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三三一章 氣運龍柱(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三三一章 氣運龍柱(二)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學康大師的頭髮瞬間發白,消耗過度,暈倒了過去。

但是他卻給出了比較清晰的推算結果,現在,就看大帝怎麼決策了。

幾個能掐會算的,滿朝修士大將齊齊看向昭文帝。

昭文帝挺身而起,朗聲說道:「好,沉香,即刻起,由你全權主導,要人給人,要物給物,儘快搭天台,鑄龍柱,本帝親自祈福,求來我……」

「大帝,且慢」,大殿之外,有修士揚聲說道:「此事還需從長計議。」

說話之間,四五名身著道袍的修士已經龍行虎步大踏步走了進來,正中為首的修士手持拂塵,面向大帝微微鞠躬,朗聲說道:「見過大帝。」

昭文帝和顏悅色地笑著說道:「衛長老免禮,沒想到這件事居然驚動了供奉們,不知道供奉團的意見是?」

衛長老掃了一眼孫豪,朗聲說道:「祈福本就是虛無縹緲之事,如今還需要動用大量人力物力為祈福鑄高台,我供奉團認為很不妥當,我們現在,應該做,而且還要做好的,恰恰是如何堅守安陽,等待其他大陸魔災消弭之後的援軍。」

孫豪微笑著,站在大殿之中,並沒有做任何辯解。

昭文帝搖頭說道:「外城一破,安陽堅持不住多久,億萬凡人的供給,就能直接將安陽龍城壓垮。」

衛長老對身邊的修士微微示意,讓他展開一副巨大捲軸,衛長老對昭文帝鞠躬說道:「大帝,我供奉團最近也沒閑著,在管理安陽城之時,也為安陽下一步的防務提前做出了一些預備,大帝請看,我安陽城上,漂浮著仙山十座,每一座仙山都有許多靈田,還有大量的可供開發利用的田地……」

供奉團衛白長老顯然提前做足了功課,為此準備了不短時間,頭頭是道,娓娓道來,最後總結成了一句話:「哪怕是外城被破,但也只要我們籌備得好,準備充分,完全利用好十大仙山,就應該能讓安陽城具備強悍的生命力,屹立東方而不倒……」

供奉團覺得,安陽城完全不用捨本逐末,重點應該放在如何開發仙山上,祈福蒼天並不靠譜。

昭文大帝看看孫豪。

發現孫豪含笑而立,好似跟自己無關一般。

昭文大帝微微一想,卻是明白了孫豪的立場,對孫豪來說,無論安陽怎麼選擇,其實都關係不大,因為那對孫豪沒有什麼影響,甚至是安陽城淪陷,以孫豪幾人穿行東方的本事,也可以安然逃逸。

想了一想,昭文大帝又看看星文大將,笑著對衛白說道:「大長老,沉香大法應該有較大的成功可能性,倒是可以嘗試,我看不如這樣,我們分頭行動,大長老你繼續按照原計劃規劃仙山靈田,為外城被破未雨綢繆,而我這邊,組織力量配合沉香。」

衛長老很不爽地掃了一眼孫豪,開口說道:「大帝,氣運虛無縹緲,你千萬別被江湖術士的胡言亂語迷惑,做出一些勞民傷財的糊塗事。」

這話說的不好聽,王遠有點不樂意了,嘴裡說道:「怎麼是勞民傷財了?按我說,你那辦法才是餿主意,拿仙山開闢凡田,說輕點是降低了仙山的檔次,說重點,就是讓仙山染上凡塵,損傷大漢氣運……」

衛白氣得臉色通紅,手指對王遠一指:「你,黃口孺子,胡言亂語。」

氣運最是難測,也很難具體測度,王遠這番話,其實也就是信口胡說,但是說者無心,聽者有意,孫豪聽到王遠的論調,心中不由微微一動。

王遠身為龍將,具備很多真龍的不可思議的能力。

大漢以真龍為圖騰,冥冥之中,孫豪其實就跟大漢的氣運有些聯繫,如今,王遠好似是沒有意識地胡亂猜測,但是,說不定事情就正如王遠預料的一般,供奉團在仙山開闢凡田的決策說不定就真會損失到大漢氣運。

