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人道至尊>第一百六十八章轟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八章轟殺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魔法

這些人族鍊氣士的實力相當不弱,放在劍門的內門中,雖然無法進入龍虎榜,但氣勢上卻要比龍虎榜上的某些鍊氣士還要強,如同瘋狂的野獸一般進攻,各種殺招迭出,看得戚風、虞正書等沒有經過慘烈戰鬥的鍊氣士都是臉色劇變。○

這是生死搏殺,由不得這些人族鍊氣士有任何留手。

而與他們交手的那位孝芒神族也是脫胎境,實力卻強大得可怕,處在十幾位鍊氣士的圍攻之中絲毫不亂,猛然頭顱一晃,身後浮現出三頭巨獸,三顆巨頭張口大吼,口中發出震蕩的聲波,將對面衝來的人族鍊氣士震得頭顱轟然炸開!

錚錚錚——

一口口魂兵落下,砍在那孝芒神族身上,卻沒有傷到他分毫,魂兵被震得彈起。

嗤,那孝芒神族抬起手掌,化作利爪,閃電般劃過,掀開另一位人族鍊氣士的天靈蓋,雪白的腦漿飛出。

那孝芒神族身形快速閃動,攻勢如同狂風暴雨,殘肢斷臂翻飛,破碎的肢體在空中咄咄亂射,頃刻間,十多位人族鍊氣士被殺得精光!

咄——

一顆人頭飛來,鑲嵌在長廊上,鮮血從斷頸滴落,下方便是鍾岳等人。

眾人大怒,即便是幾位堂主也壓制不住怒氣,手足顫抖。他們已經得到風瘦竹的提醒,會遇到孝芒神族的挑釁,但是他們誰也沒有想到過,這場挑釁來得如此之快,不是言語侮辱,也不是打罵,而是折辱人族,當著他們的面。屠殺人族!

風瘦竹被請了去,田延宗便成為眾人的首腦,見到眾人面帶怒色,沉聲道:「與我們無關,不要輕舉妄動1

「原來是大荒劍門的師兄。」

那位孝芒神族抬頭看來,眼中露出譏諷之色。高聲道:「不知道劍門的師兄有沒有興趣下來玩玩?放心,你們遠來是客,我不會像屠殺這些牲口一樣屠殺你們。」

又有一位孝芒神族起身,微笑道:「劍門諸位師兄,我們孝芒神族不會欺辱你們,這次只是平輩對決,你們不會是怕了吧?實不相瞞,這位是我孝真師弟,不是要迎戰你們的對手。下場玩一玩也無可厚非。」

眾人紛紛向田延宗看去,田延宗微微搖頭,低聲道:「忍。」

他轉頭向那位白袍祭祀道:「長老,我們的住所在哪裡?」

那白袍祭祀不答,突然那位孝真笑道:「既然劍門的師兄不賞臉,那就再給我牽來幾個人族鍊氣士,我還沒有殺過癮1

虞正書勃然大怒,低聲道:「豈可坐視族人像牲口一樣被殺?我去會會他1

田延宗急忙扣住他的肩頭。搖頭道:「不可,小不忍則亂大謀1

虞正書用力一掙。沒有掙脫,抬頭道:「田堂主1

田延宗看向那位白袍祭祀,靜靜道:「還請前輩帶路。」

「人族真是能忍。」

那位白袍祭祀哈哈一笑,邁步向前走孺我來吧。」

他緩緩前行,故意走得極慢。只見下方的廣場上又牽來十幾位人族鍊氣士,這一批鍊氣士卻是女子,臉上露出惶恐之色,戰戰兢兢,看向孝真的目光中充滿了恐懼。

「我不想死……」一位女鍊氣士跪在地上。低聲哭了起來。

鍾岳突然一步跨出,身形平移百丈,從長廊中生生移到廣場上空,下一刻大地震動,咚的一聲巨響,鍾岳已然落在孝真前方數十丈開外!

田延宗、左相生臉色劇變,高聲喝道:「鐘山氏,回來1

鍾岳抬頭,道:「諸位師兄師姐,各位堂主,你們放心,對付他,我還不至於使出壓箱底的絕技。我們若是不出戰,還會被孝芒神族恥笑,士氣低落,影響對決。」

田延宗喝道:「風長老吩咐,要忍!小不忍則亂大謀……」

「面對土雞瓦狗,何須忍?」

鍾岳抬眼看向前方的孝真,淡然道:「孝真師兄,不知你想點到為止,還是想生死由命?」

左相生心中凜然,突然道:「我知道鐘山氏,一向不打無準備之仗。田師兄,讓他去吧,我們為其助陣即可。」

田延宗和其他幾位堂主長長吸了口氣,田延宗向那白袍祭祀道:「前輩,這件事……」

那位白袍祭祀微笑道:「諸位不如下去,大家一起觀戰。」

「如此甚好。」

左相生、田延宗等人紛紛走下長廊,來到廣場邊緣。

孝真驚訝的看向鍾岳,訝異道:「人族中居然還有人膽敢應戰?我還以為劍門的人族都只是一些縮著膀子躲在井裡看天的蛤蟆呢。既然你敢於站出來,那麼我便給你一個機會,若是在你被我打死前,你的同伴出手救下你,便是點到為止。若是他們不能在你死前救下你,便是生死由命。」

