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三六零章 調虎離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三六零章 調虎離山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小豪」蘭嚀的臉上浮現出詭異的掙扎神色,並沒有第一時間對孫豪出手,嘴裡脆聲問道:「你不是在大漠坐鎮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孫豪哈哈大笑:「略施小計而已,小婉,如今我已經取得南極火柱,告辭,不用送我」

大笑聲中,沉香劍一振,孫豪身軀化為一道流光,向歸一仙山之外如飛而去。

取走了南極火柱

小婉微微一愣,雙眼向下一看,神識向下一掃,豁然發現,魔淵寒流失去了南極火柱的鎮壓,已經在以極快的速度向上蔓延而來。

第四層、第四層已經完全被凍結。

第二層已經被凍結大半,小婉甚至能看到二層之中,那些巡邏的魔界戰士驚慌失措,被凍結當場如栩栩如生的冰雕。

心中大罵一聲該死的去霸,來不及多想,小婉一振雙臂,身軀也化為一道流光,向孫豪飛快地追了出去,嘴裡脆聲說道:「小豪,別的小婉可以依你,但是南極火柱,你卻必須留下」

已經快破開大陣而去的孫豪嘴裡大聲說道:「你還是先追上我再說吧,哈哈哈,我去也」

沉香劍刷的一聲,刺破一個空間節點。

孫豪劍化流光,沖入空中,如飛而去。

小婉速度絲毫不慢,也從節點之中一衝而出,丟了一句:「歸一仙山馬上會被寒流凍結,速速退避。」

聲音還在空中飄蕩,但是人已經追逐孫豪消失在了夜空之中。

歸一仙山頓時一陣慌亂,萬千修士鳥獸散一般,駕馭飛劍飛快逃離。

不到一會,寒流飛快地蔓延出來,向整個歸一仙山覆蓋而去。

而原本的冰牢第四層之中,朱玲已經盤膝坐下,額頭出現一個火柱造型,如同人的心臟一般,在輕微的咚咚跳動。

朱玲盤膝而坐,心中滿是敬佩。

小豪和智痴的判斷果然是無比準確,南方火柱的確是不能收進空間之中,但是,此界修士如果不怕死,納入體內卻是可以的。

當然,此界之中,怕是沒有修士能吞得下南極火柱,哪怕是南極火柱大損的情況下,吞下去后,元嬰大能也支持不住一時片刻就會被化為灰燼。

但是,朱玲卻是吞了。

而且,利用特殊的魔淵寒流,再利用朱雀之魂的特殊性,利用小豪傳授的燚神訣,朱玲勉強按照孫豪的計劃,穩住了陣腳,成功地將南極天柱涵養在了體內。

並且,果然如同小豪預料的一般,蘭嚀大魔王並沒能發現其中的蹊蹺,已經中了小豪的調虎離山之計,追小豪而去了。

那麼接下來,就是朱玲和小豪同時面臨真正考驗的時候了。

朱玲需要抗住外邊的寒流,並用朱雀本源涵養南極火柱,最終化身南極之靈修復天柱。

而小豪,需要抵擋住蘭嚀魔王的分身,需要為自己爭取時間,可能還需要修復被歸一宗開闢出來的這個魔淵寒冰洞。

內心之中,朱玲輕聲說道:「小豪加油,小豪保重」

神識逐漸沉入朱雀本源之中,點燃了自身,化為一簇簇火星,灑落在南極火柱之上。

孫豪站在沉香劍上,頭也不回,飛快地逃逸而出。

很快歸一仙山被拋之腦後,刺啦一聲,沉香劍衝出了魔雲籠罩的範圍,衝進了月光皎潔的天空。

銀色的月輝之下,御劍而飛的孫豪,在地面投射出一道飄逸的影子,飛快地掠過高山平原,向青雲門本宗的方向如飛而去。

蘭嚀如飛而來,一點不比孫豪慢多少,也迅速地衝進了月光之中。

月光照耀,小婉的身軀不由微微一顫,看向孫豪的雙目之中,浮現出絲絲柔情,嘴裡輕輕地叫了一聲:「小豪。」

孫豪御劍速度稍稍慢了少許,回頭看了過來:「小婉」

小婉速度絲毫不慢,緊追而上,嘴裡說道:「小豪,你做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我感覺蘭嚀十分憤怒,誓不罷休,這月圓之夜,我都壓制不住她了。」