昭文帝一擺衣袖,大家別吵,嘴裡說到:「就這麼說好,我和大長老分頭做事,沉香,你需要多少人,還有,天台和龍柱的規格如何?我們要儘快搭起。」

衛長老見昭文帝執意要祈福,心中不滿,衣袖一擺,帶領修士告退而起,卻是也去為開發仙山做準備了。

孫豪面對微笑,目送衛長老離去之後,微微笑著對昭文帝說道:「大帝,你把祥文所部交給我搭天台即可,另外,還請調用四族煉器修士,配合沉香鑄造龍柱,其他的事,沉香自會解決。」

找了個巨大的空曠原野,孫豪招來祥文所部,開始安排搭龍台之事,同時,在大漢的冶造局,讓龍將王遠督促鑄龍柱。

王遠有過改造海船的經驗,此時組織人手辦事,熟門熟路。

朱玲和單涫涫協助孫豪,在曠野之中,很快搭建起底部三十丈方圓,頂部十丈方圓,高三十多丈的巨大圓柱形高台。

三根高大的盤龍石柱也如時鑄造完畢,被王遠扛了過來,立在了高台之上。

三根盤龍石柱高達三十多丈,每一根都有三尺左右直徑,其上按照孫豪的圖紙,各自雕刻了一條栩栩如生的巨龍。

巨龍盤旋在石柱之上,頭向上高高衝起,似要騰空而起。

高台之上,立下石柱之後,三根石柱衝天,已經十分接近了空中的雲團。

站在下方觀禮,數量不少,但地位很高的東方修士們覺得,三根盤龍石柱氣勢無比雄偉,給人一種精神振奮的強大感覺。

三根石柱中央,布設了一個法壇,硃砂、符筆、香爐還有符紙等施法物品一應俱全。

孫豪站在法壇之上,有點成了神棍的感覺。

裝模作樣,孫豪嘴裡念念有詞,實際上,孫豪自己也不知道念的是些什麼,孫豪如今施法,只不過是掩人耳目,只不過是別有所求,倒並不是真正的會什麼大法。

孫豪學到的雜七雜八的東西很多,但還真的沒有學到過祈福法門,氣運虛無,孫豪也真正的,並沒有相關提振的法門。

搭高台、鑄龍柱,只不過都是一些噓頭而已。

孫豪很佩服康學大師,這傢伙預測的第一句大法本無根,指的應該就是孫豪的大法無根無據,純屬借法,敲山震虎,找到自己需要找到的目標,實現自己的下一步計劃。

手持符筆,點硃砂,畫符篆,忙活好大一陣,孫豪朗聲說道:「有請昭文大帝,請大帝坐三才人君之位……」

早有準備的昭文帝飛身而起,大步一跨,已經落在了高台之上的一根柱子之上。

三根盤龍柱各有方位,昭文帝身為帝君,代表了人間真龍,坐三才人位卻是剛剛合適。

大帝落座,孫豪再度輕聲喝道:「龍將,還請隨我一起,鎮守三才,我鎮天,你鎮地,共同協助大帝祈福振運。」

朱玲眼中閃過絲絲哀然,龍將王遠已經飛身而起,落在三才地位盤龍柱上。

孫豪搖頭輕嘆,手中法劍一擺,身軀旋轉之中,盤旋飛起,落在了最後一根盤龍柱上。

站在高台之上,孫豪看向王遠和昭文帝,神識卻延伸開去,掃向高台四周,但是遺憾的是,到現在為止,孫豪依然沒有絲毫髮現。

沒有隱藏的魔修顯形,也沒能發現任何東極天柱的形跡。

而按照他和智痴的推測,東極天柱應該就是東方氣運支柱,東方氣運,並不一定就是王朝氣運,但應該有一種載體,在支撐著東方一方蒼穹。

孫豪搞這麼大的動靜,架起祈福高台,實際上,就是想把隱藏的魔修或者是氣運支柱的載體給引出來。

但好像,到了現在,依然絲毫沒有反應。

那麼,孫豪也就只能硬著頭皮,真正的往下祈福了。

或許,只有孫豪真正的祈動了上天,讓東方氣運發生了變化,那些隱藏的魔修才會真正的發動突襲阻止,而真正的氣運支柱也才會現身。

孫豪神態虔誠,微微鞠躬,朗聲說道:「奉天承運,今日祈福,有請諸天仙人……」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