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玄門封神>第二十四章:存在的虛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四章:存在的虛無

小說:玄門封神| 作者:親吻指尖| 類別:武俠修真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註冊

雲娘問過之後這才知道,上清祖師居然帶著他們去了伏都大帝的伏都城。

挑戰伏都大帝,讓人意外的是那伏都大帝居然沒有應戰。

甚至沒有人知道伏都大帝去了哪裡,更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消失的。

雲娘又開始擔心了,因為上清祖師的消息也突然之間斷了,沒有人能夠知道他們在哪裡。

塗元在哪裡沒有人知道。

塗元在閉關體悟自身與這片世界。

伏都大帝沒有出現,這讓塗元很意外。

他突然有一個大膽的想法。

孔雀王國還沒有覆滅。

在他的心中,孔雀王非常的強大可怕,豈是那麼容易覆滅的。

之前在那裡封印的世界里,裡面的人都說過去了五百多年。

而這裡,才不過十年不到。

無論哪邊的時間是錯的,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個世界時間空間的本就是錯亂,這裡或許一年,那裡或許已經百年。

那麼,很有可能,其實孔雀王國還在抵抗著。

當他心生這種念頭之時,就知道事實定然差不多,如他這般境界,一念不起,一塵不染,當心動念起之時便是冥冥之中的感應,來自於天地的啟迪。

於是他突然之間站起來,持七寶如意於身前,閉著眼睛,感應著這片天地,這一刻,他就像一座山,一片海,一朵雲。

突然將如意高舉,他像是摯天巨柱,手中打下的如意,就如倒塌下來的天。

「轟……」

一下。

再抬起,揮打而下。

又一下。

以塗元為中心閃盪起了洶湧的靈波,這片天地都似皺了。

第三下,如意揮打。

一個窟窿出現。

窟窿出現的那一刻,他看到了一座焚燒的城池。

在那城頭,他看到了一身金衣的孔雀王,而孔雀王彷彿也感受到了什麼,側頭望來。

而在孔雀王所立城頭的上空,一朵朵的雲上站著一個個的人,總共竟是有十餘位。

其中有一位灰白鬍須的老人突然回頭,怒喝道:「好膽,敢窺視吾等,找死。」

話落,那位老人一拳朝著塗元打開的窟窿打來,塗元看著離對方極遠,但是對方這一拳打出之時,只覺得那一拳離自己極近,閃耀著刺眼的光芒,只頃刻之間已經到了面前。

塗元手中如意迎著那拳頭打下去。

天空炸裂,剎那之間烏雲密布,雷霆滾滾而生。

「滾遠點。」透著那還沒有完全彌合的虛空,那個老人如金石般的聲音傳來。

塗元只覺得血氣翻湧,神魂激蕩。

那人竟是如此的強大,而且與他一起的還有那麼多人,而這麼多人圍攻著孔雀王。他覺得這裡的孔雀王比在元陽古地的孔雀王還要強大。

天空之中,雷霆震蕩,朝著塗元落下,但是塗元看到的卻不是這雷霆,而是那雷霆之中的裂痕。

若是落在身上,自己的肉身如何能夠抵禦這裂痕,天地都裂開了,在天地之中的身體又豈能夠完好。

於是,他手中的如意再一次的揮打出去。

他揮打的動作看上去很慢,但是如意上的意卻濃而重。

雷霆的漫延止住了,天地仍然如浪花般的翻湧,只是到了塗元的身邊更像是撞在了巨石山涯上。

站在他身後的桐丘明只是衣袍飄揚,並沒有受到什麼影響。

腳下的大山已經崩塌了,他站在那裡,思索著。

現在靜下來之後,他已經明白自己剛才看到的那景象是什麼。

那是過存在於過去的景象,若是以自己為原點,那些是已經發生的了事。

這片原界之中,時空錯亂,時間並無先後,而人們想要在這裡生存,必須要固定一個點,這也是為什麼需要建立城池,或者是建立一個個的國度,那每一個城池,或者每一個國度,他們形成了一個有時間維度一體的世界,人們這才能夠在裡面生活。

而因為每一個建立這些城池或者國度的人不同,所以其世界上的時間流速不一樣,這也是為什麼,塗元他在進入的第一個世界之中,那裡的人說已經過了五百年,而桐丘明這裡只過了十年不到。

看來那個伏都大帝真的可能收了重傷,或者是被什麼事給牽絆住了。

不過,能夠找得到伏都城,塗元並不意外,因為與伏都大帝之間是有因果聯繫的,而要找剛才只見過一眼的那些人所在的城池,卻根本就無法找到。

塗元站在那裡良久之後,天地恢復正常,原本崩塌的大地快速的恢復著,並不是恢復原本的樣子,而是原本的新土快速改變色澤,成為那種被風雨陰陽沁染的老土。

這一片的地貌已經改變,塗元站在那裡,來回的走動著。

「這裡沒有正常的時間流逝,所以在這裡,也就沒有所謂的不朽與永生。」

塗元在心中梳理著,想到這裡,心中突然有一個念頭,這個念頭一出現。

「既然這裡沒有永恆與不朽,那麼為什麼大家都來到這裡。」

「唯有在這有無之間,方能夠找到那不朽的奧妙。」

「進一步,是與這片天地融合,但也會被這原界所同化,成為其中一部分,那麼,自然就沒有所謂的自我意識了。而若退一步,那麼就是與這片原界抗爭,又有誰能夠抵抗得了這茫茫天宇的規律,又有誰能夠承受得住。」

「大家建立自己的國度,截取這原界的一片天宇,梳理其中的時空,這樣的話,就能夠在這裡存在。」

塗元伸出雙手,看著,這一雙手依然晶瑩如玉,但是他自己細細的體會,卻已經感受到了一種變化。

如果此時將自己的一雙手砍下,那麼這一雙手將會掉在地上,很快與這片大地一樣。

他想要將自己的一根手指折斷扔到這片大地上,這個念頭才起,便有一種特別的危險在心頭生起。

這種危險感不是那種強烈如波濤,但才泛起,便覺得深入骨髓靈魂,那種綿綿不盡,纏繞到極遠未來。

而在那極遠之處,那種危險感卻已經化為滔天巨浪。

他明白這種危險,就是自己只站在這裡什麼也不做,無論是靈魂還是肉身都被這原界給洗刷成腳下的土。

「如果,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人記得我們,那我們是不是就不存在?」塗元突然開口問道。

桐丘明有些茫然,他一時不知道怎麼回答,過了一會兒,這才說道:「我們本來就存在的啊,別人不記得,我們不也在這裡嗎?」

「那如果,我一直沒有出現,你們是不是就認為上清祖師其實只是一個謊言,並不存在。」塗元再問道。

「可即使是我們不信,但祖師依然存在於我們不知道的地方。」桐丘明說道。

「我的存在不需要他人的證明嗎?這個聽上去有道理,但是這裡可不同。」塗元心中想著。

  • (快捷鍵:←)
  • 玄門封神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