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三三四章 技高一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三三四章 技高一籌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昭文帝一臉沉重地看向孫豪:「沉香,事不可為,你們還是儘快突圍而去,這三個金日部魔修連國主大人都抵擋不住,萬萬不可硬拼,沉香,你們走吧……」

此時的昭文帝,心中充滿了懊悔,一種大法將成,安陽城希望在望的時候,突然被破壞,心死若喪的懊悔,同時心中也湧起了對孫豪的陣陣歉意,全身真元大作,身上出現道道金光,打算拚死一搏,為孫豪等修士撤退爭取一點時間。

而下邊正在混戰的修士,看到空中強大的魔族陣容之後,更是士氣大跌,心道糟糕,有種在劫難逃的強烈不好感覺。

朱玲、單涫涫兩人背靠背,站在下方,身上氣勢逐漸提了起來,跟空中供奉團修士對峙起來。

王遠身上,冒出了淡淡金光,依然站位三才,跟孫豪相互照應。

而此時此刻,被金日部三大魔將圍住的孫豪,依然面帶笑容,從容不迫,抬手對昭文帝示意別急,雙眼看向大長老,不急不忙地說道:「衛白大長老,你難道不覺得奇怪,為什麼我會聽你那麼多廢話嗎?」

衛白稍稍一愣,還沒反應過來。

孫豪一聲暴喝:「動手1

地面,原本跟供奉團對峙的單涫涫還有朱玲,原地飄然起飛,如同兩隻輕盈的鳥兒一般,攻向了距離她們不遠處的大長老。

牽一髮而動全身,幾乎是孫豪發動的同時,早有準備的魔族陣營修士也瞬間動了起來。

供奉團修士撲向兩位女修。

但是噗噗噗。空中出現八個不同造型的龍蟾身影,撲了下來,擋住了他們的進攻路線。

大長老迅速飛起的同時,發現在孫豪的控制之下,兩位女修已經納入陣中,並作為箭頭,主攻自己,而防禦,卻又由孫豪和王遠在完成。

天空之中,孫豪和王遠位置稍稍一變,準確無誤地,下方飄舞的兩個女修已經跟空中孫豪王遠練成了一個戰陣,急速撲出的供奉團修士都被王遠飛出的八道身影給一一擋在了大陣之外。

單涫涫閃動著藍色光華的三叉戟扎向了衛白。

朱玲的玉腿也一腿劈向了大長老。

邪日、曠日和白日三位化為三道黑煙,沖向孫豪。

昭文帝大吼一聲:「沉香小心」,身上光芒閃爍,頭上龍冠飛出,旋轉著壓向三位金日部魔將。

孫豪微微一笑:「無妨,大帝小心自身防禦就好。」

身軀空中一正,緩緩拉開架勢,一股旭日陽剛之氣,從孫豪的身上噴薄而出,拳腳如電,刷刷飛出兩拳,一隻戕獅虛影「嗷嗚」咆哮,隨手沖了出去,應向三位金日部魔修。

轟轟聲中。

朱玲和涫涫的攻擊率先跟衛青接火。

天空之中,朱玲直劈而下的玉腿,幻化無數腿影,如同一個扇子,當頭向大長老劈頭蓋臉地劈了下來。

而涫涫的三叉戟,也脫手而出,空中化為一道水藍色光影,無聲無息刺向衛白。

衛白的護體神罡一衝而出,嘴裡一聲暴喝:「橫練金鐘,給我擋。」

張嘴一吐,一個小小的金鐘吐了出來,綻放金色光芒,形成一個罩子,擋住了自己的身軀,嘴裡,衛白哈哈大笑:「都說沉香智略通天,今日一見,卻大失所望,籌劃良久,居然是對我來的,這兩位娘子的戰力雖然遠超普通真君初期,但是,卻奈何我不得……」

