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三四七章 白岩斜月(再加一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三四七章 白岩斜月(再加一章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一方潔白的岩石插向天空,明月斜照。

孫豪飄然立於岩石之上,遙望尚未圓滿的明月,遙想當年,心中不由微微一嘆。

不知不覺,百年滄桑而過,昔日因斜月而得名的坊市完成了歷史使命,荒廢了下來,此地成為鮮有人跡的荒野。

白岩依舊,斜月如常,物是而人非。

夜風吹起了孫豪的衣衫和長發,在白岩之上,輕輕飄舞。

孫豪對月而站,心中有著一種空靈,也有著絲絲惆悵,她會來嗎?來了又該說些什麼?大打出手還是默默溫情?

遠處,明月之下,一道黑影如飛而來,地面上,拖出了長長的影子。

月光皎潔,小婉在月下越發美麗,她緩緩而來,身姿曼妙,孫豪的心無法平靜。

皓月當空,小婉成熟的嬌軀在月下益發迷人,她緩緩而來,身材豐盈。孫豪感覺自己的心,跳個不停。

月在中天,小婉在月下更加誘人,她緩緩而行,腰肢輕擺,********,孫豪的心中,有著淡淡的煩躁和衝動。

陰陽化合大法自動運轉起來。

靈犀心猿瞬間感知到了,小婉心中對自己依然熾熱的情感,依然迫切的渴求,孫豪心中,甚至也湧起了絲絲渴望和欲求。

深深地呼出一口氣,孫豪輕聲說道:「小婉,你來了。」

小婉叫了一聲:「小豪」,雙臂輕輕一展,落在了孫豪身邊,跟孫豪並肩而立,一雙美目熾熱地落在了孫豪的身上。

此時的小婉,跟以往相比,更加的成熟,更加的迷人,她的身上洋溢著成熟的魅惑,如同鮮艷而熟透的桃子一般,讓人很想去啃上幾口。

以孫豪的道行,都有點承受不住,靈犀心猿也再次被引發,可見小婉的厲害。

身邊的玉人,好像散發出無盡的熱力,讓孫豪心頭有點蠢蠢欲動。

微微搖頭,孫豪雙目看向明月,悠悠說道:「明月皎夜光,白露沾野草;時節忽復易,秋蟬鳴樹間;不念攜手好,棄我如遺;良無盤石固,虛名復何益?」

跟孫豪站得更近一些,幾乎是挨著孫豪,站在了斜月岩上,小婉輕聲說道:「小豪,知道為什麼我把我們相會的地方定在斜月?」

孫豪看向下方已經荒蕪的,長滿了野草的坊市,輕聲說道:「是因為竹林苑吧?」

小婉莞爾一笑,明月之中,別樣凄美:「是啊,竹林苑,小豪,你還記得竹林苑啊1

孫豪笑笑:「怎麼會忘?那是我們修鍊的起步資源積累。」

小婉的頭微微地靠在了孫豪的肩上。

孫豪身軀微微一僵,但終於是沒有閃開。

小婉的臉上,露出了絲絲欣慰的笑容,雙眼閉上,悠悠說道:「那個時候,小婉得到小豪的幫助,終於能夠修鍊了,人生再度充滿了陽光,充滿了希望,整個人,獲得了新生,可是,小婉自己也不會知道,那時候起,自己的身上,就被套上了一輩子都無法擺脫的無形的枷鎖……」

孫豪臉上微微一黯,輕聲說道:「少不更事,很多事,沒有經歷過,一點也不懂,對不起,小婉。」

小婉的身子又向孫豪的身上靠了靠,大半重量壓在了孫豪的身上。

孫豪感到了驚人的彈性還有無盡的熱量,心中也有點蠢蠢欲動,不由自己控制地,伸手輕輕攬住了小婉的蜂腰。

小婉身軀微微一震,大眼睛一閉,兩行熱淚從眼睫毛之中涌了出來,嘴裡卻依然象是喃喃自語一般地說道:「那時,小豪讓我主管,在斜月開辦竹林苑,那段日子,是小婉一生之中,最為平靜,最為充實和目標最明確的日子,小婉起早摸黑,就是為了不讓小豪你失望,就是為了能讓竹林苑成為我們大家的倉庫和保障……」

孫豪靜靜地聽著。

聽著小婉講述自己的心路歷程。

有些心路,小婉上次已經給孫豪袒露過,可有一些,小婉還深深地掩藏在心間。

今日,站在斜月之下,白岩之上,小婉娓娓道來,別有一番凄婉。

情之一字誰能知?

