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人道至尊>第一百八十三章忠奸莫辨(第三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三章忠奸莫辨(第三更!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魔法

鍾岳和水子安行走在深山老林之中,這裡時不時還可以看到斷裂的巨柱,倒伏的匾牌,被火燒焦的圖騰柱。

這裡荒無人煙,只能聽到鳥叫聲和昆蟲的低鳴,極為安靜。

水子安大袖飄飄,從這片山林的樹梢上一晃而過,而鍾岳則緊跟在他的身後,心中惴惴不安,默不作聲。

「鐘山氏鍾岳,你好像對我很是防備呢。」

水子安一直沒有回頭,突然笑道:「而且好像也對我成見很深,可否對我講一講,到底是哪一點讓你對我很是戒備?」

鍾岳心中凜然,水子安主動要求與他一起,本來就讓他有些不安,現在他突然間說出這種話,讓鍾岳心中的不安感更甚。

「水長老這是說得哪裡話?」

鍾岳謹慎道:「弟子豈敢對長老有成見?」

水子安悠然道:「我有時候做事不太地道,的確容易引起他人懷疑,認為我背叛了劍門,背叛了人族。你懷疑我也是無可厚非,你說對不對?」

鍾岳心中更加警覺,微笑道:「水長老是我劍門的長輩,對劍門有大功,若非此次水長老出面聯繫其他神族,我劍門便就危險了。」

水子安一直背對著他,與他邊走邊談,搖頭道:「其實也不算危險對不對?就算給孝芒神族一個開戰的由頭,他們也不會開戰,因為我劍門的門主還未死,犯不著這個時候開戰,等到門主死了,才是他們開戰,吞併大荒的最佳時機。所以我這一次四下遊走請來各族的強者,其實也沒有多大的用處。就算我不請來各族的強者。孝芒神族也只會是繼續與我劍門扯皮。」

鍾岳皺眉,別人往往是為自己攬功勞,往自己臉上貼金,而水子安卻是不要這個功勞,反而分析為何孝芒神族不會動手。

水子安笑道:「你懷疑我,是因為天象老母吧?」

鍾岳毛骨悚然。幾乎失聲驚呼,強忍著才沒有亂了陣腳!

水子安回頭,深深看他一眼,速度不覺放慢一分,與鍾岳齊頭並進,微笑道:「天象老母就是水清妍對不對?你發覺了這件事,又知道我水塗氏的高層中有人召見水清妍,因此導致天象老母寄生在水清妍體內,對不對?」

鍾岳全身汗毛倒豎。只覺他看向自己的目光有如毒蛇,盯著自己的任何一個表情變化,似乎能夠看穿他內心中所有的想法和念頭!

「在上院的無禁忌對決中,你與水清妍對決,水清妍動用了我的劍繭劍絲,你才懷疑是我召見了水清妍,讓天象老母寄生在她的體內,是這樣吧?」

水子安笑眯眯道:「而劍繭劍絲乃是十凶兵。我又是這套十凶兵的主人,水清妍能夠擁有一枚劍繭。自然只能是我給她的,所以你懷疑到我的頭上。」

鍾岳咳嗽一聲,只覺唇乾舌燥,喉嚨有些沙啞:「水長老向我說這麼多,到底想說什麼?」

水子安呵呵笑道:「我的心思是什麼,你還能不明白嗎?」

鍾岳長長吸了口氣。沉聲道:「還請水長老明言1

水子安悠然道:「當然是殺人滅口。機會難得啊,我被你猜出是人族的叛徒,但是從前我想殺你的話,困難重重,很容易被人猜到是我做的。然而現在。便是天賜良機,我們被孝芒神族和其他神族追殺,身陷險境,這個時候我殺掉你,便沒有人會猜出是我做的了。」

鍾岳頭皮發麻,全身所有毛孔被強大的肉身封閉,沒有任何冷汗流出,精氣無法外泄,而現在他卻感覺到自己體內的冷汗幾乎要衝開封閉的毛孔了!

