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人道至尊>第一百五十九章師兄約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九章師兄約嗎?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魔法

高空雷層中,兩個魂兒沐浴在雷霆之中,鍾岳和丘妗兒在雷霆中淬鍊自己的靈魂和精神力,鹿婆婆則在鍾岳的洞府中,看護兩人的肉身,這位鹿妖對丘妗兒忠心耿耿,形影不離。,

而在雷層中,兩個魂兒手牽著手,沐浴雷光,接受雷霆洗禮,漸走漸高,在高空中看雷霆生化,化作奇異的龍形、鳳形,花兒,草兒,他們腳下是薄薄的雲,雄峻的山。

這一年,鍾岳十六,丘妗兒十四。

他們都學過雷霆淬魂之法,沐浴在雷光之中非但沒有任何不妥,反而很是舒適愜意,鍾岳與她講解自己參悟的日月寶照,傳授她雕刻的技巧,丘妗兒則傳授他自己領悟的木系神通,又將雷湖氏的一些雷霆圖騰紋傳授給他。

丘妗兒得到日月寶照,原本孱弱的身體就會漸漸好轉,她因為氣血不足而行動不便,修鍊日月寶照便可以慢慢的提升自己的肉身。

募記稍蛉盟可以對各種圖騰紋的參悟事半功倍。

而天生木靈之體對木系神通的領悟則遠在其他鍊氣士之上,她傳授給鍾岳的領悟更是自己獨到的絕學,劍門中也不曾有的木系神通。

而她傳授給鍾岳的雷霆圖騰則是來自雷湖氏,對雷霆圖騰的領悟獨樹一幟。

「再過幾日,我的識海便可以化作雷池了。」

鍾岳與丘妗兒修行了大半月,心中頗為歡喜,他的精神力吸收雷霆,識海得到雷霆淬鍊漸漸變小,而最近幾日識海縮小的速度大大減緩,這是識海即將化作雷池的徵兆。

識海化作雷池。是一種難得的成就,就算是開輪境的鍊氣士也未必能夠做到將識海化作雷池的程度,而他則要提前煉成!

他擁有獸神內丹,精氣從不間斷,再加上日月寶照的淬鍊,以及聖靈的靈漿提升。這才能夠在脫胎境便做到這一步!

如果識海化作雷池,精神力便會得到質的飛躍,無論神通還是煉器,抑或是陣法銘刻,都會得到大幅度提升!

他的魂魄也會得到精神力的滋潤,提升速度更快,修成脫胎境的元神極限速度自然更快!

最為關鍵的是,獠刃也可以刻畫圖騰紋,化作真正的魂兵。能夠駕馭操控!

不僅如此,他甚至還可以在自己的骨骼上烙印下圖騰紋,讓自己的肉身得到一次巨大的增幅!

丘妗兒的修行速度稍慢一些,但是也距離識海化雷池不遠,她是天生靈體,天生木靈相當於一枚獸神內丹,本來便佔據得天獨厚的優勢,修鍊速度要比其他人快了許多倍。

而且。她自幼多病,娘親很早之前便從雷湖氏那裡盜來了雷湖氏的雷霆淬魂之法。讓她勤修不綴,讓她的精神力堅韌程度遠超常人!

這次與鍾岳一起修鍊,得到鍾岳傳授的日月寶照,修為更是進步神速。日月寶照不僅僅是煉體的法門,也同樣淬鍊精神力,再加上雷霆淬鍊。事半功倍!