真君大能也迷茫。

靈犀心猿逐漸由火熱,平靜下來,但是,深深地內斂在孫豪的心間。

定定地看著空中,看著那一輪皎潔的明月,聽著小婉的訴說和思念,孫豪不由也在想,自己應如何面對那些紅顏知己,以及曾經在自己需要的時候,幫助過自己的那些紅米分佳人。

孫豪並不覺得自己是個濫情之人。

但是孫豪知道,自己有點被動,被動之後還不懂得如何去拒絕,不懂得如何去取捨。

一直以來,孫豪不想傷害任何人。

但現在看來,孫豪覺得自己處理得並不是很好。

那麼,自己需要怎麼辦呢?

如若自己平安修復四極天柱,如若魔災真正平息,那麼自己即將踏入的,就是化凡入神,飛升而去的大道,到時候,這些情愫,此界的牽牽絆絆,都得有個結果了。

摟著小婉的手,不由稍稍緊了一緊。

小婉豐滿而火熱的嬌軀已經差不多完全貼在了孫豪的身上,但是孫豪此時,卻沒有了太多的旖念。

小婉的聲音逐漸的平靜下來:「甘谷嶺,小豪出事的時候,我終於刻骨銘心地,發現了自己的內心,明白了自己的心情,而那之後,給你報仇,為你發展潛勢力,成了我的精神寄託和追求,那個時候,有了天網,有了天王令和天後令……」

孫豪心中有著絲絲感動,輕聲說道:「是啊,那個時候,小婉就展現出來不弱於閑郎的謀划之力,設計了沈鈺,讓他身敗名裂,為彩雲一脈積累了雄厚的資源,培養出來一批又一批弟子,沉香在青雲門能有現在的根基,小婉功不可沒。」

小婉的大眼睛之中有著陣陣霧氣:「可那些都沒有什麼用,小婉發現,無論自己怎麼努力,始終都趕不上你的高度,無論我怎麼謀划,怎麼發展勢力,但距離你的世界越來越遠,你猶如那天上的星辰,而我始終只能在地面仰望……」

孫豪不由想起了軒轅紅的那句話「仰望星辰」,不知不覺,隨著自己修為的進步,跟隨在自己身邊的修士已經越來越少。

修為不同,高度不同,接觸的事物也截然不同,不知不覺,很多人已經在時間之中被淘汰,更多人即將被淘汰。

小婉有如此感受,實屬正常。

「直到那一天,我所在的仙山被魔氣籠罩」,小婉的雙眼痴痴地望著空中明月,終於說到了孫豪很想知道的她的近況:「我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機,魔種在我身體之內覺醒,試圖完全吞噬我的意志……」

孫豪心中微微一驚,手不由微微一緊。

小婉繼續說道:「那個時候,我多麼的希望小豪能在我身邊,多麼希望有人能伸手拉我一把,我好無助……」

孫豪心中微微一慟:「對不起。」

小婉說道:「不用,小豪,後來我才知道,那個時候,你的肩上,挑起的是拯救大陸的重擔,那個時候,你正在救援萬魂之島。」

遙望明月,孫豪沒有說話,卻悠然一嘆:「我不該對你不管不問,讓你一個人漂泊在外。」

小婉凄涼地笑了笑:「可是小豪依然救了小婉,不論魔種怎麼兇猛,不論魔性如何大發,小婉始終堅持,自己不能喪失意志,自己不能拋下小豪,自己不能就此沉淪,終於,小婉戰勝了魔種,保持了自我,只是,只是,我發現自己入魔了……」

「小婉」,孫豪說道:「你本身就是魔體,天生極為適合修行魔功的魔體,昔日我傳你的功法,實際也是得自殺魔前輩的魔功,對你來說,魔化不一定是壞事,只要能保持一顆本心就好。」

小婉的臉上,有淚花,也有希望的光澤:「是啊,小豪,魔化之後,我突然發現,我天生就應該成魔,而且,或許只有成魔,我才能最終追上你的腳步,才能在你破開此界,飛升而去之後,有那麼一絲機會去追隨你的腳步,所以,我加入了魔族陣營,化身蘭嚀,成為魔族之中的一名大魔,並且為了彰顯自身的價值,我還屢次破去了閑郎的計劃,小豪,你不怪我吧?」

白岩之上,眼望明月,孫豪輕聲說道:「小婉,你這樣,會不會很辛苦?魔族那邊會不會很危險?」

小婉悠悠說道:「辛苦自然,危險也自然,甚至有不少魔修和古魔都在打我的主意,可是小豪,小婉以前錯過,今後絕不再錯,終此一生,不管最終會如何,小婉都會等著你的,都會為你守身如玉……」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