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人道至尊>第一百八十一章你走開(第一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一章你走開(第一更!)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魔法

風瘦竹心中暗暗叫苦,左相生得到日靈,修成鳥首人身的大日神鴉元神,原本便會讓人以為他與神鴉族有著聯繫,劍門長老會也曾因為此事調查過他,後來因為沒有查到什麼東西,這才作罷。

沒想到,他居然是從神鴉族盜走了火種,這才修成了大日神鴉元神!

田延宗、鍾岳等人也暗道一聲不妙,田延宗精神力波動,傳音眾人:「大家準備,可能要發生大變故!待會若是動起手來,分頭殺出孝芒神廟。至於能否活著逃出孝芒神族和西荒……」

他眼角劇烈跳動兩下,吐出一口濁氣:「則要看諸位的運氣了。」

戚風、君碌堂、雷騰等人面色慘淡,默默無語,發生了這種事情,誰也不曾想到,若是左相生真的是盜走神鴉族火種之人,那麼此事定難善了!

不但神鴉族會向他們下手,孝芒神族更是樂得火上澆油,剷除了他們,恐怕這兩大不太對付的神族便會聯手,合力對付大荒劍門!

鍾岳心頭也不禁怦怦亂跳,悄悄握住丘妗兒的纖纖玉手,心亂如麻:「怎麼辦?該怎麼辦?怎樣才能殺出孝芒神族……薪火,你有辦法沒有?」

他識海中,薪火小童卻絲毫沒有擔心,反而極為興奮雀躍,道:「這孝芒神廟下面,也有一個魔魂禁區。岳小子,待會打起來咱們就往地下鑽,進入魔魂禁區,我來釋放魔魂,保管讓孝芒神廟極為熱鬧1

鍾岳聞言,微微一怔,心中難以置信:「西荒也有魔魂禁區?」

「不錯。應該是那座大墓的第三處殉葬墓,裡面也埋了不知多少神魔。」

薪火興緻勃勃道:「劍門下面的不能挖。陷空城下的沒時間去挖,但孝芒神廟下面的魔魂禁區,挖一挖總該沒有多少問題吧?」

鍾岳長長吸了口氣,心道:「只能如此了!只是,如果真的打起來,我劍門這次來的人。恐怕沒有幾個能夠活下來……」

風瘦竹連忙起身,正色道:「師兄,這裡面一定有些誤會……」

「太陽精火的氣息,絕不會有錯。」

神鴉族大祭司抬手,正色道:「若他不是盜火種之人,那就罷了,如果他是,那就必須要追究。瘦竹兄見諒1

他這般說,風瘦竹也無可奈何。只得看向左相生,道:「左堂主,還請出來,向大祭司解釋一番。」

他也做了最壞的打算,如果神鴉族的火種果真是被左相生盜走,那就直接殺出孝芒神廟!

左相生散去神鴉之身,邁步走出秘境,幾步之間來到神鴉族大祭司面前。躬身道:「拜見大祭司。」

神鴉族大祭司點頭,面色古井無波:「起來。你是否身懷我神鴉族的火種?」

「是1左相生很乾脆道。

風瘦竹几乎跳了起來。險些便要出手救人,神鴉族大祭司淡然道:「瘦竹兄稍安勿躁。左相生,我再問你,我神鴉族火種存放之地,封印重重,守衛嚴密。你是如何盜走火種的?」

左相生搖頭道:「我並沒有盜走火種,而是神族的神女相送。」

神鴉族大祭司呆了呆,失聲道:「神女相送?我女兒將火種送給你的?」

「原來神女是令愛。」

左相生遲疑一下,道:「十年前我懵懵懂懂,自忖無法修成鍊氣士。因此四處行走碰碰運氣,不知不覺間竟然走到了西荒,被令愛抓去做奴隸,伺候她飲食起居。然後……」

他又遲疑一下,傳音神鴉族大祭司,其他人只能看到神鴉族大祭司臉色陰晴不定,一會兒青一會兒白,時而瀰漫煞氣,時而煞氣消失,時而大皺眉頭,時而眉頭舒展,讓人十分好奇,不知左相生與他都說了些什麼。

「原來如此。」

神鴉族大祭司嘆了口氣,深深看了左相生一眼,道:「我孫兒很想見見你。」

左相生身軀微震,失聲道:「我有兒子了?」

神鴉族大祭司四下看了一眼,只見四周的那些長老祭祀都在側耳傾聽,聞言都露出恍然大悟之色,不由氣結,冷笑道:「我孫兒雖是你的兒子,但是你想要成為我神鴉族的女婿,則還要看你的本事!火種之事我便不再追究,但想要迎娶我女兒,你現在的身份地位則還不夠!想娶,拿出對應的身份地位和本事,別想不娶,不娶我打死你1

風瘦竹也聽得明白,不由又驚又喜,暗暗向左相生豎起大拇指,笑道:「師兄,兒女情長也是常有的事情……」

「你閉嘴1

神鴉族大祭司氣道:「少來得了便宜賣乖1

風瘦竹乾笑兩聲:「咱們是親家……」

「你走開1

「好吧……咱們什麼時候商議迎親一事?」

……

這場風波平息下來,鍾岳等人也是暗自抹了把冷汗,左相生雖然沒有將他的遭遇完全說出來,但是也可以猜出七七八八。神鴉族的神女將還不是鍊氣士的左相生俘虜,當成奴隸,左相生桀驁不馴,而且素有大志,是天下間少有的豪傑,奪目出眾,與那神女不知怎麼的便生出了感情。

