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人道至尊>第一百三十章唯一阻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章唯一阻礙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魔法

魚玄機和狐七妹連連咳血,身上傷勢極重,幾乎不能動彈。±,兩位妖族對視一眼,當初鍾岳與他們一起離開孤霞城時,他們的修為實力相差無幾,甚至魚玄機和狐七妹的實力還要高出一籌。

而現在,鍾岳居然已經要與陷空聖城的滕王一爭高下了,進步實在驚人!

「滕王乃是陷空聖城脫胎境的第二高手,幾乎是不死之身,與他交過手的即便實力比他強最後也會敗在他的手中,對他無可奈何,在從前的交手中,甚至還有鍊氣士還將他的頭顱砍下來,但他接著又長出一顆頭顱,最終死的還是他的對手。」

魚玄機面色凝重道:「龍岳兄若是與他交手須得多加小心。至今為止,還從未有鍊氣士發現過他的弱點1

狐七妹點頭:「他的實力極為強大,傳承神秘,在陷空聖城時曾經與一位修成五行輪的開輪境強者有過衝突,甚至殺入對方的老巢之中,將那位開輪境強者滿門老小殺個精光!漫山遍野都是怪藤,將大大小小的妖族和鍊氣士絞殺!那位開輪境強者始終無法奈何他,甚至以烈火焚燒,也不能傷到他的性命,最終那位開輪境強者身敗名裂,被迫遠走,避開滕王!龍岳兄,我們估計是無法成為聖城主的關門弟子了,現在只能指望你了1

他們身負重創,能否活著回去都是未知數,如今只有鍾岳還保持全勝狀態,因此聖城主的關門弟子只能在鍾岳與滕王之間決出。

如果鍾岳獲勝,魚玄機和狐七妹還有活命的希望,畢竟他們之間好歹還有些交情,如果是滕王勝出,為了確保自己一定成為聖城主的關門弟子。他一定會斬盡殺絕!

因此魚玄機和狐七妹都希望鍾岳獲勝!

「滕王是聖城第二高手?」

鍾岳詫異道:「那麼聖城的第一高手是誰?」

「天妖黎君。」

狐七妹道:「天妖黎君是聖城主欽點的脫胎境第一,滕王位列其後,這次黑山秘境天妖黎君也在,不過他至今不曾出現,應該是已經死在黑森林中了。因此滕王如今才是聖城第一。」

「天妖黎君?」

鍾岳思索道:「他的實力比滕王如何?」

「他們沒有交手過,不過聖城主說黎君是第一。那麼黎君一定比滕王要厲害一些。」

魚玄機目光閃動,道:「我猜測,滕王的弱點,在他的跟腳上,跟腳,是他的原形,根須!根斷則藤蔓死亡,龍岳兄若是與他交手,斬其雙足。若是斬其頭顱,反而會被他所趁1

狐七妹搖頭道:「滕王的雙足被人斬下過,並未死亡,死得是他的對手,他的雙足並非是弱點。藤蔓根須弱斷,落地又可紮根,生命力頑強得可怕,滕王是藤蔓修鍊成妖。在生命力上要遠超藤蔓,斷其雙足根本奈何不了他1

鍾岳微微皺眉:「斷其頭。斬其足,都無法奈何他,那麼他的弱點在何處?」

魚玄機和狐七妹也感覺到棘手萬分,普通的妖族都是猛獸修鍊成妖,心臟和頭顱都是弱點,而藤蔓修鍊成妖。弱點到底在何處他們也無法得知。

過了良久,鍾岳洞悉牆壁上的陣法篇一切圖騰紋變化之道,起身道:「兩位在此養傷,我去去便回。」

魚玄機咳血,慘笑道:「龍岳兄。你若是回不來,回來的是滕王,那麼我們只怕也要陪你一起上路了。」

狐七妹勉強坐起,道:「滕王心狠手辣,若是他回來,必定會將我們斬殺,以我們如今的傷勢根本無法與他抗衡。龍岳兄一定要小心1

鍾岳點頭,邁步走上浮橋,淡然道:「你們放心,或者走出妖神明王宮的,一定會是我1

浮橋之上,圖騰紋自動浮現,陣勢運轉,而鍾岳也將自己領悟出的妖神明王訣運轉開來,身現八臂明王之軀,元神屹立身後,也顯出八臂戰鬥元神之軀,八臂晃動,手持刀、劍、錘、雙盾、雙鉤,十六件武器化作兩座八極殺陣,殺陣運轉,與浮橋上的圖騰紋對應。

浮橋上的圖騰紋越來越多,圖騰紋化作八極殺陣的陣法,陣法運轉,變化莫測,鍾岳肉身和元神也同樣施展出相同的變化,分毫無差。

若是差了分毫,便會落入浮橋圖騰紋所化的八極殺陣之中,魚玄機和狐七妹就是因此而身遭重傷!

突然,鍾岳肩頭微晃,兩座八極殺陣突然間出現一絲運轉不靈,他畢竟在陣法上沒有多少造詣,只修練過殘缺的劍繭劍絲劍陣,而妖神明王訣的八極殺陣更是複雜無比,他雖然勉強領悟出陣法變化之道,但在陣法的運轉上卻有些不太靈便!

一步錯,步步錯,鍾岳的八極殺陣頓時紊亂,被浮橋上的殺陣入侵,身上頓時出現一道道傷口!

