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人道至尊>第一百八十九章神戰之地(七月第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九章神戰之地(七月第一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魔法

鍾岳嘆了口氣,水子安水長老讓人實在捉摸不透,不過此人的老謀深算也是讓他佩服不已。

經過這兩次大戰,追殺他們的強者不是死了便是各自退去,之後的一日都是平平安安,波瀾不驚。

畢竟,這兩次圍剿之戰,非但沒能留下鍾岳和水子安,反而讓各大神族死傷慘重,沒有任何所得,死亡的神族高層卻不在少數,這對追殺他們的神族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損失。如果換成一個較少的神族,恐怕幾百年都難以恢復元氣。

一個智者的破壞力,比一個強者更為可怕,尤其是這個智者又是強者的時候,那就更為可怕了,而水子安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明日,就會回到大荒了。」

第二日上午,水子安腳步不覺慢了下來,時不時咳嗽一聲,痰中帶血,感慨道:「我還是老了,氣血不如從前,這兩日大戰,長途跋涉,體能還是有些跟不上,只是能勉強鎮住傷勢。好在大荒近了,到了大荒,便算是徹底安全了,我也無需繼續操勞了。」

鍾岳點頭,這裡還是西荒的地界,但是大荒已經不再遙遠,前方過了一片大沼澤便是連雲山脈,是隔著大荒和西荒的雄山峻岭,號稱可以與天上的雲彩相連。

翻過連雲山脈,便是大荒劍門的領地。

這幾日,水子安護送他從西荒返回大荒,勞心勞力,他心中也是極為感激,對這位水塗氏長老的看法大是改觀。

「不知道左相生左堂主和風長老他們如何,是不是也遭到神族的追殺?」鍾岳低聲道。

「與其擔心他們,還不如擔心你自己。越是快離開西荒。便越是危險,因為追殺是在後面追,而阻截則是已經埋伏在前面,等待你自投羅網。」

水子安看向前方,道:「一些強者來追殺,拖慢你的腳步。一些強者則會前往你必經之路,在那裡阻截你。追殺的可能未必是必殺之局,但阻截的則是必殺之局了。你看,這裡叫做神戰之地,原本也是神族棲息之地,曾經生活過極為強大的神族部落,建立輝煌一時的神廟和文明。不過後來居住在此的神族沒落,如今此地已經變成了廢墟一片。這裡之所以沒落,就是因為一場阻截大戰發生在此地。」

鍾岳靜靜聽著。水子安繼續道:「這場阻截之戰與我人族有關,當年我劍門的第一代門主率領數萬族人殺出西荒,走的便是這條路。」

鍾岳心中微動,看向前方的沼澤,喃喃道:「大荒人族的先祖,當年走的也是這條路?因為那場大戰,所以此地叫做神戰之地?」

「不錯,這就是神戰之地的來源。他們一路遭到追殺。在這裡遭遇阻擊,有過驚天動地的大戰。我人族的神庇護族人。引領族人尋找一個凈土,而西荒的神族,要維護他們神族的尊嚴,不容有任何背叛,更何況是卑微的人族?」

鍾岳凝望這片沼澤,只見沼澤中有的地方是淺水湖泊。蘆葦成林,有的是濕漉漉的綠地,這裡荒無人煙,也看不到神族在此繁衍生息。

「那一戰,奠定了劍門的神的名聲。也讓我劍門的神遭到重創,進入大荒后,又與天象老母血拚,斬殺天象老母,開闢劍門之後,我人族的神傷勢發作沒多久就過世了。」

水子安嘆息道:「他是英年早逝,也是主動身死,要趁著自己的靈魂還在全盛時期,將自己靈魂保存下來,鎮守大荒。如果他不死的話,若是再多活一些年頭,以他當年的才情,恐怕可以讓我人族不再偏安大荒,而是吞併其他各荒了。」

鍾岳心中只覺惋惜不已,可惜當年的那兩場戰鬥實在太凶,讓劍門第一代門主耗盡了生機,沒能完成人族崛起的大業。

「當年這片沼澤上的一戰,許多神族因此而沒落,他們為了阻擊人族的神和那些我大荒人族的先祖,動用了各自神廟中的神靈。神靈是神死後留下的圖騰圖靈,其中不少擁有魂魄,諸多強大無邊的神靈攪動天地,殺得大地崩壞天空破碎,讓這片諸神曾經降臨的土地變成沼澤,變成廢墟,成了西荒中人人畏懼的神戰之地。」

「古老無比的神靈戰死,落入這片沼澤之中,變成一個個迷一般的秘境,這些秘境是神靈體內的秘境,蘊藏著數不清的財富。除了這些神靈的秘境,還有當年那些神族最為強大的魂兵,也有不少失落在此,甚至還有神兵,神靈的兵器。」

水子安悠然道:「這裡是寶地,但是也充滿了殺機,常有神的殘魂在這裡遊盪,突然從沼澤中鑽出,吞噬過路者。而且,沼澤內還殘留著萬年前的那場驚天動地的大戰的神通餘波,就算是巨擘進入其中,也難以全身而退。史上,曾經有巨擘陷落在此,被神靈的神通抹殺。因此這裡越來越荒蕪,漸漸的就變成了一片絕地,沒有神族再居住在此。」

