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人道至尊>第一百九十章別為我內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章別為我內疚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魔法

水子安轉頭,凝視鍾岳,這老者如今周身瀰漫熊熊戰意,滔天的氣勢,雖然身材矮小,但卻有一種神魔辟易的氣概!

「你身上有著數不清的疑點,足以可以讓我認定你是劍門地底的魔魂,而我沒有殺你,其實很簡單,那就是你留下的破綻和疑點太多了。」

水子安哈哈笑道,目光中流露出打趣之色:「你如果真的是魔魂侵佔鐘山氏的肉身,那麼你就不會留下這麼多的疑點和破綻,相反你會像水清妍一樣,半點的破綻都不留下。若是水清妍沒有與你在無禁忌對決中一戰,誰也不會料到她的實力竟然如此突飛猛進!她與你交手,這才露出唯一的破綻。」

「而你,根本不像是算無遺策的神魔,你做事到處留下疑點和破綻,這反而是你清白的最大原因所在。當初門主知道了你,問我你是不是有問題,我對他說,有這麼傻乎乎留下這麼多破綻和疑點的神魔嗎?門主哈哈一笑,點頭稱是。」

他微笑道:「我迷蕉啵便越是覺得你有趣兒,後來我追著龍驤足跡來到大原荒地,君思邪遇伏,我準備救下她,卻見到你出手營救君思邪,我便知道你是在我水寨中搗亂的那頭龍驤。」

他的目光中露出讚許之色。道:「你再次跑到妖族,成為龍岳,做了師不易的弟子。然後做事也漸漸變得縝密,留下的破綻越來越少,我也替你高興,因為我看著你一步步成長。」

鍾岳眼眶微紅,水子安取出一捲圖畫,塞到他的手中,笑道:「我看著你成長。比我撿了寶貝兒還要開心。帶好這幅地圖,這是原圖的副本。跟我走,我為你找個比較安全的秘境,你躲在其中。我去戰鬥,不能保護你。這裡太偏僻,再也沒有哪座神廟能夠保護你了。」

「水長老……」

鍾岳鼻子一酸,忍不住要落淚,自己懷疑水子安是叛徒時,卻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老者在注意他的一舉一動,他的一丁點進步,這個老者都高興地眉開眼笑。

「不要惺惺作態,是男兒。挺起胸膛為我助威!老夫只是要與那三個老傢伙較量較量而已,又不是去送死。」

水子安邁步向前走去,道:「沒有你小子的拖累。我說不定還可以殺出去,到那時,被困在這個神戰之地的就是你小子,你哭都沒地方哭!走,走,咱們找找看。這裡一定有比較安全的神靈秘境保存下來……」

鍾岳捧著那捲圖畫跟上他,水子安東張西望。四下搜尋,過了片刻,道:「若是你活下來,而我沒有回到大荒,那麼你去告訴門主,蛀蟲只能在有資格查看地圖的人當中,有這個資格的不多……別愁眉苦臉,我又不是真的要死了。老夫從小到大都機靈著呢,是劍門最聰明的人。我元神秘境中有幾百塊的保命令牌,都是那些強大的可怕的傢伙贈給我保命的,我還有你小子給我的保命令牌。這些令牌可保我幾百次不死……」

終於,水子安尋到一處元神秘境,輕輕一指,一道道劍氣飛出,將那秘境切開一線,喝道:「進去!鐘山氏,快點給我進去1

鍾岳翻身跪伏在地,在泥濘中叩首,隨即起身,飛身投入到那神靈秘境之中。

「暫時不要出來,等待風波平息1

水子安的聲音傳入秘境之中,隔著秘境有些模糊:「記住,他們要殺的人不是你,自始自終,他們的心思都不在你的身上,從一開始,他們就是為了幹掉我!無論我死了還是逃了,你無需因為我而內疚!我不需要你的內疚,明白嗎?」

「還有,這座神靈秘境雖然比較安全,但也有兇險,你自己小心。等到風波平息,安全之後,你才可以出來。離開秘境時,你也要小心四周,說不定還有追殺者。到那時便沒有人保護你,需要你自己去拼殺……」

……

這座神靈秘境中,鍾岳怔然,眼眶再一次濕潤,隨即他的雙眼中有火光湧出,不讓眼淚流出,而是將淚光蒸發。

水子安不需要眼淚,說那是矯情是惺惺作態,眼淚沒有用,震得一丁點的用處都沒有。

「有用的是強大的支援,強大的武力,我的實力太弱小了,幫不上任何忙……」

鍾岳神態木然,水長老與孝芒神族四方神廟的巨擘交手,他根本無法插手,無法相助,過了片刻,他精神一振,低聲道:「自怨自艾也沒有用處,想要變強,只能靠自己的努力,而不是沉寂在悲痛之中!我還是太弱小了,但我不會一直弱小,這種事情,發生一次就夠了1

他靜下心神,將心中的雜念摒除,打量四周,這裡是一尊神靈的元神秘境,神靈死了,元神秘境卻沒有崩散。

戰鬥中死亡的神靈,其元神秘境也會變得無比兇險,充滿了諸多不可預知的危險。

比如說神靈的萬象秘境,如果神靈是在戰鬥之中死亡,死亡前一刻他的萬象秘境還在不斷的動蕩變化,調動萬象之力,那麼他死後萬象秘境便會依舊充斥著萬象之力,不斷動蕩變化!

