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人道至尊>第一百五十七章殺氣滔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七章殺氣滔天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魔法

bx

月票要被追上了兄弟們,還有月票的盡砸過來吧,宅豬拜求諸位啦!

「這次內院爭奪龍虎榜,估計是為了爭奪蘊靈境第一、脫胎境第一和開輪境第一,而堂主之間,則是爭奪靈體境第一,丹元境第一,至於法天境應該是我劍門四大高手之間的爭奪了。」

鍾岳回到內門,只見內門的氛圍比他上一次離開時又要好了許多,諸多內門弟子戰意高漲,都在勤奮修鍊,向龍虎榜上的高手挑戰是家常便飯!

這麼短的時間,內門的鍊氣士修為實力便得到極大的提升,與他離開時相比簡直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神族給劍門鍊氣士的壓迫感,讓他們開始奮勇猛進了。」

鍾岳在走向自己洞府的途中,便見到兩三場鍊氣士之間的戰鬥,駐足觀望片刻,心道:「只是他們如今的勁頭雖好,實力也比從前提升許多,但是還缺乏生死磨礪,沒有妖族的競爭殘酷,戰意夠了,但殺意不足。」

他經歷了黑山秘境中的惡戰,擊殺天妖黎君之戰,長街血戰,突圍之戰,清荷之戰和孤霞城邊界之戰,這麼多場的戰鬥讓他的眼力老辣,一雙眼睛明察秋毫,能夠輕易看出劍門的鍊氣士缺乏殺意。

他如今站的高度與內門的這些弟子不同,看這些鍊氣士之間的戰鬥,便如同掌上觀紋,一眼分明。

這次與孝芒神族一戰。對於劍門的鍊氣士來說,是一場難得的磨礪,是讓他們張開眼睛去看外面的世界的機會。

「讓內門的弟子與神族相爭。還是有些稚嫩,不過他們的確也需要一場風雨。」他心中暗道,渾然沒有想過自己與內門的鍊氣士都是同齡人。

鍾岳自己的洞府,他長時間沒有歸來,洞府內的花園沒有人打理,雜草已經長瘋了,把鮮花都給遮祝

鍾岳提著小鋤頭走入花園。悉心鋤草,給花兒施肥。又引來瀑布之水澆灌,忙碌了小半日,還未做完,便聽洞府外傳來叫門聲。

鍾岳提著鋤頭開門看去。笑道:「原來是幾位師妹,請進。」

庭藍月、虞飛燕、桃晏然和黎秀娘好奇的看著他,庭藍月撲哧笑道:「鍾師兄,我聽幾個師弟說,見到你回來了,你怎麼不去挑戰龍虎榜,反倒窩在洞府里,還是這樣一幅裝扮?」

鍾岳如今已經脫胎境的鍊氣士,而她們則還是蘊靈境。因此按照輩分要稱鍾岳一聲師兄。

鍾岳將她們請入洞府,笑道:「我長時間未歸,因此洞府里有些髒亂。所以打掃打掃。」

四位少女走入洞府,黎秀娘忍不住道:「如今龍虎榜上打得火熱,鍾師兄難道就沒有想法?」

鍾岳搖頭道:「沒有多少想法。」

虞飛燕冷笑道:「我不信!就連我們姐妹幾人都參加挑戰了,這幾個月來戰鬥幾十次之多,我不信你沒有想法1

庭藍月得意洋洋道:「鍾師兄,我們姐妹如今修為實力大進。手段可是比從前厲害多了,你這些日子沒有現身。多半連我們都打不過了!要不要比劃比劃?姐姐能打得你叫師姐饒命1

鍾岳早已發現這幾位女孩兒如今的實力比從前強大許多,也不禁為她們開心,道:「別鬧。」

庭藍月氣結,黎秀娘目光閃動,道:「鍾師兄不想比劃一下嗎?我上次敗給你,很想找個機會再較量一下!你若是贏了,我幫你打掃洞府!飛燕,你想不想與鍾師兄比劃比劃?」

虞飛燕點頭,淡淡道:「我擔心師兄這些日子憊懶慣了,也好,不如見識見識師兄這些日子的修為進境。晏然,你說怎麼樣?」

桃晏然撲哧笑道:「鍾師兄畢竟是脫胎境,咱們還是蘊靈境,還是四個打一個才有勝算。如果鍾師兄輸了的話,須得給我們四個打理洞府。」

庭藍月雀躍不已,道:「就這麼定了!師兄,你很就要做師弟了1

鍾岳奈,道:「好吧。四位師妹,請。」

過了片刻,四女乖乖的幫鍾岳打掃洞府,清除雜草,為鮮花澆水,清掃灰塵。

「一招都沒有遞出去就輸了,鍾師兄太不給我們面子了。」庭藍月憤憤道。

「我被嚇哭了。」

桃晏然有些不好意思道:「剛才他的氣勢好凶,我還以為他要吃了我……」

虞飛燕和黎秀娘面色還是有些蒼白,她們招式還沒有遞出去,鍾岳的氣勢散發出來,便將她們鎮得頭腦一片空白,只得乖乖認輸,老老實實的幫鍾岳清掃洞府。

「鍾師弟在嗎?」

突然,洞府外傳來一個嘹亮的大嗓門,高聲叫道:「別躲在裡面了,我知道你回來了1

鍾岳正在雕刻石雕,聞言心中微動,把雕琢一半的石雕放在一邊,上前開門,只見潭真風風火火的闖進來,嘿嘿笑道:「你果然回來了!回來就好,回來就好!這些日子你不在,不知大事發生,如今我的實力今非昔比了,一個能打你倆……咦?這麼多師妹都在這裡,為你清理家務?鍾師弟果然了得1

