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三五七章 一生知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三五七章 一生知己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孫豪心中一動。

去木真君這是在提醒自己南極天柱收不進儲物袋中,要想盜走天柱,可能就得面臨真正的大戰,到時候,哪怕自己能一舉擊殺去霸古魔,估計也會暴露行藏,免不了被蘭嚀追殺。

只不過,找到了南極天柱,只要想到合適的辦法,只要能盜走南極火柱,哪怕是被追殺,也得執行,因為南極火柱的狀態已經很不好,怕是不用多久,就會真正地損傷本源。

離開三層之前,孫豪依然傳音去木真君:「一月之後,我來取火。」

聲音平淡而堅定。

去木真君在冰牢之中緩緩點頭。

冰牢之中,逐漸恢復了平靜,好似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當夜空之中的明月隱去,黑暗籠罩,天空將明前的一刻,小婉的聲音傳入冰牢之中:「去霸,情況如何。」

古魔去霸渾身一震,對空中輕輕垂首,伸出雙臂,微微拱手一擺:「蘭嚀大人,一切正常。」

小婉神識依然在冰牢之中細細地掃了一遍,這才滿意地說道:「正常就好,小心一點,最近我總感到有點心神不寧,但認真去思考卻又沒有任何不對,感覺很不好,你留意一點,千萬不要誤事,要是你手中的火柱出了紕漏,那就是我魔界的千古罪人。」

去霸身軀微微震動,垂首說道:「去霸明白,大人放心,我以生命發誓,絕不誤事。」

小婉悠悠說道:「真要出了事你的性命一錢不值,我魔界億萬年謀划會毀於一旦,功虧一簣。」

去霸垂首說道:「我明白了。」

小婉的神識慢慢退了回去。

去霸呆立良久之後,緩緩開口說道:「去木,去殼,你們一直不安分,出於多年同門的情誼,本座並未給你們的處境添油加醋,如若你們再不識趣,下個月,大人盤查之時,我就讓大人給你們好看」

去木哈哈大笑:「道不同不相為謀,你現在就報告,看老子鳥不鳥你,去殼,三位道友,來來來,我們一起用勁,給他添點樂子」

去霸一聲怪叫:「靠,你們又來,你們現在這點實力,也話的同時,她看到了孫豪對面的靈榜,看到了靈榜之上,三個黯淡無光的大名,同時,也看到了洛魅、智痴的名字。

身軀微微一震,朱玲抬指說道:「這就是小龐和二毛他們的一線生機嗎」

孫豪點頭:「嗯,如若以後找到機緣,或許他們的名字也能點亮,然後如同智痴一般,成為塔將,可以在我神識籠罩的範圍之內活動。」

朱玲癟癟嘴:「那樣豈不是成了你的家將一般,或者是說,你一言可以決斷他們的生死」

孫豪點點頭又搖搖頭:「長腿玲,你也未免太小看本座了吧,你覺得我會把他們當家將對待嗎你覺得我會隨便決定身邊人的命運嗎智痴的情況你難道沒看到,我把他當成自己的左膀右臂」

朱玲笑了,抬起玉掌,一掌拍在了孫豪的肩膀之上,嘴裡咯咯笑了起來:「那還差不多,要不然小心我追殺。」

巨大的力量讓措手不及的孫豪微微咧嘴,不由想起了第一次見到朱玲時的場景,那時自己身受重傷,這暴力妞依然是出掌不留情,生生把自己給拍暈當場過,心中湧上淡淡溫馨,同時也有絲絲苦澀,孫豪有點乾澀地說道:「玲子姐,我已經找到了南極天柱。」

朱玲的身軀微微顫抖了一下,臉上浮現出燦爛笑容:「小豪,你這傢伙,還是死性不改,都什麼年紀了,還跟小時候一個德行。」

孫豪指指自己的鼻子,好奇地說道:「什麼德行」

朱玲咯咯笑道:「你有事求我的時候,或者是準備坑我的時候,就會叫我玲子姐,平時,你可不會如此客氣,總是喜歡叫我最不喜歡的長腿玲」

孫豪呆了一呆,回想一下,好似鍾小豪的確是這樣的做派,不由苦笑地摸摸鼻子:「沒想到會這麼明顯,哈哈哈。」

朱玲大大咧咧,又是一巴掌拍在了孫豪的肩上,嘴裡說道:「哎,少了他們幾個圍觀助威,貌似欺負你的時候,差了許多味道,讓人提不起勁來,好了,說說看,你這回是準備求玲子姐給你幫忙呢還是準備坑你玲子姐一把呢」

孫豪誇張地咧咧嘴,做了一個痛苦至極的表情:「我說長腿玲,你手勁還能更大點嗎我黃金大圓滿都感到痛了,估計你至少也使出了吃奶的力氣」

朱玲咯咯笑了起來:「廢話少說,是打是殺,給個痛快話。」

孫豪笑著說道:「時間還久,我們不急,對了,長腿玲,記得小龐很關心一件事,其實我也很好奇,你這都多大了老太婆有沒有,你怎麼還不嫁人呢」

朱玲愣了愣,一抹紅暈飛上臉龐。

有點氣急,一豎,在靈室之內,掀起一連串腿影向孫豪劈頭蓋臉地劈砍了下去,嘴裡有點氣急敗壞地脆聲說道:「老娘嫁不嫁人,輪不到你來多管閑事,老娘知道了,你一定跟小龐一個心思,以為老娘心中有人了不是跟你說,鍾小豪,孫豪孫沉香,老娘心思玉潔冰清,根本沒時間想那些烏七八糟的事」

啪啪,孫豪雙手一架,架住了朱玲的狂攻,臉上露出絲絲苦笑。

朱玲一個後空翻,輕盈地落在了地上,玉指對孫豪一指,咯咯咯笑了起來:「你就別自作多情了,小龐的誤會我懶得解釋,讓他去之前,也有個自以為是的欣慰,我跟你說,孫豪孫沉香,老娘對你沒感覺,你在我心中,只是一生知己,你的,明白沒有」

孫豪聞言哈哈大笑:「明白了,玲子姐英明。」

朱玲又呼的一巴掌扇在了孫豪的肩頭:「不過,要說影響,那也是有的,你在我心中倒是豎了一個比較高的標杆,讓我看不上等閑修士,所以說,老娘至今雲英未嫁,你得負責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