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人道至尊>第一百一十一章河邊風波惡(第六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一章河邊風波惡(第六更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魔法

「我的茹兒……」

閻立三身軀發抖,猛然暴喝一聲,只見河面轟隆隆炸開,河水被他狂暴的妖氣激起巨浪,向兩岸的建築狠狠撲去!

鍾岳站在岸邊,大浪湧來,將四周的妖族統統拍飛,而那牆壁般的巨浪到了他的面前便自動分開,水壁如同被刀削斧劈一般陡直,沒有半分落到他的身上。,

閻立三站在濃烈無比的妖氣之中,雙眸變得赤紅如血,向鍾岳看來。

「龍岳,我如夫人不過是吃了你百十口牲口而已,你先滅我紫雲峰,再殺我如夫人,我與你深仇血海不共戴天1

閻立三兩旁的那兩位鍊氣士連連點頭,道:「龍岳師弟,你太莽撞了,牲口畢竟是牲口,你如何能為了幾頭牲口而害了如夫人?」

「牲口?」

鍾岳哈哈大笑,搖頭道:「閻師兄,那些人族是祭祀我靈魂的關鍵,你夫人吃了他們便是與我做對。我替你管教她,也是為你好,免得她替你開罪你得罪不起的強者。我替你殺了她,你應該謝我才對1

那兩位妖族鍊氣士氣道:「你太不講道理,牲口的性命,豈能與如夫人相提並論?」

「如夫人吃你幾口牲口,大不了還你便是,你怎麼能殺了她?」

「今日你來吃我,明日他來吃我,只怕要不了幾日,我便一貧如洗了。諸位實不相瞞,我初到妖族,必要立威。」

鍾岳殺氣騰騰,面目兇惡:「如夫人不去惹別人,偏偏來惹我,我正愁沒有立威的對象。自然要拿她下手。實不相瞞,我今日便是為立威而來,告訴孤霞城,我的領地,除了我,其他任何妖精妖怪都不能動!否則。殺無赦1

他此來的目的,就是為自己領地的那些被吃的人族報仇,託名立威,妖族一向是弱肉強食,信服強者,以立威之名殺了如夫人便不會引來妖族的反感和懷疑。

若是他說自己就是為被吃的人族報仇,那就會引來懷疑,因為妖族領地內的人族,與牛羊差不多。

「死1

閻立三怒吼。突然間身後浮現出兩張黑金色翅膀,羽翼展開,錚錚作響,羽翼一陣,山河轟鳴,巨浪滔天,下一刻閻立三便撲至鍾岳身前數丈之地!

嘩!

閻立三雙掌猛推,巨浪在掌前凝聚。狠狠推來,鍾岳抬手。兩人手掌隔著這一道山頭般的巨浪,但力量卻已然通過浪濤中的水狠狠撞在一起!

這道巨浪轟然爆開,被兩人掌心中蘊藏的恐怖力量壓成一道道水劍形成的劍幕,向兩側激射而出,只聽嗤嗤幾聲,河岸上頓時被水劍形成的劍幕犁出兩條又細又深的痕!

「啊啊啊藹—」

閻立三狂吼。腳下發力,與鍾岳的手掌狠狠撞在一起,就在水浪被兩人的掌力壓成水幕之時,突然一道道黑金色的光芒切過水幕,發出錚錚錚的鐵器碰撞聲。向鍾岳斬下!

他的羽翼向前斬來,根根羽毛如劍,他這翅膀可不是觀想出的翅膀,而是貨真價實的翅膀,他的本體便是鴻雁中的異種,鐵雁修鍊成精,常年食鐵金之物,金鐵累積在體內,會被鐵雁搬運到骨骼和羽毛之中儲存,久而久之,羽毛便運煉成兵!

而閻立三以閻為姓,閻與雁同音,以示自己不忘本。

他的羽翼早在數年前便已經煉成魂兵,每一根羽毛上都煉就了圖騰紋,以羽為劍,這是他的種族特長!

而他體內的骨骼雖然無法烙印圖騰紋,但每日淬鍊,也煉得極為堅固,不遜於魂兵多少,因此他敢於直撲而來,與鍾岳近身肉搏!

在近戰肉搏上,他是孤霞城少有的高手,從前與一位妖族鍊氣士相爭,一個照面之下,他便將對方的皮肉統統切光,只剩下森森白骨!

鍾岳抬腳重重頓地,雙掌中的力量徹底爆發,轟隆一聲水幕向前飛出,閻立三頓時只覺巨力襲來,竟然壓制他的力量,迫使他踉蹌後退。

隨即鍾岳雙手翻飛,四道劍氣在他指間飛速躍動,錚錚錚連續與閻立三的羽毛碰撞,爆出一串又一串火光!

四道劍氣,擋住無數劍羽!

閻立三被他掌中力量震退,又旋風般撲上,而在此時,他的大夫人從一側撲來,戾嘯一聲,祭起兩口雁翎刀便向鍾岳砍下!

