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人道至尊>第一百三十四章不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四章不堪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魔法

「咳咳,滕王真是一個無比棘手的傢伙。,」

妖神明王宮內,鍾岳一手撫胸,臉上露出痛色,這次與滕王交手,實在兇險無比,這位滕王不愧有不死之身的美名,實力也極為強大,與他交手,鍾岳也是負創頗重。

他的肌肉幾乎在硬拼時被震得悉數撕裂,大筋也斷了幾根,還有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口約有百處,五臟六腑也隱隱開裂!

若是尋常人,早就死了,而他卻還能鎮壓傷勢,保持全盛狀態,但如果這次沒有斬殺滕王,他便難以為繼,時間一長,傷勢爆發,便會死在滕王之手。

他的長處在於,他得到劍門門主老頭子的教導,傳授給他雕琢之道,而這看起來絲毫不起眼的雕琢之道,反倒是他反敗為勝的奇兵,一舉破掉滕王的不死之身,從滕王體內將其點燃,破解了巨型藤人。

若非如此,繼續戰鬥下去,鍾岳必將危也!

其實滕王敗得也不冤,死得也不冤,他是木系妖怪,青藤修鍊成精,身體是藤,恰恰可以被雕琢上圖騰紋,再加上他將鍾岳的七道劍氣封在體內,免得鍾岳收回劍氣,就是這個舉動導致了他的失敗。

「逼我使出十成的戰力才將他斬殺,滕王的實力只能在妖族脫胎境中名列第二?」

鍾岳身後日月旋轉,日光月光照耀身軀,淬鍊傷勢,思索道:「滕王看不起妖族的聖城主,說他偏向天妖黎君,但妖族聖城主是何等人物?能夠與老頭子並駕齊驅的存在,老頭子只不過傳授我雕琢之道,我便可以用雕琢之道破解了他的不死之身,可見妖族聖城主的評價並非無的放矢。這麼說來。天妖黎君的確是要比滕王更加厲害!可惜,此人死了,否則若是能與這樣的人物印證一番,倒可以驗證我在脫胎境的修為實力是否還有不足。」

他定了定神,取出得自祝仙兒身上的那塊鑰匙,將鑰匙扣在地面門戶的豁口處。

豁口處五毒圖騰紋相連。只見門戶上的五毒圖騰和母蟲似乎活過來一般,在門戶中遊走,像是在水中游弋,極為奇特。

五毒蟲遊動的軌跡看似無章可循,又似乎追尋著某種封禁的規律,而最外面的那隻大母蟲則在緩緩移動身軀,肚子里多出一顆顆蟲卵。

這是門戶上的圖騰紋的變化,並非是五毒和母蟲真的活過來一般,也並非真的生產出蟲卵。

過了片刻。那門戶咯咯開啟,露出一條通往地下的石階。鍾岳拾階而下,深入宮下的空間,心中只覺好奇:「剛才我用大日無疆來燒整座明王宮,為何沒有發現這個地方?而且,明王宮只是位於一座山頭上,山頭懸空,只有一根柱子連接深淵。難道明王鎮守的寶物在山體之中?若是這樣的話,豈不是很容易被人發現?」

「龍岳兄為何還未出來?」

狐七妹和魚玄機面面相覷。等了片刻,只見鍾岳斬殺滕王之後便沒了動靜,兩人不由心中疑惑:「難道宮內真的有妖神明王完整的傳承?還是說他傷勢太重?」

突然,兩人都是心有所感,向來路看去,只見一位「年輕貌美」的男子正腳踏浮橋向這邊走來。

之所以說他「年輕貌美」。是因為這位男子有著連女子也為之嫉妒的容顏,無暇有如美玉的肌膚,尖尖的耳朵可以讓女妖精為之尖叫!

他的雙眸如同一對迷人的綠寶石,氣質更是出塵,超凡脫俗。鍾岳沉穩如同即將爆發的火山,滕王妖邪,魚玄機妖異,狐七妹喜怒無常,各具特色,而他則是另一種韻味。

他的氣質彷彿浮雲中的精靈,似自由翱翔的雄鷹,像是冬日裡蟄伏不出的睡龍。

他就是妖族的天之驕子!

「天妖黎君1

狐七妹和魚玄機驚呼,難以置信的看著來者,天妖黎君,妖族聖城主欽點的脫胎境第一高手,被疑為已死在黑森林中的天妖黎君,居然在此時此刻出現了,而且還在無聲無息中即將來到他們身邊!

魚玄機和狐七妹心神大震,對視一眼,看出彼此眼中的恐懼:「他是來撿便宜的!他之所以等到現在才出現,是坐山觀虎鬥,坐等龍岳和滕王兩敗俱傷之後,才來一舉剷除兩大高手,坐穩聖城主的弟子之位1

「龍岳兄和滕王的實力太強,天妖黎君一定是自覺無法同時面對他們,所以先靜靜等待,等到龍岳和滕王都沒有一戰之力,他才來摘果子1

天妖黎君不知在何時登上那一百零八道石階,踏上第一座浮橋走來,越過了第一關,走到了第二平台之上。

他停下打量牆壁上的圖騰紋兩眼,隨即登上第二浮橋,幾乎是毫無阻礙的來到第三座平台!