朱玲的腿影劈在金鐘之上,發出一連串的碰碰聲。

單涫涫的三叉戟也當的一聲,被金鐘給擋在了外邊。

兩位女修雙雙無功而返,如同穿花蝴蝶飛身而回。

當然,也並不是完全沒有任何攻擊效果,朱玲一連串巨大的劈砍腿力之下,衛白雖然沒有受到什麼傷害,但是整個身軀已經被生生地打落在了地面之上。

王遠的龍蟾八步得到孫豪大陣加持,但畢竟只是虛影,稍稍擋了一下供奉團的修士之後,消散在空中。

讓昭文帝難以置信的是,面對金日部三大魔將。

自己的皇冠,配合孫豪的戕獅,居然生生擋住了三道黑煙。

一練串爆炸之後,皇冠一彈,飛了回來。

戕獅虛影也消失在了空中,但是三道黑煙也被逼回了原形,飄立在了不遠處,目光炯炯地看著孫豪。

昭文帝此時,心中隱約猜測,從這種戰況來看,或許,孫豪孫沉香的修為戰力,比自己應該不會弱多少。

要不然,自己這邊也不能以二大三,攔住金日部三位魔將。

當然,三位魔將這是第一次進攻,試探性質居多,也不知道他們一旦全力爆發,自己和沉香還能擋得住不?

從他們三人大戰國主的情況來看,估計自己和沉香會弱上許多,在此之前,也就只能儘力抵抗了。

或許,沉香沒有全力爆發也不一定。

昭文大帝心中迅速閃過一絲希望,但瞬間又自嘲地想到:「那可能嗎?」

葬天墟修士才修行多少年?怎麼可能趕得上自己的修為戰力!

手一招,昭文帝的皇冠托在了手中,身上的氣勢籠罩在了金日部三魔將身上。

第一回合,貌似大家平分秋色,也貌似,孫豪的布置完全是沒有任何作用。

但是孫豪此時,卻淡然一笑:「大長老,沉香既然願意聽你廢話,自然是不止這點手段,再攻……」

強健陽剛的身軀連續晃動,一頭戕獅虛影隨聲而出,沖向大長老。

神識一牽,涫涫和朱玲飛身而起,殺向了空中的金日部三大魔將,而王遠,依然是發動龍蟾八步,沖向供奉團修士,攔截他們,讓他們不能抽身。

「來得好」,大長老一聲暴吼:「沉香,你這戕獅卻是奈何我不得。」

金鐘一拋,空中盤旋,越變越大,放出道道金光,飛擊而出,撞向戕獅。

金日部三大魔將空中齊齊舉起了手中寬刃魔劍,三把魔劍空中一豎,劍尖遙遙相對,結成了一個奇怪的陣勢,帶動三位魔將迅速旋轉。

昭文帝拋出皇冠,嘴裡大聲喝道:「兩位道友小心。」

朱玲空中盤旋,這次爆發的腿勁之上,帶起了陣陣火焰,好似是朱雀火羽一般,一根根沖向三位魔將。

而涫涫的三叉戟上,頂上了一個藍色的水泡,向前一揮,也甩了出去。

魔將魔劍接陣,旋轉之中,一輪輪巨大的劍刃從裡邊甩了出來,劍刃飛出,跟朱玲的火腿腿影在空中爆發出陣陣撞擊聲,也毫不停留地斬破了涫涫的一個個藍色水泡。

最終,昭文帝的皇冠盤旋而來,化成一座金山,綻放金光,噹噹聲中,擋住了劍刃的去路。

此時,王遠的龍蟾八步再度被供奉團修士給擊破。

而孫豪的戕獅虛影,也沒能衝破衛白的金鐘,眼看就要被撞散在空中,衛白已經哈哈大笑:「沉香不過如此,還是本座棋高一著。」

孫豪也哈哈大笑:「是嗎,魅兒,小章,出來吧,聯手一擊。」

衛白心中一驚,還有人?

地面突然動了起來,好似有層地毯,向衛白卷了過來。

而一層流水般的血霧,從衛白腳下,也飛速蔓延而上。

供奉團長老們反應迅速地向衛白身邊支援,涫涫肩上,火紅的小老鼠猛地張嘴,做了一個吞咽動作,供奉團的長老們身軀微微一僵,空間好似凝固了一般,瞬間失神,卻是來不及救援衛白大長老。

衛白瞬間被地毯和血霧籠罩在了其中。

金日魔將組成的魔陣眼看衛白被圍,緊急支援,呼嘯聲中,旋轉著沖了過來。

刷的一聲,一柄流線型飛劍出現在了空中,擋住了魔陣去路,飛射而入,空中爆發出一連串「噹噹當」的撞擊之聲。

三名金日部魔修被攔在當場,絲毫不能突圍。

朱玲、涫涫兩人倒飛而出,雙雙落在了王遠的身邊,擋住了剛剛回過神來的供奉團修士去路。

昭文帝收起自己的皇冠,看向被纏住的衛白長老,心中想到:「好似是沉香技高一籌。」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