「夫人快退!不要插手1

閻立三臉色劇變,卻在此時,只見鍾岳屈指彈動兩記,那兩口雁翎刀乃是閻立三羽毛所煉的魂兵,也是經過千錘百鍊,但是與他的彈指間射出的劍氣碰撞,頓時四分五裂。

鍾岳伸手一拍,碎裂的雁翎刀倒飛而回,咄咄咄,那大夫人嬌軀亂顫,頓時被無數雁翎刀碎片射得千瘡百孔,就連額頭也冒出好幾個血洞,哼也未哼一聲便栽倒在地。

「如夫人剛死,連大夫人也被龍岳殺了1那兩位鍊氣士原本打算助閻立三一臂之力,斬了鍾岳,見狀不由打了個冷戰,連忙停步。

「你殺我兩位夫人,我要生吃了你1

閻立三怒吼,瘋狂衝來,雙翼翻飛不斷向前斬去,與此同時雙手或掌或拳或爪或鉤,瘋狂攻向鍾岳。

鍾岳心念微動,金劍氣散去,化作一面面玄武金靈盾,大盾上下翻飛,擋住羽翼劍氣,龍驤劍氣猛地落地,化作一頭四丈有餘的龍驤,自閻立三身後撲擊!

而在鍾岳指間,珊瑚劍氣來回穿梭不定,至於腳下,則是木劍氣斬向閻立三的雙足!

轟陋—

兩人沖入岸邊的房屋之中,房屋頓時崩塌,被激射的劍氣撕得粉碎!

「閻立三不是龍岳的對手。」

河面上,一艘畫舫飄來,畫舫中幾位年輕的妖族鍊氣士坐跪在甲板的竹席上,向岸邊的戰鬥看來,其中一位少年鍊氣士掃了幾眼,笑道:「閻立三必敗無疑。」

其他幾位鍊氣士年紀看起來也不大,聞言納悶道:「玄機兄,何出此言?閻立三乃是一把好手,脫胎境在孤霞城幾乎無敵,就算是放在你們陷空城,恐怕也能在脫胎境中排得上名號吧?為何玄機兄說他不是龍岳對手?」

「不錯。閻立三至今尚未祭起他的雲靈元神,他的雲靈元神千變萬化,而且已經修鍊到大圓滿境地,即將進入開輪境。只要他元神一出,龍岳必敗無疑1

那位少年鍊氣士名叫魚玄機,聞言搖了搖頭,還未來得及解釋,突然只聽河面上傳來一個清清淡淡的聲音,道:「閻立三的雲靈元神足夠強,但是他的對手元神更強。龍岳的元神如果不強,不可能將劍法煉得如此出神入化。」

魚玄機循聲看去,只見河面上飄著一艘畫舫,一個懷抱琵琶的女子坐在畫舫的窗欞前,也在觀戰。

「狐七妹1魚玄機心中一凜,眯了眯眼睛。

那位懷抱琵琶的女子長著一對毛茸茸的狐耳,循聲看來,起身欠身道:「玄機兄。」

「七妹到這邊來吧?」

魚玄機起身笑道:「你也是聽聞了那件事,從外地趕回來的吧?」

狐七妹起身,從畫舫中飛起,落在魚玄機身前,狐耳聳動一下,道:「不錯。陷空城主要收一關門弟子,從今往後不再收徒,這等大事,我豈能錯過?」

「這關門弟子只有一人,不知哪位鍊氣士有這個緣分?」

魚玄機目光閃動,看向岸邊的戰鬥,悠然道:「七妹放心,我們現在還沒有回到陷空城,我是不會向你下手的。到了陷空城中,我才會堂堂正正的將你擊敗,讓你絕了這個念想。」

狐七妹撲哧一笑,嫵媚百生:「玄機兄還是很喜歡開玩笑,你我對決時,小妹會為你整理遺容,讓你保持這個笑容。」

魚玄機心中冷笑,道:「這個龍岳,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時候回到孤霞城,估計也是為陷空城主收徒一事前來。」

狐七妹狐耳微動:「閻立三至今不曾突破到開輪境,也何嘗不是為了陷空城主收徒一事?陷空城主的絕學,妖神明王經,乃是東荒最強的功法,與劍門大自在劍氣齊名,誰不想得到其真傳?妖神明王,對龍族的吸引力想來也是極大……閻立三使出元神了,我很想見識一下,龍岳的元神是什麼元神1

她的話音未落,只見戾嘯聲不斷傳來,越來越高亢,閻立三身後浮現出一頭鷙鳥元神,鷹首,禿頭,黑羽白襯,高達四五丈,四翼展開,籠罩半畝方園。

與此同時閻立三背後雙翅一振,羽翼如刀如劍,嘩啦啦脫體飛出,漫天都是劍氣,密密麻麻,四面八方向鍾岳而去!

這頭鷙鳥元神兇惡無比,通過鷙鳥元神駕馭漫天劍羽斬向鍾岳,同時鷙鳥振翅而飛,雙爪向鍾岳頭顱扣下,抓其耳目!

而在鍾岳身後,突然火光熊熊,一頭大日金烏飛出,三足神鳥只有一尺來高,翼展不過四尺,比起閻立三的鷙鳥元神,簡直就是一個小不點兒!

這還是鍾岳這幾個月來勤修不綴,又加上日月寶照經的日月淬鍊,大日金烏才成長為一尺來高,若是從前他的大日金烏只有一寸高,更加小得可憐。

「太陽之靈,大日金烏1

狐七妹和魚玄機豁然起身,露出難以置信之色:「龍族果然厲害,底蘊渾厚,竟然能讓這個龍岳得到大日金烏之靈1

————第六章了!今天還會有第七更第八更!兄弟們,讓粉嫩嫩的宅豬,好好過一個兒童節吧,來更多的月票吧!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