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三五八章 朱雀歸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三五八章 朱雀歸位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兩人說說笑笑,打打鬧鬧,恍若回到了當年。

只不過,正如朱玲所說的一般,少了朱龐添油加醋,少了二毛的幸災樂禍,也少了最忠實觀眾張文敏的默默關注,兩人鬧得再凶,好像也差了一些味道。

靈榜之上,三個黯淡無光的大名,又讓兩人心中有著淡淡的憂傷。

半響之後,朱玲很隨意地面對靈榜而坐,輕聲問道:「小豪,我應該怎麼做,才能修復南極天柱我問智痴,他只是搖頭,說你要親自跟我說。」

孫豪點點頭,看向靈榜,嘴裡悠悠說道:「嗯,我讓他不要多事,我們兩個說就是,長腿玲,南方天柱的本體乃是一根火焰柱子,如今這根柱子的狀態很不妥,你如果去修復的話,可能跟他們一樣,也會成為我靈榜上的一員。」

朱玲癟癟嘴:「這個不要你解釋,你也不用廢話,我早就知道結果,你直接說,需要怎麼做,有些什麼注意事項就成。」

孫豪悠然一嘆,臉色一正,神態肅然地說道:「長腿玲,我們現在,正在歸一宗腹地,情況相當特殊,準確來說,我們盜取火柱的時間會相當短暫,一個不慎,就可能前功盡廢,有幾個情況,我必須先弄清楚,根據你的實際能力,我們還要一起商議一個行動方案。」

朱玲神色也是一正:「好,沉香,朱雀在此,慎重請命,修復南極天柱,還請沉香大人以大局為重,不要婆婆媽媽,耽誤大局,還有,請沉香大人將智痴先生喚進來,讓他幫你拿主意,有的時候,你就是有點優柔寡斷。」

孫豪點頭說道:「好」,心中說了一聲:「智痴,你進來。」

智痴推開房門,緩緩走了進來,微微躬身見過兩人之後,盤膝坐下,緩緩開口說道:「沉香大人,朱雀大人,南極天柱修復滋事體大,還請認真籌劃,萬萬不可忙中出錯。」

說完,手輕輕一翻,一面沙盤擺在了三人的正中,揮手勾勒出一個冰牢四層的地形圖,嘴裡說道:「朱雀大人,這是南極天柱的所在地,這裡有一個大修士級別的古魔坐鎮,這個地方,乃是魔淵,這個點,代表了南極火柱」

智痴跟孫豪商議過許久,對冰牢之中的情形已經相當熟悉,此時一一道來,指出了行動之中可能面臨的各種困難和問題。

需要三個一起想辦法去解決。

最大困難,有兩個。

其一就是古魔去霸的實力比孫豪弱不了多少,孫豪一旦真正出現在冰牢四層,很可能瞬間就會被發現,隨之也就會驚動蘭嚀。

孫豪已經從各種情報分許出,蘭嚀乃是魔界真正的化神大魔的分身,附身在了小婉身上,根據對戰洛水魔王分身的經歷來看,孫豪很難是蘭嚀分身的對手,而且,蘭嚀分身一旦被驚動,從歸一道場直達冰牢四層的時間不會超過三息。

也就是說,孫豪抵達四層之後,三息時間之內,幾個人需要聯手制住古魔去霸,並從他手中盜取南極火柱。

以去霸的實力修為,要做到這一點,怕是相當困難。

第二個最大的困難則是南極天柱本身,按照去木的說法,南極火柱不能收不進儲物袋。

想想也明白,南極火柱本身乃是此界的天柱,乃是支撐此界的存在之一,要是能被收進其他空間才怪。

估計就算是蘭嚀大魔王,也收不進魔淵,要不然,南極火柱早就被破壞掉了。

收不進空間之中,那就意味著,得到了南極火柱的修士頓時會成為活靶子,會很容易面臨蘭嚀魔王分身的連續追殺。

說不定,南極火柱剛剛到手,又會被蘭嚀魔王分身給奪取而去。

除了這兩個最大的難題之外,智痴還列出了幾個次一級的難題。

比如說,南極火柱取走之後,魔淵寒流的問題。

魔淵寒流時刻沖刷南極火柱,其作用毫無疑問就是試圖滅掉南方之火,但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也相當於南方火柱在鎮壓著來自魔淵的寒流威脅。

