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人道至尊>第一百四十三章東海敖鳳樓(第一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三章東海敖鳳樓(第一更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魔法

「難,太困難了。」

識海中,薪火的聲音細如蚊吶,唯恐被聖城主察覺到他的存在,搖頭道:「生存下來的幾率微乎其微。除非這樣,我主導你的肉身,殺入黑山秘境,從黑山秘境中破開封禁,進入地底的魔魂禁區,引爆魔魂禁區,說不定還有一線生機。而直接殺出聖城,則是必死無疑。不過到了黑山秘境中,我們需要直接面對那株蓮花聖靈,也是生機渺茫……」

鍾岳一顆心越來越沉,薪火說生機渺茫,在他看來卻連一點生機都沒有!

黑山秘境中的那株蓮花聖靈是比聖城主還要恐怖的存在,想要進入黑山地底的魔魂禁區,便需要先過它那一關,那是最為兇險的一關!

而殺出聖城那就更沒有可能了,聖城的高手實在太多太多,長老級的存在恐怕比劍門還要多,再加上妖族聖城這尊巨無霸,絕對是死路一條!

「唯有再次進入黑山秘境,不過就算能夠活著逃出,我在妖族也沒有任何立足之地了。」

「唔?」

城主府中,聖城主的聲音傳來,道:「你如何證明龍岳不是龍族而是人族?如何證明他與大原荒地的事件有關?」

浪青雲躬紹子這些日子探查此事,卻發現一件奇怪的事情,當時與參與到大原荒地追殺君思邪的鍊氣士,見過戰鬥痕的鍊氣士,都相繼莫名其妙的死亡。而戰鬥痕,也被人抹除。那些戰鬥痕已經找不到了,連見過痕的鍊氣士也都死了,弟子懷疑我妖族之中定有人族的姦細!因此弟子無法找到證據來證明,龍岳是人族。」

鍾岳心頭微震:「有人殺了見過我留下的戰鬥痕的鍊氣士?還抹去了我留下的戰鬥痕?這麼說來。我人族在妖族中,的確有安排姦細1

聖城主的聲音傳來:「你無法證明他是人族,那麼為何還要站出來?」

浪青雲微微一笑,朗聲道:「弟子無法證明他就是救走君思邪的那個人,無法證明他是人族,但弟子可以證明他不是龍族!弟子前些日子。從東海請來了一位龍族,敖鳳樓!鳳樓兄,請1

他話音剛落,只見一位頭角崢嶸的鍊氣士邁步從瓊樓中走出,氣宇軒昂,儀態非凡,向城主府方向微微躬身,道:「東海龍宮敖鳳樓,見過東荒聖城主。」

「原來是龍族中的敖氏1

聖城主的聲音中有一絲輕微波動。顯然對敖鳳樓的來歷也有些震驚,道:「不必多禮。龍岳是否是你們龍族?」

鍾岳心中猛地一揪,其他妖族看不出他並非是龍族,主要是因為獸神內丹的作用,但是獸神內丹改變他的肌肉構造,卻改變不了他的血脈氣息和魂魄!

他可以瞞得過其他人,甚至連聖城主這等存在都看不出來,但是絕對瞞不過龍族!

薪火嘆了口氣。道:「岳小子,準備讓我來駕馭你的肉身。我帶你殺入黑山秘境吧……」

敖鳳樓目光向鍾岳看來,微微一笑,道:「是。」

鍾岳正準備將肉身交給薪火駕馭,聞言不由一怔,而浪青雲也是身軀一震,難以置信的向敖鳳樓看去。疑惑道:「鳳樓兄?」

「龍岳是我龍族。」

敖鳳樓微笑道:「他的血脈和氣息無法改變,是如假包換的龍族。我龍族中龍姓雖然少見,但並非沒有,只是數量較少而已,而且在我龍族中不得重用。但的確是我龍族。龍岳是龍驤一脈,有妖族中的虎族和馬族血統,龍族血統佔上風。他是龍妖混血,可以說他是龍族,也可以說是妖族,因為是混血,所以龍驤一脈在我龍族中的地位較低。」

鍾岳連連向敖鳳樓看去,心中疑惑不已,不知這位龍族鍊氣士為何要替自己隱瞞。

敖鳳樓說什麼虎族馬族龍族混血,根本就是信口開河,鍾岳還能不知道自己的血脈情況?

而敖鳳樓卻偏偏這麼說,分明是要為他洗脫嫌疑!

「他為何要這麼做?」鍾岳心中驚疑不定。

浪青雲皺眉,再次看向敖鳳樓,低聲道:「鳳樓兄?」

敖鳳樓歉然道:「浪師兄,龍岳的確是我龍族,這點無法更改,你請我來做客,與我交情深厚,但我也不能信口胡說,污衊我族的同胞。」

浪青雲臉色陰晴不定,突然道:「龍岳的兵器與救走君思邪的那個人族鍊氣士的魂兵有些相似,這點無法否認吧?龍岳,將你背上的那口魂兵取下。」

鍾岳心神大定,取下背上的獠刃,解開纏繞的紗布,道:「浪師兄莫非指的是這口魂兵?我稱它獠刃,是神牙所煉。」

「就是這口獠刃1

浪青雲眯了眯眼睛,躬身道:「師尊,這口獠刃與那人族鍊氣士的魂兵留下的痕一模一樣1

「這口獠刃,也是我龍族的兵刃。」

敖鳳樓突然笑道:「浪師兄,你有所不知,這口獠刃乃是神牙,是龍驤修鍊成神,用其的牙齒所煉。其他的魂兵無法證明龍岳是龍族,而這口龍驤神牙,卻可以恰恰證明龍岳就是我龍族。其他種族,怎麼可能會擁有我龍族的神的牙齒?」

