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三三八章 一口老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三三八章 一口老血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金月魔將愣了,看看空中被炸毀的氣運金龍,又看看孫豪,嘴裡說道:「沉香,你沒說錯吧?你剛剛說什麼來著?」

孫豪微微一笑:「他們不過是一群在一個沒長腦子統帥率領之下自以為建下不世功勛實際一錢不值的可憐的戰爭罪犯。」

金月魔將哈哈大笑,手指空蕩蕩的天空:「沉香,你沒搞錯吧,他們炸毀了氣運金龍,毀掉了東極天柱,你說他們可憐?一錢不值?」

孫豪身上的氣勢逐漸提起:「我要糾正你幾個錯誤的認知……」

手中斗天棍指向了金月魔將,孫豪的氣勢鎖定在他身上:「本來我想讓你做個糊塗鬼,不過看在你們魔族也有真正的勇士的份上,我不得不遺憾地告訴你幾個事實。」

金月魔將金鐘嗡嗡作響,毫不示弱地抵抗孫豪,嘴裡哈哈大笑:「沉香,你現在是聲色俱厲嗎?」

孫豪搖頭:「第一個錯誤,氣運金龍不過是虛影,爆炸力量對它而言,作用並不致命;第二個錯誤,氣運金龍或許跟東極天柱有關,但是,它並不是真正的東極天柱……」

金月魔將聞言一愣,魔劍一指孫豪:「你撒謊,這不可能1

孫豪搖頭:「你不妨看看上空,你魔界的氣雲可曾突破氣運雲團降臨我安陽城上?還有,你再看看我安陽城牆,可有絲毫被你魔軍攻破的跡象?」

金月魔將看向上空,發現魔雲依然被下方的雲團給抵擋在了高空。

金月魔將看向前方戰場,發現戰場依然膠著,城牆依然如同絞肉機,收割著魔族戰士。

「怎麼會這樣?」金月魔將瞬間失神,嘴裡喃喃說道:「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魔族精銳兒郎,九名真君悍然自爆,卻換來如此結果,這讓他怎麼甘心接受?

昭文帝聞聽孫豪所言,上下看看,心頭大喜過望,不由哈哈大笑:「哈哈哈,哈哈哈,這叫偷雞不成,魔崽子們,你們作繭自縛了,哈哈哈,笑死我了。」

飄飛而來的國師嘴角還有絲絲鮮血,聞言眉頭卻是微微一皺,朗聲說道:「昭文切不可得意太早,魔族雖然沒能徹底摧毀大漢氣運,但是金龍被毀,氣運之力大降,我安陽城面臨的壓力更大,卻也不可大意。」

昭文帝躬裳文見過國師,國師放心,魔族此戰,自喪精銳真君八人,安陽城雖然防禦減弱,但我們的實力卻佔據了上風,如今更有沉香來援,卻是不怕魔修了。」

孫豪面朝來人微微躬身,朗聲說道:「孫豪孫沉香,見過大漢國師。」

剛剛孫豪大戰金月魔劍,表現出不弱於自己的實力,大漢國師自然也不敢託大,但實際上其實還是有些託大地拱手回禮:「沉香免禮,你我同樣位列仙班,我不過是痴長几歲而已,此次東方魔災,還得仰仗沉香。」

孫豪的氣勢始終牢牢鎖定在金月身上,嘴裡倒是說道:「國師客氣,沉香自然會傾力而為,現在,還請國師幫忙,你我合力,共同擊殺此獠。」

說話之間,手中斗天棍緩緩抬起,指向了金月魔將。

大漢國師一聲脆喝:「好」,手中拋出一把金剪,跟孫豪一起,對金月魔將形成夾擊之勢頭。

雖然從大漢國師口中得知魔將自爆並不是完全沒有效果,但是金月魔將還是知道,自己恐怕真的不能完成魔王交給自己的,破壞東極天柱的任務,臉上神色已經從極度亢奮,變成了極度的沮喪。