沒過多久,丘妗兒回到陽神殿,與鍾岳分開,兩人依舊魂魄在高空雷層中相會,繼續修鍊。

這一日。洞府外又傳來叫門聲,鍾岳收了魂魄,出門看時只見蒲老站在洞府外,連忙將這位老先生迎了進去。

「先生前來尋我所為何事?」

蒲老先生四下打量他的洞府,笑道:「師弟從外面遊歷歸來,我原本你會大打出手,爭奪龍虎榜第一,沒想到你居然安安靜靜的呆了大半個月沒有動手。龍虎榜上的那些小傢伙,尤其是虞正書那個小子,日盼夜盼,等你向他挑戰,估計這小子快要坐不住了,主動來尋你了1

鍾岳請老先生落座,笑道:「龍虎榜對我沒有多少吸引力,虞正書師兄的這個龍虎榜第一的位置也坐不穩,不是丘妗兒師妹和水清妍的對手,挑戰他沒有多少用處。」

蒲老先生哦了一聲,來了興趣:「你覺得龍虎榜第一是誰?」

「水清妍。」

鍾岳斷然道:「就算我與她碰上,也不敢說一定便能勝過她。不過水清妍如果要代表我劍門與孝芒神族一戰,我必然要出手,將她淘汰下去1

蒲老先生點頭道:「聽說她是你的小情人,後來你們鬧彆扭,相愛相殺……」

鍾岳額頭掛滿黑線,青筋亂跳,蒲老先生連忙道:「不說這個,老頭子要見你,隨我走一遭罷1

「老頭子要見我?」

鍾岳詫異,連忙起身,與他一起走出洞府,蒲老先生當先一步,引領他上山而去。

突然,鍾岳停下腳步,蒲老先生心中詫異,連忙循著他的目光看去,只見幾十位鍊氣士聚在一起,歡歌笑語,其中一位女子鶴立雞群,模樣兒水靈清秀,正是水清妍,諸多鍊氣士圍繞她打轉。

「鍾師兄。」「水清妍」拂眾而出,向鍾岳笑吟吟見禮。

鍾岳還禮:「水師妹。」

「早些日子便聽聞師兄回來了,小妹心說要去見你,又恐被人閑話,所以未能前行。」

「水清妍」大有深意的看了鍾岳一眼,輕聲笑道:「小妹很想與師兄促膝長談一番,談一談最近發生的事情,比如說孝初晴師妹一死以及與孝芒神族對決。師兄要約嗎?不如訂個時間?」

「師妹相請,自然要約。」

鍾岳眼角跳動一下,心知這女子懷疑孝初晴是死在自己手中,因此要拿這件事來要挾他,微笑道:「師妹想約在何時何地?」

「水清妍」撲哧笑道:「不如就約在今夜月出時分,我的洞府中,如何?」

「好埃」

鍾岳點頭,正欲離開,「水清妍」突然道:「師兄至今未曾出手,應該是對龍虎榜第一沒有興趣吧?我若是要爭一爭龍虎榜第一,你會如何?」

鍾岳停步,展顏笑道:「你若是爭的話。我也要爭一爭。這龍虎榜第一,對於你我來說都是探囊取物,不過你和我都應該收斂一些,把機會讓給別人,你說對不對?」

「水清妍」眼中露出警惕之色,思索片刻。點頭笑道:「是呢,讓給別人也好,至於詳情,你我見面之後再慢慢詳談。」

鍾岳正欲離開,突然只聽一聲大喝傳來:「鐘山氏鍾岳1

鍾岳再次停步,循聲看去,只見一位少年鍊氣士怒髮衝冠,向自己怒目而視,微笑道:「這位師兄有什麼指教?」

那位少年鍊氣士踏前一步。喝道:「水師妹天縱英才,說自己爭奪龍虎榜第一如同探囊取物倒也罷了,畢竟她是打出來的威風!你有何德何能,也敢說自己探囊取物?你這番話,將我們這些龍虎榜上的師兄師姐,統統不放在眼中,想說出這種話,就得拿出自己的戰績。用實力來說話!我乃是龍虎榜上位列第五的南麓氏南天,鐘山氏。今日不如與我比劃比劃,看看你的實力能否承受得起你的口氣1

鍾岳贊道:「如今內門的氣氛與我離開時的氣氛截然不同,我內門鍊氣士也有了爭雄上進之心,我也很是開心。不過……」

他歉然道:「你們在我眼中如同集市上插根草出售腦袋的雞鴨,心膽怯,精氣衰。屠刀一起,便縮頭哀鳴,很難讓我提起興趣。諸位師兄還需要生死磨練,養出身處殺場腳踏屍海的氣勢氣魄,到那時才可與我交手。」

「你1

南天大步上前。陡然探爪,空中雷霆橫生,浮現雷光和大山,山勢如龍,俯衝而下,如同山龍王探爪,聲勢驚人!

