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人道至尊>第一百六十一章談崩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一章談崩了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魔法

「鍾師兄,請。,」

「水清妍」笑吟吟將鍾岳迎入自己的洞府,絲毫也沒有仇人相見分外眼紅的樣子,笑道:「鍾師兄果然是信人,應約前來。今晚月色真好,明月佳人相伴,鍾師兄有沒有意亂情迷?」

鍾岳跟隨她走入洞府,抬頭看去,只見明月掛枝頭,隱約可見月亮上的山巒輪廓,真是明亮皎潔。

「水清妍」的洞府雖有洞府之名,但是對於普通人來說這裡已經像是一個宮闕了,洞府並非是真的山洞,而是府。居住在山洞之中是人族早年的事情,但是在有巢氏和伏羲時代的大庭氏之後,各族便鮮有居住在山洞之中,而是居住在明亮寬敞的房屋裡。

她的洞府還掛著許多燈籠,牆壁上也鑲嵌著幾顆夜明珠,又有各色圖騰柱被月光一照,散發出皎潔光輝,真是一座女兒家的閨府,即便是夜晚也分外妖嬈,另有一番動人之處。

「好月色1

鍾岳讚歎一聲,悠然道:「明月是有,佳人未必,至於意亂情迷更是無稽之談。」

「水清妍」與他並肩而行,香風相伴,佳人目光流轉,笑道:「師兄奪得了孝初晴師妹的靈,被這月色照一照,想來對修為也是頗有裨益的。」

「我聽不懂師妹在說什麼。」

鍾岳哈哈笑道:「說實話,與師妹這個萬年前的天象老母說話,又稱你為師妹,我心中著實惴惴不安。」

雖然如此說,他卻絲毫沒有惴惴不安的意思。

兩人話語中暗藏機鋒,針鋒相對,鍾岳不承認自己殺了孝初晴。也是擔心這女子暗中以神奇的法術將他的聲音記錄下來,或者此地暗藏什麼高手。自己如果承認,便會被抓個現形,有口莫辯。

「水清妍」撲哧笑道:「鍾師兄的防備之心很強呢,請坐。」

他們走過曲徑浮橋,來到池塘中心的涼亭中。「水清妍」指間有火光閃動,燒沸一壺茶水,起身為鍾岳斟茶,道:「我這裡沒有外人,你在我這裡說的一切話,都不會被第二個人聽到。」

她嫣然一笑:「孝師妹死的消息傳來,我也是嚇了一跳,立刻去尋神使。你猜神使怎麼說?他鬆了口氣說,死的好。」

鍾岳神情微動。孝初晴之死引起了巨大的波瀾,而隱藏在劍門內部的神使卻說死得好,這代表著神族內部的利益並非一致,孝初晴的到來威脅到了神使的地位,因此神使才會巴不得見到他幹掉了孝初晴。

而且「水清妍」也吐露出一個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劍門的內部,還有一個神使!

「她一定是以為我知道了許多秘辛,所以才將神使的消息吐露出來。看來我劍門內部的確有孝芒神族的勢力滲透。」

鍾岳心道:「這個人到底會是誰……」

「水清妍」看到他的表情,心中一凜。頓知自己還是無意中說出鍾岳不知道的事情:「這小子,知道的事情沒有我想象的那麼多,是我失策了。不過他無法從我口中套出更多的東西1

鍾岳微微一笑,道:「師妹邀請我來,肯定不會是為了一個死掉的孝初晴吧?這位神使還有什麼話要說?」

「水清妍」抿嘴笑道:「他的要求很簡單,那就是我來參加與孝芒神族的同輩對決。你就老老實實的在一旁看著。還有,今後鍾師兄老實一些,本份一些,出頭鳥死得快,出頭的人也死得很快。否則你殺了孝初晴的事情。只要稍稍放出一絲風聲,你在孝芒神族便是死路一條,沒有半分的生機。別忘記了,你是去過月亮上的人。」

她意味深長的看了鍾岳一眼,刻意點出最後一句話。

「去過月亮上的人」,單憑這一點,便足以讓孝芒神族盡最大的力量去將他斬殺,將他抹除!

