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人道至尊>第一百一十五章大吹法螺(第十更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五章大吹法螺(第十更求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魔法

「難怪叫玄機,這廝藏身在何處,連我都不知道1

他長長吸了口氣,精神力散發來開,捕捉空中的波動,這才隱約感覺到魚玄機的氣息,這位妖族鍊氣士竟然化作了一條只有三寸大小的小魚,順著雨水一起向青幽和玉昆落去。,

而那雨水竟然也不是雨水,而是一道道水劍氣,絲絲線線,劍氣相連,不僅如此,他還感覺到那雨滴中蘊藏恐怖的爆發力,每一滴雨水中都內藏複雜的圖騰紋,應該不僅僅是劍氣那麼簡單!

天降雨水,下方戰鬥的妖族少女青幽和另一位鍊氣士玉昆都不以為意,而在此時,隱約的琵琶聲傳來,狐七妹不知何時降落到交戰之地旁邊的山頭之上,手指挑抹,琵琶聲幽咽,隱隱約約傳到正在交手的青幽耳中。

「狐七妹的琵琶,與君思邪師姐的琴有異曲同工之妙,但又有不同1

鍾岳細細感應,心中凜然,君思邪的琴音化作劍氣,而狐七妹的琵琶聲卻更為詭異,琵琶聲聲催人淚下,殺機暗藏。

青幽和玉昆也似乎感覺到不妙,突然兩人齊齊住手,喝道:「誰在彈琵琶?」

話音未落,突然從天而降的小雨止歇,一滴滴雨珠停頓在半空中,玉昆看向四周,只見細細的雨珠雨線只怕有數萬道!

「魚玄機1

玉昆大吼,背後的魔神之靈陡然將他托在手中。一躍而起,而在此時,雨線雨珠從四面八方激射而來!

那一道道雨珠砸在玉昆和魔神之靈身上,頓時轟隆轟隆的爆開,玉昆體內立刻有密密麻麻的黑紋向外湧出,飛速交織。如同蠶繭將自己包裹起來,被那魔神托在手中。

他的防禦盾法與眾不同,也是魔道的盾法,而那魔神之靈周身一道道魔紋激蕩,去阻擋雨珠,被炸得周身黑霧翻滾,破開一個個大洞,但黑霧隨散隨聚,很是奇特。

無數雨滴砸落在黑繭之上。將蠶繭炸得破開一個個大洞,下一刻一條條雨絲蜂擁而來,嗤嗤嗤從魔神之靈和破破爛爛的黑繭中穿過。

「魚玄機,我與你勢不兩立1

玉坤慘叫一聲,突然只見黑繭爆開,一頭滑膩泛著玉石光澤的巨獸轟然躍出黑繭,全身千瘡百孔,乳白色的玉液從體內流出!

這是一頭玉牛。吼聲不斷,遭到了雨線雨珠的重創。身後的魔神之靈也遭到極重的創傷,叫道:「魚玄機,你給我出來……」

他話音未落,突然只見一條銀魚滋溜一聲從他身上的傷口鑽入他的體內。

玉牛驚駭欲絕,突然身體開始飛速乾癟下來,他得天獨厚。乃是一塊美玉中孕育的生靈,被日月照射久而久之誕生了靈性,在玉中形成玉漿,而外殼卻是牛形,因為接大地之氣所以叫坤。

此刻魚玄機鑽入他的體內。吸食玉漿,頓時要了他的性命,頃刻間玉昆便只剩下一層殼,身體內所有玉漿被那條銀魚喝得一乾二淨,魂飛魄散!

而在另一邊,那女子青幽聽到琵琶聲響,立刻將葫蘆全力催動,葫蘆中站起的那尊多臂神人大手張開,手臂和手掌將青幽環抱其中,發足狂奔而去,速度驚人!

突然,琵琶聲越來越激烈,聲聲催人淚,催人命,青幽只來得及跑出山谷,突然只見多臂神人的手臂和手掌重重環抱之中流出嘩啦啦的鮮血,如同瀑布般順著指掌縫隙留下。

多臂神人大吼,身軀開始崩潰,化作一股濃密的妖雲向葫蘆中收縮而去,頃刻間被收入葫蘆中,葫蘆墜地。

而與葫蘆同時墜地的還有青幽的屍體,那妖族少女眼中露出恐懼之色,只見她並未顯出原形,身上傷口密密麻麻,數都數不清,在琵琶聲最激烈的那一刻,鮮血流盡而死,連原形都來不及顯現出來!

「無形劍氣1

扁舟中,鍾岳眯了眯眼睛,看向山頭上的狐七妹,只見那妖女收了琵琶,來到青幽的屍體前,伸出纖細手掌為她整理屍體,很是溫柔體貼的模樣。

「青幽師妹,就算死後,姐姐也要讓你你美美的去死呢1那妖女笑嘻嘻道。

「她的音波有聲無形,應該是修鍊一種音波神通,音波傳遞之處便可以化作圖騰紋,幾乎所有盾形防禦神通都無法抵擋1

鍾岳壓下心頭的震動,心道:「想要破這種音波神通,只有以音破音,月靈蘊藏的圖騰玄機中,有莽古吼,可以破解其音功!或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直接將其轟殺,不給其任何機會1

