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人道至尊>第一百八十五章陰晴圓缺(第一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五章陰晴圓缺(第一更!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魔法

過了片刻,水子安有些瘦小的身軀出現在鍾岳眼帘,衣衫有些破敗,但氣色卻是極好,神采奕奕,邁步走向小廟。

天色已晚,太陽沉下山去,小廟散發出幽幽的光芒。

「水子安,你這一戰,足以讓你的凶名在我西荒再傳揚百年。」

英老頭嘆了口氣,道:「不過孝魔神也是很可怕,對吧?你要不要留下療傷?」

鍾岳心頭一驚:「水長老受傷了?」

「傷勢不重,孝魔神的確有幾分本事,神通衝破我的大陣,讓我負傷。」

水子安喚出鍾岳,拱手道:「不過此地不宜久留,若是耽擱的話,恐怕又會有巨擘趕至,須得儘快回到大荒。」

「既然如此,那麼你的恩情我便算是還了,大家從此兩不虧欠1

英老頭臉色轉冷,道:「還有一事,我家英女,要與你們人族的這位兒郎繁衍種族。水子安,將這個少年郎借我一個時辰,你是同意還是不同意?」

英女驚叫,臉色漲紅,鍾岳臉色也騰的紅了。英老頭冷哼道:「能夠逆開五大元神秘境的,應該是好血統,用來留種應該不錯。水子安,你的傷勢雖然外表看不出來,但你重創孝魔神,迎戰十八祭祀,應該傷勢也不輕,你留下來療傷,時間不長,只要一個時辰。這一個時辰中,我為你擋住敵人,有我在,你無需擔心!鐘山氏配種之後,你們走你們的1

鍾岳哭笑不得,英老頭一口一個留種,一口一個配種,一口一個繁衍種族,簡直就是把他當成一頭大種牛看待!

而且。鍾岳實難對除了人族之外的其他種族來感覺,心中總覺得彆扭萬分。

水子安遲疑一下,看向鍾岳,眼中露出打趣之色。鍾岳漲紅了臉,訥訥道:「水長老……」

「不用擔心,我還不至於把你賣了。如果要賣你。自然要賣個好價錢。」水子安笑眯眯道,上前一步,與英老頭交頭接耳說了幾句,英老頭連連點頭,臉色稍緩。

鍾岳和英女急忙側耳傾聽,卻什麼也沒有聽到,顯然這兩位大高手周圍氣場阻斷空氣,讓聲音無法外傳。

「既然如此,那麼你們便去吧。」

英老頭的臉色恢復如常。面帶笑意,笑眯眯道:「我便不耽擱你們了。不過,你別忘記今日答應我的事,若是你不來履約,我便帶著英女上門去1

「好說,好說。」

水子安打個哈哈道:「鐘山氏,我們走,趁夜趕路1

鍾岳跟著他。出廟而去,心中納悶萬分。走了數百里,鍾岳終於忍不住,道:「水長老,你與英老都說了些什麼?」

水子安笑道:「我告訴他,我們必須儘快離開,否則耽擱越久便越是兇險。若是諸多神族圍困神廟,請來其他神廟中神靈,英招神族的小破貌不祝不過英老頭執意要留你下來,延續他們英招一脈,他若是執意要留下你。只怕便要與我翻臉,真的鬥起來,我不怕他,但是怕英招族的神靈。英招神族的神靈,就在這座小廟裡享用祭祀。所以,我答應為他找個血統更好,血脈更高的女婿給他,作為交換條件,他這才滿意。」

鍾岳鬆了口氣,道:「原來如此。只要沒有我什麼事便好。」

「我告訴他,我大荒附近的孤霞城,有一個龍族名叫龍岳的,在孤霞城做妖族的領主,改天我給他將龍岳擄來給他做女婿。」

水子安笑眯眯道:「龍岳的名聲英老頭是聽過的,而且又是龍族,龍驤血統,比英招神族血統也不差,而且又是敲悶棍得來的上門女婿,比你小子可好多了。因此英老頭屁顛屁顛的就答應了。」

「啊?」

鍾岳瞠目結舌,鍾岳龍岳都是他,水子安要擒下「龍岳」送給英老頭做上門女婿,還不是把他送過去當上門女婿?

他心中不禁懷疑,這位水塗氏長老是故意使壞,知道龍岳鍾岳是一個人,因此故意這般說。

「呵呵,龍岳鍾岳,都有一個岳字,並稱雙岳,而且我水塗氏還在大荒中遇到一條龍驤,淘氣得很,屢次三番衝擊我水塗氏的水寨。」

水子安有意無意道:「我敲他悶棍,讓他給英招神族做上門女婿,已經算是便宜他了……」

鍾岳連打幾個冷戰,心中暗暗嘀咕:「難道他看出來,我便是龍岳,龍岳便是我了?」

水子安笑道:「我這人,心眼小得很,那個小龍驤多半就是龍岳,一定要擒下他,送個各個神族去配種,不僅僅是英招族,還有鬼神族、山神族……鐘山氏,你的臉色似乎有些不好。」