浪青雲咬牙,突然展顏一笑,躬身道:「龍岳師弟,是我多疑了,竟然懷疑到師弟的頭上,恕罪,恕罪。」

鍾岳連忙還禮,道:「大師兄也是為我妖族著想,無需放在心上。」

浪青雲哈哈一笑,道:「師弟大度。幸好有鳳樓兄在,否則額愚兄便要冤枉你了,今後你我都是同門,要時常走動來往。」

鍾岳稱是,偷偷瞥了敖鳳樓一眼,只見敖鳳樓向他眨眨眼睛,目光中露出笑意,鍾岳心中凜然,不再與他目光接觸。

「既然龍岳清清白白。是龍妖混血的妖族,那麼他今後便是我的關門弟子,除了龍岳之外,今後我不再收徒。」

聖城主的聲音傳來,淡然道:「龍岳,你下去歇息養傷。今後你居於風波府,風波府便是你的住所。五日之後,舉行拜師盛典,宣告天下1

鍾岳躬身,聖城主的威嚴散去,籠罩整座聖城的威壓這才消失,所有妖族都如釋重負。鍾岳也是如釋重負,稍稍放鬆,便感覺汗水從毛孔中嘩嘩流出!

魚玄機和狐七妹等人連忙上前。紛紛笑道:「恭喜龍岳兄!龍岳兄成為聖城主的關門弟子,如今可以說是鯉魚躍龍門了,從此飛黃騰達,地位非凡1

鍾岳笑道:「八字還沒一瞥,而且飛黃騰達看得是實力,沒有實力,就算是天王老子的弟子也沒用。」

「不管怎麼說,有聖城主教導。又有聖城主府的資源,修練起來肯定事半功倍1

「走走!去風波府。我們一定好生慶祝慶祝1

鍾岳心中也不禁歡喜,向陷空城的風波府走去,他的目光再次與敖鳳樓相碰,敖鳳樓微微一笑,點頭示意。

鍾岳心中納悶,含笑還禮:「奇怪。他為何要助我洗脫嫌疑?還要當眾說我是龍妖混血,也是妖族,讓其他人再也無法懷疑到我頭上?事出反常,必有蹊蹺,敖鳳樓肯定別有目的。看來我需要去拜訪拜訪他了!嗯,還是請魚玄機打探打探,他住在何處……」

風波府乃是陷空聖城少有的洞府,奢華無比,富麗堂皇,玉石鋪地,美玉雕琢成山,丫鬟侍女數十位,都是貌美如花的女妖精,多是貓女、狐女,當然貌美如花是針對妖族的審美趣味來說。

在鍾岳看來,這些女妖精有些野性未褪,有的還長著毛茸茸的尾巴,有的還長著長長的狐耳貓耳,有的少女還不習慣兩條腿走路,走著走著便貓著腰在地上四肢爬動,尾巴翹起,擺來擺去,與人族的女子相比有些另類。

鍾岳命貓女狐女們擺酒設宴,將洞府中種植的靈藥靈果采來,宴請魚玄機等妖族,眾人開懷暢飲,盡歡而散。

鍾岳靜心療傷,沒過多久,魚玄機查到敖鳳樓所居之地,這位龍族強者還未離開聖城,如今居住在萬花樓中流連忘返。

鍾岳在諸多丫鬟侍女的侍奉下,沐浴,只見身上的傷疤已經脫落,皮膚無暇,渾然看不出長街惡戰時他身上留下了百十道傷口。當時他身上幾乎找不到完整的皮膚,而現在經過日月寶照的淬鍊,已經看不出他受過任何傷。

一個貓女一個狐女伺候他出浴更衣,這幾日鍾岳從剛開始不習慣讓這些貓女狐女為自己寬衣解帶,到現在他倒已經接受這一點,入鄉隨俗,甚至赤條條的在玉池中讓這些貓女狐女為自己擦拭身體。

只是對於薪火所說的什麼「推到」「交媾」「播種」之類的話,鍾岳興緻缺缺,畢竟不是同族,讓他心裡有些陰影。

他身高丈余,衣衫極為華貴華美,穿在他的身上有一種雍容氣度,顯得剛毅沉穩。

沒過多久,鍾岳來到萬花樓,這萬花樓乃是妖族的青樓,有些女妖精的謀生之道便是經營這種古老的皮肉生意,以賣笑賣身賣唱為生,但多是低等的妖族。

鍾岳登上萬花樓,在一個**龜腦的龜公帶領下找到敖鳳樓。

「你終於來了。」

敖鳳樓拍了拍手,示意女妖精和龜公退下,屈指輕彈,門窗自然關閉,敖鳳樓又取出一卷輕紗,輕紗飛起,越來越大,將這個房間籠罩,甚至連地面也被罩祝

那輕紗穿過鍾岳的肉身,彷彿無物一般,很是奇特,應該是用雲氣煉成的寶物。

————今天大爆發,最低八更!兄弟們月票何在?月中拚命爆發,為的就是兄弟們手中的月票啊!!這是今日第一更,第二更很快送上!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