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人道至尊>第一百七十六章一招錯,滿盤皆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六章一招錯,滿盤皆輸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魔法

鍾岳、「水清妍」等人也在緊密關注秘境中的戰鬥,待看到漫天的請豆子落下,都是微微一怔。,

雷騰喃喃道:「丘師妹這是在做什麼?撒豆子玩嗎?左堂主、田堂主,你們看勝負如何?」

他看到丘妗兒剛才一直在躲避躲閃,避開與孝初溫的正面交鋒,抵擋孝初溫的神通,處在下風。百密必有一疏,防禦久了,必將露出破綻,這是鍊氣士的鐵律!

想要獲勝,只有進攻,進攻才能取勝,丘妗兒處在防禦狀態,那就絕不是孝初溫的對手,她不試圖反擊,而是漫天灑豆子,這舉動便更讓人納悶了。

左相生微微皺眉,搖頭道:「我也不知她在做什麼。田師兄,你怎麼看?」

「是大自在劍氣中的種劍術。」

田延宗眼中精光一閃,道:「我田風氏也是十大氏族之一,族中的典籍有記載大自在劍氣的神通,其中便有關於種劍術的記載。左師兄,你是小氏族出身,不知道便不足為奇了。」

鍾岳也不禁好奇起來,留心傾聽。

他修鍊過大自在劍氣,但是只得到了劍紋,而沒有相應的神通,此刻聽到田延宗說丘妗兒所使的便是大自在劍氣的一種神通,便不能不讓他感覺到好奇。

田延宗繼續道:「種劍術以木氣為劍氣,種下劍種,讓劍氣瘋長,是以弱勝強的神通,特別是在小空間內,這門神通的威力大得可怕。我田風氏的典籍記載,劍門有一代門主曾經遇伏,被六位巨擘困在陣中,這位門主便是在兇猛無比的陣法之中施展種劍術這種神通,陣法破開之後。地上只留下一地的殘屍1

「種劍術1

鍾岳連忙向秘境中看去,只見那些青豆子落地,紛紛生根發芽,接著一根根青藤刺破天穹,瘋狂生長!

田延宗道:「丘師妹是木曜靈體,種劍術的確是最適合她的神通。在她手中,大自在劍氣的種劍術威力比在其他人手中更強。看來這門神通,是門主親自傳授給她,讓她參與這場脫胎境的對決1

秘境中,孝初溫的攻擊越來越激烈,神通變化揮灑,一種種神通轟擊過去,讓丘妗兒的躲避越來越困難。

他元神有三首,肉身也長有三首。元神催動神通攻擊速度便是他人的三倍,而此刻他顯然也知道不妙,肉身也在同時揮灑神通,攻擊速度便是尋常鍊氣士的六倍!

你發出一招,而他便已經攻出了六招,這是何等的恐怖?

狂風暴雨般的攻擊落下,丘妗兒疲於應付,突然間她座下的木輪椅發出不堪重負的聲響。的一聲被震得粉碎。

丘妗兒驚叫,身形跌落。

孝初溫不由大喜。身形一縱一竄,便已經來到她的身前,抬起一掌狠狠轟落!

丘妗兒抬手便擋,兩人手掌相碰,傳來驚天動地的一聲巨響,空氣如浪四下拍擊!

丘妗兒身形微微一晃。孝初溫不由驚訝了一下,他也知道丘妗兒的肉身虛弱,因此採取近身一戰,一掌只怕便能將她轟殺。

哪知這少女的肉身根本不像傳言中的那麼弱,她的肉身強度。甚至要比大多數的脫胎境鍊氣士都要強!

