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人道至尊>第一百三十五章神魔寶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五章神魔寶藏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魔法

「他去殺龍岳兄了1

狐七妹和魚玄機眼角劇烈跳動,盯著天妖黎君的后心,狐七妹咬牙道:「真想給這廝后心來一刀,捅他一個透心涼1

魚玄機搖頭,嘆息道:「他出去之後便是聖城主的關門弟子,有聖城主教導,從此飛黃騰達,我們是再也不可能追上他了。,其實,我們都是來陪太子讀書而已,可惜死了這麼多強者……」

狐七妹心中也頗為苦澀,道:「出去之後我們宣揚天下,說出他的所作所為,讓他身敗名裂1

「那也要其他妖族信我們才行。」

魚玄機搖頭道:「我們是兩個失敗者,可憐蟲,而天妖黎君則是聖城第一高手,在陷空聖城的名望極高,呼聲極高,得到不知多少妖族強者的青睞,得到不知多少妖族的擁護。他的話,比我們的話,份量重太多了。」

狐七妹也想起天妖黎君在妖族中的名聲,只覺深深的無力。

天妖黎君的名聲太好了,是妖族名列第一的美男子,而且樂善好施,交遊廣闊,每一次在聖城出現,都會引起一片轟動,不知多少男妖怪女妖怪尖叫著呼喊他的名字,極為狂熱。

就算是聖城主出現,也不會引起這麼大的轟動,聖城主帶給妖族的是威嚴,是壓迫,而聖城主其他弟子也沒有如此驚人的排常

更為關鍵的是,他是聖城主的弟子,聖城主一聲令下,誰還敢有異議?

再說,就算聖城主知道鍾岳死在他的手中,又豈會因為一個死人而責罰他?

兩人正在心焦,突然浮橋和平台劇烈震動。妖神明王宮在不斷顫抖,接著無數磚瓦橫樑牆壁石板銅柱嘩啦啦飛起!

天妖黎君臉色劇變,連忙停步,繃緊身體一動不動,魚玄機和狐七妹動也不敢動彈一下,趴在平台上。只見天旋地轉,鏗鏘鏗鏘的撞擊聲傳來,一道道浮橋自動瓦解,平台也徑自碰撞合併。

突然間,浮橋平台和妖神明王宮消失,他們又回到一百零八道階梯前,面對一座大殿。

這座大殿變回原裝,一如從前。

「難道是那個龍岳觸動了什麼布置,讓宮闕還原成原來的樣子?」

天妖黎君皺眉。邁步向大殿走去,只見他腳步邁開,越走越快,但是距離大殿卻始終只有一步之遙,無論他向前邁出多少步,始終在殿外,彷彿從未動彈過一般!

天妖黎君額頭冒出汗珠,突然速度突破聲音向前飛馳。但任由他奔行是何等迅猛,距離大殿始終還是相差一步!

天妖黎君大吼。還是沒能進入大殿,過了片刻,他終於停下腳步,眼角抖動一下,臉色又恢復如常,轉身走去。

「這是逼我在外面殺你嗎?」

他低聲道。快步走下石階而去:「好,我就在聖城之中殺你1

「這是……一座小型的傳送陣?」

鍾岳拾階而下,走了大約半里路的樣子,突然只見前方出現一座小小的石台,石台四周聳立一根根石柱。上面刻畫的圖騰紋依稀與薪火布置傳送陣的石碑上的圖騰紋彷彿!

薪火驚訝起來,從他眉心中飛出,道:「真的是一座傳送陣,不過比我布下的陣勢小的太多了,最多只能傳送出數里的距離。」

「傳送數里的距離,那麼是將我傳送到黑山的地底了?妖神明王奉妖皇命鎮守的寶物,莫非就在黑山地底?」

鍾岳心中微動,邁步走入傳送陣中,一根根石柱嗡嗡輕鳴,突然間石柱上的圖騰紋亮起,化作一片光芒,嗡的一聲光芒匯聚在一起,在陣法中央形成一座門戶,隱約可以看到另一座門戶浮現在這座門戶之中,兩座門戶相通。

鍾岳輕咦一聲,走入門戶,邁步向另一座門戶走去。

只走了兩三步,他便跨入另一座門戶,而這裡則已經不再是那個瑰麗的地底世界,而是來到一個獨立的空間。

鍾岳四下打量,只見天圓地方,他彷彿身處一個倒扣下來的鍋中,下方是一座四方四正的祭壇,祭壇約有百丈,而上方的天空也只有百丈高。

祭壇四周則是通透的天地,鍾岳低頭看去,只見祭壇下竟然是一個無比華麗的大圓球,布滿圖騰紋的大圓球,與祭壇之間有一條透亮的管道相連。

而在這個大圓球的下面,則是一個廣闊千里無比華麗的穹頂,像是天空的穹頂,由純粹的神級圖騰紋構建而成的穹頂!

鍾岳向下看去,只見穹頂透明,隱約可以看到下方的景象。

「魔魂禁區1

他心頭一震,只見穹頂下便是另一座魔魂禁區,與劍門地底的魔魂禁區是相同的布置,都有一顆巨大的心臟在咚咚跳動,血管如同龐大無比的虹橋四通八達,一口口數百丈高大的黑棺聳立在地底!

