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人道至尊>第一百二十一章祝仙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一章祝仙兒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魔法

「區區一條蚰蜒而已,難道還能比妖族鍊氣士更加厲害?」

鍾岳身形猛地一沉,那蚰蜒長長的前半身頓時被壓得轟然墜地,不過尾須還是激射而來,而在此時他已然倒退飛起,躲過尾須。,

尾須毒液化作兩道雪亮的黃絲,向他射去!

毒絲尚未接近,鍾岳身前已然浮現出兩面玄武金靈盾,只聽嗤嗤兩聲輕響,那兩道毒絲竟然將無比堅固的玄武金靈盾腐蝕出兩個細孔!

「這麼強的毒性?」

鍾岳心中悚然,急忙身形平行地面倒翻飛出,體內肌肉運動,搬運骨骼,讓自己的身體在半空中扭曲,險之又險的躲開兩道毒絲!

嗤——

兩道毒絲從他腋下與鼻尖飛過,濃烈無比的刺鼻氣味傳來,鍾岳連忙屏住呼吸,但還是嗅到一絲氣味,識海中精神力頓時遭到腐蝕,識海上的天空變得灰敗,日月無光,方圓畝許的金液般的精神力,被毒氣侵染,失去了活性,變成膏狀,瀰漫著惡臭!

「不愧是魔神製造出來對付神族的生靈1

鍾岳觀想燧皇,頃刻間便將毒氣煉化,只是被毒素侵蝕的精神力卻化作烏有。

而他那兩面玄武金靈盾之上,被毒絲射穿之處,只見毒液也在瀰漫,龍龜和騰蛇圖騰紋在毒液的侵蝕下不斷瓦解,金氣的靈性喪失,很快便從針尖大的小孔變成拳頭大小!

鍾岳連忙散去玄武金靈盾,收回尚未被侵襲的金氣,心中駭然,這蚰蜒的毒液實在太強了,竟然連圖騰紋的構造都能從根本上破壞掉!

而在此時,那蚰蜒騰空而起。貼著地面飛行向他衝去,迅捷無比,鍾岳身形晃動,在一株株參天古樹間穿梭,身後傳來轟隆隆的樹木倒塌聲,赫然是被那蚰蜒無比鋒利的腿腳將一株株大樹切斷!

「劍一式1

鍾岳身後金劍氣飛出。化作一道劍絲,無聲無息向蚰蜒斬去,錚錚錚,一陣爆響傳來,那頭蚰蜒身上瀰漫金石火光,被劍絲切開一條傷口,淡黃色的血液從中流出,隨即只見蚰蜒腿腳舒展,連續與金劍氣碰撞。竟然將劍絲捲住,纏繞在腿腳上。

鍾岳心念微動,劍絲的威力綻放,只切斷那蚰蜒的一條腿,便無力再斬下去。

「昆族的肉身竟然這麼強?金劍氣,回來1

鍾岳收回劍氣,那蚰蜒吃痛,突然腿腳快速爬動。貼著樹身爬到一株大樹上,只聽樹冠嘩啦啦作響。接著蚰蜒無聲無息從這株大樹的樹冠中飛出,飛入另一株樹木樹冠之中。

鍾岳站定身形,只聽周圍一株株大樹樹冠中時不時傳來嘩啦啦的樹葉搖動聲,蚰蜒在一株株大樹中穿梭,圍繞他不斷變換位置,伺機待出。

鍾岳站立不動。身邊一道道劍氣浮現,結成劍四式劍陣,嚴陣以待。

突然右側一株大樹上傳來嘩啦啦的聲響,接著平靜下來。

「劍四式1

鍾岳心念一動,四道劍絲飛出。化作劍四式劍陣將那株大樹籠罩,劍絲穿梭來去,頃刻間整株樹木被切得粉碎。

而在此時,鍾岳腳下地面陡然隆起,那蚰蜒竟然不知何時從大樹背後下來,鑽入土地之中,從地下偷襲!

「有趣,竟然這麼聰明,不過你的本事有限,只是靠體魄和毒液而已,沒有其他神通,所以你只能到此為止了1

鍾岳長長吸氣,密密麻麻的龍驤圖騰紋浮現在皮膚表面,肌肉隆起,體內大筋之上也彌補龍驤圖騰紋,同時周身滑膩的蛟龍纏繞,龍驤巨力和蛟龍之力同時充斥周身!

「哈1

他抬腳重重一跺,那蚰蜒的龐大身軀剛剛從地下衝出,便被他一腳踩得無法鑽出地表,大半身子都被埋在地下。

鍾岳這一腳的力量是何等之強,只聽轟隆一聲巨響,方圓十幾丈的土地被生生踩得平平陷下,凹出一個深達丈余的大坑,四周十幾丈的土地都被踩得堅硬得如同鐵石一般!

轟!

鍾岳揮拳,重重砸下,拳頭突破音障,爆發出雷鳴般的巨響,那蚰蜒頭顱被生生轟裂,淡黃色血液飛濺。

蚰蜒身軀抖動,在地底翻滾,堅硬無比的地面炸開,鍾岳連續出手,拳頭快得如同幻影,,爆響不絕。

那蚰蜒剛剛震出地表,便在眨眼間連中不知多少拳,龐大的身軀被打得破破爛爛,倒跌飛去,連續砸到幾株古樹,落在地上,腿腳和身軀扭動幾下,便一動不動。

「裝死?」

鍾岳伸手一指,一道道劍氣飛來,從蚰蜒的傷口中鑽入它的體內,那蚰蜒嘶嘶尖叫,身體又自飛起,向鍾岳撲至,距離鍾岳只有兩丈不到的距離突然啪的一聲落地,只見一道道劍氣從其嘴巴里飛出。

劍氣已然將其大腦攪得粉碎!