鍾岳在孝芒神族,進入過神靈的萬象秘境,在白袍祭祀的催動下,萬象秘境千變萬化,化作荒漠,化作山林,化作神廟、海洋。

而戰鬥中死亡的神靈,其萬象秘境則會更加恐怖,山海之力,神廟偉力,荒漠流沙。火海、隕星等等恐怖景象恐怕都會出現。

若是五行秘境,則會五行之氣殺光煉化一切入侵者,陰陽秘境則會瀰漫陰陽二氣。神才秘境則會天地傾倒,汲取一切入侵者的生命力,而道一秘境更是恐怖,集合了五大秘境的力量。

這片神戰之地連巨擘連闖的話都會隕落其中,兇險可想而知。

水子安選擇的這個秘境,是最為安全的一個秘境,這片秘境中並沒有動蕩的秘境之力。就算有也不像其他秘境那般兇險。

鍾岳打量四周,看到天空中的日月。一個掛在左邊,一個掛在右邊,確認這是一座神靈的陰陽秘境。

這秘境中,日月是殘的。半空中的大日破去一大塊,從天空中向下流著熊熊的大火,那是陽氣,月亮則被劍氣洞穿,破了一個大洞,月華如瀑奔流而下,流出的是陰氣。

「神靈的陰陽秘境,只是這陰陽秘境中的陰氣陽氣,並非是純陰純陽。顯然這位神靈並未修鍊出純粹的陰陽二氣。不過這裡的陰氣和陽氣,適合我修鍊陰陽二氣。」

鍾岳邁步向太陽流火陽氣外泄之地走去,對於陰陽二氣。他得天獨厚,畢竟是得到了日靈和月靈,他已經得到陰陽二氣的真傳,盡得陰陽二氣的圖騰紋,甚至自己已經煉成一縷陰陽二氣,而且是純陰之氣。純陽之氣。

術業有專攻,他也有比神靈更加強大的地方。

「我的陰陽秘境。也可以藉助此地的陰氣陽氣,提升一個大台階,將陰陽秘境修鍊到圓滿境地!還可以調理陰陽,整頓日靈月靈,免得體內陰陽失衡,更為關鍵的是,我的日靈月靈,定然可以因此獲得巨大的飛躍。」

鍾岳在火光的邊緣坐下,靜靜修鍊。

「水長老……」他的眼前時不時浮現出那個有些瘦小的老者身影,想起他的大袖飄飄。

「你說你不是因我而死,但是實際上你就是因我而死,若非你奉門主之命前來營救我,你豈會陷入這樣的險境?」

「你不讓我內疚,是擔心內疚擾亂我的心智,讓我在愧疚中頹廢嗎?我不會。」

「我只感覺到,沒有力量的無助,有心無力的無奈,我會變強,不斷的變強,不讓這種事情再次發生1

……

蒼茫的神戰之地,水子安雙手插在袖中,袖筒御風沖盪起來,鼓鼓的,這老者走向前方,只見左邊的天色更陰,右邊的明月更亮,晴空郎朗。

那密布的陰雲不是陰雲,而是一襲灰黑色的衣袍,籠罩著天空,明月也不是明月,而是一面白玉雕琢而成的玉盤,而晴空則是深空射線煉成的羅網融入天空之中。

水子安抬頭打量這三件異乎強大的魂兵,突然笑道:「孝陰、孝晴和孝圓,三位師兄師姐,不必躲躲藏藏了,我已經來了1

呼。

陰雲抖動,化作灰黑色的長袍披落在一位三首老者的肩頭,明月落下,化作白玉盤落在一位白髮老嫗的腦後,晴空中一道道碧青色光線組成的羅網在半空中抖動,羅網上倒站著一位老者,頭下腳上掛在網上。

四方神廟,三位巨擘級的祭祀,出現在神戰之地唯一的生路之上。

「水子安,水師兄,你是聰明人,不必我們姐弟幾人多說了吧?」

孝晴正是那個老嫗,腦後的白玉盤愈發明亮,佝僂著身子笑道:「你應該已經猜出我們的目標了,我們陰晴圓缺四大祭祀出動,再加上孝魔神共有五大巨擘,為的就是除掉你。你重創孝魔神和孝缺,還讓我們一起對你下手,你足以死而自傲了。」

「死而自傲?」

水子安哈哈大笑道:「我死之前,須得拉一兩位師兄陪我上路。不知是你們三位中的哪位?」

三位巨擘殺來,孝圓笑眯眯道:「沒有這個可能了,你已經負傷,而且沒有劍繭劍絲在手,我們你無法拉走任何一個陪葬。」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