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人道至尊>第一百二十七章明王傳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七章明王傳承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魔法

鍾岳邁步走入妖神明王宮,四下望去,不由皺眉,妖神明王的宮闕已經空了,空空蕩蕩,裡面彷彿被人洗劫了一遍,又像是剛剛建好的房子還未來得及裝飾。,

「有人先我們一步,洗劫了此地。」

薪火藉助鍾岳的雙眸看去,道:「不知道是那個聖城主所為,還是從這裡爬出去的大傢伙所為。」

「應該是從這裡爬出去的大傢伙。」

鍾岳思索一下,道:「妖族的聖城主當年也只是個脫胎境的鍊氣士,修為實力不會太高,恐怕不能破壞掉妖神明王留下的封禁。而那個從這裡爬出去的大傢伙,卻幹掉了上一代聖城主,可見從這裡離開之時他便已經是巨擘級的存在,絕對有能力將這裡搜刮一遍。而且,這個大傢伙破禁離開此地,竟然將整個黑山秘境的封禁打掉了蘊靈、脫胎兩大封禁,這麼恐怖的實力,只怕是巨擘中的巨擘了1

封禁有小封禁和大封禁之分,像是宮闕前的那些石階上的封禁,便是小封禁,而籠罩整個黑山秘境的卻是大封禁。

這個大封禁,封禁了從蘊靈到通神等境界的一切修為境界,外人進不去,裡面的人也出不來,若是強行闖入或者闖出,無論任何境界都會被黑山秘境的大封禁抹殺!

而大傢伙破壞的是,恰恰是籠罩整個黑山秘境的大封禁,在穿過黑山秘境時,將蘊靈境和脫胎境的封禁破壞掉!

這就非常恐怖了,妖族的聖城主至今為止都未曾破壞掉黑山秘境的第三重封禁,開輪境封禁,可見他並非是不願意,而是沒這個本事。

而那個大傢伙卻有這等本事。可見其實力之強橫。

滕王等人終於登上最後一道石階,平安踏上妖神明王宮。這幾位年輕的妖族鍊氣士面色複雜的看向鍾岳,他們前前後後花費了近月的時間,才將一百零八道階梯的封禁鎮壓,而鍾岳來到此地,腳步也不曾停下。便徑自走上一百零八道封禁。

這個打擊之大,可想而知。

滕王等人剛剛來到這裡,立刻四下分開,距離彼此都是極遠,免得被對方偷襲,先前他們還可以合作,共渡難關,但到了這裡已經沒有合作的必要,而是相互競爭!

「聽聞東海龍族的收藏豐富。見識淵博,如今算是見識了。」

滕王看了鍾岳一眼,點頭示意,隨即打量四周,微微皺眉,只見妖神明王宮已經空空如也,沒有了半分寶藏。

其他妖族高手也是皺眉不已,他們猜測妖神明王宮必然遍地是寶。千辛萬苦才來到這裡,而現在落差實在太大。讓他們難以接受。

「沒有了妖神明王的寶藏,那麼妖神明王的傳承到底在何處?」魚玄機喃喃道。

突然,這座宮闕轟隆隆震動,宮闕中的眾人身形搖搖晃晃,只見這座宮闕在眾人面前開始瓦解,磚瓦、橫樑、牆壁、石板、飛檐、銅柱交錯。有如一個巨大的機器開始轟鳴轉動!

鍾岳等人還未反應過來,便見宮闕消失,取而代之的則是一座巨大的平台,各種華麗的圖騰紋浮現在腳下,一根根銅柱落在平台下方。撐起平台,而在這個平台之外,還有一個平台聳立在遠處,也有銅柱支撐。

在更遠的地方,則又有一座平台,一座座平台浮現出來,平台與平台之間有浮橋相連通向遠方!

「這是什麼?」

眾人站在第一個平台上,但見一面牆壁飛來,落在平台前。

牆壁上突然有圖騰紋顯現,在牆壁中流動,過了片刻,只見金漿從牆壁內流出,落在平台上,化作一個八臂神人,正是妖神明王的形象!

「戰偶?」滕王低呼一聲,面色凝重。

鍾岳細細打量,只見這尊戰偶身上浮現出密密麻麻的圖騰紋,與聖城主在灞水橋的石壁上留下的圖騰紋彷彿。

只是這戰偶彷彿經歷了極為慘痛的大戰,身上破破爛爛,額頭的第三隻眼睛也被打壞,向外流出金液。

「戰偶上烙印著妖神明王的傳承1平台上的妖族鍊氣士激動起來,紛紛向那戰偶看去。

「諸位……」

那戰偶身形飄起,渾身都是金鐵所鑄,聲音從胸腔中傳來,彷彿因為時代太久遠而讓聲線有些模糊不清:「諸位……明王奉天……妖皇命鎮守大……墟……留下傳承,以待有緣……明王訣第一闕,悟透可至第二闕……覲見明王真身……」

戰偶聲線斷斷續續,不過平台上眾人都不是愚鈍之輩,頓時猜出這戰偶想講的是什麼。妖神明王奉一位稱皇的強者之命鎮守此地,感念壽元將盡,所以留下傳承,等待有緣。參悟出妖神明王訣的第一篇便可以進入第二座平台,參悟第二篇。

若是能夠將所有的妖神明王訣悉數參悟出來,便可以覲見明王的真身,獲得更高傳承!

