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人道至尊>第一百五十六章風波未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六章風波未平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魔法

「老頭子到底想做什麼?」鍾岳定了定神,問道。

如今人族的境遇實在糟糕,大荒是這個星球上的人族,最後的有尊嚴的棲息地,庇護大荒的劍門風雨飄搖,如同風中燭火,隨時可能熄滅。

人族的頂級存在青黃不接,風、方、雷、君、丘五行靈體尚未成長到可以獨當一面的程度,門主又已經老了,劍門又有神族的姦細,人族的內奸,還有天象老母,內憂外患,地下的魔魂禁區蠢蠢欲動,這是生死存亡之秋!

身為劍門的門主,老頭子如何才能力挽狂瀾?

「到時候你自然知道,你現在修為實力還是太低微,知道太多反而對你不好。」

孤鴻子笑道:「我與你相會,便是要告訴你,將來最壞的事情若是發生,你須得儘快做好準備。若是不發生,自然是好,若是發生,孤霞城就會成為人族最後的孤地1

鍾岳默默點頭。

劍門的五行靈體出現得太晚了,其他鍊氣士又不堪造就,成長不到巨擘的程度,修為實力提升到長老的層次便了不起了。

這也是劍門的一個悲哀,老劍神身強力壯時一直沒有天資橫溢的門生出現,導致他無法栽培出接班人,待到他老時,五行靈體相繼出現,但是這個時候就有些太晚了,晚到他幾乎無法看到這五行靈體成長起來。

孤鴻子喃喃道:「老頭子已經很努力了。很努力的多活一天,讓自己留下一口氣活著看靈體們成長為巨擘,只是他快要堅持不下去了……」

鍾岳沉默。

「你如今是師不易的弟子。在我妖族中名聲響亮,我會划給你更多的領地。將來我若是不死,我便會去爭奪妖族的聖城主之位,你我師兄弟一個掌管妖族的大權,一個掌管妖族的門戶1

鍾岳返回鷹隼嶺老爺廟,沒過多久,孤鴻子下令將鷹隼嶺方圓三千里的領地划入鍾岳名下。鍾岳立刻召集領地內大大小小的鍊氣士,大興土木。建造祭壇,立下圖騰柱,留下龍驤圖騰,供自己領地內的人族祭拜。

「我答應敖鳳樓。我的領地中的四成,分給龍族。既然答應了他,那麼我便不會食言。」

鍾岳目光閃動:「孤霞城是妖族進攻大荒的橋頭堡,也是若是老頭子真的去了,劍門內部動亂,妖族中進必然會經過這裡,讓龍族的勢力進來,便可以借龍族之力抵禦妖族1

他立刻分配下去,將自己的領地分作許多份。春兒夏兒秋兒冬兒四個少女各自去管轄一份領地,其他四成領地則交給龍族打理。

四個少女這段時間裡修為進步神速,畢竟她們底子好。起點高,經過這段時間的修鍊,將體內的靈藥靈性激發出來,再加上鍾岳傳授給她們的是月靈的觀想,如今她們魂魄已經極為強韌,再過不久便可以感悟靈。修成鍊氣士了。

鍾岳遇到薪火,也僅僅是半年的光陰便修成鍊氣士。這四個少女比他不慢。

「將來讓她們感悟妖族的靈,還是人族的靈?」

鍾岳思索,無論人族還是妖族,靈都是神魔形態,有自然之神,也有後天神魔之靈,人族許多部落中便有圖靈,妖族的每一個大勢力大部落也都有圖靈可以供弟子感應。

四女想要去月亮或者太陽上感悟靈是沒有可能了,這兩條路都已經斷了。

「嗯,我將敖鳳樓交給我的圖騰柱激發,龍族來人之後,便請敖鳳樓給我一個人情,帶著她們去龍族感悟靈1

鍾岳目光閃動,激發那根龍族的圖騰柱,隨即將圖騰柱交給四女,吩咐她們如果龍族來客,便將剩下一塊領地交給龍族打理。

「龍族使者來到這裡,只怕是一兩個月之後的事情了,還是先趁機回一趟劍門,準備我突破開輪境的事宜1

鍾岳處理完畢,立刻激發自己魂魄溫潤已久的李木,運轉李代桃僵之術,以李木替代自己。有了這株李木,就算用魂燈來窺探他的方位,也只能感應到李木的方位,無法捕捉到他的真身所在。

「不知道我離開劍門這麼久,劍門中都發生了什麼事情?我斬殺孝初晴一事,畢竟是一場不小的風波……」

他走出孤霞城領地,進入大原荒地,變回本來面目,向大荒而去。

他離開后沒多久,孤鴻子命人來請鍾岳,得知鍾岳已經離開老爺廟,孤鴻子不由微微皺眉:「這小子是個不坐窩的兔子,剛回來幾日便又離開,難道是回劍門了?我忘記告訴他,劍門因為孝初晴之死,正與孝芒神族理論,已經折騰了幾個月了。不過這件事應該與他無關吧?他回去也沒有多大問題……」