「沒有神通,還想與鍊氣士相爭?」

鍾岳收了劍氣,看向四周,只見這森林方圓百丈都是一片狼藉,正是他與這頭蚰蜒交戰造成的破壞。

「好傢夥,昆族如果都是這麼厲害,對進入此地的妖族鍊氣士來說,倒是一場災難!何況此地還不止昆族,還有妖神明王的封禁,可謂是危險重重,稍有不慎便會喪命1

鍾岳定了定神,突然醒起一事:「薪火,你剛才說昆族是一寶,寶在何處?」

「就在其體內。」

薪火小童坐在他魂魄的額頭上,道:「昆族吞噬靈氣,無論是金靈還是木靈,都可以吞噬,在體內集結成靈珠。金氣靈珠稱作金靈珠,木氣靈珠叫木靈珠,這頭蚰蜒應該是喜食土氣,體內應該結有土靈珠。你搜搜看1

「土靈珠?」

鍾岳精神力飛出,湧入蚰蜒體內,過了片刻果然有發現,精神力裹著一枚土黃色的靈珠從蚰蜒體內飛出。

那土靈珠極為沉重。小小一顆珠子,便有兩千多斤,上面遍布奇異紋理,彷彿是圖騰紋,但是與人族和妖族的圖騰紋都有些不同,像是魔族的圖騰紋。但魔性又不是那麼重。

「這上面的圖騰紋,莫非是昆族的圖騰紋?不過土靈珠的確是好東西,有這枚靈珠在,我便可以煉成土劍氣,組成劍五式,劍陣的威力又可以提升一些!可惜,一枚土靈珠蘊藏的土靈之氣不多,恐怕煉成土劍氣的威力也不是如何驚人,比不上其他幾道劍氣。須得多弄一些。」

鍾岳將土靈珠握在手中,以大自在劍氣吸收煉化土靈之氣,轉化為劍氣。

「一隻這麼大隻的蚰蜒我還可以應付過來,兩隻三隻也盡可以對付,但是如果是成群結隊的昆族,我便難以招架了。那個在半空中死掉的妖族,便是這麼遭殃的。」

他悄然向前走去,人未至。精神力先至,以精神力去探索四周。包括大樹、空中,甚至地底,小心翼翼,免得陷入昆族的圍攻。

距離鍾岳只有數里之地,一位年輕的妖族鍊氣士被一道道細細的絲線洞穿了身軀,體內鮮血順著那一道道絲線流失。不斷向一頭體形巨大的蜘蛛口流去。

而那頭蜘蛛如同一座小山一般,口中咬著數以百計的蛛絲,每一根蛛絲之上都有鮮血源源不斷流來。

「祝仙兒,你明明是我妖族,為何……」那年輕妖族雙眸越來越黯淡。

「妖族?」

那蛛妖咯咯笑道:「人家可不是妖族。人家是比妖族還要高等的昆族。我師尊當年逃離此地,前不久我師尊聽聞聖城主要收關門弟子,就派人家來看看,果然,你們妖族的聖城主有著自己的小秘密,居然會派你們來這裡。咯咯,我師尊對所謂的妖神明王的傳承倒不怎麼上心,讓我師尊上心的是,妖神明王奉命鎮守此地,他鎮守的那件東西……」

「你師尊?」

那年輕妖族失血太多,勉強張開眼睛,聲音沙啞道:「祝仙兒,你師尊是誰?」

「為我對你說了這麼多,你還不知道我師尊是誰嗎?」

祝仙兒撲哧笑道:「你們聖城下面的這個深洞,便是我師尊打通的呢,還有你們聖城的前城主也是我師尊打死的呢,你居然還不知我師尊是誰?都說你們妖族比我們昆族聰明,我倒是沒看出來。」

她話音未落,那年輕妖族全身便已經被蛛絲抽光,變成一具乾屍。

「這裡便是師尊成長之地,生活著不知多少昆族。」

那蛛妖祝仙兒張口收回蛛絲,將那乾屍也吃入腹中,龐大的身軀緩緩開始變化,化作一位開朗活潑的少女,明媚動人,只是背後生長著八根黑黝黝的爪子,低聲吃吃笑道:「師尊派我回來看看那個聖城主到底想做什麼,看來這個聖城主並未發現師尊的布置……妖族的味道真不錯,好想把他們統統吃光……嗯,那就把他們統統吃光吧1

鍾岳邁步走出密林,突然停下腳步,看向前方的那位明媚少女,隨即又打量四周,只見四周一片狼藉,應該有過交戰,不由微微皺眉。

「這位師兄……」

祝仙兒嫵媚一笑,突然心中警覺,立刻飛身躍起,只見地底傳來嗤嗤的聲響,一道道劍絲從地底飛起,唰唰唰向她包圍,組成一座劍陣!

「修成人形的昆族1

鍾岳眯了眯眼睛,劍陣化作劍四式將祝仙兒包圍,低聲道:「妖族被昆族侵入了?」

祝仙兒臉色微變,咯咯笑道:「師兄,什麼昆族?人家明明是妖族,我叫祝仙兒,是風谷城城主的女兒。」

「這麼說來,風谷城主也是昆族了?」

鍾岳詫異道:「昆族在妖族中的勢力倒是不校」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