孫豪一邊跑,一邊說道:「沒什麼大不了的,我只不過取回了屬於人族修士的一件重要物品而已」

小婉的臉上,出現掙扎的表情,好像是兩種意識在僵持不下,又好像是思想鬥爭很複雜的樣子。

半響之後,清冷的表情浮現在臉龐之上,追擊的速度徒然加快了許多,說話的聲音也不再溫柔:「我現在很好奇,你是怎麼收走了南極火柱的。」

孫豪的逃逸速度也加快不少:「區區一點小手段,至於如何做到的,還請小婉自己去猜,對了,蘭嚀魔王,人無信而不立,現在應該是小婉的時間吧,你這樣是不是不大合適」

「要你管」,蘭嚀的語氣雖然冰涼,但說話之間,無論如何,總是受到了小婉意志的影響,有點像是打情罵俏。

說完之後,蘭嚀自己的臉上都感到了絲絲不對,絲絲紅暈浮現在嬌艷的玉臉之上,嘴裡更是沒好氣地說道:「沉香,你現在交出南極火柱,我不為己甚,要不然,小心我徹底撕破臉皮,跟你沒完。」

孫豪一邊御劍,一邊朗聲說道:「正所謂立場決定態度,南極火柱對你魔界重要,對我大陸何嘗不是事關生死,我說小婉,咱們能不打不鬧,好好說話嗎你這樣橫鼻子豎眼的,多不好」

小婉的雙眼之中閃過絲絲柔情,瞬間眼神之中歷光一閃,蘭嚀的聲音傳了出來:「該死,沉香,你卑鄙下流,無恥,居然利用小婉對你的好感,對本座施展魅惑,哼哼」

孫豪哈哈大笑:「錯了,這不是魅惑,這是入夢之術,你會入夢,那完全是因為這些事情,本來就是你心中所想所願,嘿嘿嘿,沒想到小婉你居然會想這麼多,哈哈」

蘭嚀的臉上又現出朵朵紅暈。

空中狠狠地跺跺腳,蘭嚀魔王脆聲喝道:「沉香,你真的是痴迷不悟嗎」

孫豪微微笑道:「只要你能追得上我,能打得贏我,那麼自然就有機會搶回你的南極火柱,要不然,我只能說抱歉,小婉啊,我們不是說好了,各憑本事的嗎你現在對我施展美人計,可是完全沒有什麼效果。」

蘭嚀臉上,浮現出絲絲堅毅神色,嘴裡沉聲說道:「沉香,我現在,最後一次警告你,如果你真的不配合的話,那麼我就會真正的強力奪取身體控制權,以小婉之軀投影過來,到時候,可別怪本座絲毫不念舊情,將你斬殺當常」

孫豪的身軀微微一僵,嘴裡笑著說道:「那個,蘭嚀魔王是吧,我想你這樣做,代價一定不小吧,要不然,你不會跟我那麼多廢話。」

蘭嚀的臉上又出現絲絲掙扎,絲絲柔情,小婉柔和的聲音傳了出來:「小豪,快走,她正在強行奪取身體控制權,她說的不錯,她有辦法借用我的身軀降臨部分真身,降臨之後,會十分恐怖,我能勉強牽制住她一段時間,小豪你快逃」

孫豪微微一愣,心說「我現在在調虎離山,可不能隨便跑路」,一旦蘭嚀沒追到自己跑回歸一仙山發現朱玲,那所有計劃就付之東流了。

嘴裡面,孫豪飛快地說道:「小婉,我就不信,他這種強行投影沒有代價,小婉,你說說,她投影之後,都有些什麼缺點,我好找到相應的應對之法。」

小婉稍稍想了想,飛快說道:「蘭嚀投影之後,沒有太多弱點,她這唯一的缺陷,其實就是投影需要消耗掉我體內的魔種。」

孫豪飛快地說道:「是不是說,此次投影之後,魔種消耗掉,然後,她的意志就很難佔據你的軀體了」

小婉:「對魔王來說,魔種就相當於分身,取回魔種,我就相當於她的女兒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