魚玄機和狐七妹各有手段,都很是詭異和強大,魚玄機的雨線是與劍絲有著通融之處,但雨滴卻是完全不同的攻擊法門,應該是水元彈,以爆炸之威破開對手防禦,雨線趁機攻入。

而狐七妹的琵琶則最為詭異,讓人防不勝防。

魚玄機和狐七妹登上扁舟,狐七妹還帶著青幽的葫蘆,鍾岳依舊在融合月靈的關鍵時期,立刻散去金烏翼,讓魚玄機來駕馭扁舟。

「吃得真爽,玉昆一身精華最是滋補,吃了他讓我修為又可以有不小提升,龍岳兄沒有出手,真是可惜。」

水流在半空中出現,嘩啦啦托著小舟向前駛去,魚玄機瞥了鍾岳一眼,突然笑道:「龍岳兄見識了我與七妹的本事,以為如何?」

鍾岳含笑道:「玄機兄陰柔莫測,七妹詭異難解,很令我佩服。」

「然後呢?」狐七妹目光閃爍,道。

「沒有然後。」

鍾岳哈哈一笑,道:「兩位的本事自然是好的,但也就這樣罷了。如果兩位沒有隱藏實力的話,呵呵……」

魚玄機和狐七妹對視一眼,心中警覺,道:「我和七妹倒想見識見識龍岳兄的隱藏實力。」

鍾岳面不改色,悠然道:「有機會的,有機會的……」

他心中卻也七上八下。月靈尚未融合成功,還需要時間,而魚玄機和狐七妹確實了得,若是鍾岳沒有強有力的手段鎮住這兩個傢伙,只怕在來到陷空聖城前,這兩個傢伙便會向他痛下殺手!

「他們的確隱藏了實力,而且隱藏了極多。」

鍾岳心中暗道:「剛才雖然他們都有偷襲的意思,但是卻都沒有施展出全力。妖族戰鬥,施展真身時更為強大。祭出靈魂元神時又可以再將實力提升一籌!剛才他們都沒有顯出真身,也沒有祭出元神。我若是沒有鎮住他們的手段,必遭其害1

妖族以強者為尊,弱肉強食,才沒有多少恩義可言,若是有機會向鍾岳下手,魚玄機和狐七妹絕對不會手下留情!

鍾岳故作高深,最多只是能暫時鎮住他們。想要獲得他們真正的尊重,那就只有展露出比擊殺閻立三時更強的實力!

而只要融合了月靈。靈魂一體,煉成了日月雙靈,修為倍增,就算魚玄機和狐七妹同時翻臉,鍾岳也絲毫不懼!

魚玄機突然注意到鍾岳的左眼眼瞳,心中凜然:「這個龍岳。果然另有隱藏的實力,他這重瞳內藏玄機,只怕有著不小的威能!不知是什麼神通?」

鍾岳老神在在,識海中月靈卻在加緊與魂魄相容,這時候他大半的修為都用在融合靈魂之上。若是魚玄機和狐七妹對他下手,只怕一擊便可以要了他的性命!

好在魚玄機和狐七妹對他的真正實力都有些拿捏不定,至今不曾動手。

扁舟行駛,距離陷空聖城越來越近,只見一路上的妖族鍊氣士越來越多,路途上也有不少鍊氣士在大打出手,顯然也都是抱著同樣的念頭,想要在擇徒之戰前,率先將對手淘汰一批。

魚玄機和狐七妹四下看去,沒有看到值得入眼的對手。

他們的實力極為強大,在脫胎境是頂尖的存在,能夠被他們看在眼中的,自然是脫胎境的妖族鍊氣士中頂尖的存在。

突然,妖雲晃動,只見兩位妖族鍊氣士從下而上,向扁舟殺來。

魚玄機看向鍾岳,含笑道:「龍岳兄,可否讓我們見識一下你的隱藏實力?」

鍾岳掃了下方兩位妖族鍊氣士的神通一眼,啞然失笑,道:「這等貨色,也配讓我施展出隱藏實力?」

狐七妹撥動琵琶,那兩位妖族鍊氣士的神通頓時被破,從半空中跌落下來,尚未落地,突然身首異處,被琵琶的音波功擊殺!

「的確太弱了。」

狐七妹搖頭道:「讓人家給他們整理遺容的心情都沒有……咦咦,那邊有個厲害傢伙,龍岳兄,你大展拳腳的機會來了1

鍾岳低頭看去,只見下方一條大河寬約數百丈,一位年輕鍊氣士站在河面之上正與五個鍊氣士交戰。

此人身披紫袍,白布纏頭,頭戴孔雀翎,突然間拔下頭上翎羽,以孔雀翎為劍,一劍刺去,只見五彩絢麗的光芒激射,將其中一位鍊氣士切得粉碎!

那幾位圍攻他的妖族鍊氣士長的一模一樣,應該是同胞所出,每一個實力都極為強勁,放在脫胎境中都可以算是好手,五人聯手結成一座陣法,陣勢更凶,卻沒想到被那年輕鍊氣士輕易便斬殺一人。

魚玄機面色凝重道:「神翼城的孔斑,不遜於你我的高手!這廝,上次我與他交手,險些被他破去我的元神。與他交手的是狸家五兄弟,乃是這條汜水河的霸主……龍岳兄,不如你來出手,斬了孔斑和狸家五兄弟,讓我們看看你的真實實力罷?」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