兩人又是朝夕相處,孤男寡女朝夕相處最容易出事,然後就出事了。

兩人好上之後,估計是神女發現自己有孕,心知神鴉族絕不可能讓她嫁給一個人族,而且還是奴隸。身為神鴉族的神女,必須要門當戶對,因此神女有情,盜取火種,讓左相生修成鍊氣士返回劍門。

而神鴉族因為神女有孕,再加上火種丟失,都是醜事,所以也沒有大肆宣揚。

直到今日,神女之父,神鴉族大祭司看到左相生的元神,這才將這段故事解開。兩大謎團都有了答案。

「神鴉族的姑爺,這次安全了1雷騰心花怒放道。

田延宗思索道:「將來我若是有女兒,不可讓她身邊有男奴……」

他們心境都放輕鬆下來,這一戰,左相生必勝無疑,神鴉族的火種在身。再加上左相生的實力本來便站在靈體境的極限之上,此戰已經再無懸念。

戰鬥開始,果然左相生的實力爆發,極為恐怖,將大海燒乾,露出下面的海床,海底山巒熔化,化作岩漿之海,先前不利的地勢地理頓時變得對他極為有利!

此消彼長之下。孝初山節節敗退,被逼得不得不飛出秘境,逃遁而去。

左相生大獲全勝,走出秘境。

風瘦竹喜不自勝迎上前來,高聲笑道:「第五局已經不必比試了,如果孝師兄執意要比,我們劍門馬馬虎虎就認輸了。」

孝芒神族的諸多強者動怒,面色陰晴不定。長老大祭司抬手,面不改色。含笑道:「劍門五局三勝,已經穩穩勝出,的確不必比了。既然如此,孝初晴之死,那就一筆勾銷。瘦竹兄再住幾日吧?」

風瘦竹也是笑眯眯道:「我也正有此意,要住上幾日。叨擾大祭司一番。」

「好說,好說。」孝芒神族大祭司呵呵笑道。

山神族、鬼神族兩族的強者紛紛上前道喜,風瘦竹一一還禮,有說有笑,唯獨神鴉族的強者沒有上前。

風瘦竹向左相生丟個眼色。笑道:「左堂主,你十年不見妻子,還是去神鴉族見一見妻子。」

左相生會意,躬身道:「是。」

風瘦竹向戚風、雷騰等人揮手道:「你們幾個跟隨左堂主一起去神鴉族,開開眼界,到了那裡不能失了禮數。」

戚風和雷騰等人不解其意,躬身稱是,跟在左相生身後。

風瘦竹身邊,只剩下鍾岳、丘妗兒和田延宗三人,風瘦竹帶著三人,喜笑顏開,與諸位長老祭祀有說有笑。

鍾岳卻看得出來,這老者其實是在強顏歡笑,意圖拖住山神族和鬼神族的祭祀,不讓他們離開孝芒神族。

若是這些強者離開的話,誰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即便是丘妗兒也看出絲絲不對勁之處,低聲道:「風長老為何不讓我們與左堂主一起前往神鴉族避難?我看孝芒神族絕對不懷好意,只怕會在我們回程時追殺伏擊我們。」

「左堂主可以帶著無關緊要的人離開,戚風和雷騰他們,都是無關緊要的人,畢竟他是神鴉族的女婿,孝芒神族須得給他一個面子。」

鍾岳低聲道:「但是這個面子的價值,也僅止於此。若是我們也跟著左堂主,孝芒神族就會撕破臉了,無論如何都會追殺左堂主等人。」

丘妗兒若有所思,悄悄道:「現在局勢如此兇險,為何風長老還要答應多住幾日,還不趕快離開?」

「風長老在等,等我劍門的援軍。」

田延宗在一旁悄聲道:「門主肯定會派來援軍接應我們,我估計這個人便是水子安長老。他的臉面大,而且處事圓滑,實力又強。如果他趕至,我們活著回到劍門的幾率便又大了許多。風長老之所以答應多住幾日,就是為了拖延幾日,等待水長老趕至。」

丘妗兒吐了吐舌頭,道:「這裡面居然還有這麼多條條道道,風長老的心思真是縝密得可怕,我便沒有想過這麼多。」

田延宗看向鍾岳,露出欣賞之色,贊道:「鍾師弟這麼年輕,便有這等老辣的目光和城府,難怪門主會將劍牌給你。原本你與東荒龍岳齊名,而現在你逆開五大秘境,一躍成為開輪境頂尖的高手,這一下便將那個龍岳拋得無影無蹤了1

他忍不住哈哈大笑,鍾岳也跟著哈哈笑了兩聲,心中有些無語:「如果他知道龍岳也是我,恐怕就不會這樣想了……」

————今天還是四連更,這是第一更!兄弟們,今天是29號了,月底最關鍵的時期,宅豬和夫人帶著孩子在去北京的路上,無暇關注月票榜,這個月能否保住新書月票第二,宅豬只能拜託你們了!!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