因為去過月亮,發現孝芒神族的秘密,干係實在太大!

月靈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孝芒神族的老祖宗的靈,若是這件事傳揚出去,引起的轟動可想而知,孝芒神族數萬年的謀划恐怕都會落空!

漫長的時光以來,所有拜月的種族膜拜月亮,壯大的都是孝芒神族老祖宗的神靈,事情傳出去,便會無人繼續膜拜月亮,感悟月靈。

所以孝芒神族斷然不會容許這件事傳出!

「原來如此。」

鍾岳乾乾脆脆道:「我不答應。」

「水清妍」冷哼一聲,眼中凶光一閃:「鍾師兄是打算撕個魚死網破嗎?你就算將我是天象老母的事情傳出去,又有幾人會信?而神使將你殺了孝初晴的事情傳出,你便會必死無疑,沒有半分生機1

鍾岳眼中精光閃動,微笑道:「我如今得到門主的傳承,是劍門門主的半個弟子,我的話,分量比從前重了許多,長老會都須得掂量掂量1

「水清妍」咯咯笑道:「好,那麼你是如何看出來我是天象老母的?你拿什麼來證明我便是天象老母?」

鍾岳心中一沉,「水清妍」看著他的面部,留意他任何錶情變化,突然笑道:「你也有自己的秘密對不對?正是因為你的秘密,所以你發覺我是天象老母,而你若是告訴別人我是天象老母,別人要你拿出證據,你便會秘密暴露對不對?」

鍾岳心中又是一沉:「萬年前的老魔神,果然不是那麼容易對付1

「水清妍」抿嘴笑道:「我早就懷疑你不是鐘山氏,而是另有神魔佔據了鐘山氏的肉身,所以你才會修為實力突飛猛進。你不想暴露自己的秘密,正是因為你也是神魔!既然你知道我的來歷,那麼你我不妨打開天窗說亮話,你到底是何人?現形吧1

鍾岳心中微動,哈哈大笑,聲音突然變得無比蒼老滄桑:「小丫頭,居然被你看穿了……」

他的聲音又突然變得滄桑中夾雜著年輕男子的厚重聲線。兩種聲音混合在一起,詭異無比:「天象老母,你在我面前,相當於一只小小的蟲豸,我全盛時期,你這樣的小蟲豸。我隨手捏死一大把!我比你要想象得更加古老,我的來歷,你猜測不出1

「水清妍」心頭大震,臉色劇變,上下打量他,驚疑不定。

鍾岳兩種聲音重疊,彷彿是兩個不同年紀的人在同時說話,而且是說同一句話,這顯然是鍾岳的肉身和鍾岳的靈魂在同時開口。只是他的「靈魂」要遠比他的肉身滄桑,所以才會如此詭異!

鍾岳心中忐忑不安,識海中薪火卻在興奮雀躍,剛才兩種聲線重疊,一種是鍾岳自己發出,另一種是鍾岳要求薪火發出。

鍾岳和薪火做出這種事便是想要唬住她,薪火沒心沒肺自然不會擔心,只會覺得好玩。但鍾岳卻擔心被這頭女魔神看穿,若是天象老母知道自己是故意唬他。惱羞成怒將自己幹掉孝初晴的事情傳出去,那就糟糕了!

若是那樣的話,孝芒神族必會不遺餘力的將他抹殺!

「你唬我1

「水清妍」臉色突變,鍾岳腳下涼亭陡然炸開,涼亭的頂蓋呼的一聲飛起,四根亭柱四下飛去。這女子霍然起身,衣袖翻飛,如同雪白的大蟒向鍾岳的脖子捲去,冷笑道:「你是神魔不假,但是你絕不會比我更強!想嚇唬我。又不想露出真容,哪有那麼容易?給我現形吧1

鍾岳危坐不動,屈指彈去,「水清妍」衣袖舞動,突然嗤嗤炸開,露出雪白的粉臂,只見她的雙臂陡變,密密麻麻的鱗片從皮膚下鑽出,陡然化作兩頭大蛇,手掌化作蛇口,血盆大口張開,向鍾岳咬下!

