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人道至尊>第一百二十九章盡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九章盡頭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魔法

鍾岳眉心處一片火燙,剛才明王神眼的圖騰紋向他眉心衝擊而來,在他眉心出留下一道血痕,此刻已經結疤,疤痕如同貼著一張柳葉狀的金箔,金箔上有些奇特複雜的紋理。△,

那是明王神眼的圖騰紋留下的痕!

這座浮橋上的明王神眼圖騰已經缺失,其中能量完全被他的伏羲第三神眼吸收,此刻鐘岳能夠感覺到自己眉心中有一枚神眼在生長,瘋狂汲取自己體內的能量滋潤神眼。

這種汲取速度極為可怕,若是抽取他肉身中的能量只怕一時三刻間鍾岳便會被抽干,變成一具乾屍!

他識海上空,獸神內丹源源不斷的提供給第三神眼以能量,保證神眼的成長,同樣也保護他不至於被神眼吸干。

而神眼吸收獸神內丹中的能量同時,也在不斷藉助獸神精氣來製造更多的伏羲神血,比鍾岳自己煉化獸神精氣提純伏羲神血還要快數倍!

「照這個速度下去,要不了多少日,第三神眼便可以徹底生成,我體內的伏羲血脈純度也可以再提升一大截,足以與風氏的風無忌和門主並駕齊驅1

第二平台上,一面宮殿牆壁浮現出妖神明王訣的精神篇。妖神明王訣的起始篇是肉身戰鬥法門,而精神篇記載的是精神觀想,磨練精神力化作識海雷池,精神化神通的奧妙!

滕王已經參悟完畢,開始前進,走上浮橋,開始驗證自己所參悟的精神篇。

他的悟性的確高得可怕,短短時間便參悟出精神篇的精妙,只見浮橋上的圖騰紋變化又與第一座浮橋不同。第一座浮橋上考驗鍊氣士的是肉身表面的圖騰紋變化奧妙,而這座浮橋則是精神力共鳴,驗證鍊氣士是否真的領悟透徹。

若是鍊氣士的精神力無法與浮橋的圖騰紋共鳴,只怕遭遇也會極為可怕!

只是現在滕王並未出錯,誰也不清楚如果無法共鳴會出現什麼場面。

「妖神明王訣的精神篇,對我的作用不大。還不如我的火紀宮燧皇觀想圖來得更加精妙,我現在連火紀宮燧皇觀想圖都尚未能完全的觀想出來,學習妖神明王訣的精神篇並無必要。」

鍾岳上下打量妖神明王訣精神篇,只見這精神篇雖然也是了不起的功法,但與火紀宮燧皇觀想圖有著雲泥之別,其中的理念和觀想圖騰變化複雜程度,都要遠遜於燧皇觀想圖。

「若是無法將精神篇參悟完全,恐怕無法繼續研究妖神明王訣,好在參悟這精神篇並不如何困難。」

燧皇觀想圖是何其複雜深奧。對比一下妖神明王訣的精神篇對鍾岳來說很是輕鬆。

「妖神明王訣的精神篇也有精妙之處,難怪他們花費這麼長的時間。」

沒過多久,魚玄機等人相繼踏上浮橋,鍾岳也走上浮橋,向第三平台走去,半途中突然只見一位妖族鍊氣士頭顱熱氣蒸騰,如同冬日裡燒開鍋的開水,向上冒著騰騰的白氣。

鍾岳悚然。急忙後退兩步,免得與這位鍊氣士距離太近:「他參悟出的精神篇運行錯誤。精神力與浮橋上的圖騰紋無法共鳴,識海被燒開了1

——

那位鍊氣士腦袋陡然炸開,無頭屍體繼續在浮橋上走動,之所以會出現如此怪異的場面,卻是因為其識海雖然沸騰,但是精神力卻依舊不曾消散。所以會驅使無頭身軀繼續前行!

無頭身軀沒走出兩步,突然上半身炸開,只剩下兩條腿依舊在浮橋上行走,然後雙腿炸開,只剩下一對毛茸茸的腳掌啪嗒啪嗒的繼續走!

其他妖族鍊氣士毛骨悚然。突然又有一位妖族鍊氣士頭頂白霧蒸騰,那鍊氣士恍若不覺,依舊向前走去,笑道:「還好我的悟性較高,沒有參悟錯……」

他的腦袋炸開,重蹈那位鍊氣士的覆轍,也死在浮橋之上!

浮橋上算上鍾岳和滕王,只剩下八位鍊氣士!

第三座平台的牆壁上浮現出的是武器篇,八口武器的圖騰紋,劍、刀、錘、雙盾、長鞭、雙鉤,傳授的是精神力觀想武器的神通,更加複雜,更加深奧。

「八口武器的觀想妙訣,而且是近戰神通,對我也極為有用1

鍾岳又驚又喜,他煉成武道宗師的近戰神通,但缺少近戰武器,雖然可以手持劍氣作戰,但功法並非是一體,在運轉之時有些不太如意。

而妖神明王訣的起始篇、精神篇和武器篇都是一體,同一種功法,運行時更為如意,變化多段,有防禦有進攻有封鎖有重擊有遠攻,比他獨自摸索的近戰法門要高明許多,再加上武道宗師的近戰能力,一定極為可怕!

浮橋上,又有兩位鍊氣士因此慘死,被浮橋溢出的圖騰紋化作八口武器斬成碎片!

