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人道至尊>第一百三十三章神眼斬元神(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三章神眼斬元神(求月票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魔法

「你來引動,從我體內發出?」一位位滕王都是怔了怔,不解其意。△,

他的體魄實在詭異,儘管此刻妖神明王宮內燃起熊熊烈火,將一條條藤蔓燒黃、燒焦,但他強大的生命力卻源源不斷的誕生出新的藤蔓,始終不死。

他的生命力遠異常人,比任何妖族都要強大,雖然被烈火燒斷舊藤,蒸發水分,但稍稍觀想又有水分生出,維持新藤的活性。

在烈火之中,他的戰鬥力也絲毫未減,攻勢依舊兇猛無比,甚至比先前還要凌厲!

浮橋上,魚玄機和狐七妹抬眼看去,只見一個方圓半里左右的大火球從宮闕內升起,赤紅色的火球熊熊燃燒,驚人無比的火力將他們倆的臉膛都烤得赤紅,火燙。

這正是鍾岳的太陽之火所化的大日無疆,以太陽之火觀想出一輪太陽。

不過這太陽只有半輪,應該是滕王的一條條粗大藤蔓封印妖神明王宮,讓另一半太陽無法完全躍出。

半輪太陽恰巧將妖神明王宮倒扣在太陽之中,火光將一道道粗大的藤蔓籠罩在火中,綠意紅光混合在一起,極為奪目。

魚玄機和狐七妹心中又生出一絲希望,狐七妹喃喃道:「龍岳兄的火系神通如此之強,說不定能夠燒穿滕王的封印,將滕王擊敗……」

「可能性不大。」

魚玄機心中七上八下,道:「曾經也有人以烈火對付滕王,而且還是開輪境的鍊氣士,還不是沒能奈何他分毫?我最關心的是,龍岳兄能否逃出去,他若是逃出。帶著我們離開此地,滕王必然追不上他。」

狐七妹點頭,不過即便鍾岳逃生時不帶著他們,他們也沒有什麼怨言,畢竟鍾岳與他們非親非故,沒必要帶著他們兩個累贅。

但無論人還是妖。總是有求生之心,因此他們還是期望鍾岳能夠從滕王手下逃出生天。

「龍岳兄,你還在等什麼?快逃啊1魚玄機忍耐不住,出言高呼道。

狐七妹也等得心焦,氣急道:「若是被滕王滅了你的大火,你便逃生無門了!你還在等什麼?」

「不錯,殺你的火,是從你體內發出。我那七道劍氣之中有一道是火劍氣,正是由火靈之氣融合了我自身的太陽之火煉製而成。我心一動,則火發。」

妖神明王宮內,魚玄機和狐七妹的呼喚聲隱約傳來,鍾岳背後兩對火翼向前斬出,金烏翎羽如同一口口火劍斬落,迎上撲來的滕王,而他元神和肉身則施展出妖神明王的八極殺陣,抵抗其他滕王。

巨型藤人的八條手臂轟下。也被他生生接下,不再躲避。

「我這七口劍氣。你不應該將它們封印在你的體內,因為我最擅長的不是劍法,而是雕刻。」

鍾岳微微一笑,道:「你追殺我的這段時間,我已然催動這七口劍氣在你體內的大多數藤條上雕刻下大日圖騰和大日金烏圖騰。而我如今施展大日無疆,將妖神明王宮化作一片火海。並非是要借火勢燒殺你,而是要逼出你的元神1

轟,轟,轟!

那巨型藤人體內突然火光乍現,熊熊烈火從藤人的身體之中開始燃燒。化作一輪輪方圓丈余的大火球,如同一輪輪小太陽,而太陽之中一隻只三足金烏飛出,將巨型藤人身軀引燃。

鍾岳的大日無疆將整座宮闕罩住,宮闕所有空間中到處都是熊熊烈焰,他們本身便是站在熊熊烈火之中,此刻烈火之中升起一輪輪太陽,又有一隻只火中生靈三足金烏,吸收大日無疆的威能,可見這一輪輪太陽和三足金烏的熱力是何等之強?

藤人龐大無比的身軀開始崩塌,漫天的三足金烏和烈日沖向一條條藤條端頭的滕王,飛翼、利爪、爆炸,將一位位滕王切碎,撲殺,燒焦,焚化,成灰!

鍾岳收手,不再攻擊,元神陡然衝天而起,飛出宮殿,元神在殿外,肉身在殿內,各自顯出明王八臂。

「一開始,你我交手沒多久,我便已經發現你的破綻所在,或者說是你唯一的破綻,那就是你的元神。」

鍾岳目光銳利無比,眼瞳一陰一陽,日瞳和月瞳緊緊注視四處燃燒的滕王,靜靜道:「你在一開始與我動手時,還施展過戰鬥元神,但是你發現你的戰鬥元神比我弱時,便將元神收起,而是施展這個藤人之身,那時我便知道你的元神沒有你的肉身這般妖異。只要斬了你的元神,你便必死無疑。」