轟——

圖騰紋化作一口大鎚,狠狠搗在他的胸口上,另有雙鉤向他的脖子上鎖去,而刀和劍則斬在他的身上,血光乍現!

鍾岳悶哼一聲,腳步交錯,倒退兩步,八臂飛舞,八極殺陣恢復如常,浮橋上的圖騰紋再次恢復平靜,與他的陣法圖騰紋相容,并行不悖。

魚玄機和狐七妹的心提到嗓子眼裡,險些驚呼出聲,若是鍾岳死在浮橋上或者遭到重創,他們還是死路一條,因此兩位鍊氣士都不得不關心鍾岳的安危。

待看到鍾岳重新穩定陣腳,他們這才稍稍放心。

鍾岳繼續前行,一直沒有再次犯錯,魚玄機又自緊張起來,低聲道:「快到明王神眼入陣了,剛才我便是為了躲避神眼圖騰的射殺,這才自亂陣腳,險些被抹殺。不知龍岳兄能否過得了這一關……」

狐七妹也緊張不已,暗自捏了把汗。

卻在此時,突然間浮橋上明王神眼的圖騰紋爆發,一道神光激射而來。咄的一聲射在鍾岳的眉心之上。

魚玄機和狐七妹驚呼,幾乎不敢去看,過了片刻,狐七妹悄悄張開眼睛,卻見鍾岳站在橋上一動不動,只見橋上神眼圖騰紋化作一枚神眼。臉盆大小,目射神光,不斷向鍾岳眉心射去!

而鍾岳站在那裡,手中八口兵器變化,依舊在演化八極殺陣,任由神光射在自己的眉心上。

「龍岳兄,還活著嗎?」魚玄機顫聲道。

鍾岳背著他們,因此他們也無法看到鍾岳是否被神光射穿眉心,將大腦蒸發。

「我沒事。」

鍾岳聲音傳來。只見那枚神眼的體積在漸漸縮小,過了良久,明王神眼圖騰中蘊藏的能量消耗殆盡,消失不見。

「還是差一線能量,才能煉成伏羲第三神眼。不過我的第三神眼慢慢吸收獸神內丹中的精氣,大概再過十幾天,便可以將這枚神眼徹底煉成了。」

鍾岳暗嘆一聲,邁步走上第六平台。四下看去,只見原本屹立在這座平台旁的宮殿牆壁被一股距離摧毀。平台上還有一個巨大的爪印,不知是什麼魔怪留下的痕。

「這爪印,與黑山洞穴上留下的痕一樣,看來我猜得沒錯,那個大傢伙真的來到了這裡1

鍾岳邁步走向前方的宮殿,只見宮殿內的銅柱倒塌了十多根。四處都是凌亂的戰偶碎片,應該是妖神明王製造了一些戰偶用來守護自己的屍身,結果被「大傢伙」闖入,將這些戰偶擊碎。

而在不遠處,還有一口血池。長寬各兩丈四尺,池中已經沒有血液,只有一座石碑,滕王正站在石碑前。

「這石碑上寫的是,妖神明王在臨終前,將自己體內的神血提煉出來,放在血池裡,足保幾萬年不會蒸發,留給後世來到這裡得到其傳承的妖族,用來提升血脈肉身精神和元神,以便繼承其遺志。」

滕王突然開口,嘆息道:「而這血池中的神血,卻被那頭闖入此地的大傢伙喝光了。難怪這個大傢伙可以擊殺前任聖城主,原來是神血的作用。」

鍾岳走上前去,細細觀看石碑,上面寫道,他奉命鎮守此地,看守寶物,等待寶物成熟,若是他的繼承者來到這裡,得到他的傳承,服下他的神血,便可以有足夠的力量挪開他的肉身,進入封印寶物的地方,繼續看守那件寶物。

「妖神明王的肉身呢?」鍾岳微微一怔,疑惑道。

然後他看到了妖神明王的肉身,一尊八臂妖神貼著地面,只剩下皮,裡面的血肉已然不翼而飛!

不僅如此,這位妖神明王的皮也是千瘡百孔,彷彿被蟻群啃了一遍,裡面的神性流失乾淨。

「妖神明王的屍身被那個大傢伙吃了。」

滕王嘆了口氣,遺憾道:「看來是無法得到完整的妖神明王訣了。更可恨的是,妖神明王守護的那個寶物,也被那個大傢伙重新設下了封櫻」

古藤如蛇在空中飛動,將地面上的明王之皮掀開,露出兩扇門,那兩扇門上繪刻著奇怪的圖案,中央是一頭母蟲,母蟲體內則有五毒,中間的五毒圖騰紋缺失了一部分。

鍾岳心中微動,想起自己從祝仙兒身上得到的那面令牌,令牌上的圖騰圖案與這地上的門戶上的圖案彷彿,但卻是五毒在外,母蟲在中間。

不過五毒的圖騰紋恰恰可以彌補門戶上的五毒圖騰紋,組成一個整體!

「門戶的鑰匙,就在我手裡1

鍾岳長長吸了口氣:「門戶裡面,想來便是妖神明王要守護的寶物!而現在,唯一的阻礙只有滕王了1

————宅豬最近受到了點打擊,這幾天都沒有爆發,不過豬正在調整心態,找回爆發的感覺,月中一定會漂漂亮亮的來一次大爆發!!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