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人道至尊>第一百五十五章不能失敗的戰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五章不能失敗的戰鬥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魔法

鍾岳心神大震,腦海中如同萬馬奔騰而過,轟鳴不已,只覺難以置信!

妖族中有人族的內奸,他是知道的,正是這個人將參與圍剿君思邪的鍊氣士一一斬殺,消除戰場痕,所以浪青雲才無法證明他就是救走君思邪的那人!

而現在,孤鴻子突然稱他為鍾師弟,給他的震撼可想而知!

「難道他便是我劍門安插到妖族中的內奸?有這個可能,劍門四大年輕高手在大原荒地遇伏,卻無一受損,唯有君思邪君師姐險些喪命,但也沒有喪命。⊥,而當時追殺我與君師姐的妖族鍊氣士,竟然沒有一個高手。這說明,可能有人暗中調走了妖族的高手,故意放我君師姐逃脫。而孤鴻子身為孤霞城的城主,是最有可能的一個人1

鍾岳定了定神,收斂目光,訥訥笑道:「城主在說什麼?我聽不懂。」

孤鴻子邁步向孤霞城方向走去,淡然道:「你懷疑我是詐你?我完全沒有這個必要,我反手之間便可以將你斬殺,何須試探你?鍾師弟,你回到孤霞城好生修養,等你傷勢好了之後,你我再來談談。」

鍾岳心中將信將疑,跟在他的身後,抬手抓起一把靈藥塞入口中。

他傷勢極重,但是經過日月寶照的淬鍊,沒過多久便將傷勢鎮壓下來,待一日之後,走到孤霞城附近時,他的傷勢便已經好了幾分,不過還有隱疾未去,需要不斷的淬鍊,才能治癒。

鍾岳返回鷹隼嶺,閉關靜養。

「孤鴻子到底是我劍門安插在妖族的姦細,還是故意詐我?他如果是姦細。那麼他是如何在妖族立足的?我在妖族立足,靠的是我有龍族的身份,而且敖鳳樓幫我打掩護,證實我半龍半妖的身份。孤鴻子是如何成為妖族少有的高層,還不被懷疑的?」

孤霞城對妖族來說極為重要,是進入大荒的要塞。而且還是東荒六城之一,能夠成為這座要塞的城主,必須得證明身家清白!

孤鴻子成為孤霞城主,說明妖族調查他,沒有發現他的血統有問題,這便是鍾岳沒有立刻承認自己就是鍾岳的原因。

「還有,孤鴻子可以說是妖族最為出類拔萃的年輕高手之一,大概僅有浪青雲才能與他並駕齊驅,這麼有前途的一個人。而且還是城主,真的會是我人族的姦細嗎?不過他既然說等到我傷好之後,再來與我談談,那就等個幾日。」

他安靜養傷,過了三五日,傷勢終於徹底痊癒,鍾岳審視自身,經歷了這場數萬里大逃殺。他的修為實力進步斐然,肉身比從前更強。元神也變得更加強大,精神力也愈發接近雷池的狀態!

這次數萬里大逃殺相當於一次磨練磨礪,每一次戰鬥與他人拼殺,都相當於借對方的攻擊為錘,錘鍊他的精神力元神和肉身。

而且戰鬥爆發潛能,殊死一搏。將體內所有的力量爆發,讓他對脫胎境的理解更深,根基更加夯實。

他這幾日療傷,也沒有忘記修鍊,元神又提升了兩尺。達到十八丈三尺的高度,距離二十丈極限越來越近。

經過這幾日的磨礪,他煉化獸神精氣的速度更快,修為自然水漲船高!

這是實打實修鍊而來的修為,不是靠靈漿這等神物提升修為,是他自己修鍊而來的本事!

「我修成開輪境,應該也不遠了!處理完妖族的事情,看來是要回劍門一趟,為自己突破到開輪境做準備了1

鍾岳起身,前往孤霞城,求見孤鴻子。

「鍾師弟的傷勢痊癒了?」

孤鴻子上下打量他,讚歎道:「好強悍的體魄,難怪能從妖族各大勢力的追殺中逃脫出來,堅持走到孤霞城!如今我已經得到了線報,這一路上,因你而死的開輪境高手,有五十八位!其中還有巨頭隕落,青龍關主死亡。」

鍾岳神情微動,搖頭道:「我沒有殺這麼多妖族強者,只有四位鍊氣士是死在我的手中,其他鍊氣士有些是自相殘殺,如蛤明兒那老妖怪便吃了許多妖族。其他大部分鍊氣士,是死在聖城主師不易之手,青龍關主也是被他所殺。」

孤鴻子笑道:「師不易不會背這個黑鍋,蛤明兒那個瞎子也不會背,這個黑鍋你是背定了。這些鍊氣士之死,都會栽贓給你,甚至連青龍關主之死,也會栽贓給你背後的龍族勢力!這是壞事,也是好事,今後你的凶名,會名揚天下,傳遍各荒,都知道你的兇殘1