一位位滕王燃燒,化作灰燼,而那巨型藤人化作一個巨大的火人,咆哮著向鍾岳撲來。

鍾岳視而不見,依舊站立不動:「而我剛才飛到殿外,便是要查看一下你的元神逃生路徑。你的肉身實在奇特,就算藏下一段藤,一片葉,一株莖,一條根,恐怕都可以元神進入其中從而復生。殺你不能像斬殺其他鍊氣士或者昆族那樣殺,須得斬草除根。所以我去殿外看了看你的封印籠罩範圍有多廣,以便我的大日無疆神通,能夠恰恰將你的一切身體部位籠罩起來。」

巨型藤人怒吼,四隻拳頭帶著無法撲滅的熊熊烈火向鍾岳轟下,那火是鍾岳以七道劍氣雕琢在他身上的太陽圖騰和大日金烏圖騰引發,鍾岳將他的身軀當成一個巨大的木雕,雕琢圖騰紋,不將他的身軀燒光便不會停止。

而且又有鍾岳在他體內催動火劍氣,火上澆油,火勢更猛!

鍾岳任由這四隻拳頭轟下,不加抵擋,只見四隻半畝大小的拳頭還未來到他的跟前,藤蔓便被燒斷,拳頭掉落,轟然墜地。

巨型藤人怒吼,另外四隻拳頭還未揮起便已經被燒斷,噗通,他的雙足無法支撐起巨大的身軀,折斷在地。

「而我還擔心你的根須扎在宮闕下的山體之中,所以我的大日無疆只有一半露出,另一半則在焚燒山體,隱藏在山體之中,確保你的根須也會被燒斷,燒成灰燼。」

鍾岳看著燃燒的藤人,而在宮殿中,一位位滕王都在燃燒之中,被一隻只火中飛行的三足金烏撲殺。

「不過我還有一層擔心,那就是你將你的一部分身體藏在外面,黑森林中。你如此淡定從容,絲毫不顧及自己的生死,所以我猜測你有這一重保障,可以保證你不死。只要你的元神逃出此地,回到那截身體之中,你還可以活下來。」

鍾岳微笑道:「以你那強大的生命力,你的元神應該能夠脫離身體很久而不死,足以讓你有充足的時間找到你的另一截身體。所以我必須要在此地斬殺你的元神,讓你徹底死亡!滕王,你的元神還不現身?」

他的話音剛落,突然只見一團灰燼中,滕王元神貼地而行,如同怪蛇一般衝出宮去!

「龍岳,我輸了,如今你是妖族脫胎境第一!不過你也活不了多久1

那怪藤正是滕王的元神,他是居霞谷的百畝青藤修鍊成妖,成為鍊氣士,青藤得到日月精華久而久之誕生了靈性,靈性催生魂魄,其魂魄追根究底還是青藤一株。

魂魄是元神的根本,得各種靈而化形為各種形態,比如鍾岳元神便可以是大日金烏元神,可以是三足鳥首神人元神,可以是月靈星蟾元神,也可以是三足六目神人元神,有著多種形態。但其根本,則還是魂魄,魂魄為人形。

滕王得到的靈也是一種藤類神魔之靈,可以化作怪藤貼地而走,將元神隱藏在地下穿梭,來去如電。

滕王的聲音從怪藤元神中傳來:「你得到大傢伙的鑰匙,而那鑰匙正是妖神明王守護的寶藏的鑰匙,只要我放出這個消息,你便必死無疑,死得很快,死得無比凄慘!而我,依舊是脫胎境第一高手,聖城主的弟子1

「那也要滕王你能活下來才行1

鍾岳伸手一指,七道劍氣嗤嗤嗤射入地面,化作劍七式劍陣絞殺,而那怪藤元神如蛇如蟒,機靈無比,很難被困祝

而劍七式畢竟在地下運轉不如在空中靈活,被那怪藤元神逃出劍陣,霎時間便來到宮外。

怪藤元神在灼熱無比的地下穿行,地下則是鍾岳的另一半大日無疆神通,將山體燒得赤紅,岩漿不斷滴落,越流越多,越來越大,岩漿如同小溪般從懸空的明王宮四周流下。

妖神明王宮下方是半個山頭,有一根根巨柱支撐,高懸在深淵之上,宮外的空間布滿了絕殺封禁,無法踏足,唯有浮橋可以通過,鍾岳的大日無疆恰好將整個山頭連同明王宮一起包裹起來。

只見那怪藤元神呼的一聲從山體中飛出,貼著浮橋而去。

而在此時,妖神明王宮之上,鍾岳元神的第三隻神眼突然張開,明王神眼光芒大放,一道神光激射而出,嗤的一聲釘在那怪藤元神的一端,向前輕輕一剖,將怪藤剖成兩片!

那怪藤中傳來一聲尖叫,其中的滕王魂魄化作飛灰!

浮橋相連的平台上,魚玄機和狐七妹心頭大震,看得瞠目結舌。

「滕王死了!龍岳兄竟然斬了滕王!怎麼可能?」

兩位妖族失聲道:「這麼強大的一個存在,怎麼可能就這樣死了?」

妖神明王宮上方,那輪熊熊大日猛地一收,鍾岳的元神也徑自消失,縮回宮內。

————好長時間沒有求票了,兄弟們有月票的千萬不要浪費,投來一張吧!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