鍾岳身形平平向後移去,「水清妍」手臂所化的大蛇緊追而來,越來越大,越來越粗,頭角猙獰,蛇頭竟然長出龍角,瀰漫凶戾之氣!

「跟我斗,你還嫩1

鍾岳喉嚨中突然傳來「莽牯」一聲巨響,翻手兩掌狠狠拍下,打爆空氣,蓋在蛇頭之上,兩條大蛇如觸電般亂顫,「水清妍」手臂抖動,兩條大蛇又變成手臂,欺身近前,劍絲嗤嗤嗤作響,赫然是動用了十凶兵中的劍繭,向鍾岳絞殺而去!

與此同時,她身後突然一道烏光騰空而起,化作一條漆黑的長鞭,帶著腥臭的尾勾,沖入劍繭劍絲大陣,向鍾岳腦門鉤下!

鍾岳身軀一搖,身後顯出一尊黑影,一條條手臂張開,又有金光燦燦的羽翼呼的一聲展開,羽翼化作劍光,一根根劍羽上下飛舞,擋住劍繭劍絲,一條條手臂抓向激射而來的尾勾。

呼——

鍾岳手掌發力,將這女子掄起,狠狠砸去,只聽轟轟轟的巨響不絕,「水清妍」撞穿一道道牆壁!

這並非是純粹的妖神明王訣,而是他將鳥首人身雙翼的金烏神形態與八臂明王形態結合,故意似是而非,免得自己龍岳的身份敗露。

鍾岳緊隨其後,突然心中一凜,只見雪白的象鼻從破開的牆壁中飛出,嗡的一聲象鼻變得無比粗大,如同一個布袋,將他向象鼻中吸去!

「還不現形?今日我便打得你現形1「水清妍」冷笑道。

鍾岳雙翅一張,振翅而飛,卻見屋舍坍塌,宮殿破碎,那女子的雙腿和雙足都化作鐮刀般的利刃,長鼻捲動,屁股後面黑色尾勾翻飛,與他近身搏殺!

「近戰之下,我豈會怕你?」

鍾岳顯出八臂,頭顱卻變成六目怪人,長著六隻眼睛,兩人都不似人類,碰撞在一起,房倒屋塌,頃刻間「水清妍」的洞府便被兩人的攻擊餘波震得夷為平地!

兩個身影翻滾,瞬間碰撞千百次,突然有人聲傳來,一道道身形快速從其他洞府飛來,卻是其他內門鍊氣士感應到兩人交戰,前來探查。

「水清妍」連忙散去天象老母的形態,鍾岳也收斂自己身後異象,兩人還在交手,但是「水清妍」不用天象老母形態,肉身近搏哪裡會是他的對手?

鍾岳一拳將這女子砸在地上,地面震動,頓時出現一個深達丈余,方圓十多丈的大坑,如同隕石落地。

「我說捏死你,便能捏死你1鍾岳探手一抓,扣住這女人的脖子,將她提了起來,冷笑道。

「水清妍」衣衫破爛,雙足猛地一盤,扣住鍾岳腰肢,用力一攪,將鍾岳攪倒在地,冷笑道:「未必1

「什麼人?什麼人?」

一位位鍊氣士飛來,半空中火光熊熊,向下照去,看到少年和少女糾纏在一起,衣衫散亂,半空中的鍊氣士都是微微一怔,有女鍊氣士臉色羞紅,啐了一口將臉蛋扭向一邊。

「鐘山氏的大種牛,果然向水師妹下毒手了……」

有男鍊氣士失魂落魄道,四周一片狼藉,顯然場面很是火爆。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