五六日之後,鍾岳返回大荒劍門,這些日子以來他都在妖族,經歷的驚心動魄的搏殺,沒有幾天舒坦日子,到了劍門才徹底放鬆下來,心道:「畢竟這裡是家,到了家才會安心1

劍門給他以強烈的歸屬感,這是其他地方無法取代的,哪怕他在孤霞城建立了根基,哪怕他是妖族聖城主師不易的關門弟子,鍾岳也對妖族沒有任何的認同感和歸屬感。

「咦?劍門山為何殺氣騰騰,多了一股肅殺之氣?」

鍾岳走上劍門山,不由眯了眯眼睛,仰望這座劍形大山,感覺到劍門如今的氣勢與他剛離開時有所不同,剛離開此地時,劍門氣勢巍峨厚重,而現在則多出一股肅殺之氣,隱約露出殺氣。

普通人看不出這座山所蘊藏的氣勢,但鍊氣士感官敏銳,便可以發現許多普通人發現不了的地方。

「散發出肅殺之氣的不是劍門山。而是山中的鍊氣士,難道我離開之後有什麼大事發生?」

鍾岳來到內門前的山崖邊,一頭白鶴振翅飛來。將他馱載到對岸,鍾岳站在鶴背上,好奇道:「桃鶴兒,最近一段時間劍門都發生了什麼大事?」

「鍾小哥兒最近一定是下山遊歷了吧?」

那頭白鶴脆生生道:「最近的確有大事發生,幾個月前,那個月靈之體的女孩兒孝初晴,不知被什麼人殺了!死在大荒之外。老可惜了!然後孝芒神族的鍊氣士便來鬧,呼啦啦來了好多神族。長相古怪,人家馱著他們上山,這些傢伙老沉老沉的,臉色都黑得像鐵蛋一樣……」

鍾岳咳嗽一聲。道:「桃鶴兒,你說重點就行了。」

「那些神族跑過來說,孝初晴拜入劍門之後沒多久就死了,劍門必須要給孝芒神族一個交代,否則割讓土地賠償多少萬人族云云。」

桃鶴兒快嘴快舌,道:「虞大長老不同意,說孝初晴私自離開大荒,不在人族的勢力範圍,安危便不歸劍門管。神族很惱火。就打起來了。神族的使者沒佔便宜,然後神族的長老大祭司帶著大大小小的祭祀長老趕過來,身體老沉老沉的。讓我背著他們上山與虞大長老他們理論,要開打……」

鍾岳心頭一跳,孝芒神族的長老大祭祀也親自出動了!

長老大祭司乃是神族神廟供奉神明的首腦,相當於劍門門主這個層次的存在!

看來孝初晴之死,引起的動靜的確不小!

而這件事是由他斬殺孝初晴所引起,鍾岳心中不由起了擔憂。擔心自己的所作所為給劍門帶來災難。

「然後呢?」鍾岳定了定神,問道。

「然後水子安水長老離開劍門。去了西荒,請來了其他幾個神族的長老大祭司前來調解,做和事佬。水長老的面子真大,來了幾個又高又大,古里古怪的神族大祭司,有的長著一隻眼,有的長著很多隻眼,讓孝芒神族的大祭司不敢異動,決定單挑,然後就又打起來了。」

鍾岳微微一怔,失聲道:「門主級的存在都被水長老請動了?」

「虞大長老說,水長老人脈廣闊,交遊八方,八面玲瓏,手段通天,果然是不差的。就是請來的那些神族身子太重,幾乎把人家壓得飛不起來。」

桃鶴兒繼續道:「這次打起來,說如果劍門輸了,就割地陪人等等,要割去大荒萬里土地和十萬人口。」

「然後呢?」鍾岳連忙問道。

「然後就打埃」桃鶴兒道。

鍾岳眨眨眼睛,忍不住道:「鶴兒,你還沒有說結果呢1

「還沒有打出結果,怎麼說?」

桃鶴兒笑道:「水長老請來的和事佬說,做長老的不要動手,免得傷了和氣,不如讓弟子動手,擇取各個境界最出色的弟子出來斗一常輸了大荒就割地陪人,贏了孝芒神族就自認倒霉,反正孝初晴也不是純血的神族,沒有必要大動干戈。內院的師兄們這幾日都在摩拳擦掌,輪番挑戰龍虎榜,打得熱鬧極了,要爭龍虎榜第一,然後去西荒與孝芒神族的強者對決。如果不是我有職責在身,早就跑過去看熱鬧了。」

鍾岳鬆了口氣,走到內門,取出妖族使者送的幾株靈藥,笑道:「鶴兒你以前說要我提點你,我從未敢忘。這是我在外遊歷得到的幾株靈藥,便送給你了。」

桃鶴兒又驚又喜,感覺出這幾株靈藥的靈性逼人,必然對自己的修為大有好處,連忙稱謝,叼起靈藥飛入雲層中。

各大勢力送禮,送的靈藥豈是尋常?鍾岳離開陷空聖城將這些靈寶統統帶在身上,一路上靠這些靈藥吊命。他給桃鶴兒的那幾株靈藥,每一株都有幾百年的葯齡,蘊藏的靈性極強,放在劍門中都算是少有的靈藥,桃鶴兒豈能不喜?

她這些日子負責斷崖的職責,還是頭一次有內門弟子送給她靈藥,而且一出手便是如此上乘的靈藥!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