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人道至尊>第一百八十章盜火種(第四更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章盜火種(第四更求月票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魔法

孝瑾頭顱高高飛起,另外兩顆頭顱眼中露出難以置信之色,左側的頭顱正欲張口高呼,將自己聽到的這個駭人消息,傳遞給秘境外的孝芒神族高層,卻見鍾岳另一隻手握拳,一拳轟入她的口中,打得她牙齒紛紛崩斷!

鍾岳的左手握拳,拳頭插入孝瑾口中,五指猛地張開,錚錚錚連彈,孝瑾這顆頭顱的後腦頓時射出五道血箭,後腦勺被洞穿。

鍾岳抬手,以手為刀,嗤的一聲將她這顆腦袋切成兩半!

「大祭司……」

孝瑾僅存的那顆頭顱張口大叫,鍾岳轉身,反手一劍刺入她的眉心之中,輕輕一震,五行之力爆發,將孝瑾的大腦震成齏粉。

「一招敗,招招敗。我給你的消息,一個比一個震撼,你的心神被我亂了,腦中念頭太多,無法觀想,所以你死了。」

鍾岳收劍,半空中正在與大日金烏元神爭鬥的盤獒元神突然間停頓下來,神情獃滯,被大日金烏撕碎,吞下。

「就算你死了,也傳遞不出任何消息,這才是最關鍵的地方。」

鍾岳收了元神,步步高升,走出秘境,腳踏實地之後,向風瘦竹躬身道:「長老,弟子幸不辱命,勝了這一局。」

風瘦竹點頭,卻沒有多說什麼,而是臉色鐵青,看向孝芒神族大祭司,寒聲道:「孝師兄,孝初晴是你的女兒?可否告訴老夫,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孝芒神族大祭司臉上笑容僵硬,不知該說什麼。

風瘦竹冷笑道:「如果孝初晴真的是孝芒神族的棄女,那還則罷了,若是大祭司之女,安插到我劍門中的姦細。那這件事便是孝師兄你的不對了1

山神族大祭司呵呵笑道:「孝師兄果然夠狠夠陰,連自己的女兒都派到了人族劍門去做姦細,然後再殺掉自己的女兒問罪劍門,讓人家割地陪人。端的是好計謀,佩服,佩服1

他這話更狠。一下子將孝初晴的死栽在孝芒神族大祭司頭上,狠狠的扣一個屎盆子,很是陰險。

山神族與孝芒神族本來就不怎麼對付,兩族之間常有不愉快的事情發生,得到這個機會,山神族自然要狠狠的羞辱一番。

神鴉族大祭司目光閃動,道:「孝初晴之死,或許並非是孝師兄所為,也有可能是另外有勢力。想要讓人族與孝芒神族之間爭鬥,坐收漁翁之利。不過,孝師兄將自己女兒安插到劍門之中,便應該想到劍門不可能容忍這種事情發生,做得有些不太地道。」

他也樂於看到孝芒神族大祭司吃癟,一邊為他說話,一邊又要打壓一下。

鬼神族大祭司微笑道:「孝師兄做的確實太過了一些。」

孝芒神族大祭司冷哼一聲,淡然道:「孝初晴是我的女兒。只不過是劍門的小輩一面之詞。你們寧願信他,也信不過我?我說不是。那就不是!誰能證明孝初晴是我的女兒?」

四周一片鴉雀無聲,沒有人再說話,山神族大祭司也是悻悻不語。

孝芒神族大祭司是何等身份地位,鍾岳是何等地位?根本不在一條線上,大祭司的話是金科玉律,而鍾岳的話則會被人當成放屁一般。

別說鍾岳只是猜測。就算是孝瑾當眾承認說孝初晴是大祭司的女兒也沒用,只要大祭司不承認,誰也無法逼他承認。

「幹得好。」風瘦竹悄然向鍾岳豎起大拇指,示意他下去,顯然並沒有因為孝芒神族大祭司沒有承認孝初晴是他女兒一事而影響心情。

鍾岳已經做的不錯了。雖然大祭司不承認,但明眼人都可以看出,孝初晴之死還是因為孝芒神族理虧,原本孝芒神族問罪劍門,師出有名,就算將劍門剷平別的勢力都無話可說,而現在就可以扯平了。

鍾岳躬身退下,突然只覺針芒在背,急忙回頭看去,孝芒神族大祭司目光向他看來,不由心中凜然:「這老小子,對我徹徹底底的動了殺機1

左相生突然橫身移步,擋住他與大祭司之間的視線,免得大祭司施展什麼詭異手段,傷到鍾岳的元神。

鍾岳心中感激,低聲道:「多謝左堂主。」

「你我都是劍門鍊氣士,同氣連枝,何須稱謝?」左相生淡然道。

「同氣連枝?」

鍾岳心中微動,只覺左相生這句話大有深意,左相生感悟的也是日靈,不過並非是大日金烏,而是大日火鴉神,雖然比不上大日金烏,但左相生卻將大日火鴉修鍊到極為厲害的境地。

左相生得到大日火鴉之靈,修成大日火鴉神元神,也是一件很奇特的事情,在劍門中並沒有修成這種靈的條件。

左相生能夠煉成大日火鴉之靈,一定另有際遇。

田延宗看向左相生,低聲道:「第四局,是至關重要的一局,若是劍門拿下這一局,便是三勝,剩下一場比與不比都無關重要。若是敗,那就十分危險了。第五局,我勝不了丹元境的孝芒神族。」