「兇殘……」鍾岳臉色不由黑了。

孤鴻子笑道:「我第一次聽說孤霞城來了一個龍族少年,便懷疑是劍門的鍊氣士冒充,後來你救走了君思邪,我在遠處看到你施展大自在劍氣,心中便有了數。後來詢問老頭子,老頭子說定然是你,要我照拂你一二。」

「老頭子?」

鍾岳心頭微震,面不改色,笑道:「我聽不懂城主在說什麼,還請城主明言。」

孤鴻子哈哈一笑,指尖一絲劍氣躍出,鍾岳定睛看去,只見這道劍氣的內部結構正是大自在劍氣的劍紋,心中倒信了六七分。

「我是老頭子的弟子,他收我為徒便沒有安什麼好心,就是讓我混入妖族,成為妖族的高層。」

孤鴻子搖頭道:「我是半妖,體內有一半血統是人族。我母親是人族,父親是誰卻不清楚。」

鍾岳心中微動,妖族的領地上經常出現這種事情,人族被奴役支配,妖人混血的事情並不少見,只是半妖因為是人族與妖族的孩子,所以地位很低,比人族高不了多少。

鍾岳最近一段時間,也見過不少妖族新生代中的高手,但是還未曾見過任何一個妖人混血的高手,就是因為在東荒,半妖地位低下不被重視,沒有得到栽培,因此鍊氣士也少得可憐。

「後來我母親被妖族吃了,因為我是半妖,所以沒有吃掉我。妖族不把我當人看,也不把我當妖看,我最落魄的時候遇到老頭子,他問我,想不想為人族做點事情,我說想。」

「於是他便收我為弟子,他每年都有一兩個月時間找到我,教導我如何修行,傳授我如何將自己體內的人族血脈隱藏起來,如何能夠讓自己看起來是一個血統純正的妖族。」

「我沒有父親,見到他,我覺得我有了一個父親……」

孤鴻子嘿嘿笑了,想起從前的那段光陰,眼眶有些濕潤,過了片刻,道:「後來的事情,便是我越來越強,修為實力越來越高,最終成為了妖族的強者,做了鎮守通往大荒的門戶,孤霞城的城主。老頭子說,孤霞城是通往大荒的門戶,也是通往東荒的門戶,他這一輩子或許是用不到我了,但是下一代的劍門門主,說不定可能用到我。」

鍾岳臉色劇變,誠惶誠恐道:「孤鴻城主的身世竟然這麼坎坷!我是龍族,也是妖族,半龍半妖,你我的身世有相同之處……城主對我說這麼多,難道是打算滅口嗎?」

「你還是沒有完全相信,看來你比從前成熟了許多。」

孤鴻子讚許的看著他,笑道:「你剛來孤霞城時,青澀稚嫩,留下的破綻太多,當時我哭笑不得,心想老頭子怎麼會派來這樣一個不靠譜的小傢伙。這樣沒頭腦的小傢伙,死了也就死了。但是你第二次來到孤霞城,破綻便少了,心思縝密,城府深沉,成長之大令我也極為欽佩。所以我把你第一次留下的破綻,統統抹去,讓你去參加這次擇徒之戰,經歷了擇徒之戰,你又比從前成熟了許多,而且還成為師不易的關門弟子,活著返回孤霞城,借我之力退肉等手腕,令人欽佩。」

他取出一塊劍牌兒,丟給鍾岳,道:「這是姓丘的女孩還給老頭子的劍牌兒,老頭子把它交給我當作信物,說你看了就會明白。」

鍾岳接過劍牌兒,上下打量,正是丘妗兒的那塊劍牌,心中信了**分。

「城主領地上的人族,境遇艱難,為何城主不為人族做點什麼?」鍾岳目光閃動,問道。

「我不能為孤霞城的人族做什麼,否則我便會引起懷疑。做大事,要有取有舍。」

孤鴻子沉默片刻,起身道:「我若要在妖族紮下根,便只能做個血統純正的妖族,若是我流露出對人族半分的憐憫,都會引來懷疑。為了人族能夠繼續生存下去,必須要有人犧牲,無論你我,還是老頭子,亦或是那些庸庸碌碌的凡人,都是祭壇上的祭牲,隨時可以犧牲……」

「老頭子將死,大荒必亂,如今是人族生死存亡的時刻。若是那場動亂到來,我估計也無法繼續在妖族呆下去,必要參戰。我從小沒有父親,不過有一個老頭子待我如子,我把他當成父親,他想讓我為下任門主鎮守門戶,卻不知我怎麼能看著老父就這樣赴死?」

孤鴻子拍了拍他的肩頭,笑道:「還好孤霞城有你,將來你可以替代我的位置,為東荒的人族留下一個棲息之地,為大荒的人族,留下一個通往外界的門戶1

他靜靜道:「老頭子在準備一場不得不戰,又不能失敗的戰鬥,若是勝了,可保大荒平安,若是劍門慘敗,大荒被毀,人族最後的棲息地,便是孤霞城了。」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