「蒲老,走吧。」

鍾岳邁步與蒲老先生離開,他前腳剛走,只見腳下陡然生出一頭巨型龍龜,龍龜背上騰蛇飛舞,抬起頭來,羽翼震動,與南天這一爪碰撞,將南天攻勢攪碎!

「想走沒有那麼容易!區區的玄武圖騰紋便想擋住我?你太小看我了1

南天大喝,催動神通向前攻去,五指震動,便是一座座山巒轟隆隆砸下,那玄武龍龜和騰蛇邁動腳步,震得大地顫抖,龍龜怒吼,騰蛇翻飛,將一座座精神力觀想出的山巒震碎。

南天連續進攻,數十招過後,玄武還是沒有被打碎,急得滿頭大汗,卻見鍾岳與蒲老先生已經走遠,消失在山林中。

那玄武圖騰龜蛇變化不溫不火,始終擋住他,讓他無法追擊鐘岳,百招過去,南天還是被擋在那裡,臉色漲紅。

「南天師兄,退下吧。」

「水清妍」突然揮袖,嗤嗤嗤的劍芒閃過,將玄武攪碎,道:「他的精神力已經強大到即將化作雷池的程度,你破不開他的神通的。」

南天臉色羞紅,大叫一聲,轉身飛走。

「水清妍」抬頭,看向鍾岳離開的方向,若有所思:「這麼短的時間便煉就這麼強橫的精神力,他也是神魔嗎?」

「約在月出時分,對方的洞府……」

蒲老先生意味深長的看了鍾岳一眼,笑道:「相愛相殺礙…你們年輕人真是會玩兒,老夫當年就沒有這麼多的花樣。」

鍾岳笑道:「蒲老開玩笑了,相殺是有的,相愛就未必了。」

不知不覺間,蒲老引領他來到劍門金頂,走入金頂大殿,微笑道:「你大概還不知老頭子的身份,說出來能嚇死你。待會讓老頭子親自告訴你,保管你被嚇得屁滾尿流……」

鍾岳哭笑不得,心道:「我早就知道了,而且孤鴻子師兄也說過老頭子就是劍門門主,可惜蒲老還不知道。」

金頂大殿中傳來一聲嘆息,失落道:「我還想嚇唬嚇唬他,可惜被他知道了我的身份,現在嚇不著了……」

鍾岳來到金頂大殿的後院,只見老頭子與風瘦竹長老正坐在涼亭中飲茶,有說有笑,老頭子見他和蒲老走來,揮手讓蒲老先生下去。

蒲老先生退下,風瘦竹看了鍾岳一眼,收回目光,嘆了口氣:「大兄,師不易的關門弟子出類拔萃,如此兇猛,我劍門中難以找出這等人才,而孝芒神族卻有這等人物,能夠與那龍岳匹敵。與孝芒神族一戰,我劍門實難穩操勝算!我今日便是來向你訴訴苦的,這一戰高端戰力有左相生、田延宗、方劍閣等人,但是下面的人就不好選了,丘壇氏的腿腳不便,水塗氏未必是個良人,蘊靈境更是沒有出類拔萃的!帶著這一幫瘸子里的將軍去打,我看懸……」

「不必太擔心。」

老頭子向風瘦竹笑道:「瘦竹,來見一見鐘山氏的小傢伙。他有另外一重身份,叫做東海龍岳。」

風瘦竹端起茶水,大口喝茶,聞言一口茶水嗆在喉嚨里,從鼻孔和眼睛里滋滋亂噴,失聲道:「他是師不易的關門弟子,東海龍岳?大兄,你沒有開玩笑吧?」

————兄弟們,約嗎?來張月票一起約吧!!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