這便是鍾岳傳授她的日月寶照的厲害之處,日月寶照雖然無法提煉出她體內多餘的木氣,但是卻可以強化她的肉身,這些日子丘妗兒勤修不綴,肉身強度提升極大,雖然還是比不上孝初溫,但也不至於被孝初溫一擊擊殺。

「天象老母的情報錯誤1

孝初溫的攻勢如同狂風暴雨,密集無比,丘妗兒站立起來,連連抵擋,邊戰邊退。

「與我近戰,就是找死1

孝初溫大吼,元神和肉身的六顆頭顱催動神通,密密麻麻的神通轟去,丘妗兒嬌軀晃動,身後突然也浮現出一尊元神,人面鳥身雙翼鳥足,足踏兩條青龍,雙手持著圓規,圓規向前一劃,畫出一個大圓,大圓如鏡面,將對面轟來的所有神通統統納入圓中。

轟陋—

巨響傳來,丘妗兒被震飛出去,她雖然顯出木曜元神,但是孝初溫的攻擊速度實在太快,一下子便破開木曜元神的防禦,將她連人帶元神一起轟飛!

孝初溫奔騰如飛,猛然搖身一晃,顯出三首盤獒的原形,狠狠撲去,人在半空,張開大口向丘妗兒咬下!

與此同時,一道道神通密密麻麻的轟來,眼看便要轟在丘妗兒身上。

雷騰等人驚呼,而鍾岳卻是鬆了口氣,笑道:「大局已定1

他的話音未落,突然只見無窮無盡的綠意湧來,那是鋪天蓋地的藤葉藤蔓和花,從下方向上生長。

丘妗兒的身形倒飛而入,隱沒在蒼蒼茫茫的綠意之中,消失不見。

而孝初溫的一種種神通轟下,將那鋪天蓋地的綠意轟得七零八落,卻見更多的藤葉藤蔓和花填上來,而且還在不斷向上蔓延。

孝初溫皺眉,四下看去,心中不由一驚,只見這萬象秘境百餘里的空間已經變成綠色的海洋,無數藤蔓涌動,綠葉飛舞,將山也遮住,地也遮住,看不到綠色下面隱藏的到底是什麼。

而且這綠意還在不斷向上蔓延,擠占他的空間,讓他的活動範圍越來越校

「只是一些青藤而已,有何可怕?你躲在青藤下面,卻不知我一把大火,就能將你連同這些青藤一起引燃1

孝初溫沒有殺入青藤之中,而是立刻觀想,只見半空中一頭頭火巨人出現,沖向下方綠藤之中,試圖將這些青藤點燃。

不料這些火巨人剛剛出現,便見一道道粗大無比的青藤來回穿梭,將一頭頭火巨人洞穿,而青藤也被火巨人引燃,但青藤燃燒起來便立刻火勢熄滅,反而更顯蔥鬱。

這些青藤看起來是青藤。但其實都是以劍紋為最基本的圖騰紋,組成的劍氣,火巨人燒去的,只是青藤表面的木氣,而並沒有破壞劍紋。

想要讓這些青藤燃燒,便只有破壞大自在劍氣最為根本的劍紋。讓構建劍紋的木氣釋放出來,然後才可能燃燒。

孝初溫的修為實力與丘妗兒相差無幾,想要破壞劍紋也並非沒有可能,但他破壞劍紋的速度,根本比不上這青藤生長的速度!

就在他施展火巨人的這短短時間,下方的青藤還在不斷生長,蔓延,向高空逼去!

孝初溫身形不斷升起,看著腳下如綠海的青藤。猛地咬牙,六首晃動,一道道神通轟擊綠海,轟開一個大洞。

孝初溫沖入大洞之中,鑽入綠海:「人族,我看你能躲到何處1

他能夠立足的空間越來越少,繼續耽擱下去,只會讓綠海籠罩的範圍越來越廣。最終還是會被逼入綠海,既然後果都是一樣。不如索性沖入綠海中,尋到丘妗兒的真身,與她決一死戰,這才是取勝之道!

「孝初溫敗了。」

孝芒神廟的長老大祭司嘆了口氣,向風瘦竹道:「這一局,我孝芒神廟認輸了。」

就在他說話之間。孝初溫已經沖入綠海的深處,四下看去,只見一道道粗大無比的藤蔓穿插成網,一片片巨大的葉子搖曳,讓這裡如同最為濃密的原始森林一般!

