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人道至尊>第一百六十六章弱肉強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六章弱肉強食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魔法

樓船上人雖不多,但每一個都是劍門鍊氣士各個境界中的精英,樓船上不少人猜測紛紜,到了神廟之後,到底誰來迎戰孝芒神族的高手。○

鍾岳早已知曉出戰的人員已定,但其他人並不知道。

「不知道這次風長老都會選誰出常蘊靈境的三位師弟師妹實力都算不錯,龍虎榜上排名前三,實力相差不大,每個人都在蘊靈境上浸淫了六七年之久,根基無比夯實,但是實力最強的應該是戚風。戚風師弟可以出戰。」

一位滿臉絡腮鬍須的開輪境鍊氣士打量船上眾人,笑道:「脫胎境就有些難說了,虞正書虞師弟最是沉穩,根基最牢固,只是他雖然位列龍虎榜第一,但與水師妹、丘師妹和鍾師弟都不曾交過手。水師妹是天縱之才,實力極為可怕,丘師妹是木曜靈體,但行動不便,鍾師弟是能夠與水師妹一戰的人物,脫胎境誰來出戰還很難說。」

「水清妍」笑吟吟的,丘妗兒坐在輪椅上,時不時偷偷打量鍾岳。

虞正書臉色淡然,道:「沒有交過手,誰敢說自己是同境界第一人?不過至今為止,尚未有人膽敢向我挑戰,這已經很清楚了。雷騰師叔,你們開輪境誰是第一?」

「別叫我師叔,我今年才剛滿十八。」

那位虯髯大漢雷騰哈哈大笑,不無得意道:「龍虎榜上不是說的很清楚嗎?我排在開輪境龍虎榜上的第一位,第二位是桃青梅,第三位是黎少庄,他們倆若是能勝過我,早就將我挑落了!開輪境出戰的,自然是我1

另外兩位開輪境鍊氣士桃青梅和黎少庄都是冷哼一聲。雷騰眉頭一挑,拳頭捏得啪啪作響,嘿嘿笑道:「不服來戰1

黎少庄呸了一聲:「粗人!看起來像是五十多歲,還學人十八歲裝嫩1

「我雷湖氏天生就這個模樣,才不是裝嫩。」

雷騰不以為意,看向幾位堂主。笑道:「靈體境不消說,一定是左堂主!田堂主與左堂主斗過許多次,從沒有打贏過,而田堂主如今已經是丹元境了,可見左堂主是當之無愧的靈體境第一,其他兩位堂主都是襯托紅花的綠葉。」

左相生聞言,微微一笑,向他點頭示意。

其他兩位堂主臉色則有些不太好看,其中一位堂主嘀咕道:「都說雷湖氏的嘴碎。果然如此。」

田延宗的臉色也有些不太好看,他因為左相生奪走了碧空堂主之位,與左相生鬥了一場,那時兩人都是靈體境的修為,不分勝負,因此有些惺惺相惜,成為了好友。

後來田延宗經常去尋左相生比試,較量彼此所學。兩人的修為實力都是突飛猛進。

他先左相生一步進入丹元境,但是到了雷騰這破嘴口中。便成了他到了丹元境還是無法戰勝左相生,因此讓他有些不快。

「雷湖氏無論男女都長得像個爺們,但每個老爺們嘴碎得都像老娘們。」田延宗心道。

雷騰又看向田延宗和其他兩位丹元境的堂主,道:「這三位堂主誰會出戰就難說了,田堂主進入丹元境時間短,但是資質最高。而南堂主和君堂主雖然進入丹元境的時間長了一些,但實力就馬馬虎虎了……」

南明山和君碌堂兩位堂主眼睛一瞪,恨不得把這小子拎過來,就地暴打一頓。

鍾岳也是聽得哭笑不得,心道:「碎嘴雷湖氏。名震大荒。這句話果然不是空穴來風礙…」

此刻他在凝練第三神眼中的圖騰輪,爭取早日煉成劍眼,逆開元神道一秘境,萬事開頭難,劍眼有九重圖騰輪,都是以劍紋構造而成,第一道圖騰輪最是難煉,但只要煉成第一道圖騰輪,後面的圖騰輪便容易了許多。

