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人道至尊>第一百七十章與師妹同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章與師妹同居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魔法

白袍祭祀長長吸氣,壓下心頭擊斃這小子的念頭,正欲說話,突然一位孝芒神族高聲道:「人族,你不要囂張,孝初溫師兄還未出戰!孝初溫師兄若是到了,一根指頭便捏死你1

「不錯,初溫師兄乃是我神族脫胎境第一高手,長老大祭司的親傳弟子,也是此次出戰者之一,殺你不費吹灰之力1

「快去請你們孝初溫師兄來。△,」

鍾岳停下腳步,露出喜色:「讓他快點過來,打死了他我們好儘快休息。」

一位位孝芒神族大怒,蜂擁起身,便要去尋孝初溫,白袍祭祀頓時急了,連忙精神力傳音,喝道:「都給我停下!孝初溫不是他的對手!讓他過來,就是送死1

一位位孝芒神族悚然,一個個木在當常

孝初溫便是此次選拔出迎戰劍門鍊氣士的脫胎境高手,在孝芒神族中脫胎境第一,而今白袍祭祀居然說他來也是送死!

白袍祭祀乃是神廟中的長老級存在,他的話,斷然不會有錯!

但是這句話實在讓他們難以接受。

「你們為何還不去請孝初溫?」

雷騰催促道:「快點,我們幾位師兄弟趕時間,殺了他我們好去休息。」

諸多孝芒神族僵在那裡,不知所措。

白袍祭祀眉角抖動一下,強忍住將鍾岳轟殺當場的念頭,心中有些後悔要給這些人族鍊氣士一個下馬威,更後悔自己說出孝初溫不是鍾岳對手這句話。

這句話一出,打擊了孝芒神族的必勝信心!

不過鍾岳連續兩次,一招擊殺對手,也將他的信心打擊了,這兩次他一次都沒有救下族人。根本來不及出手,孝真孝天便被鍾岳幹掉!

其實不僅僅是他,鍾岳在上院無禁忌對決中與「水清妍」一戰時,也讓劍門的諸多鍊氣士大是頭疼,甚至連劍門蜃龍也來不及阻擋兩人,只能請長老出面擋下兩人的殊死一搏。

當時鐘岳與「水清妍」的戰鬥便極為慘烈。近身搏殺,不給他人插手的機會,爆發力之快之猛,讓比他強十倍百倍的人都來不及阻攔,更何況現在他比那時強大了不知多少?

白袍祭祀冷哼一聲,邁步走出廣場,道:「劍門鍊氣士,不要得了便宜賣乖,走吧。」

鍾岳和左相生、田延宗、雷騰等人紛紛跟上。眾人心神都放鬆了許多,不再像先前那樣緊繃著神經。

鍾岳眯了眯眼睛,心道:「孝初溫,孝初晴,都帶著一個初字,他們是什麼關係?」

「劍門中出了一個了不得人傑埃」

孝芒神廟最高層上,山神族祭祀笑道:「風劍神真是令人羨慕,晚年不但得了五大靈體。還有這麼一位人傑。瘦竹,你們人族有興旺之兆。」

風瘦竹眉開眼笑。謙遜道:「師兄過獎了,鐘山氏那個小傢伙就是頑皮一些,我路上早就囑咐過他不要惹是生非,如今又惹事了。好在這小子謙虛,連三成的本事都沒有使出來。」

幾位祭祀眼角都是一跳,連三成的本事都沒有使出來?

這句話如果不是吹牛皮的話。那就太恐怖了!

不過看風瘦竹這老傢伙的表情,怎麼看都像是在忍住自己心中的小得意大吹牛皮,往自己族人的臉上狠狠貼金。

風瘦竹名聲在外,常年在各荒行走,在海外各荒也見過他的蹤影。幾位神族祭祀也見過他,知道他是個不苟言笑的老頭子,沒想到這廝也會開玩笑了,著實令人大掉眼睛。

風瘦竹心中卻是暗爽:「幹得好!鐘山氏本來便不是出戰脫胎境的人,他的目標是開輪境,讓他先打痛了孝芒神族的脫胎境高手,孝芒神族便以為脫胎境無法勝出,對脫胎境的鍊氣士便不再那麼用心,注意力必然放在其他幾場比試上,丘妗兒取勝的希望便又大了幾分!如果鐘山氏能夠再拿下開輪境,這次我劍門便可以大獲全勝了!不過,必須要早點助他逆開道一秘境,修成道一輪1

他正欲辭別幾位祭祀,突然只見半空中祥雲飄來,祥雲如火,神鴉族祭祀神情微動,喜道:「我神族的長老大祭司親自到了,瘦竹兄,你們劍門的臉面不小吧?」

孝芒神廟中,孝芒神族的諸多白袍祭祀紛紛湧出,前來迎迓,甚至連神廟的長老大祭司都親自相迎,風瘦竹無奈,也只能前去相迎。

長老大祭司的地位,相當於劍門門主,這等存在前來,而且是受劍門水子安相邀,這才親自前來為劍門助陣,做這個公正者,因此無論如何風瘦竹都不能失了禮數!