潭真看到正在忙碌的庭藍月和虞飛燕等女孩,不由豎起大拇指,贊道:「師弟雖然長得不如我俊俏,但手段比我也不遜色,我有五個未婚妻,你還差了一個才能追上我。」

黎秀娘等人俏臉飛紅,紛紛啐道:「潭師兄亂嚼舌頭,當心爛舌根1

潭真不以為意,嘿嘿笑道:「我那五個未婚妻沒一個待見我,見到我便喊打喊殺,把我追得滿地跑,鍾師弟倒了得。一個個弟妹都是齊心得很。我說你這些日子怎麼不露面,原來是忙活這些事情了。」

「我喜歡這小子恥的樣子。」鍾岳識海中,薪火贊道。

潭真大馬金刀坐下。笑道:「風長老將龍虎榜分開,分為三榜,蘊靈境、脫胎境和開輪境各自一榜,如今我已經是脫胎境榜上第六,正準備挑戰第五。鍾師弟,上一次你我一戰,不分伯仲。不如這一次再較量一二?你一定也想知道,你在龍虎榜上能夠位列第幾吧?」

鍾岳搖頭道:「龍虎榜對我來說並多大意義。脫胎境的榜上第一第二都是誰?」

「第一是有虞氏的虞正。第二是丘壇氏丘妗兒,第三位是水塗氏水清妍。第四第五也都是世家大閥的弟子。」

潭真垂頭喪氣道:「前三名中,居然有兩個是女子,真是把我們男人都比下去了。虞正進入內門時間較早。而其他兩個女孩兒都比較晚,尤其是水塗氏水清妍,進入內門還不足一年,便成了第三……不過我會將他們都挑戰下去,奪得這個第一,代表我劍門與孝芒神族的高手一戰!鍾師弟,來,你我大戰一場,讓我看看你這段時間的進境1

鍾岳搖頭道:「潭師兄。你我沒有這個必要。」

潭真心癢難耐,執意要與他比試,卻在此時。只聽洞府外傳來叫喊聲,叫鍾岳出來,鍾岳納悶,走出洞府看去,只見十幾位鍊氣士戰意騰騰,站在他的洞府外。正是曾經被他痛打過一通的鍊氣士。

「諸位有何見教?」鍾岳拱手問道。

「鐘山氏,我上次敗在你手。感覺不服,如今實力再有長進,所以前來挑戰1

「出手吧少年1

「光明正大的大戰一場1

……

潭真向眾人怒目而視,喝道:「鍾師弟早先能夠與我並駕齊驅,如今我已經是龍虎榜上第六,你們還能比我強不成?一群渣渣,都退下去吧1

鍾岳抬手,笑道:「潭師兄需如此。我劍門內門一直以來都沒有多少鬥志,而今鬥志這麼強,我也很是開心,既然諸位師兄師姐想要向我討教,討回場子,我豈能不為他們助興?」

潭真眨眨眼睛,道:「你要出手?」

鍾岳搖頭道:「盛情難卻。諸位師兄師姐,請1

他的氣勢陡然綻放,恐怖的殺意湧出,霎時間方圓數十里鴉雀聲,眾人神情恍惚,彷彿看到地底湧現出血泉,咕嘟咕嘟的向外翻湧著血漿,頃刻間便將四周化作血海汪洋,一具具屍體漂浮在血海之上!

他們耳畔彷彿傳來神鬼的慟哭,哀嚎遍野,浮屍連天!

這是鍾岳的殺氣綻放,給他們的心靈造成莫大的壓迫,讓他們身陷殺意之中,看到聽到的重重異象!

鍾岳氣勢收斂,殺意消失,只見洞府前那十幾位鍊氣士有的跌坐在地上,有的面色蒼白,瞳孔放大,有的大呼一聲轉頭狂奔而去,有的伏地嚶嚶哭了起來,被嚇得魂不守舍。

而在遠處,內門的八位堂主紛紛被驚動,一個個飛上高空向這邊看來,驚疑不定,劍氣堂主喃喃道:「這麼重的殺氣,難道有魔頭混入我劍門山了?」

「畢竟還是沒有經歷過真正的廝殺,缺少了殺意,被我的殺意一激,戰意便不存了。」

鍾岳搖了搖頭,轉頭道:「潭師兄,咱們……潭師兄?」

潭真額頭冷汗滾滾,失魂落魄,背上衣衫被汗水浸濕,鍾岳哭笑不得:「潭師兄也是個沒有經過殺伐洗禮之人,外強中乾。不過如果經歷幾場真實的惡戰,應該也堪造就。」

他的殺意實在太重太強,血海浮屍,不是這些鍊氣士所能承受的住,儘管劍門鍊氣士中不乏有天資橫溢之輩,但是像鍾岳這般經歷重重廝殺的卻屈指可數。

「我劍門內門的鍊氣士,往往缺乏殺氣洗禮,弟子之間的較量尚可,但是遇到生死殺伐之戰,便要吃虧了。」鍾岳心中暗道。

而在遠處,風瘦竹出現在八位堂主身邊,有些失望道:「連這點殺氣都禁不起,內門的這些小傢伙只在同門間挑戰可不行,勝不了孝芒神族的虎狼之輩礙…」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