劍眼是在元神的第三神眼中架構,鍾岳外表如常,但識海之上,元神的第三神眼內,他卻調動雷池中的精神力來構建圖騰輪,將圖騰輪烙印在第三神眼中。

「鐘山氏,鐘山氏,你們脫胎境來了四位,你覺得誰會被派上場?」雷騰又跑到鍾岳這裡,問道。

虞正書的目光立刻向這邊看來,戰意騰騰,誰被派上場誰自然便是脫胎境的第一,虞正書顯然對這個名頭很是看重。

鍾岳微微一笑,搖頭道:「虞師兄不必緊張,脫胎境無論誰被派上場都不會是我。」

虞正書放鬆下來,道:「前不久鍾師弟展現出滔天的殺意,震驚內門,我也是極為佩服,至今未能與鍾師弟較量一場,我深以為憾。敢問,師弟是怎麼煉出如此驚人的殺意的?」

鍾岳認認真真道:「多殺高手。」

虞正書呆了呆,失聲道:「殺人?與同門弟子較量,怎麼可以痛下殺手?」

鍾岳暗嘆一聲,有些哭笑不得。

虞正書無論修為還是實力都很不弱,就是太正統了一些,雖然有著內門脫胎境第一的名頭,但經歷的都是內門弟子之間的挑戰,沒有經歷過多少生死搏殺。

雷騰笑道:「虞師弟,鍾師弟說的是多殺高手,可並非是殺人,妖族神族中都有不少高手。水師妹,你說脫胎境誰會出戰?」

「水清妍」嫣然一笑,道:「出戰的無論是何人,也不會是我,你說對不對鍾師兄?」

鍾岳笑容滿面:「水師妹說的不錯,水師妹若是出戰,會死人的。」

兩人目光相遇,均看出彼此眼中的忌憚之色,隨即目光各自錯開。

過了六七日,樓船下大河不斷延伸,終於駛出大荒的範圍,西進駛入西荒的領地。鍾岳也終於將第一道圖騰輪煉成,開始修鍊第二道。

「各位弟子,西荒各種勢力錯綜複雜,與大荒和東荒截然不同,無論說話還是做事,都要倍加小心。」

風瘦竹突然開口道:「西荒在數萬年前曾經是神庭。諸神離開時,留下了各自的傳承和一批族人,到了西荒,可不能肆意妄為。」

「神庭?」

船上眾人都是一驚,鍾岳也是心中微震,他對西荒一無所知。

「神庭?能夠配得上神庭二字的。都可以稱皇稱帝了。難道西荒當年曾經有神中的巨無霸建立了屬於神的朝廷?」他心中暗道。

雷騰笑道:「我聽我雷湖氏的長老說過,西荒曾經住著一尊神皇,統治附近數以千計的星辰,神皇離開時,將諸神帶走。天上有多少星辰,便有多少尊神,長老說,西荒供奉了三千尊神1

風瘦竹搖頭道:「沒有這麼多,但也不會少多少。」

三千尊神是誇張。但也可以從這句話中看出西荒的神廟之多,各種勢力錯綜複雜的亂象。

西荒小廟之中供大神也是常有的事情,哪怕是最小的廟宇,都不可小覷,說不定便有未曾消散的神靈。

有些神廟因為人丁稀少而荒蕪,也有些神廟因為供奉神靈的神族滅絕而沒落,也有些神廟的勢力越來越大,比如說孝芒神廟便是其中之一。

孝芒神族的繁衍能力較強。種族不斷開枝散葉,數量自然越來越多。是西荒最大的神族之一。

西荒更多的是只有百十個人丁的種族和神廟,甚至有的神廟僅有幾個人。

風瘦竹大致介紹一番,道:「每座神廟背後都有著極大的來頭,輕易招惹不得。到了西荒,不得從神廟的上空飛過,不得擅闖任何神廟。若是看到有神族用人來祭祀,不可妄動,若是看到神族吃人,不可妄動,若是看到神族用人族來煉寶。不可妄動。」

一位位鍊氣士臉色劇變,失聲道:「長老1

風瘦竹面色微沉,冷冷道:「我讓你們不得妄動,你們便不要妄動!我將你們帶出大荒,必須要將你們活著帶回大荒,你們若是妄動,我帶回的便是一船屍體1

他站在船頭,看向下方林立的神廟,大船從高空中緩緩沉降,降低高度,從一座座大山間飛過。

那巍峨的高山林立,一座座氣勢恢宏的神廟聳立在雄山之中,古老的廟宇盡顯神聖。

風瘦竹低聲道:「樓船若是從神廟上空駛過,便相當於冒犯神廟,極有可能會引來不必要的麻煩,所以我們低空飛行。你們沒有離開過大荒,不知道外界的險惡,現在你們可以看一看了。」

鍾岳站在丘妗兒身後,推著木輪椅走到船頭,壯觀的西荒如同畫卷般在他們面前展現,森林茂密,雪山高聳,神廟屹立西荒,密密麻麻的人族在神族的監管下辛苦勞作,在懸崖峭壁之上開採礦石,如同一個個小小的螞蟻。

有的人族在建造新的神殿,時不時有人族從山崖上掉落下去,摔成肉泥。

又有無數人族舞蹈,祭祀,喊著不明意義的讚歌,抬著一位位少女,打扮的花枝招展,祭祀給火山上的神廟中的神族。

那神廟中的神族如同巨大的魔怪,長著三頭六臂,背後便是煙火熊熊的大火山,探手抓起一個個少女,塞入口中。

「我賜福你們,熄滅火山1

神族吃飽,手中權杖指出,將火山壓得熄滅,喝道:「你們去勞作,要記得常來祭祀,否則災難必將再次降臨1

黎民膜拜,歡天喜地的離去。

大河邊,他們還看到有人族部落將自己的兒女放在木筏上,被河下神廟中的神族吞噬。

「看到了沒有?」

風瘦竹的老臉被淚水打濕,喃喃道:「這是我們在西荒的同族……」

「為什麼……」船上的人族鍊氣士低下了頭,握緊了拳頭。

風瘦竹喝道:「因為人族太弱,弱肉就要被強食1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