劍門六位堂主臉色微變,君碌堂連忙喝道:「不可答應!對方有長老級的存在,實力強大,想要救人簡單的很。若要公平對決,那就誰也不救,點到為止,不傷和氣1

鍾岳點頭道:「就依孝真師兄之言。」

諸位堂主對視一眼,均看出對方眼中的擔憂,這場對決本來就不公平,鍾岳偏偏答應下來,局勢極為不妙。

虞正書連忙起身,大步走來,道:「鍾師弟,還是讓我出戰吧,我畢竟修鍊的時間比你長了許多,我有把握能夠勝他……」

孝真哈哈大笑,氣息突然暴漲,神族可怕的氣息綻放,比先前擊殺那十幾個人族強大了數倍,大笑道:「想來你們剛才看到我出手,以為那就是我的實力,但其實我已經藏拙了,你們就算兩個一起上,也不會是我的對手1

轟隆!

他的氣勢竟然壓迫周圍空氣,將空氣一下子排開,形成方圓數十丈的真空地帶!

這股氣勢氣息如此之強,濃烈如血,隱隱可以看到濃烈的血氣在他身後化作一尊三首神人,這是他氣血形成的異象,並非是他的元神,單單氣血,便給人以極大的壓力!

虞正書悶哼一聲,臉色劇變,身後不由自主浮現出自己的魚龍元神,對抗孝真的氣勢。

他正走向場中,孝真僅僅是綻放氣勢,便逼得他不得不祭出元神,藉助魚龍之威來對抗孝芒神族的威嚴!

他距離孝真尚遠,便已經承受了極大的壓力,而鍾岳首當其衝,面對的壓力可想而知!

「正書退下1

南明山急忙探手,將虞正書抓起,縮回看台上,高聲喝道:「鍾師弟回來,不必比試了,他的實力太強……」

他話音未落,孝真身形移動,撲向鍾岳,哈哈大笑道:「晚了1

吼——

他身後浮現出盤獒元神,三顆盤獒頭顱張口大吼,重重音浪向鍾岳衝擊而去,與此同時孝真脖子一晃,脖子處生長出兩條脖子,各自有一顆盤獒頭顱長出,同時開口大吼!

音浪重重,吼聲驚天動地,即便是觀戰的鍊氣士都被震得氣血浮動!

這是一種音波神通,六顆頭顱一起大吼,同時施展音波神通,六大神通累積在一起,威力極為可怕!

孝真的確藏拙了,若是他剛才與那些鍊氣士一戰,只需六首大吼一聲,便可以將那些人族鍊氣士統統震死。

而他偏偏要花費許多招才將那些人族鍊氣士擊殺,正是為了引誘鍾岳等人下場出戰!

吼聲沖盪,空氣被壓得波紋般震蕩不絕,層層疊疊的空氣波紋向四下拍擊而去,孝真緊隨音波之後,大手抬起,重重向鍾岳拍下!

看台上,田延宗、雷騰等人臉色劇變,戚風等蘊靈境的鍊氣士更是面色如土,唯獨「水清妍」和丘妗兒兩位少女依舊神情淡定從容,絲毫也不為鍾岳擔心。

「水清妍」知道鍾岳與自己不相上下,近戰之下,自己甚至沒有佔到上風,丘妗兒則與鍾岳一起修鍊了很久,深知鍾岳元神極為強大,這個孝真還比不上她,自然比不上鍾岳。

驚天動地的吼聲衝擊而來,鍾岳抬手一拳轟去,拳頭沖入音浪之中,手臂上數十塊肌肉震蕩,便見孝真的六大音波神通頓時暗啞下來。

他這一拳,將聲音震碎,拳頭毫無阻礙,迎上孝真拍落的手掌!

「不好1

坐在左相生等人身邊的那位白袍祭祀臉色劇變,高聲喝道:「不要與他拳頭相碰1

大地劇烈震動,孝真高高飛起,身在半空中,體內傳來里啪啦的爆響,向上方的一座廟宇撞去,白袍祭祀身形移動,霎時間來到他的背後,探手將鍾岳那一拳的力量卸去。

鍾岳看向那白袍祭祀,露出欽佩之色,道:「不愧是長老,出手果然夠快。」

那白袍祭祀臉色鐵青,看台上其他孝芒神族鍊氣士一片嘩然,渾然沒有料到孝真居然敗得如此之快,唯有少數幾位堂主級的存在露出凝重之色。

「孝真輸了,那麼該我上了1

一位孝芒神族鍊氣士起身,跳入場中向鍾岳走去,笑道:「孝真這廝,居然一招就敗了,連人家的本錢都沒有試出來,還是要看我……」

「回來1

那白袍祭祀抱著孝真落地,喝止那孝芒神族鍊氣士,道:「孝真死了。」

————人道至尊在月票榜上屢屢被超,宅豬心裡很受傷,兄弟們,來張月票吧!!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