風瘦竹一番忙碌寒暄,已經過了半日時光,鬼神族的長老大祭司又到,又是一陣忙碌寒暄,接著山神族的長老大祭司到場,讓他心中暗暗焦急,有心抽身,卻實在抽不開身。

「若是水子安在那就好了,這老小子八面玲瓏八袖通風,一定能將各種事情辦得妥妥噹噹。」

三位長老大祭司到場,與孝芒神族的大祭司議事,商議此次對決的細節,如果風瘦竹不到場與會的話,一是失了禮數,二是如果四位大祭司商議了什麼針對劍門的事情,拍板下來,那麼事情就鬧大了。

所以他半步也不能離開,只能空自焦急。

「若是無法助鐘山氏逆開道一輪,那就輸定了1

鍾岳、左相生、田延宗等人在那位白袍祭祀的安排下,各自住下,眾人居住的地方相距不遠,在他們的住所外,有著孝芒神族的重兵把守,層層守衛,監視他們動靜。

空中還有木製的大眼球,每個都有臉盆大小,是一種精巧的魂兵,在空中飛來飛去,長廊上時常有一顆顆木眼球飛過,也是為了監視他們的動靜。

田延宗探查各個房間。只見花盆的鮮花中也烙印著眼睛狀的圖騰紋,黑色的眼珠在花瓣上時不時轉動,冷笑道:「大家小心一些,孝芒神族為了監控我們,已經無所不用其極了,這裡到處都是監控。估計是要從我們修鍊的動靜中探尋我們各自的絕技。」

雷騰嘿嘿笑道:「我若是洗澡呢?」

「也會被孝芒神族看光1

田延宗畢竟比較正派,瞪他一眼,道:「風長老還沒有過來,萬事都要小心!洗澡、方便、修鍊,都要注意時不時被孝芒神族窺探。房間里的小物件,都有可能是孝芒神族的監視魂兵。還有飲食,他們的食物,不要吃不要喝,只能吃我們自帶的乾糧和靈丹1

眾人連忙稱是。

「我有點害怕……」丘妗兒向鍾岳道。

鍾岳遲疑一下。道:「師妹如果不嫌棄的話,可以住在我的房裡……」

「好啊1丘妗兒喜不自勝道。

「水清妍」楚楚可憐道:「鍾師兄,人家也有些害怕。」

鍾岳目光閃動,微笑道:「水師妹如果不嫌棄的話,可以住在……」

「好啊1「水清妍」興沖沖道。

鍾岳解釋道:「我是說師妹可以住在雷騰師兄的房裡。」

雷騰感激涕零,「水清妍」冷哼一聲,拂袖離去。田延宗咳嗽一聲,向鍾岳沉聲道:「鍾師弟。丘師妹腿腳不便,的確需要照顧。不過這裡遍布孝芒神族眼線,師弟不要亂來。而且後天便是對決,要保存體能。」

鍾岳臉色微紅,點頭稱是,倒是丘妗兒納悶道:「田堂主,什麼亂來?」

田延宗覺得有些不太好解釋。訥訥兩句轉身離開。丘妗兒和鍾岳獨處一室,少女慢慢從木輪椅上下來,小心翼翼的爬到柔軟的床上,閉上眼睛,過了片刻又睜開眼睛。可憐兮兮道:「師兄,我睡不著,心跳得厲害……」

鍾岳有這少女在身邊,也是心猿意馬,難以靜下心來,聞言也不知所措。丘妗兒把被子扯到自己的脖頸邊,秀髮鋪滿雪白的枕頭,眨眨眼睛道:「鹿婆婆都是在我睡不著時,給我講故事的。」

鍾岳想了想,老老實實道:「我知道的故事不多,恐怕講不好……對了,我給你講個鬼故事吧1

丘妗兒連忙道:「換一個!鹿婆婆說男人給女人講鬼故事時都不懷好意1

鍾岳臉色微紅,老老實實的講了一個乾巴巴的故事,那少女卻聽得津津有味,要他再講一個,鍾岳又講了一個,只覺自己腦袋裡的故事都快要被掏空了,扭頭看去,只見那少女不知何事已經睡著了,小手猶自抓著被頭。

鍾岳鬆了口氣,抹去額頭的汗,只覺講兩個小故事簡直比經歷一場惡戰還要累人。

「鹿婆婆若是在的話,一定會大呼小叫,不讓我們住在一起吧?」

他偷偷看熟睡中的少女一眼,只見她白皙的臉蛋泛著淡淡的紅暈,很是甜美可愛,讓人失神,心道:「妗兒師妹比妖族的那些女妖精還要可愛……奇怪,風長老怎麼還沒有前來尋我?他若是被事情絆住,我豈不是無法逆開道一秘境,進入開輪境?」

鍾岳心中只覺有些不安,剛才的心猿意馬被拋之腦後,面色凝重:「沒有高手護法,我自己逆開道一秘境的話,成功幾率太低,門主說只有一成的幾率。我若是失敗,劍門與孝芒神族的對決便沒有半分的勝算!而現在風長老被絆住無法脫身,時間緊迫,我要不要冒險一試……」

「若是失敗的話……」

逆開道一秘境,干係太大,事關劍門是否要割地陪人,若是沒有這層干係,鍾岳多半會捨身一試,但是有了這層干係,他不禁覺得雙肩上有如擔著無比沉重的大山,有些患得患失了!

「大夢誰先覺?平生我自知!睡得好飽,伏羲神族的少年,薪火大老爺醒來了,咦,這是什麼地方?床上怎麼還躺著一個女孩兒?」

鍾岳識海中,薪火從沉睡中醒來,借著鍾岳雙眼打量四周,看到床上睡熟了的少女,不由心花怒放,贊道:「少年,你果然開竅了,擔起了繁衍神族的重任!怎麼得手的?居然還瞞著薪火大老爺……嗯,這裡怎麼有許多天狗的氣息?你怎麼跑到天狗的老巢里了?」

————好餓,宅豬好餓,一直碼字到現在還沒有吃晚飯,老婆孩子都在等著我寫好,然後一起開飯呢!兄弟們看完記得為人道至尊投張票哦,我還惦記著呢!!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