沉寂的魔魂在自己的棺槨中昏睡,時不時露出巨大的白骨,而骨節嶙峋的神獸白骨蹲踞在血管上,監視屍魔動靜。

屍魔勞勞碌碌,遠遠看去如同小小的黑螞蟻一般穿梭來去。

這是一個完整地魔魂禁區,劍門山下的魔魂禁區已經出現了封印鬆動的地方,而這片魔魂禁區則依舊平穩的運行,封印依舊處在巔峰狀態!

「禁區中是另一個殉葬群1

薪火打量一番,疑惑道:「這裡是殉葬墓室,劍門山下也是一個殉葬墓室,主墓自然不會殉葬墓室中,那麼這個主墓到底會在何處?主墓裡面埋葬的是什麼人?」

鍾岳也在細細打量,道:「不過與我劍門地底的那座魔魂禁區還是有所不同,我劍門的地底,有一口巨劍從山體中插下來,插在那巨型心臟之中,正是那口巨劍的鎮壓,導致了封印鬆動,而這顆心臟卻沒有巨劍鎮壓。」

他心中有許多疑惑不解,這些殉葬群到底是為誰殉葬?什麼存在死亡,竟然要殉葬這麼多的神魔?

這座星球上,到底有多少個殉葬群?除了大荒和東荒之外,是否還有其他殉葬群?

這些殉葬的神魔殘魂魔念在搜尋什麼?他們的靈又都去了哪裡?妖神明王奉命鎮守的寶物又是什麼?

劍門地底的巨劍從何而來?為何會有一口劍插在劍門地底的那顆心臟上?

這些疑問困惑著他,也在困惑著薪火,讓這朵小火苗一片茫然,不知自己在沉睡時世間發生了什麼事情。

穹頂上的圓球又是什麼東西?穹頂的所有神級圖騰紋,都與這個圓球相連,圓球應該是維持穹頂的陣法中樞。那個圓球中又有一個透明的管道,管道又與這座祭壇相連,好像在輸送著什麼。

鍾岳身後便是那座傳送門戶,門戶聳立在祭壇前,他明明應該在黑山的地底,而現在四下看去,卻根本看不到任何泥土山石,也看不到岩漿,不像是地底,而像是一個獨立的時空!

而祭壇比較高,無法看清上面有些什麼東西。

「我劍門地底,應該也會有這樣一座祭壇吧?只是為何至今為止,還未有人發現那座祭壇?是了,這裡應該是神魔開闢出的空間,我經過那座傳送陣的傳送才來到這裡,劍門至今為止,還不曾有人發現傳送到祭壇上的傳送陣。若是精神力搜尋的話,根本無法發現這種地方1

鍾岳細細打量下方的那個大圓球,大圓球的表面密布圖騰紋,極為複雜玄奧,根本無法看懂。

那些圖騰紋密密麻麻,將圓球封住,但是隱約間可以看到圓球中有什麼東西在活動。

他凝目看去,過了片刻,突然圓球表面的圖騰紋露出一線縫隙,頓時讓他看到圓球內部的一角!

鍾岳驚呼一聲,全身汗毛炸起,幾乎險些坐在地上。

剛才他驚鴻一瞥,看到圓球中竟然有一尊尊體形無比龐大的神和魔!

那些神和魔身軀扭曲,彷彿痛苦萬分,面孔猙獰可怖,臉龐也變得扭曲起來,絲絲縷縷的精氣不斷從他們體內流失,順著管道通往祭壇!

「是靈1

薪火也看到那一幕,饒是他見多識廣,見到那一幕也不由連打幾個冷戰,失聲道:「那圓球中封印的是神魔的靈!那些殉葬而死的神魔,他們的靈都被封印在這個大圓球中1

鍾岳心神大震,剛才他驚鴻一瞥看到的的確是靈,不知多少神魔的靈被集中在大圓球中,而圓球表面的圖騰紋則是在分解這些神魔之靈,分解之後的養分則在源源不斷的向祭壇上供應!

「將如此多的神魔殉葬,又將他們的靈聚集在一起,到底想要供養什麼?」

鍾岳定了定神,長長吸了口氣,邁步向祭壇上走去:「祭壇上到底有什麼,現在便可以知曉了1

他走過一道道階梯,漸漸的看到一尊尊神魔的雕塑,這些神魔的雕像與鍾岳原來見到的那些頂天立地的神魔形象不同,他撿到的神魔雕像,一個個頂天立地,有著無邊的氣概和威嚴,給人以恐懼和敬畏。

而祭壇上的這些神魔雕塑卻是在匍匐,在叩拜,向祭壇中央下跪,膜拜!

高高在上的神魔,像是凡人一般叩拜,這是什麼場面?

鍾岳眼角抖動幾下,又一次長長吸了口氣,繼續向祭壇上走去,薪火也緊張萬分。

終於他登上祭壇,向前看去,小火苗和鍾岳一起呆住了。

————書友閱讀本書就是宅豬的客官,客官,上來玩礙…我的意思是啊,記得要投月票和推薦票哦!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