勉強振奮精神,金月魔將緩緩說道:「沉香,我很想知道,東極天柱到底在什麼地方,輸也要輸個明白,沉香放心,本座就算知道東極天柱在什麼地方了,也沒有機會再去破壞了。」

孫豪看看身邊不遠處的王遠,心中湧上了絲絲不舍和不安,嘴裡說道:「如若金月你能在我的攻擊之下,堅持住一段時間,那麼,你會知道東極天柱是什麼的1

此時,王遠揚聲說道:「小豪,損傷太大,尤其是金龍被摧毀,傷到了根本,無法涵養,只能那樣了。」

朱玲和涫涫身軀微微一震。

孫豪仰天一聲長嘯:「氨,斗天棍猛地向前揮出,一道金光帶著孫豪的怒氣和不甘沖向了金月魔將。

雖然早知道會如此,孫豪也早有心理準備,但是,真正面臨這一刻的時候,孫豪還是情不自禁地湧上了無邊哀傷的感覺。

朱玲叫了一聲:「二毛1

王遠看向已經向金月魔將殺去的孫豪,沖朱玲擺擺雙手,聳聳肩,嘴裡說道:「小龐和文敏都能做到,我為何不能做到?」

朱玲喃喃說道:「你和他們不同,你走了小白怎麼辦?寶寶怎麼辦?」

王遠雙眼看向了萬魂之島的方向,哈哈笑道:「有你和小豪在,誰敢把他們怎麼樣?」

朱玲突然一擺頭,臉上洋溢出光芒:「二毛,不要指望我。」

王遠一愣,然後哈哈哈笑道:「既然如此,那你還矯情個鎚子,好好為我送行吧,啊,剛昂,剛昂……」

大笑聲中,王遠飛空一躍,身軀瞬間化為一隻巨大的龍蟾。

遮天蔽日般的巨獸橫在了空中,龍蟾額頭正中,緊閉的豎眼悠悠睜開,王遠的聲音傳了出來:「豎眼看千古,小豪,我助你一臂之力……」

一道無形的幽光從龍蟾的豎眼射出,罩在了金月魔將的金鐘之上。

強悍的金鐘好似歷經歲月的無窮蠶食一般,瞬間光芒一暗,防禦力大降。

而孫豪暴怒發出的斗天棍金光就如同切豆腐一般,破開了金鐘,轟的一聲,劈在了金月魔將的身上。

金月魔將一聲慘厲的呼號,一條腿被一棍劈斷,單腿騰空,飛身而逃。

國師的金剪隔空裁剪,遭受重創的金月魔將躲閃不及,一隻手臂血光一閃,被生生剪斷在了空中。

金月魔將又是一聲慘厲的呼號聲,魔劍一拋,向下方修士陣營之中飛了下去。

同時整個身軀飛撲而下,沖向天台附近觀戰的修士,試圖渾水摸魚並用修士精血補充自身被損毀的軀體。

下方魔族金丹自爆,很多修士隕落當場,魔劍下來,飛速旋轉,已經吸收到不少精血,補充進金月魔劍的身上,金月魔將的手臂隨著精血的吸入,在快速地復原。

孫豪暴喝一聲:「哪裡逃」,斗天棍又是刷刷兩棍,兩道金光緊追而來。

孫豪此時,不敢看王遠化身龍魂,也不想看到自己的朋友為了修復大陸四柱而神魂俱滅,生死難料。

須彌凝空塔雖然會收下他們為塔將,但是,他們情況特殊,到時候到底能保留幾分記憶,還真的是難說。

龍蟾幫了孫豪一把,用自己的本命神通,重創了金月魔將之後,巨大的身軀高高躍起,向高空的氣運之雲內沖了過去。

昭文帝大聲喊道:「龍蟾,你幹嘛?」

氣運之雲受損,可是經不起再度撞擊。

國師也準備發問,卻聽到孫豪悠悠說道:「讓他去吧,他在修復東方氣運,重鑄東極天柱……」

金月魔將聞言猛地向高空看去。

卻豁然發現,高飛的龍蟾,一揚爪,拋出一物,沖向氣運雲團。

朝夕相隨的東西,金月魔將自然一眼認了出來,那不是自己曾經別在腰間的大漢的國運龍柱嗎?

幾乎是瞬間,金月魔將想到了一種可能,頓時面如土色,大聲吼道:「沉香,國運龍柱就是東極天柱?」

眼看自己的好友就要歸位東極龍靈。

孫豪的心中,充滿了哀傷,也沒有回答金月魔將的話,猛地加大力量,雙手持棍,心帶悲憤,力劈而下。

天空之中,龍蟾哈哈大笑:「金月,你終於是聰明了一回,不錯,你日夜帶在身邊的,你口中的這個破玩意兒,就是你找了一輩子也沒找到的,折損了八位真君依然沒能傷到分毫的東極龍柱,哈哈哈,哈哈哈……」

金月魔將如中電擊,情不自禁地,嘴裡噴出了一口老血。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