突然,魚玄機問道:「怎麼才算參悟出妖神明王訣?」

那戰偶扭頭向他看來,胸腔內傳出滋滋啦啦的聲響:「通過浮橋。」

「走過浮橋,便算是過關?」

魚玄機又問道:「浮橋上有什麼布置?」

那戰偶不答,顯然因為破損嚴重,已經失去了妖神明王剛剛製造出來時的功用。魚玄機皺眉,又道:「若是走不過浮橋,又會如何?」

那戰偶低頭看向平台下方,狐七妹、鍾岳等人紛紛向下看去,不由毛骨悚然,只見連接平台的浮橋下,是一片幽深的深淵,深淵中鬼火幽幽,堆滿了妖族強者的屍骨!

顯然這些都是踏上浮橋的妖族強者所留的屍骨!

那戰偶不再說話,突然後退一步,融入到牆壁中,牆壁上頓時浮現出一尊妖神明王的圖案,圖案的圖騰紋開始流轉變化,演示妖神明王訣的起始篇。

妖神明王訣的起始篇眾人都已經在灞水橋上見到過。得其傳承,但是牆壁上演示的傳承卻要灞水橋上的傳承更複雜了幾分。

眾人不敢怠慢,紛紛參悟,過了不知多久,孔斑等第二波妖族鍊氣士也登上平台,各自坐下參悟領會。

鍾岳也在靜靜參研。領悟妖神明王訣起始篇的變化,有了在灞水橋上的底子,參悟起始篇更加容易。

又過了小半日時間,突然一位妖族鍊氣士起身,掃了其他正在參研的鍊氣士一眼,搖頭道:「起始篇所有變化我已然悉數領悟於胸,這麼簡單的東西也需要參悟這麼久?看來明王傳承註定與我有緣,我要先走一步了1

他邁步登上浮橋,向第二座平台走去。鍾岳起身,而在此時滕王、魚玄機等人紛紛起身看去,只見那位鍊氣士腳步落下,浮橋上頓時浮現出絢麗的圖騰紋,交織成光,向那鍊氣士涌去。

那位鍊氣士大吼一聲,身不由己顯出明王之身,身現八臂。腳踩浮橋上的光芒,邁步向前走去!

嗤——

一塊血肉從他的胸膛上脫落。那位鍊氣士彷彿沒有感覺到絲毫疼痛,似乎也沒有留意到自己身上的血肉少了一塊,繼續向前走去。

嗤嗤嗤——

在他走動之時,一塊塊血肉從他的身體上脫落,邁出十幾步遠近,走在浮橋上的那位妖族鍊氣士便只剩下一具累累白骨。

白骨依舊在邁動腳步向前走去。猶自有笑聲傳來:「這麼簡單便可以通過,真不知為何你們還要花費這麼長時間……」

他的頭顱已然被無形的力量震得裂開,腦殼掀開一個大洞,腦洞中可以看到腦漿被燒開,咕嘟咕嘟的冒著熱氣和水泡。

這幅景象令平台上的妖族鍊氣士毛骨悚然。魚玄機忍不住高呼道:「兄台,你已經死了,你還不知道嗎?」

「死了?」

那位妖族鍊氣士轉過頭來,一塊塊骨骼從身上脫落,墜入下方的深淵中,猶自笑道:「什麼死了?哈哈哈,我得到妖神明王的傳承,你們是在嫉恨我嗎……這是怎麼回事?我真的死了……」

橋上屍骨瓦解,嘩啦啦墜下,橋面上的圖騰紋猶自平復下來,消失不見。

滕王突然起身,邁步走上浮橋,淡然道:「看來這座浮橋上隱藏的圖騰紋,是妖神明王訣起始篇的圖騰紋變化之道,走在橋上,必須觀想妖神明王,讓圖騰紋與橋上的圖騰紋一起變化,將起始篇的一切變化演示出來,才能走過浮橋。」

鍾岳也看出這一點,暗暗點頭,其他妖族鍊氣士有的領悟出這一點,有的被他點醒也恍然大悟。

魚玄機笑眯眯道:「沒有領悟出起始篇的一切變化的,踏上浮橋便是死路一條,所以太蠢的傢伙,還是不要嘗試了。」

十幾位妖族鍊氣士怒目而視,魚玄機聳了聳肩,低聲道:「我又沒有說錯,沒有領悟的話走上浮橋就是死路一條,我也是關心你們……」

鍾岳也起身踏上浮橋,浮橋之上已經有滕王和他兩位鍊氣士,其他鍊氣士則依舊在參悟之中。

在踏上浮橋的那一刻,兩人都已經顯出明王之身,身陷八臂,體表有各種圖騰紋變化,對應橋面上的圖騰紋變化。

滕王突然停下腳步,轉過身來,認認真真道:「龍岳兄竟然也這麼快便參悟出起始篇的一切變化,不知是否有興趣與我在這座浮橋上切磋一二?我很想知道你我之間,誰的悟性更高,實力更強。」

鍾岳背負大刀,腳步不停,邁步走來,微笑道:「滕王確認要在浮橋上交手?」

而在此時,魚玄機和狐七妹也各自登上浮橋,孔斑與另外兩位妖族鍊氣士也踏橋而來,滕王微微一笑,邁步向前走去,悠然道:「現在還不及,還是等到橋上只有你我之時,再較量一場也不遲。龍岳兄,希望你能走到最後,與我一戰1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