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三五三章 蘭嚀魔王(十二更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三五三章 蘭嚀魔王(十二更求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厚厚的魔雲之下,漆黑的歸一道場頂端,小婉盤膝而坐。)

自從援軍派出之後,小婉就親自坐鎮歸一道場,等待小豪可能有的後手。

一個月時間平平靜靜地過去。

兩個月時間也若無其事地過去。

這一日,烈陽當空,照射在魔雲之上,讓魔雲浮現出一層濃濃的金色。

歸一道場沒有絲毫異常,有的只是一些魔修正在刻苦修鍊,煉體的魔修還不時爆發出呼呼的大吼聲。

此時,小婉感到,一股若有若無的,好似是有點絲絲不對的感覺湧上心頭。

小婉身軀微微一震,神識如同潮水一般蔓延而去。

漣漪一般,神識迅速掃遍了歸一道場,然而沒有任何發現,好像剛剛那一絲不對的感覺,完全就是自己的錯覺。

不甘地,神識向歸一仙山之外沖了出去。

籠罩了一大片區域,神識映照,仔細觀察,但是遺憾的,依然沒有任何發現。

小婉雙眼一睜,小聲說道:「奇怪。」

說完神識一掃,掃過了前方發來的最新戰報。

戰報之中,孫豪孫沉香繼續率領三宗對魔族戰士形成壓制,大漠局勢依然不好,而自己派出的援軍,已經到了半路,途中一切安好,沒有受到任何攔截。

一切都很正常,難道剛剛真的只是自己的錯覺?

或者說,這大陸上,除了孫豪孫沉香,還有修士的神識能逃過自己的感知?

一座巨山的山腹之中,臨時開闢的,布滿了各種陣法的洞府之內,孫豪也緩緩睜開了雙眼,嘴裡長長地出了一口氣,輕聲說道:「厲害,差點就被感知到了。」

朱玲眉頭輕輕一皺:「歸一宗還有魔族高人鎮守?」

單涫涫點點頭:「嗯,歸一宗應該就是南極天柱的關鍵所在,有魔族高人鎮守才是正常,就是不知這人的實力會不會比小豪更厲害。」

孫豪輕聲說道:「如論實力,從神識的反應來看,她可能要超出沉香一籌。」

朱玲微微一愣:「那我們現在怎麼辦?歸一仙山殘留的魔族修士不少,如若有大能魔族修士更能勝你的話,我們怕是很難潛入,也很難想到其他辦法,強攻的話,實力更是不足。」

孫豪沉思了一下,緩緩說道:「如若是其他魔族修士,我倒是真的沒有辦法可想,不過,這位魔修恰巧我知道,她有一個至關重要的弱點,或許我可以利用一二……」

經過幾個月的小心探查,孫豪基本弄清了歸一仙山護山大陣的一些規律,成功地將自己的神識探入進去。

但是,就在探入的那一剎那,孫豪瞬間感知到了小婉的神識快速向自己探視而來。

幸好孫豪神識歷經斗天棍鍛煉后出奇細密,撤退及時,自己臨時搭建的洞府又準備充分,要不然,可能真的會被小婉給逮個正著。

孫豪也沒想到,會是小婉坐鎮歸一仙山。

當然孫豪就在這一剎那的交鋒之中,感受到了小婉的狀態有著絲絲不妥。

一種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覺,十分清晰地湧上孫豪的心頭。

不由地,孫豪想起了跟小婉分別之時的情景,毫無疑問,小婉體內有著一些蹊蹺,小婉本體的意志雖然沒有消失,但同時,蘭嚀的意識怕是也佔了相當分量,而且不輕。

孫豪也很好奇到底小婉的神識之中,她跟蘭嚀是怎麼樣的一個狀態,孫豪現在,著實有點替小婉擔心。

不過,不管怎麼說,孫豪覺得小婉不會對自己說假話,自己的靈犀心猿也不會欺騙自己,那麼,白天的時候,應該是蘭嚀的意志佔據了上風,而明月當空之時,應該就是小婉的意志在復甦。