「沒什麼,剛才看到水長老與諸多強者交戰,我擔心水長老的安危。」鍾岳言不由衷道,

「原來如此,我還以為你同情那個龍岳呢。」

水子安哈哈大笑,向前飛馳而去,鍾岳振翅跟上,對這個水塗氏的長老愈發看不透了,顯然水子安已經從各種蛛絲馬跡中,猜出鍾岳便是龍岳。

畢竟當初鍾岳得到獸神內丹后化作龍驤,第一個遇到的便是水子安。鍾岳變成龍驤之後,也屢次找水塗氏的麻煩,水子安顯然調查過這裡面的貓膩,從而發現了許多蛛絲馬跡。

當時,鍾岳還施展過龍驤之類的神通,以水子安的老奸巨猾,自然能夠從諸多蛛絲馬跡中猜出許多東西。

「呵呵,龍岳這小子真有艷福,西荒有兩三千的種族,恐怕都想研究一下本族與龍族通婚,會生出一個什麼奇特的物種。」

水子安喃喃道:「這小子布種天下,豈不是艷福不淺?」

鍾岳又連打幾個冷戰,連忙道:「水長老,你的傷勢如何?」

「不太好。」

水子安雙手抄袖,御風而行,笑眯眯道:「若是單對單碰到孝魔神。我殺他卻也不算太麻煩,但是孝魔神身邊還有十八祭祀,實力實在恐怖,我還是吃了些虧,被他的神通攻入,給我幾下狠的。不過好在這次追殺我們的。最強的就是孝魔神,沒有其他巨擘,否則就有些兇險了……糟糕1

他臉色劇變,猛然停步,抬頭看天上明月,此刻天色已晚,月亮升起,天空中掛著一輪殘月,月亮雖殘。但月光皎潔。

鍾岳也抬頭看去,只見殘月和寥寥幾顆星辰掛在天幕上,沒有多少奇特之處,不知水子安到底說什麼糟糕。

水子安長長吸了口氣,面孔稍稍有些扭曲,道:「今天是十月十六,天上的月亮是殘的,你說糟不糟糕?」

「十月十六。天上出現殘月?」

鍾岳也是微微一怔,立刻醒悟:「天上的月亮。不是真正的月亮,而是神通或者魂兵1

「你還不算太笨!快走1

水子安腳下突然湧出一道長河,氣息一壓,將鍾岳壓在長河之上,長河不斷向前蔓延,在群山上空呼嘯而過。速度極快!

「陰晴圓缺,孝芒神族鎮守四方神廟的巨擘,孝陰,孝晴,孝圓。孝缺1

水子安駕馭長河快速前進,沉聲道:「我原以為孝缺是去追殺風瘦竹師兄,沒想到這廝居然也是為了針對你,要將你抹殺!這次糟了,孝缺的實力與孝魔神相差無幾……來不及了,孝缺已至,你先走吧1

他的身形猛然停頓,但是鍾岳腳下的長河卻依舊在呼嘯奔騰,向月光照耀下的群山深處綿延而去。

遠處,大約千裡外,有幾座神廟的光芒幽幽晃動。

「這條大河,會將你送到千裡外的三株大柳樹下,那三株柳樹高大奇異,你到了那裡,一眼就會認出。」

水子安的聲音遠遠傳來,道:「三株柳樹中間,是一個小小的神廟,方圓十八丈,只有一個門戶,到了那座小廟的門戶前,你不要出聲,只敲門。門開的時候,你將這塊令牌遞過去。那門裡面會伸出一隻怪手抓你,你只要將這令牌遞到怪手的手裡,他便不會殺你。」

浪花涌動,鍾岳手中突然多出一塊令牌,鍾岳趁著看去,只見這令牌上的文字扭曲如同蝌蚪亂爬,而在令牌的背面,卻繪著三株柳樹的圖騰紋理。

「記住,那怪手拿到令牌后,廟裡會傳來聲音,讓你進去,這時候你千萬不要出聲,一句話都不要說,也不要進去,就站在廟外,也不要睡著,否則你性命不保!天亮之後,太陽升起時,如果我還不回來,你便進入小廟,若我還不回來,月黑之前你必須出廟……」

水子安的聲音越來越淡,終於不再可聞。

鍾岳心中納悶,低聲道:「難道那個三株柳樹中間的小廟,也是水長老的故人,與他有交情?不過若真的是有交情,為何他還要說得如此詭異,不讓我在晚上進入那座小廟?天黑出廟,天亮進廟,這是什麼怪地方?」

沒過多久,後方傳來恐怖的悸動,那是巨擘交手產生的波動,令人心悸,顯然水子安與孝芒神族的巨擘孝缺遭遇,大打出手!

不僅如此,鍾岳還感覺到一股股極為可怕的氣息吊在自己的身後,應該是各大神族派出追殺他的強者,努力追趕長河!

只是長河的速度極快,饒是這些強者都是丹元、法天境的強者,也望塵莫及。

過了小半個時辰,長河的速度漸漸變慢,河水也越來越少,漸漸的只剩下一朵浪花,托著鍾岳前行。

而後,他抬頭看到月亮又恢復成滿月,應該是駛出了孝缺的那件魂兵的籠罩範圍。

而在前方,三株古老的柳樹出現,在月光下顯得靜謐萬分,三株柳樹中央,是一座方圓十八丈的小廟。

————第一更,馬上第二更!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