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三五二章 暗度陳倉(再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三五二章 暗度陳倉(再加)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接到歸去塵從大漠邊緣傳來的戰報和請求。

小婉化身的蘭嚀,陷入了沉思之中。

看似沒有任何異常的戰報,但是,實際上卻是十分詭異的戰報。

小婉分析的結果,讓她自己的眉頭不由微微皺起。

自己這邊吃了大虧,以優勢兵力陳兵大漠邊緣,居然被人打掉六成左右的兵力,此消彼長之下,已經處於劣勢,眼看戰場就會向歸一宗正式統治的腹地蔓延。

按道理,這種戰報應該是大敗虧輸的戰報才是。

但偏偏十分蹊蹺的是,大多數魔修覺得自己輸得不應該,自己輸的不過是戰略布局,大多數魔修,就連歸去塵也認為,只要增派兵力,就能解決三族聯軍。

可是小婉,卻並未從戰報上看出有幾個魔族修士真正找到大敗虧輸的原因。

表面上看,魔族大敗都是因為自亂陣腳的關係,跟對手關係不大。

表面上看,孫豪孫沉香的實力也不過如此,攔不住歸去塵,還被歸去塵救回了一個道友。

但是,不問過程,只問結果。

小婉得出一個很直觀的結論:「魔族折損了大量精銳不說,如今還要大張旗鼓往裡邊再次投入兵力。」

不知道前方的判斷是怎麼來的,小婉感覺到了其中大大的不妥,還有小豪隱藏在暗中的深深的算計。

只不過,現在為止,她也沒能看出小豪的算計在什麼地方。

按照目的決定動機的原則分析,小豪的最終目的毫無疑問是修復南極天柱,大漠邊緣的戰鬥,按道理都應該只是障眼法。

但是小豪的障眼法太精妙了,到目前為止,她沒看出絲毫不妥。

要說有不妥,也有,那就是,以小豪的實力,或許會滅殺不了歸去塵,但絕對不至於稀鬆到攔不住歸去塵救人。

也就是說,小豪在對戰歸去塵的過程中留手了。

如果真是留手,那麼小豪的目的應該就是試圖把魔族的大軍,魔族的主力從歸一本宗逐漸吸引到大漠方向里去。

如果小豪只是這個目的,那麼毫無疑問,他的目的達到了。

但小婉馬上又陷入了沉思。

魔族並不反感在大漠拖住三宗,蘭嚀魔王本尊甚至是很希望能把南方人族修士拖在大漠,南極天柱頂多還需要兩年左右,就可以完全被熄滅掉,倒時候,四極四柱災變大法,也能完成對一極的破壞,為魔界再次降臨大陸打開通道。

這樣,小豪在大漠邊緣的所有謀划都會成為一個笑話。

以小豪的智慧才情,不會犯如此簡單的錯誤才是。

但情報顯示,小豪依然在大漠,依然在組織三宗聯軍以百團大戰之勢,阻擊魔族戰士,而無半點其他動靜。

那麼會不會,小豪在明修棧道暗度陳倉?明裡,他在大漠形成對魔族的壓制,並給魔族機會去救援的同時,暗中,派出得力的部署前來歸一宗修復南極天柱。

仔細一想,還真有此可能,因為小婉發現,歸去塵的情報之中,伴隨孫豪修復了其他三極的修士,單涫涫和朱雀並沒有在大漠。

那麼會不會,單涫涫和朱雀已經悄然潛入到了歸一宗附近呢?

但是,只要小豪沒有親自前來歸一宗,那麼,就算歸一宗派出了其他所有修士支援大漠,只要自己鎮守在此,她們就沒有半點機會。

就算是小豪來了,有自己鎮守這一關,鹿死誰手,還真是兩說。

小豪出現在大漠主持戰局的消息,讓小婉的心中稍安。

實話說,她很不願意直面小豪,尤其是在南極天柱附近直面小豪。

越是靠近歸一宗,蘭嚀魔王本尊的意識越強,到時候,很難說自己一定能控制得住自身。

既然魔修們判斷可以派出援軍,而小豪自己也依然還在大漠,那麼,自己也就無所謂了,可以順水推舟,派出援軍的同時,也能看到小豪真正的手段。

從大漠到歸一宗的距離可是並不近,哪怕小豪全力飛行,沒有三個月以上到不了。

而援軍也需要五個多月才能抵達,小婉知道,如若小豪有什麼後手,很有可能就會在三月和五月之間發生。

但無論從哪個方面來看,只要自己不為所動地守住歸一宗,小豪應該就沒有什麼辦法可想吧?

