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三三五章 子虛烏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三三五章 子虛烏有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大漢陣營修士,此時有著強烈的意外驚喜之感。

真的,很意外的驚喜。

供奉團反水,大長老實際是魔奸,一度讓現場形勢十分不利,昭文帝甚至是有了孤軍作戰的感覺。

但意外的是,南大陸幾個修士的戰鬥力有點超越常規的強悍。

四名修士,各個都能越級而戰,根本就不是普通的真君初期。

尤其是孫豪孫沉香,現在展示的那柄流光飛劍,更是直接擋住了魔陣,讓金日部三大魔將不能寸進,根本就救援不到大長老衛白。

昭文帝審視自身,發現身為中期真君的自己,卻是完全做不到。

也就是說,看似年輕,笑容滿臉的孫豪孫沉香,居然隱約有了超越元嬰中期真君的實力,如若不是親眼所見,還真是讓人難以置信。

衛白大長老也被不知名的修士或者是靈獸在圍攻。

而且,這也應該是沉香籌劃已久,並跟大長老廢話良久的結果。

戰局瞬間向有利的方向發展,大漢修士們不由士氣大振,看到了贏的希望,打得有勁起來,曠野之中,大戰連綿。

被血霧和地毯纏住,大長老衛白的聲音卻依然傳了出來:「好一個孫豪孫沉香,居然設伏本座,還真是心思歹毒,只不過,孫豪孫沉香,你以為你現在就穩佔上風了嗎?區區兩個中期真君,能奈我何,給我破,破,破……」

暴吼聲,從地毯和血霧的包裹之中傳了出來。

衛白的身軀在暴吼聲中急速增高,不一會,身高已經變成了三四丈有餘,渾身猛地一震,最後一個破字出口的同時,手腳齊齊向外猛地撐開,一個金光閃閃的金鐘轟然沖了出來。

噗噗噗,地毯飛出陣陣血花,濺射開去,飛速縮回地面。

而血霧也被強勢地盪開。

衛白身前,豁然一空,哈哈大笑之中,一個身生六臂,黑髮紫瞳的古魔聳立在了當常

兩臂相抱,兩手托著自己的金鐘,最後兩手遙遙地對孫豪拱手笑道:「沉香也算不錯,居然逼出了本座本體,金日部,金月大將,見過沉香,哈哈哈,今日一戰,沉香真是給了我不少驚喜……」

孫豪面帶微笑:「金月大將好修為,好實力,沒想到魔界真是捨得下血本,東方這邊,居然派出了如此強悍的實力,我很想知道,如若我把你們全部留在此界的話,你金日部會不會徹底一錢不值?」

金月大將的臉上,有著絲絲怨恨,但也有著絲絲無奈:「好說好說,我金日部只所以有今日,還是被沉香所逼,要不是沉香擊潰了西北兩方,我們金日部也不至於要傾巢而出了,只不過,沉香今日要想留下我金日精銳,還得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了。」

兩人說話之間,孫豪的身邊,一個渾身血肉模糊的小童子站了起來,隨手給自己身上拍了一章符篆,白光閃過,傷勢迅速復原。

而孫豪的另一邊,血霧流水般的飄來,化為一個絕色大美人,滿臉笑容,站在了孫豪的身邊,玉手對孫豪一伸,手中托著國運龍柱,嘻嘻笑著說道:「主子,魅兒幸不辱命,把這玩意兒給你弄了過來。」

孫豪一臉笑容,接過國運龍柱,嘴裡說了聲:「魅兒辛苦了,此戰,魅兒當立首功。」

洛魅笑得比花兒還要燦爛:「應該的,應該的,都是主子你謀劃得當,那蠢魔到現在還沒明白是為什麼呢?」

金月魔將看到孫豪手上的國運龍柱,呆了一呆,向自己的腰間看去,卻發現那裡已經空空如也。

瞬間,金月魔將明白過來,仰天哈哈大笑:「孫豪孫沉香,你算計這麼多,又聽了我那麼多廢話,原來是想這破玩意兒,哈哈哈,早知如此,孫豪孫沉香你早說,這破玩意兒對我沒有任何作用,你要,我送你就是,哈哈哈,孫豪孫沉香,你真是搞笑……」

