然道:「而我,靈魂早已合一,煉得無比強大,即將踏入開輪境。他若是不識抬舉,我想怎麼炮製他便可以怎麼炮製他1

「閻兄不可輕敵。」

一旁的妖族鍊氣士連忙道:「這個龍岳前不久回東海,據說是為了學得幾門強大的神通。若是被他知道如夫人吃了他的牲口,他定然覺得是丟了面子,前來尋你晦氣。」

「閻老爺。大夫人,如夫人。大事不好了1

突然,這些妖族尋到閻三立所在的畫舫,隔著河遠遠叫道:「禍事來了!有一位長著龍王臉的傢伙,將我們雁鳴山紫雲峰打塌了,丫鬟侍女都死了1

那艘畫舫緩緩停住,只見畫舫窗欞打開,閻立三等男女站在窗前向岸邊看來,閻立三聞言,臉色劇變,喝道:「什麼?」

他身邊如夫人花容變色,尖聲道:「我的紫雲峰怎麼了?」

「原來在這裡。」

河岸邊,鍾岳悠然踱步,走至與畫舫齊平之處,隔著大河抬起手掌,掌心遙遙朝向河中央的那艘畫舫,同時腳尖輕輕在地面上一點。

嘩啦——

那畫舫四周,一道道水柱衝天而起,數十道水柱將畫舫包圍在中央,一道道水柱高達數十丈,突然水柱變化,化作一條條巨型蛟龍,張牙舞爪,狠狠向畫舫撲去!

噗哧,噗哧——

一聲聲巨響傳來,頃刻間畫舫便被數十條水蛟龍洞穿,轟的一聲四分五裂!

「放肆1

船艙中一聲怒喝傳來,閻立三一聲長吼,音波震蕩,刺耳的聲音震得岸邊諸多修為實力稍低的妖族眼耳鼻流出鮮血。

蛟龍肆虐之中,只見幾位妖族鍊氣士與兩位女子一飛衝天,躲避群蛟的圍攻。

閻立三眼中戾氣四射,猛地向鍾岳的方向看來,卻是從這些水蛟龍的氣息中,感應到鍾岳的氣息。

「東海龍岳?」

鍾岳微微一笑,向他點頭示意,閻立三冷笑一聲,正欲說話,突然臉色劇變,厲聲道:「茹兒快閃開1

嗤——

一道劍光從水蛟龍中閃過,那位如夫人呆了呆,螓首從脖子上滑落,血光四濺,兩截嬌軀跌入河水之中。

這道劍光赫然是珊瑚劍氣,鍾岳在腳尖輕輕點一點地面時,珊瑚劍氣便已經鑽入地底,從地底進入河中,藏在升騰而起的水蛟龍內。

閻立三和那兩位妖族鍊氣士以及兩位夫人,躲開了水蛟龍的絞殺,但是卻沒有注意到藏在水蛟龍的珊瑚劍氣,再加上珊瑚劍氣本身便是白色,混在水中根本無法察覺,頓時便要了那位如夫人的性命!

「東海龍岳,見過閻兄。」

鍾岳收回珊瑚劍氣,遙遙見禮:「閻兄,你家教不嚴,龍某不才,替你管教了你的如夫人一下。」

————今天已經更新了五章了,第六章馬上更新,有月票的兄弟還能忍嗎?雄起,走起!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