水子安呵呵笑道:「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再也找不到的好時機。我甚至可以不必對你下手,而是讓其他神族幹掉你,而我則淤血奮戰,殺出重圍,然後門主和風瘦竹便只能唏噓,感慨你英年早逝,夭折在神族的圍攻之下,而對我沒有半分的懷疑。甚至,他們還會安慰我,讓我不必對你的死而介懷。」

鍾岳識海中,薪火看著激蕩滂湃的雷海,這是因為他的心神被水子安的話刺激得波瀾起伏,所以才會識海生波。

「岳小子,不必激動,這個老頭至今為止沒有對你生出任何殺意。」薪火懶洋洋道。

「沒有任何殺意?」

鍾岳微微一怔,難以置通道:「他對我沒有任何殺意,為何還要說出這些話?」

「這就不清楚了。」

小火苗打個哈欠,道:「可能是為了逗你玩吧。」

鍾岳心中惴惴不安,雖說水子安沒有動殺機,沒有殺意,但是他如果想殺自己的話,的確可以無需動手,而是藉助其他神族之手,便可以將他斬殺!

水子安的目光緊緊落在他的臉上,繼續道:「你即將被我滅口,難道你便不擔心?」

鍾岳微微一笑,道:「我擔心有用嗎?」

「的確沒有用處。」

水子安打個哈哈,道:「我若是想殺你的確太簡單了,但是擔心的是我。一個平凡的少年,進入我劍門之後一直默默無聞,四年的時間還呆在外門的外院,沒有多少長進。然而有一天,這位少年卻突然爆發,一舉突破,做到了魂魄出竅,震驚左相生左堂主。」

他的話鋒一轉,不再說自己,而是突然轉移到鍾岳身上:「這個少年從此之後,彷彿換了個人一般,在魔墟中,死了這麼多的外門弟子,甚至連長老也死了兩位,而他卻偏偏無恙。之後他的表現就更驚奇了,在獸神嶺中死傷無數,還是他活著回來!上院無禁忌對決時,他竟然力壓十大氏族培養的弟子,力奪第一,甚至與疑似天象老母一爭高下1

他將鍾岳的經歷說了一遍,如數家珍,目光卻愈發銳利:「而後出人意料的是。他沒有感悟我劍門的靈,而是悄然離開了劍門,去了妖族。成為鍊氣士后,他在歸來的途中,居然救了我劍門四大高手之一的君思邪,回到劍門之後。他更是技驚四座,一躍成為脫胎境的鍊氣士,連蘊靈境都沒有經過便跳到脫胎境。鐘山氏,一個小氏族的弟子,一直默默無聞,並不出眾,突然間如有神助,你告訴我,這個人值不值得懷疑?」

鍾岳鬆了口氣。笑道:「的確值得懷疑。不知水長老懷疑什麼?」

水子安微笑道:「我並非單純因為他的經歷而懷疑他,我是有根據的懷疑。這個少年變得出類拔萃之前,我劍門發生了一件大事,那就是魔魂陰瘴爆發。」

他的目光銳利如劍,如同一道道劍芒,直刺鍾岳心底:「魔魂陰瘴對於其他鍊氣士來說是一場災難,那些鍊氣士並不清楚音障中到底是些什麼東西。但對於巨擘來說,陰瘴中的東西曆歷在目。那是神魔的殘魂!所以我懷疑。有一個神魔的殘魂進入了這個小氏族弟子的體內,這個小氏族弟子。已經不再是原來的那個小氏族弟子了。我說的對不對?」

