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人道至尊>第一百二十五章六翼金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五章六翼金蜈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魔法

滕王等鍊氣士依舊站在那裡,盯著前方通往宮闕的階梯,面色無比凝重。,

其中一位鍊氣士舒了口氣,低聲道:「還好只是開輪境的封禁,否則威力更大。」

只見階梯上獸血染紅了一片,浮現出一道道奇異的圖騰紋,在階梯上不斷流動,隨即鮮血漸漸隱去,而那些圖騰紋也自消失不見。

過了良久,突然滕王緩緩向前挪了一步,踏到第一個階梯上,繼續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只見他腳下有藤蔓如蛇般蠕動,不斷生長,抽出新枝,藤葉和蔓條組成一個個複雜的圖騰紋,讓石階上的圖騰紋浮現出來,停止流轉。

「滕王果然厲害,不愧是陷空城最為出類拔萃的年輕高手。」

一位羊首鍊氣士突然出聲,道:「不過滕王,以你的手段,也很難看穿這一百零八道階梯中,隱藏的圖騰紋的一切變化吧?尺有所短寸有所長,須得集合我們的智慧,才可以儘快進入妖神明王的宮殿,得到其傳承,滕王以為呢?」

滕王不答,看向下一個階梯,額頭上冒出冷汗。的確如那位羊首鍊氣士所說,他看穿了第一石階上的圖騰紋變化,因此能夠以藤蔓組成對應的圖騰紋,封住石階隱藏的圖騰紋的變化,但是第二道石階上的圖騰紋變化卻超出了他的認知,他並不擅長破解第二道石階上的圖騰紋。

而在此時,幽咽的琵琶聲響起,天空中又下起了淅淅瀝瀝的細雨,只見魚玄機手撐雨傘,狐七妹懷抱琵琶,在細雨中走來。兩位年輕高手看向那一百零八道階梯,都是輕咦一聲,在階梯前停下腳步。

「難,難,難,這一百零八道階梯。難過上青天1

魚玄機面色凝重,目光掃向其他鍊氣士,笑道:「諸位,不如我們先行聯手,破解這一百零八道階梯,待到了宮闕之中,見到了妖神明王的傳承再爭個高下也不遲1

又有幾位妖族鍊氣士走來,實力也是極為強大,其中一位妖族開口道:「能夠感應到石階上隱藏的圖騰紋變化的。應該都是高手。現在的確不是我們決出勝負之時,聯手才是正經1

石階上的滕王突然開口,道:「好。先聯手過石階,待尋到妖神明王的傳承,再定勝負1

諸位鍊氣士都是脫胎境中出類拔萃的高手,每個人的眼界見識都不同,單憑他們任何一位的知識只是能破解一兩道石階上的圖騰紋,但是集合他們的智慧。說不定便可以將一百零八道石階破解!

「嗯?龍岳怎麼還沒有趕到?」

狐七妹四下望去,沒有發現鍾岳的蹤跡。心中微動,低聲道:「他的實力高絕,不可能折損在半路上吧?怎麼可能還沒有來到這裡?」

「黑山秘境中極為危險,若是稍有不慎,別說脫胎境的鍊氣士走不出那片森林,就連開輪境的強者只怕都會飲恨其中。」

魚玄機眼中精芒閃動。道:「到現在還沒有來到這裡,龍岳兄可能已經遭遇不幸了。」

黑山秘境實在太危險了,他們能夠來到這裡,都是小心翼翼,一路避開那些神出鬼沒的昆族。能夠不發生戰鬥就不戰鬥,但路上他們也見過不少妖族橫死在那些昆族的口中,深知昆族的厲害。

這麼危險的地方,就算開輪境的強者死在其中都不在話下,更何況鍾岳的本事與他們相差不多?

黑森林深處,一道金光圍繞鍾岳飛行,來去如電,不斷與他周身飛舞的劍氣相碰,爆出一串串火光。

這道金光屢屢衝破劍四式的包圍,幾次三番險些殺到鍾岳身邊!

劍四式極為可怕,無聲無息,這還是頭一次遇到不可斬殺的對手,主要就是因為這道金光中的昆族體積比較小,劍四式雖然可以斬中其身軀,但卻難以將其困在劍陣之中。

困不住這昆族,劍四式的威力便難以發揮出來!

「難怪劍繭劍絲只能在十凶兵中名列第八位,尺有所短寸有所長,劍繭劍絲也有無法對付的東西1

當——

一聲爆響傳來,這道金光狠狠與鍾岳身前浮現出的玄武金靈盾碰撞,玄武金靈盾上頓時出現密密麻麻的裂紋,這道金光中的昆族雖小,但蘊藏的力量卻驚人無比!

而被玄武金靈盾這一碰撞,金光中的東西頓時顯露出來,是一隻一尺長短,長有六翼的金色蜈蚣!

那蜈蚣上百條腿,在空中奔行如飛,有如武道宗師可以踏空而行,再加上三對鋒利至極的蟬翼,速度驚人,小小的身軀中蘊藏這無比可怕的力量,一次撞擊,便將鍾岳以金氣煉就的玄武金靈盾撞得浮酥,幾乎碎掉!

「原來是這個小東西!妖神明王1

鍾岳身形一晃,顯出八臂明王,只見一道道劍氣落在手中,金、木、龍驤、土、珊瑚五道劍氣接二連三斬下。

那隻六翼金蜈撞在玄武金靈盾上,被撞得昏頭昏腦,尚未來得及振翅飛起,便遭到鍾岳的五大建起狂風暴雨般的打擊,五道劍氣連成一線,只劈向一個地方,劍光如同扇面一般落下,劍氣與六翼金蜈碰撞發出的爆響也連成一個聲音,聲音過後,便見那隻六翼金蜈被切成兩半!