孝初溫看去。只見層層青葉之間,丘妗兒坐在一根青藤上,正向他看來。

「找到你的真身,你便只有死路一條1

孝初溫大喝,六首齊齊觀想神通,連連破開一道道青藤,奮力向那少女衝去。

無數藤蔓轉動,他奮力向前衝出近百丈,而那托著少女的青藤則生長出近百丈,與他之間的距離始終沒有任何改變。

「師兄,你已經輸了。」

青藤上的少女輕聲道,孝初溫心中一驚,突然只見漫天的綠意飛速退去,那一道道青藤,一片片巨大的藤葉眨眼間便消失不見,只剩下一道道細微的劍氣,藤條變成了一道道劍氣,而藤葉的網紋也是由細微的劍氣組成!

他四周的綠海,變成了劍氣形成的無比厚重,無比精密,無比複雜的劍網!

就算他化作飛蟲,也無法飛出的劍網!

種劍術,終於徹底完成。

無數劍氣滾動,頃刻間孝初溫便遍體鱗傷,這裡的劍氣如此之多,如此之密,如此神出鬼沒,根本讓他無法抵擋,無從抵擋。

孝初溫怒吼連連,但在大自在劍氣的神通種劍術面前,根本無濟於事,嗤嗤嗤,他的皮膚片片裂開,被劍氣劃破,血肉翻開,血漿從四肢不斷向下流去。

「孝初溫,丘妗兒,住手吧。」

突然一個聲音響起,秘境外的白袍祭祀喝道:「這一局,孝芒神族落敗,劍門獲勝。」

他的聲音響起之時,一道道劍氣已經來到孝初溫肉身三首和元神三首的眉心處,即將將其肉身和元神的大腦洞穿!

丘妗兒遲疑一下,收回一道道劍氣,孝初溫驚魂甫定,只見劍海出現一個缺口,當即縱身而起,從劍海中穿過。

丘妗兒也收了種劍術的一道道劍氣,一片藤葉托起她的身軀,從秘境中飛出。

秘境外,孝初溫向她看來,只見這少女面帶喜色,脫離藤葉踏空而行,但腳步移動卻不是那麼靈便,心中頓時大大懊悔:「她的腿腳的確不怎麼靈便,想來是體內木氣太深的緣故,我與她交戰之時應該將她逼落在地面,勝算就大了1

一招錯,滿盤皆輸,他現在後悔也遲了。

鍾岳迎上丘妗兒,低聲道:「師妹,你還是太善良了,佔據上風后便應該痛下殺手,將對手幹掉。孝初溫若是勝你,他便絕不會留情。」

丘妗兒嚇了一跳:「他已經輸了,還要痛下殺手嗎?」

一旁的左相生道:「這是自然。你留他一命,他活下來將來不知要吃掉多少人族。能夠殺掉便殺掉1

丘妗兒面色有些蒼白,顯然幹掉對手對她來說還有些難以接受。

孝芒神廟的長老大祭司看了風瘦竹一眼,含笑道:「瘦竹兄老謀深算,讓丘妗兒出戰,的確出乎我的意料,恐怕是你們早已算計好的吧?孝初溫研究的是鐘山氏的破綻,你將鐘山氏換成了丘壇氏,丘壇氏又得到了老劍神的大自在劍氣,修成種劍術,孝初溫在手忙腳亂之下自然會落敗。讓我好奇的是,瘦竹兄第三局會派出誰出場?是否還能讓我大吃一驚?」

風瘦竹眼角劇烈跳動,咬牙道:「這一局恐怕不能讓你大吃一驚了……」

他的目光在雷騰和鍾岳之間轉來轉去,遲疑不定,無法做出決斷。

過了片刻,風瘦竹終於開口:「雷騰。」

雷騰聞言,連忙躬身:「弟子在1

風瘦竹心中有些糾結,緩緩道:「這第三局,便由……」

————月底啦,月底啦,這是人道至尊上架的第一個月,兄弟們本月宅豬已經爆發20章了,月底還有大爆發,兄弟們的月票別留著啦,趕快砸給人道至尊吧!!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