按照歸去塵的想法,小婉留下部分防禦力量,派出至少三分之一的歸一本宗修士,前去馳援大漠。

有了這樣的援軍馳援,如果大漠戰局果然如同歸去塵分析一樣的話,那麼大漠那邊,哪怕小豪展現出超越歸去塵一籌的實力,怕是也很難完全吃得下魔軍。

派出的力量不弱,裡邊更是有幾位實力強勁的魔軍督陣,就算是小豪半途攔截,也完全可以接陣而戰,很難被真正擊潰。

魔族軍隊排列整齊的戰陣,飛出漆黑而綻放黑色金屬光芒的歸一道場,向大漠方向挺進而去。

孫豪傲然挺立夜空之中,身軀化為淡淡的影子,俯視下方,看著大隊大隊魔軍從身下匆匆而過,臉上浮現出淡然笑容,輕聲說道:「魔族果然如同智痴預料的一般,前去馳援大漠了。」

他的身邊,站著兩個跟他一樣淡淡的影子,一個裡邊傳出了單涫涫的聲音:「閑朗果然厲害,將你的計劃執行得很好,不過,我很是好奇,小豪你都到了歸一宗本山附近,大漠那邊又是誰能抵擋得住去塵上人?」

孫豪笑著說道:「我的一個朋友,在大漠之中,去塵上人要想勝過他,卻是很難,不過,他的缺點就是基本不會離開大漠,到底是誰,過幾天你們一看便知……」

三日之後,烈日照耀,距離歸一仙山較遠的地方,半空之中,孫豪身體的前方,出現陣陣漣漪,好像是有波紋在陽光之中蕩漾一般。

半響之後,陽光之中,好似是出現了一面鏡子。

鏡子內,孫豪緩緩睜眼,笑著說道:「沉香,遠距離蜃景有點難度,我可是好不容易才做到,支撐不了多久,有什麼話儘快說吧。」

單涫涫和朱玲看著鏡子之中的孫豪,再看看身邊的孫豪,有點迷糊了。

鏡子里的孫豪跟身邊的沉香惟妙惟肖,絲毫沒有區別。

但從說話的語氣來看,卻應該是另一個人。

她們身邊的孫豪雙手微微一拱,笑著說道:「多謝蜃兄相助,還請蜃兄繼續在大漠主持大局,牽扯住魔族大軍,三月之後,讓閑朗啟動下一步計劃。」

鏡子內的孫豪,哦不,準確來說是蜃兄聞言點頭:「好,沉香,你這弟子也的確是了得,一個百團大戰,成功地達成了你的戰略部署,我會好好跟他配合,絕不誤沉香大事,只不過沉香,我發現有些修士已經對我的身份產生質疑,我需要怎麼應對?」

孫豪笑著說道:「一問三不知,再問直接推給小紅或者是閑朗。」

蜃兄笑著說道:「我明白了,沉香你要小心,我們的計劃雖然順利,但是你也不可大意,我總覺得魔族沒有那麼簡單。」

孫豪笑了笑:「嗯,我知道了,蜃兄放心,我會小心從事的。」

空中漣漪盪過,鏡子碰的一聲,碎裂開去,碎片迅速化為汽水,消失在了空中。

孫豪微微一笑,看向了單涫涫和朱玲。

單涫涫癟癟嘴,輕聲說道:「小豪,你那蜃兄不過是形似而神不似,我一眼就看出是假貨。」

朱玲爽朗地笑道:「不錯,他比小豪你少了一份大度和從容感,我一看就有點賊頭賊腦的感覺。」

孫豪微微一笑:「如若不是你們這樣對我知根知底的修士,普通人很難區別得出來的,我估計,扒光真君就沒有認出來,蜃兄乃是鏡照出來我的影子,很難辨別,好了,我們不討論這個,現在,我們一起合計合計,應該怎麼才能潛入歸一道場,找到南極天柱被損毀的原因……」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