孫豪緩緩搖頭,手腕一振,想把國運龍柱收起,卻發現根本就收不進儲物袋中。

金月魔將發現孫豪的動作,哈哈大笑:「那破玩意兒死沉,死沉,還收不進儲物袋,沉香,你現在是不是很失望,還有,沉香,你別以為收走了國運龍柱,就能讓昭文再度成為真龍天子,跟你說,沒經過道道複雜的程序,國運龍柱上根本就留不住他的大名,哈哈哈,沉香,你是不是又很失望……」

孫豪聞言看向昭文帝。

昭文帝點頭說道:「是的沉香,我要重現留名國運龍柱的話,只怕短時間內做不到,你那振運大法,怕是很難再行生效了。」

說完,昭文帝又對孫豪鞠躬說道:「不過,無論如何,還得謝謝沉香,為我大漢收回鎮國之寶。」

下方,大漢修士依然在大戰魔修,但是頂級戰力這邊的戰場,卻是短暫地平靜了一下。

敵我雙方空中對峙,蓄勢待發。

沉香劍飛了回來。

金日部三位魔將驅動魔陣,站在了衛白身前,供奉團幾位修士,也終於站到了大長老身邊。

金月魔將衛白哈哈大笑:「沉香,你挖空心思,奪回國運龍柱,又能如何?沒有了龍柱,你的祭壇也失去了效果,皇帝又不再是真龍之軀,你現在還有什麼辦法能提振大漢氣運?這氣運天柱,你又能如何修補?哈哈哈,不要兩個月,我魔界大軍就能衝進安陽,徹底摧毀這氣運天柱,哈哈哈,你孫豪孫沉香還有什麼辦法可想?」

孫豪微微一笑,隨手一拋,國運龍柱拋給了王遠。

王遠身軀微微一沉,接住龍柱,很隨意地別在了腰上。

孫豪沒有搭理金月魔將,而是向昭文帝微微鞠躬,笑著說道:「沉香這裡,有一事還請大帝原諒。」

昭文帝微微一愣:「何事?沉香請講。」

如今昭文帝已經感覺孫豪的實際戰力當不在自己之下,說話不自覺地客氣了許多。

孫豪微微一笑:「大帝有所不知,沉香所謂的真龍振運大法,不過是子虛烏有,沉香無狀,還請大帝原諒。」

昭文帝一呆。

金月魔將衛白也是一呆。

真龍振運大法居然是假的?

這怎麼可能?

「這個,沉香是不是開玩笑?」昭文帝遲疑了一下,還是問道:「我們施法之後,明明有振運之效果,沉香之法怎麼會是子虛烏有?」

孫豪微笑說道:「大帝,沉香故意搭高台,鑄龍柱,不過是虛張聲勢,引人出現,大長老果然是不負沉香期望的挺身而出了。」

金月魔將臉上出現惱羞成怒的表情,嘴裡也大聲喝道:「怎麼可能?孫豪孫沉香,明明你的大法生效,我才出現,你現在這麼說,是什麼意思?」

孫豪食指伸出,淡然笑著說道:「我的意思是,提振氣運天柱,其實並不需要什麼龍柱不龍柱,大長老毀掉也無所謂,同時,提振氣運天柱,實際上也並不需要大帝的真龍之軀,沉香自有辦法,讓大漢氣運大振……」

說完,食指屈指彈去,一點燚神炎沖入上空雲層。

上空之中,金龍虛影一振,好像是餓極了一般,撲向小小火星,氣勢卻隨著小火星的入肚,稍稍上揚,精神變好了許多。

金月魔將臉色頓時大變,嘴裡一聲暴喝:「孫豪孫沉香,你搞什麼鬼?」

孫豪微微一笑,沒理金月魔劍,而是對昭文帝說道:「大帝,沉香此法,並沒有這些虛套,而是只需要修士們接陣的真元相助,就可讓我大漢氣運長龍精神百倍。」

說完,食指上又頂起一朵小小的火苗,孫豪笑著看向衛白:「大長老,你現在感覺如何,是不是很酸爽?」

衛白有著智商被壓制的感覺,同時也有著一種自投羅網般的感覺。

好像是自己中計,被孫豪孫沉香給釣了出來。

心中不由地,大罵了一句:「該死1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