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人道至尊>第一百六十九章出手太快(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九章出手太快(求月票~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魔法

「孝真死了?」

看台上的諸多孝芒神族鍊氣士微微一怔,紛紛起身,向他懷中的孝真看去,戚風、虞正書、田延宗等人又驚又喜,也紛紛起身看去。,

那白袍祭祀將孝真放下,只見孝真周身骨骼已經斷得乾乾淨淨,五臟六腑被一拳轟碎,三顆頭顱,頭骨悉數被震碎,腦漿被鍾岳那一拳暗藏太陽之火燒得滾開!

他死得不能再死!

虞正書心中駭然,剛才孝真氣勢綻放,他便已經察覺到孝真實力的可怕,絕對是他前所未見的脫胎境高手,甚至他自忖自己的實力要比這個孝真低了一頭。

然而這等高手,卻被鍾岳一拳打死,死得無比乾脆!

「鍾師弟的實力真是恐怖,我在路上還對他說我是名正言順的脫胎境第一,有與他動手一爭高下的意思……慚愧,他的殺氣如此濃烈,我還以為他只是殺氣厲害,卻沒想到他的實力竟然如此恐怖。」

虞正書想起自己一路上的舉動,臉色發紅,心道:「他不計較我言語挑戰,一定是修為實力超過我太多,覺得與我動手沒意思。不過為何他說,他不會代表劍門迎戰孝芒神族的脫胎境鍊氣士?」

「膽敢在我神廟中,殺我神族……」孝芒神族的鍊氣士仰天長吼,接著低頭向鍾岳看去,殺氣騰騰。

南明山、君碌堂等人霍然站起,雙方氣勢對撞,在廣場上空掀起一股颶風!

那白袍祭祀抬手,森然道:「今日是大日子,其他神族也派祭祀前來。不要丟了我孝芒神族的臉面!剛才孝真答應了生死由命,那就生死由命!少年,你叫什麼名字?」

鍾岳欠身,道:「大荒劍門鍊氣士,鐘山氏鍾岳。」

「鐘山氏鍾岳?」

那白袍祭祀深深看他一眼,道:「一拳轟殺孝真。就算是修成五行輪的鍊氣士也多不是你的對手。如此強橫的肉身,只有武道宗師才可能煉成,武道宗師不修觀想神通,而你卻還精通神通,用太陽之火燒乾孝真腦漿。劍門居然能有你這等人物,想來,你便是脫胎境要出戰之人了吧?」

鍾岳微笑道:「你猜。」

「你讓我猜?」

那白袍祭祀冷哼一聲:「我何須猜?你的實力雖強,但畢竟不是神族,不過是最卑微的人族而已。就算再勤修苦練也強不到哪裡去。這就是血脈的力量,我神族的血脈比你們強,所以天生就比你們強,你們人族就算再怎麼努力也始終是低等血脈1

田延宗等人不禁動怒,這已經不是折辱他們了,而是折辱整個人族,折辱人族的列祖列宗了!

鍾岳搖了搖頭:「我人族是天底下最驕傲的種族,體內流淌的是最高貴的神血。孝芒神族算什麼東西?」

諸多孝芒神族鍊氣士勃然大怒,紛紛怒喝。那白袍祭祀抬起手,淡然道:「黃口小兒,知道什麼叫做高貴?你若是在外面說起人族體內流淌的是最高貴的神血,只會被其他種族嘲弄。不過你也沒有這個機會了,孝天,你出來與他一戰1

一位孝芒神族弟子躬身出列。殺氣騰騰向鍾岳看來。

那白袍祭祀道:「畢竟是沒有眼界見識的低等種族,不知天高地厚,不知神族的強大,孝真在我孝芒神族只能算是二流,而孝天則是一流1

那孝天揚起頭。冷冷道:「孝真的血脈之力比我弱,實力也比我弱許多。我不會一招擊殺你,而是慢慢殺你,讓你知道殺我神族的下場,我會讓你慢慢哀嚎,玩膩了才將你誅殺1

左相生咳嗽一聲,道:「前輩,還請這邊觀戰。」

那白袍祭祀邁步走來,搖頭笑道:「你擔心我插手?殊不知,我還擔心你們插手呢。孝天的本事,比孝真強了倍余,斬殺區區人族,輕而易舉!孝天,讓他們見識見識孝芒神族真正的力量1

「吼——」

那孝天大吼一聲,突然趴下,身軀抖了抖,他原本比尋常人高出一頭,而現在身軀卻在飛速膨脹,越來越大,周身鬃毛和龍鱗飛速鑽出,頃刻間便化作一頭巨獸!

三首犬身龍鱗的盤獒!

孝天皮毛錚亮,龍鱗密布圖騰紋,周身散發凶戾之氣,小山一般龐大,鍾岳在他面前,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不點兒。

這頭盤獒顯出原形,接著兩足人立起來,高高站起,身軀更顯龐大,身體上一塊塊肌肉高高隆起,筋肉猙獰!

他長著三顆獒首,巨大的頭顱兇惡無比,如同一尊神魔般驚人!