他的速度快得嚇人,在第三平台和第四平台上都只是稍稍的掃了一兩眼,便徑自離開,踏橋而過,竟然沒有出現任何一絲的錯誤!

甚至連第一浮橋上要考驗的神眼那一關,他也沒有出現錯誤,沒有被橋上溢出的明王神眼圖騰所傷,讓魚玄機和狐七妹震撼無比。

無論鍾岳還是滕王,在第一浮橋上時都遭到明王神眼的攻擊,正是因為俄石壁上的傳承少了神眼圖騰。

而這位天妖黎君竟然平安通過,給他們的震撼可想而知!

只是魚玄機和狐七妹並不知道,第一幅橋上的明王神眼圖騰已經被鍾岳吸收,不復存在,所以在天妖黎君跨過時才沒有被明王神眼攻擊。

不知不覺間,天妖黎君已經走上第四條浮橋,正向魚玄機和狐七妹身處的第五座平台走來。

這五處傳承,花費諸多妖族天資橫溢之輩二十餘天的時間,還有大半死亡,而天妖黎君前後竟然花費了不到半個時辰!

天妖黎君登上第六平台,打量平台上的傳承,狐七妹突然靈光一動。想到一個可能,失聲道:「天妖黎君,聖城主的親傳弟子1

天妖黎君收回目光,轉頭向她看來,露出饒有趣味之色:「七妹為何這樣說?」

「這牆壁上的圖騰傳承極為複雜深奧,就算是神。也不可能看了兩眼便領悟出其中的一切奧妙吧?」

狐七妹深深看了天妖黎君一眼,道:「而你只打量一兩眼便徑自通過浮橋上的考驗,而且沒有出現任何一絲錯誤,這表明你不是一眼看去就能參悟出一切奧妙,而是你根本早已經得到了浮橋上的傳承!能夠學到妖神明王訣的,自然只有聖城主的弟子!所以你早已是聖城主的親傳弟子1

魚玄機也醒悟過來,失聲道:「天妖黎君,聖城主派你來,是讓你負責監控我們1

天妖黎君微笑道:「魚師弟和七妹反應真是敏捷。看到我過橋便可以猜出這麼多。不錯,我師尊的確是聖城主,我乃師尊的五弟子,我得師尊傳授妖神明王訣,對這牆壁上的圖騰紋刻自然極為熟悉,無需參研。」

魚玄機和狐七妹心中發涼,顫聲道:「聖城主既然是擇徒,擇取一個關門弟子。為何還要派你這個親傳弟子前來?」

「師尊派我來監控你們只是其一,為的是看看你們之中有沒有可能參悟出完整的妖神明王訣的鍊氣士。若是有,自然收為關門弟子。」

天妖黎君溫和笑道:「他老人家愛才,憐才,也需要天資橫溢之輩來推演妖神明王訣。其二,他老人家知道當年從黑山秘境中爬出的大傢伙並未死,也不曾消失。而是暗中隱匿起來,伺機而動。而此次黑山秘境開啟,那個大傢伙肯定不會安分,一定會派自己的屬下前來一探究竟,所以讓我來監控那個大傢伙的屬下。其三……」

他微微一笑。道:「我雖然是他的親傳弟子,但並未被他名正言順的收為門下,成為他老人家的關門弟子,所以我還需要一個名分。若是你們不堪大用,都死在這裡,聖城主便會廣而告之,向天下宣布我成為他的關門弟子。」

魚玄機和狐七妹心中越來越寒,天妖黎君,很早之前便修鍊了妖神明王訣,以他的實力自然是十拿九穩的脫胎境第一強者!

而妖族聖城主的這一重重布置,將一代妖族梟雄的心機手腕展露無餘!

只是魚玄機他們被瞞在鼓裡,為了一個關門弟子的名額大打出手,甚至喪命,死了六十多位妖族年輕高手,到頭來有可能只是被玩弄在股掌之間,著實讓他們不舒服!

狐七妹抿了抿乾澀的嘴唇,道:「天妖,你之所以這麼晚出現,又是因為什麼?為何要等到龍岳和滕王大戰結束,滕王被斬之後,你才出現?」

天妖黎君沉默,魚玄機眼中閃爍妖異光芒,嘿嘿笑道:「死的鍊氣士越多,黎君的競爭對手越少,畢竟有奶的娘只有一個,如果生下的是一對雙胞胎,未免要爭奶喝。而黎君現在是脫胎境第一,誰知道那個要跟他爭奶喝的傢伙修鍊了妖神明王訣之後,他是否還能保住第一?師兄被師弟超越,從此默默無聞,成為師弟陰影下的可憐蟲,這種事情並不少見。所以,不如讓爭奶喝的傢伙死光光,只留下他一個,這樣的話,他便能喝飽了。我說的對不對,黎君?」

「你們把我想的太不堪了。」

天妖黎君微微一笑,悠然道:「雖然我也是這個想法。不過還好,我在聖城的名聲極好,你們的話,誰又會信呢?」

他走向通往第六平台的浮橋,微笑道:「你們運氣很好,我不會讓進入黑山秘境的所有鍊氣士都死光,免得被聖城主懷疑我嫉賢妒能,故意要將他們統統弄死,所以我還要留著對我沒有一丁點威脅力的傢伙,為我洗脫嫌疑。你們運氣真好,否則現在你們已經死了。」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