而今第四平台上活下來的鍊氣士僅剩下鍾岳、滕王、孔斑、魚玄機、狐七妹和另一位妖族鍊氣士。

能夠走到這一步的,都是悟性頂尖的妖族,連續三座平台都沒有出現致命的錯誤,資質和悟性都相差不多。

而第四平台上則是妖神明王訣的元神戰鬥法門,極為兇悍,元神觀想八臂明王,顯出八臂,手持八兵,而肉身也顯出八臂,觀想八兵,戰鬥力堪稱恐怖!

脫胎境的鍊氣士已經可以催動元神戰鬥,但是還稱不上戰鬥元神,元神戰鬥只是錦上添花,只有開輪境的鍊氣士的元神,才可以稱得上戰鬥元神。

而妖神明王訣的戰鬥元神卻能夠讓鍊氣士在脫胎境,也可以擁有極強的戰鬥力!

浮橋上,六位鍊氣士繼續前行,紛紛顯出肉身八臂、元神八臂,手持刀、劍、錘、盾、鞭、鉤,觀想的圖騰紋已經極為複雜,需要鍊氣士同時觀想肉身神通、精神觀想、武器觀想和元神觀想。若是稍有差池便是送命的下場!

這一關,沒有一人送命。

第五座平台,鍾岳終於遇到了難關,這一關的圖騰紋是妖神明王訣的陣法篇,八口武器組成一座八極陣勢,兇猛無比。陣法複雜至極。

「陣法是我的弱點,我至今為止還未在陣法上有任何成就。」

鍾岳面色凝重,他在劍門中修鍊時間尚短,沒有修鍊任何陣法,也沒有催動任何陣法的經驗,而操縱陣法需要強大無比的精神力,以及細緻入微的精神力駕馭能力。

想要到下一關,在施展出陣法的同時,還要顯出肉身八臂、精神觀想、武器觀想、元神觀想。其困難之處,可想而知!

過了良久,其他五位鍊氣士已經開始動身,向第六平台走去,而鍾岳卻還在參悟之中,突然只聽一聲慘叫,孔斑屍體從浮橋上跌落,而狐七妹、魚玄機和另一位鍊氣士則飛速退回。只見兩人身軀之上頃刻間便遍體鱗傷!

狐七妹叱吒,琵琶聲響。將琵琶祭起,又顯出八臂八兵,結出陣勢,而魚玄機也施展同樣的手段,拚死抵抗,另一位鍊氣士怒吼連連。三人人竭力想要退出浮橋!

轟陋—

那位鍊氣士被突然而來的圖騰紋陣勢攪碎,死於非命!

狐七妹和魚玄機骨斷筋折,眼看便要被浮橋上的圖騰紋絞殺成碎片,突然一道人影竄出,鍾岳閃電般來到兩人身邊。雙手提起二人,將他們擲回到平台上!

而在此時,滕王怒吼,也觸動了陣法的變化,頃刻間遍體鱗傷,突然間又有一道光芒從浮橋上乍現,咄的一聲射穿他的眉心,將他的眉心神眼洞穿!

那道神光擊穿他的頭顱,從他腦後射出!

「沒想到我洞悉一切陣勢變化,居然還是敗在了神眼上,沒有明王神眼,陣法變化便不完整……」

滕王艱難的吐出一口氣,他竟然沒死,儘管被那道神光射穿頭顱,卻依舊竭力向前走去:「不過可惜的是,我乃藤蔓所化,就算割掉我的腦袋我也不會死在這裡1

只見他額頭血肉蠕動,竟然很快將頭顱修補完好,浮橋上陣勢運轉,連連洞穿滕王的頭顱,他已經參悟出第六平台上的陣法篇,但因為第一關中的神眼圖騰缺失,導致他的陣法還是出現了破綻,而破綻就是他神眼!

不過他儘管被屢屢射穿頭顱,但卻始終不死,竭力向第六關走去!

終於,滕王踏足在第六平台上,吐了口碧綠色的鮮血,立刻跏趺而坐,治療傷勢。

「龍岳兄,如今只剩下你我了1

滕王打量第六平台,只見第六平台上記載功法的牆壁不知被什麼東西打得粉碎,心中凜然回頭向又回到第五平台的鐘岳看來,悠然道:「這第六關的傳承被人抹去,看來即便是走到這裡也沒有什麼用處。龍岳兄,我在明王的宮殿內等你1

鍾岳繼續觀摩第五關的陣法圖騰變化,充耳不聞,而魚玄機和狐七妹重傷吐血,各自療傷,隨即兩人起身,狐七妹搖頭道:「這一關,沒有領悟出明王神眼,絕對過不去,看來只有滕王才能盡得妖神明王的傳承了。」

魚玄機黯然道:「我已經參悟出陣法的變化,但是沒有得到明王神眼的傳承,又沒有滕王那般詭異的肉身,看來只能捨棄了。」

「第六平台上的傳承被毀,兩位其實已經得到了與聖城主一樣的傳承。」

鍾岳安慰道:「當年聖城主得到的妖神明王訣,估計也就是這麼多。」

狐七妹搖頭道:「聖城主進入了那座宮殿,見到了明王真身,得到的一定是完整的傳承。」

「那可未必。」

鍾岳目光閃動,低聲道:「你們說,什麼東西破壞了妖神明王的傳承?破壞明王傳承的那個東西,不會破壞明王的肉身?」

魚玄機心中微動,道:「你的意思是?」

「明王肉身,恐怕已經被那個從此地爬出去的大傢伙吃掉了。」

鍾岳戰意高昂:「不過我還是要去盡頭看一看,滕王想與我較量一下,誰才是妖族脫胎境的第一高手,而我也想知道,我與他誰更強一籌1

————今天周一,兄弟們有推薦票的賞張推薦票啊!!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