左相生淡然道:「你放心,有我在,你不用打第五局。」

「第四局,是滄海地形,對你極為不利1

田延宗低聲道:「你的元神是火屬元神,這滄海地形恰恰對你的元神有壓制,一定是孝芒神族大祭司故意爭取的地形,專門為了對付你的大日火鴉神1

左相生點頭,道:「我名聲在外,孝芒神族大祭司一定是探知了我的一切本事,爭取到這個地形來打壓我。然而,這並沒有什麼用。」

祭起秘境的那位白袍祭祀開口,道:「第四局,滄海地形。請劍門和孝芒神族準備,你們各自有一刻鐘時間查看地理地形。」

左相生邁步走出,與此同時,孝芒神族大祭司的弟子孝初山也邁步走出。兩位鍊氣士都是靈體境的強者,都已經修鍊到靈體境的大圓滿境界,左相生更是不斷壓制自己的境界,沒有讓自己突破到丹元境!

而孝初山名字中有個「初」字,說明他的血統極高,比孝瑾等神族的血統更高!

神族。血統越高便越是強大,這是常識。

左相生這一戰的對手,並不容易對付!

兩人各自進入秘境,只見此刻秘境又自大了多倍,方圓四百餘里,汪洋大海,海面上還漂浮著幾座島嶼。

這卻是因為此次交戰的乃是兩位靈體境的鍊氣士,靈體境屬於鍊氣士的中游層次,其實力比脫胎境、開輪境強大了許多倍。原本方圓一百餘里便已經可以讓開輪境強者盡情一戰。

而對於靈體境強者來說,一百里太小了,四百里才能算得上夠用。

左相生進入秘境,只打量一下四周,便不再查看。

他的元神限制,讓他對水很是討厭,這海面讓他很不舒服,而他的對手孝初山卻看的很是認真。潛入海中,觀察海底山巒走勢。查看洋流走向。

相比起來,孝初山更顯謹慎,而左相生則有些託大。

秘境外,風瘦竹不禁微微皺眉,有些不安:「左相生雖然是靈體境的第一人,但畢竟只是我劍門靈體境第一人。他的實力能否戰勝孝初山尚是未知之數,這樣託大的話,本來就算有勝算也會降低……」

一刻鐘時間很快過去,白袍祭祀下令,左相生與孝初山都沒有立刻動手。而是立刻施展出靈體合一!

靈體合一,是戰鬥元神與肉身合二為一,變成一種空前的戰鬥形態,元神越強,戰鬥力越強。戰鬥元神本來就極為強大,再加上元神與肉身相容,達到合二為一的境地,又該是何其驚人?

孝初山的元神乃是盤獒,三獒首人身,高達二十餘丈,此刻身與靈和,只見他的身軀也化作二十餘丈高,頂天立地,站在海面之上,三首嘴巴細長,手持一桿大槍,如同一尊三首神人!

左相生則是身化鳥首人身,鳥足雙翼,足踏火海的神人,腳下熊熊烈火,只一瞬,便將下方的海洋燒開,咕嘟咕嘟冒著熱氣!

秘境外,諸多各族鍊氣士看到這一幕,正在讚歎靈體境強者的可怕,突然神鴉族的長老大祭司臉色微變,看向左相生腳下瀰漫的大火:「不對,這火……且慢爭鬥1

他霍然起身,冷哼一聲,高聲道:「左相生,十年前盜走我神鴉族火種的,是不是你?」

此言一出,四周一片嘩然,不知多少目光紛紛向神鴉族大祭司看來,白袍祭祀連忙讓戰鬥暫停,風瘦竹心頭一跳,這個節骨眼上突然冒出這種事情,只怕會有些不妙!

「十年前,左相生還不是鍊氣士,他是跑到外面遊歷了一圈回來,便已經是鍊氣士了。這小子難道在那時跑到了西荒神鴉族的領地,而且活著回來,甚至盜走了神鴉族的火種?」他心中暗道。

神鴉族大祭司面色一沉,道:「我神鴉族採集太陽精火,用萬年之久才煉就一枚火種,十年前火種突然消失,怎麼查也沒有查出火種被誰盜走!左相生,你的太陽精火極為霸道,根本不可能在短短時間便修鍊到這種地步,到底是從何而來?」

孝芒神族大祭司臉上露出笑意,向身邊的祭祀低聲道:「劍門勝了這一局,也未必就勝了,甚至說不定神鴉族也會與我們聯手,共同剷除劍門呢1

神鴉族乃是火鴉,天生控火的神族,這一族用萬年時間採集的火種一定極為可怕,極為珍惜,火種被人盜走一事,神鴉族視為奇恥大辱沒有傳揚出去,但其他神族的耳目眾多,還是知道此事。

沒想到在這裡,居然找到了盜火種之人!

————四章爆發!月票何在?宅豬已經盡自己的努力了,兄弟們,來一次盡自己努力的投月票吧!求月票!!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