「好驚人的防禦力1

鍾岳驚嘆,若是其他鍊氣士,別管妖族還是人族,亦或是神族,別說被他密集如雨的劍氣劈下,哪怕只是一劍,對方都承受不起,非死即傷,而這隻六翼金蜈卻要他這麼多劍才能劈殺,可見昆族的防禦力的確達到變態的程度!

「這隻六翼金蜈竟然通體都是金氣組成,就是一個蜈蚣形狀的金靈珠1

鍾岳將兩半金蜈撿起,不由吃了一驚,只見金蜈內臟構造極為複雜,內臟上也布滿了圖騰紋,如同精密的機器齒輪一般。吃掉外物便可提煉其中的金氣填充到身體之中。

「不愧是魔神製造出的種族,這隻金蜈應該還是幼年,若是成長到成年,只怕更加龐大,更加恐怖,便不是我能對付得的了1

鍾岳剛剛想到這裡突然只覺毛骨悚然。急忙身形飛縱而起,貼著地面急速飛行,只見在他身後一隻丈余的金蜈振翅飛行,緊隨他身後追殺而來,任何山石任何樹木,被這隻金蜈輕輕一碰便變得粉碎!

「成年金蜈1

鍾岳頭皮發麻,那成年金蜈的速度極快,身形化作一片金光,很快便追近許多!

「這次糟了1

鍾岳連連轉換身形。也無法將這隻金蜈甩脫,額頭不禁冒出冷汗,突然前方傳來啾啾的聲響,鍾岳頭皮發麻,只見前方金光燦燦,百畝方圓都是一片金光,赫然是成群的天蠶!

天蠶的體形不大,只有尺許長短。百畝都是金光,可想而知前面的天蠶有多少!

鍾岳陡然折向。從百畝天蠶旁邊生生折向右方,狂飆而去,在他身後,百畝金光陡然震蕩一下,無數天蠶震動四翅,歡快無比的追來。啾啾的聲音轟鳴!

鍾岳回頭看去,只見那六翼金蜈沖在最前方,而天蠶群組成的百畝金光赫然追在後方,所過之處,山林直接被攪得粉碎!

「捅到馬蜂窩了……前面真的有馬蜂窩1

鍾岳哀嘆。只見前方山崖上掛著一個巨大的蜂巢,蜂巢貼在山崖上,黑黝黝一片,乃是金鐵所鑄,而在蜂巢中,一隻只臉盆大小的毒蜂進進出出,時不時亮出長達一尺有餘的毒刺。

「劍氣開道,破山1

鍾岳咬牙,身前浮現出五道劍氣,如同一個鑽頭嗤的一聲切入山崖之中,劍氣如風般旋轉,生生將山崖鑽出一個大洞,讓他腳步絲毫不停,深入山體之中。

而那些毒蜂則被驚動,嗡嗡飛起,緊隨六翼金蜈和天蠶群之後,密密麻麻的昆族瘋狂沖向山崖,金蜈率先鑽入鍾岳開闢的山間通道,通道太小,無法飛行,這頭金蜈立刻百足邁動,瘋狂向前追去!

「就在這裡殺你1

山體中央,鍾岳陡然停頓,怒喝一聲,將五道劍氣合攏在一起,轉身向身後追來的金蜈劈下!

「八臂明王,龍驤之力1

,他腋下一條條手臂出現,齊齊抓住劍氣,金劍氣、木劍氣、土劍氣、龍驤劍氣和珊瑚劍氣被熔煉為一體,化作五色劍光。

鍾岳體內肌肉震蕩,龍驤圖騰紋烙印在骨骼上,妖神明王圖騰紋烙印在皮膚表面,一聲狂吼向那六翼金蜈劈下!

轟隆!

山體劇烈動蕩,那金蜈頭顱被五色劍光破開一線,痛得身軀扭曲,打得山洞四壁山石脫落,爆碎,煙塵瀰漫。瀰漫的煙塵之中,突然金蜈一口金色毒霧噴出,鍾岳身後精神力顯化,化作一尊燧皇,燧皇腦後陡然浮現出一輪烈日,一輪明月,光芒大放,照耀洞穴,月華和烈火將毒霧和煙塵統統屏蔽開來!

「死死死1

鍾岳手起手落,五色劍光連連劈下,燧皇加持,日月加持,讓他幾乎陷入狂暴的狀態之中,劍如風般斬下,那金蜈試圖後退,但後方已經被毒蜂和天蠶群擋住,密密麻麻的毒蜂和天蠶將山洞塞得滿滿當當,根本無法轉身!

當——

一聲巨響傳來,這頭金蜈腦袋終於被他生生劈開,死在山洞之中。而在金蜈後方,毒蜂和天蠶奮力向前爬去,無法飛起。

鍾岳手中劍氣一分為五,八臂張開,抓住五道劍氣,另外三條手臂則或拳或掌,瘋狂般向如潮水般湧來的毒蜂、天蠶砍下、擊去。

這座大山不斷震動,山體都被震得開裂,持續了大半個時辰,這才緩緩停止震動。

通道中,鍾岳渾身是血站在那裡,呼呼喘著粗氣,身上肌肉痙攣,顫抖不已,而在這條通道里,天蠶和毒蜂的屍體鋪了一地。

薪火從他眉心中飛出,獃獃的看著山洞中的屍體,喃喃道:「每隻天蠶毒蜂體內都有靈珠,這下發財了……岳小子,再來一次,收穫肯定更多1

鍾岳直挺挺倒下,累得昏死過去。

————果果生病了,正在醫院裡吊水,宅豬要去送中午飯,所以提前更新了。兄弟們,別忘記訂閱和投月票,拜託!!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