「好像與天妖黎君相差不多。」

鍾岳背負雙手站在那裡,抬頭打量孝天,心道:「他在孝芒神族中屬於一流人物,這麼說來,他還不是絕頂人物,與妗兒師妹交手的那個神族另有其人。殺了這個孝天,那個神族會不會現身?」

孝芒神族故意挑釁,要看此次劍門派來的鍊氣士都有哪些本錢,以便在對決中施展出克制的辦法,但鍾岳同樣也想看看對方都有那些手段。

這次是孝芒神族挑釁在先,他還擊在後,就算傳出去在西荒各大神族面前劍門也不會有任何理虧。

在孝芒神族的地盤上,打得孝芒神族心痛,肉疼,這個機會曠古難尋!

「人族,你的肉身夠強,不知道比我神族的肉身如何1

孝天怒吼,抬腳從上空重重踩下,鍾岳不躲不閃,任由他這一腳踩落,只聽噗的一聲,鍾岳如同一根杵在地上的釘子,孝天的腳丫子踩下,竟然被他的身體洞穿了大腳!

孝芒神族的肉身是何等之強,但在鍾岳面前,卻彷彿豆腐做的一般!

他的精神力已經聊境地,可以在體內烙印圖騰紋。將自己的肉身打造得堪比魂兵,孝天的實力本來就遠不如他,再加上鍾岳的精神力造詣也遠在他之上,孝天貿然用腳踩他,想要侮辱他,只會吃個大虧!

「孝真。孝天,真是天真。」

鍾岳站在孝天腳丫子中央的血窟窿中,精神力繞體,半點血跡也沒有落在身上,輕聲道:「前輩,你該出手救人了。劍七式1

孝天痛呼,卻在此時只見一道道細如毫髮的劍氣嗤嗤嗤環繞他的周身,劍七式陡然啟動,一道道劍氣從孝天體內一穿而過!

那位白袍祭祀正欲出手相救。已經來不及,他的手掌還未來得及觸及孝天的身體,只見這尊小山般龐大的孝芒神族身體晃了晃,一塊塊巨大的血肉徐徐滑落,眨眼間整具身軀便化作一堆龐大的肉塊。

「前輩,你出手晚了。」鍾岳歉然道。

一道道劍絲圍繞他飛行,上面還掛著零星幾顆血珠。

「出手晚了?」

雷騰哈哈大笑,不無得意道:「鍾師弟。不是這位前輩出手晚了,而是你出手太快!這也怪孝芒神族太弱了。不經碰,一碰就死了1

他揚眉吐氣,左相生田延宗等人也只覺心神舒暢,這一路上的小心翼翼早就將他們憋得恨不得大打出手,將心中憤懣發泄出來,但是他們卻偏偏不能這麼做。只能憋在心裡。

而鍾岳連殺孝芒神族的兩位鍊氣士,一招便將對手擊殺,讓他們心中的憤懣得以傾瀉,心神暢快!

「水子安的劍繭劍絲大陣?」

那白袍祭祀對雷騰的大笑充耳不聞,眼中精光爆射。長長吸了口氣,面色變得無比陰沉:「你是水子安的弟子?」

鍾岳搖了搖頭:「無福拜在水長老門下,我只是僥倖學到水長老的一部分劍法。孝芒神族還有向我挑戰的脫胎境鍊氣士嗎?」

看台上的諸多孝芒神族鍊氣士又驚又怒,鍾岳等了片刻,高聲道:「堂堂的孝芒神族,已經沒有敢於我一戰的鍊氣士了嗎?」

鍾岳向看台走去,搖頭道:「諸位真是喜歡藏拙,藏在井中觀天。呵呵,神族?切——」

一位開輪境鍊氣士憤憤難耐,起身便要下場,喝道:「長老,無需與他廢話,讓我來殺他!只不過一個卑賤的人族而已,敢在我孝芒神廟中囂張,連殺我兩位神族弟子,不殺他何以平我等憤怒?」

那白袍祭祀也是恨得咬牙,心中殺意便起,突然他心有所感,抬頭看去,只見孝芒神廟的最高層上,鬼神族、神鴉族、山神族的幾位祭祀與風瘦竹一起,正有說有笑,向這邊看來,顯然也是察覺到這裡的情況。

「輸陣不能輸臉,尤其是在這幾個神族的祭祀面前。」

他臉色陰晴不定,按捺下對鍾岳的殺意,心道:「三大神族的長老大祭司也會到來,作為這次劍門與我神族對決的公證者,若是在這裡殺這小子,只會被恥笑,臉面全無1

「退下1

白袍祭祀向那開輪境鍊氣士喝道:「你不是他的對手,他的境界雖然只是脫胎境,但是實力已經達到了開輪境萬象輪的水準1

那位開輪境鍊氣士心中一驚,他還是剛剛開啟五行輪的鍊氣士,如果遇到開啟萬象輪的鍊氣士,估計也是只有敗落一途。

而在鍾岳這個凶神面前,殺人速度之快,連祭祀都來不及出手相救,若是與鍾岳對決,只怕只有死路一條!

鍾岳向他微微一笑,抬手在脖子上虛抹一下,那位孝芒神族眼角抖動,冷哼一聲退下。

「看來在脫胎境上,孝芒神族是沒有再敢與我一戰的了。」

鍾岳嘆了口氣,向白袍祭祀施禮道:「前輩,現在可以引領我們去住所了吧?我等長途勞頓,弟子剛才又殺了兩位師兄,勞心費力,還需要休息養神,備戰後天的對決。」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