而小婉跟蘭嚀應該達成了一些默契或者是妥協,其中關於自己的一切應該就是小婉的底線。

如此一來,飛快地分析之後,孫豪找到了最適合的潛入歸一道場的時間。

月中,明月高懸之際,孫豪將朱玲和單涫涫也收入了須彌凝空塔之內,化身鬼魄,悄無聲息地,乘月色,慢慢融進了歸一護山大陣之中。

大陣稍稍閃過漣漪,沒有任何魔修發現孫豪的潛入。

歸一道場頂端盤膝而坐的小婉也完全沒有動靜。

在魔雲之下,蘭嚀的意志佔據著絕對上風,能主導身體不錯,但是月圓之時,小婉的意志依然在抬頭,此時,也正如孫豪預料的一般,乃是蘭嚀感知能力最弱的時候。

「歸壹」,兩個古篆字,已經不再綻放金光,反而是黑光繚繞,群山拱衛,五條蜿蜒龍脈,從栩栩如生的金龍變成了黑龍,龍頭之處,拱衛的潔白如雪,光滑圓潤綻放金光照射山河的歸一道場也徹底變成了漆黑如墨。

回想自己第一次來到這裡之時,曾經震驚過通體晶岩,大氣而巍峨的聖潔道場,可是現在,聖潔被玷污,雪白被魔化,這裡從人族的聖地,變成了魔族的大本營,孫豪心中微微感嘆,身軀卻一刻不停地快速向內潛入而去,很快就熟門熟路地進入自己第一次來到歸一宗之後的院子。

往日,南方排位戰時,這裡曾經是歸一宗的貴賓區,如今已經被魔族修士佔據,一個金丹魔修,正在這個院子之內閉目修行。

無聲無息地,孫豪腳下冒出層層血光,如同流水一般,血光覆蓋了金丹魔修,金丹魔修渾身輕輕震動起來。

半響之後,震動停止,魔修睜開了雙眼,嘴裡嘀咕道:「主子真是居心不良,居然讓我佔據這麼個驅殼,大男人呢,噁心死老娘了……」

一邊說,一邊站直起身,走進自己的院子之中,開始布設陣法。

魔族修士,懂陣法的不少,金丹以上大魔很多都會在自己的居住地布設大陣,這沒有什麼稀奇。

天亮之前,明月即將隱去,金丹魔修丟下最後一顆靈石長長地吐了一口氣,終於如期完成了主子交給的任務。

白日來臨,小婉的意志再次不甘地沉睡而去,蘭嚀魔王緩緩睜眼,目光四處掃過,神識如同潮水般的延伸而去。

歸一宗一切正常,沒有絲毫異常。

想了想,蘭嚀魔王輕聲說道:「最新戰報來了嗎?」

不知為何,今日醒來,蘭嚀心中隱約感到有絲絲不妥。

主要是小豪太安靜了,這都快三個月了,居然絲毫沒有動靜。

太安靜了,安靜到小婉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了。

最新的戰報飛快送來。

援軍的前方,沒有任何攔截行為。

自己鎮守的歸一仙山,也沒有絲毫異常。

大漠那邊,小豪時常現身,依然在牢牢壓制魔族,但就是並不打死,當然,也很難直接打死。

那麼,小豪到底有沒有後手?

有的話,為何還不發動?

百思不得其解,蘭嚀最終決定以不變應萬變,不管怎麼說,只要南極天柱的毀壞進度不受影響,其他問題都不是大問題。

很快,半個月時間又一晃而過,這次的戰報之中,前方戰局終於出現了變化,只不過這種變化一看就是武閑朗的首尾,而且,蘭嚀依然沒能猜透這種變化的根本用意。

幾乎是同時,原本被歸一宗強勢鎮壓的南大陸宗門實力,好似是接到了命令一般,齊齊開始反抗,哪怕是歸一宗經營多年的歸一本宗勢力範圍之內,都有了反抗魔族的修士出現。

整個南方頓時硝煙瀰漫,烽煙頓起。

但蘭嚀看不懂了,小豪他這是幹嘛,讓南大陸全面暴動,逼迫自己派力量去鎮壓,牽扯自己的精力?

但是,那又有什麼用?

小豪依然在大漠,影響不到歸一大局吧,再說了,就算南方完全淪陷,只要自己守住歸一道場一年多,自然就能達到自己的目標,但是一年時間,小豪應該很難真正掃平南大陸的魔族大軍吧?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