一旦沒有了火柱鎮壓,魔淵寒流會不會肆虐成災會不會讓南大陸生靈塗炭,成為一片寒冰地獄

後果不得而知,但是智痴判斷,南極火柱被取走之後,魔淵寒流絕對會有一次大爆發。

這也是一個很難解決的次一級難題。

除此之外,還有很多難題,比如怎麼潛入,怎麼把朱雀送到指定位置,怎麼收取南極火柱等等問題,智痴都一一地擺了出來。

三人在靈室之內,仔細商議。

一個問題一個問題地分析,認真尋找破解之法。

每找到一個破解方案之後,智痴都會進入智珠在握狀態,對方案的可行性進行研究判定。

整整三日時間,反覆推敲之後,智痴心力憔悴地說道:「沉香大人,朱雀大人,方案雖然拿了出來,但是,其中的危險性很大很大,任何一個環節不到位,你們兩人都將面臨生死大劫,當然,就算是各個環節都做得很好了,你們兩人面臨的劫難一樣不小,我的最終判定是,這套方案,謀事在人成事在天」

孫豪聞言微微點頭:「辛苦智痴了,南極火柱的恢復已經刻不容緩,哪怕只有一絲的成功率,我們也得去執行,朱雀,做好行動準備,下次月圓之夜,就是我們行動之時。」

朱玲神色一正:「諾,朱雀隨時待命。」

孫豪的臉上浮現出絲絲不忍,但依然伸手指向靈榜,開口說道:「長腿玲,行動之時,我可能完全沒有時間收你進靈榜,因此,現在,你就滴血靈榜之上,成為我的靈將吧,到時候,在冰牢之中,我也才能更有準確性地把你送到南極火柱之前。」

朱玲點頭說道:「好」,縴手一伸,一滴如同火焰般燃燒的精血出現在食指指尖,一彈手指,精血向靈榜上飛了上去,叮的一聲,落在了靈榜之上。

孫豪嘴裡快速念起了法訣,一道真元打在榜上,嘴裡一聲暴吼:「朱雀朱玲,靈榜歸位。」

火焰狀的精血在靈榜上快速爬升,不一會,已經爬到了靈榜之上,跟洛魅王遠等人同等的高度,成為一豎排,慢慢地固定了下來,閃閃生輝。

而與此同時,朱玲的心中,產生了很奇怪的感覺,這一剎那,她感覺自己跟孫豪有了若有若無的聯繫,而且,孫豪的形象好似在自己的心中瞬間變得高大和不可違逆起來。

朱玲擺擺小腦袋,身子騰空而起,掀起一連串腿影,向孫豪身上飛泄而下,腿影在落向孫豪的過程中,朱玲的心中,居然產生了自己大逆不道的感覺,好似是自己犯了巨大的錯誤一般。

這就是成了塔將之後的感覺嗎

朱玲嘴裡一聲暴喝:「哪怕是成了塔將,我朱玲也照砍不誤」

心中的感覺,強行拋開,朱玲依然毫不遲疑地,全力爆發,啪啪地向孫豪攻了下來。

智痴憔悴的臉上,浮現出燦爛的笑容,對朱玲豎起了大拇指。

孫豪也哈哈大笑:「來得好,哈哈哈,玲子姐,你可別想傷我分毫。」

朱玲的腿影雖然最終被孫豪給擋住,但是孫豪也並不是特別好受,身軀在靈室之內騰騰倒退了五六步,這才穩住了身軀。

朱玲咯咯嬌笑,大聲說道:「小豪,你要留意了,為了保持我長腿玲的光輝形象,保持我的英明神武,這往後半個多月,你得隨時小心我的偷襲,咯咯咯,咯咯咯」

孫豪也哈哈大笑:「怕你不成,隨時奉陪。」

朱玲咯咯笑著,大踏步走出靈室:「我得去跟涫涫道個別,還有,這傢伙你暫時給我照看一段時間,這世上,估計也只有小豪你才能降服得住它。」

一邊走,一邊隨手拋給孫豪一個靈獸袋。

孫豪神識一掃,發現袋子之中,邊牧正形象超級不靠譜地,四腳朝天,口中留著長長的涎水,呼呼大睡之中。

是了,邊牧這傢伙一直耐不住寂寞,如若不是在睡覺,可能早就跑出來胡作非為了。

想了想,孫豪心中說道:「克圖,你來一趟。」

不一會,小童子包克圖蹦蹦跳跳跑了過來,孫豪把靈獸袋往他身上一掛,嘴裡說道:「邊牧應該在晉級,朱雀托我照看一頓時間,我就將它交給你了,對了,你得認真教育好邊牧,注意讓它改進一下叫醒蓋亞的方式方法」

包克圖眼前為之一亮:「明白了老大,我會將邊牧調教好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