「我之所以選擇這條路,是因為此地兇險,那些阻截我們的強者,一定不會想到我們會如此冒險走這片沼澤,而且此地如此兇險,所以前路上應該沒有伏兵。」

鍾岳疑惑道:「不過這條路如此兇險,我們應該如何過去?」

「我知道有一條安全的道路。」

水子安笑道:「我劍門的先祖中,曾經有人將先祖們走過的道路記載下來,繪製成圖。當年的那場大戰,留下的恐怖神通實在太多,但是他們走出這裡,這代表著他們走過的地方,便是這片神戰之地唯一安全的道路。這幅圖我見過,也將走出沼澤的道路記下。」

鍾岳鬆了口氣,道:「有了這條道路的地圖,我們便可以一路無憂的走過沼澤,回到大荒了。那些神族沒有地圖,便休想追上我們,也無法在神戰之地中伏擊我們。」

水子安點頭。笑道:「神族中雖然有不少存在修為實力遠在我之上,但是智謀在我之上的卻是不多。我之所以沿著這條線路走,為的就是在這片神戰之地甩脫所有伏兵和追兵。」

鍾岳也不禁心中暗贊一聲,讚歎這老者的心思縝密。

一老一少行走在這片沼澤中,走著不為人知的秘徑,這條秘徑的兩旁時不時泛起多彩的迷霧。霧中隱約有巨大的山巒漂浮,那是古代的強者留下的神通,內蘊威能不散。

時不時又有絢麗的彩鳳從路徑邊飛過,托著長長的火尾,距離他們很近,鍾岳能夠感受到那火鳳中蘊藏的可怕威能,哪怕一個小火星落在他的身上,恐怕都足以將他燒成灰燼。

這沼澤中,瀰漫著一種種古代的神通。萬年前的那場神戰的餘威依舊在這裡逞凶,向入侵者宣示那一戰到底有多麼殘酷。

鍾岳還看到山巒般的骨骼一半隱沒在沼澤中一半露出地表,沼澤深處還有飄動的鬼火,鬼火中傳來凄厲的叫聲,應該是神靈被斬殺,神的殘魂在慘叫。

天空中,太陽也似乎蒙上了一層灰濛濛的霧氣,漸漸變得昏暗不明。水子安和他繼續前行,走著走著只見天色漸漸陰沉。陰雲密布,響起了隆隆的雷音。

鍾岳抬頭看天,輕咦一聲,只見天空中出現奇特的一幕,陰雲遮住了太陽,明明是大白天。但是天色卻變得黑暗下來。

古怪的是,這時候居然出現了月亮,一半天是陰雲密布,另一半天卻是大晴天,一輪明月掛在半空。滿月皎潔。

水子安也注意到這一幕,臉色劇變,急忙停下腳步,鍾岳險些撞在他的身上。

「怎麼可能?」

水子安臉色灰敗,喃喃道:「怎麼會這樣?孝芒神族根本不可能知道這條道路,他們怎麼會提前阻攔在前方……」

陰晴圓缺,孝芒神族鎮守四方神廟的四位巨擘,孝陰,孝晴,孝圓,孝缺,他與孝缺已經有過遭遇戰,苦戰一天一夜,將孝缺重傷逼退,而他也負傷嚴重。

而現在,天色半陰半晴,明明是大白天,天上卻掛著一輪滿月,這代表著孝陰、孝晴和孝圓這三大孝芒神族的巨擘,就在前方,就在這片神戰之地中,等待他們自投羅網!

鍾岳也相通這一點,一顆心不由沉了下來。

「孝芒神族不可能得到神戰之地生路的地圖,只有我人族有這條生路的地圖,為什麼孝陰、孝晴和孝圓會提前在前面埋伏?」

水子安臉色愈發灰敗,喃喃道:「我劍門的高層中有人看過那副地圖,將地圖篆錄下來,交給了孝芒神族!一定是這樣,一定是這樣,我人族中,有一個大蛀蟲……嘿嘿,栽了,這次我栽了……」

鍾岳沉默,水子安見過那副古老的地圖,也有其他劍門中人見過這幅地圖,並且將這幅地圖複製了一份,交給了孝芒神族。

所以,孝陰、孝晴和孝圓這三大神族巨擘才能提前來到神戰之地的核心地帶,等候他們自投羅網!

「呵呵呵,鐘山氏,這不是要殺你的局1

水子安突然哈哈大笑,笑得老淚都流了下來:「不僅僅是要殺你,殺你無需動用陰晴圓缺四大巨擘,這是要殺我才設下的局1

鍾岳心中一動,默默點頭。

他不過是個開輪境的鍊氣士,沒有足夠長的時間,無法成長為威脅到孝芒神族的強者。而這個時候,劍門的門主已老,只有一兩年的壽命,劍門門主一死,劍門最高的戰力消失,只剩下兩位巨擘,風瘦竹、水子安。

其中水子安交友滿天下,人脈極廣,振臂一呼,應者雲集。

想要滅劍門,先滅水子安。

這場局對付的主角,不是鍾岳,鍾岳只是附帶,孝芒神族真正要對付的,是水子安,殺掉他,免得攻打劍門時他呼朋喚友!

一個水子安能夠帶動的能量,戰力可敵一個聖地!

「難怪孝缺沒有去追殺瘦竹師兄,而是來追殺你我,原來如此。」

水子安挺直腰桿,看向天空中的陰雲、明月:「這一戰,逃避不掉了,只有戰!鐘山氏,你知道我為何懷疑你,卻一直沒有殺你嗎?你一定想不到原因,現在我就告訴你……」

————兄弟們,這是七月第一更,月票榜已經換榜,上月訂閱的書友應該都會有一張或者兩張的保底月票,求月票,請大家投給人道至尊!!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