鍾岳啞然,笑道:「水長老說的一手好故事。」

水子安哈哈一笑,道:「故事,的確只是個故事,我並沒有辦法證明你就是魔魂,你也沒有辦法證明我是人族的叛徒。你我只是相互猜測。」

鍾岳目光閃動,道:「話雖如此,但是水長老卻有辦法讓我死在這裡,對不對?」

水子安邁步前行,悠然道:「自然有的是辦法。走吧。各大神族快要追上來了。」

鍾岳跟上他的腳步,心中驚疑不定,不知這位水塗氏族長的目的到底是什麼,他剛才與自己那番話,又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懷疑他,他也在懷疑我,是這個意思嗎?水子安到底是人族的叛徒,還是真如門主所說,一心為了劍門絕不可能背叛?」

這個老者,讓人無法看透。

西荒極為遼闊,鍾岳來時是坐著樓船從群山之間穿過,免得驚動那些神廟,引來不必要的麻煩,而現在則幾乎是貼著地面飛行。

兩種不同的趕路方式,看到的景象也有著各自的不同,各有美妙之處,不過鍾岳卻沒有多少心思觀看迷人的景緻。

「水子安到底僅僅是懷疑我,還是真的想借神族的手幹掉我?抑或是,他一心要護送我,活著回到劍門?」

他實在猜不透這個老者,水子安將自己身上的疑點說得清清楚楚,將鍾岳身上的疑點也說的明明白白,若說他想殺鍾岳,隨時都可以動手,應該沒有必要說出這些話。

「若是不想殺我,他為何又會向我說他身上的疑點?水子安,水長老,你到底是忠是奸?」

不知不覺間,他們走出森林,水子安突然折向,沒有向大荒劍門的方向前進,而是折入一個神族的領地。

鍾岳心中一驚:「我逆開五大元神秘境的事情已經傳揚出去,連水子安自己也說,進入任何一個神族領地都不安全,所有神族都會視我為仇寇,務必要將我斬殺,因此要避開神族。為何水長老還要進入這個神族的領地?難道他真的要借刀殺人?」

他心中忐忑不安,事到如今,他也只能硬著頭皮跟上水子安的腳步。

這是個神族中的一個小種族,沿途之上盡顯荒涼,只有古老的遺聳立,偶爾有一些人族和妖族在繁衍生息,沿途可見巨大的圖騰柱和宮殿,只是沒有人居祝

鍾岳打量這些圖騰紋,只見上面繪著一種異神,人面、馬身、虎背、雙翼、虎尾、馬鬃。

這個種族已經沒落,一路走來鍾岳都沒有看到這個神族的弟子,留下的只有年久失修的宮殿和廟宇。

過了不久,他們來到一座小小的山丘前,山門高聳,卻沒有看門人。

水子安徑自走了進去,與鍾岳一起來到山頂的一座破廟前,這廟宇也是破破爛爛,水子安卻恭恭敬敬道:「英師兄,還記得你我之間的約定嗎?」

「記得。」

破廟中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道:「我欠你一個人情,須得還你。現在,你帶著一個人族少年,背後不遠處還有數十股強大氣息,莫非你現在要我還你這個人情了?哼,你帶著的這個人,莫非名叫鐘山氏鍾岳?我可聽說,他是逆開五大秘境之人,你帶他過來,就不怕我殺了他?」

水子安笑道:「英師兄自然不會這麼做。因為你欠我的人情太大,你們英招神族人丁稀少,只剩下你和一個女娃子,當年便是我救下你們英招神族的唯一一個族人。」

「你要我怎麼做?」

破廟中那個聲音問道:「保護這少年安全嗎?」

水子安點頭,向鍾岳道:「你進入神廟,有英老頭在,可保你平安。」

「長老你呢?」鍾岳問道。

水子安微笑道:「後面的追兵太多,我去幫他們消減一下數量。英師兄,人我交給你了,我回來后少了一根汗毛,我便將你們族唯一的女孩殺掉,讓你眼睜睜看著你們英招神族滅族1

「哼!讓他進來1破廟中傳來一聲怒哼。

————今天四連更!這是第三更,馬上第四更!!閑著沒事,兄弟們投兩張月票玩玩吧!!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