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三七一章 滄海桑田(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三七一章 滄海桑田(三)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日升月落不斷花開花落依舊。

滄海變桑田,此情永不變。

如今懷裡憐惜人,猶如當年月宮女。

含羞帶怯,似怒似惱,絲絲清冷中有淡淡緋紅。

孫豪的心中,有著深深的憐愛,有著深深的歉疚,也有著深深的珍惜。

月光下,摟著伊人,一同眺望月宮,身邊站著嘰嘰歪歪的邊牧,紫煙的懷裡,抱著小火,有時,孫豪還會抱著深藍。

歸一山巔,夜風之中,相擁而立,髮絲飛揚,月影稀疏,好似天荒地老。

小院里,男耕女織,一同粗茶淡飯。

雲紫煙的情愫,一如她的個性,清淡而雅緻,有幽香而不馥郁,淡淡的,沁人心脾,如同清風,撫慰著孫豪的心靈。

擁抱著紫煙,孫豪的心,慢慢地平靜下來。

大戰之後的餘波逐漸平息。

晉級之後的興奮逐漸平息。

一諾鎮千年的些許不安和忐忑,也化為自然而然的坦然。

深情深深的內斂,歉疚也深深的內斂,對故去戰友的懷念也深深的內斂。

在紫煙的懷中,孫豪真正地變成了凡人,勤儉持家,辛勤勞作,有嬌妻守院的普通凡人。

小火很自然接受了碎丹天壽的雲紫煙。

邊牧感嘆這世上傻大姐何其多,也承認自愧不如。

雲紫煙自然而然,得到了孫豪身邊修士或者是小弟的認可,成為歸一山巔農家小院的主人。

至於嘯宇化庫,早被孫豪趕回了向大宇身邊。

當然,雖然修為很難看到進步,但修鍊必不可少,哪怕是碎丹天壽的雲紫煙,也在孫豪的要求下,每天抽出一點時間,在金光之下,打打拳,健健身。

而孫豪本人,除了陪雲紫煙和必要的勞作之外,其他時間,依然在刻苦的修鍊之中。

或許現在看不到修鍊的效果,但孫豪堅信,努力了,就不會白費。

依然努力之中。

不過,在孫豪心中,陪伴紫煙才是當前最重要的任務,所以,大多數的修鍊,孫豪乃是在須彌凝空塔內,啟動時間加速的功能去完成。

九大修鍊體系,孫豪也是齊頭並進,從來沒有落下,不能動手的,就學理論,千方百計創造動手實踐的條件。

比如說煉符,理論上,失去真元支撐,煉符已經成為不可能,但是孫豪記得,葬天墟內,易路燈火說過,修士肉身之力,是可以轉化為修士筆力,最終完成制符的。

這就是孫豪努力修鍊的方向之一。

比如說煉丹,理論上,失去真元支撐,煉丹也成為不可能,但是孫豪記得自己會水蘊煉丹術,而且,有些靈丹或可嘗試純技術出丹。

煉器就更好說了,多大的力量揮多大的鎚子,千錘百鍊總是能煉出一些東西的。

有了九大修鍊體系的練習內容。

有了紫煙的陪伴。

鎮守歸一仙山的第一個百年,孫豪並不覺得孤單。

心情寧靜下來,心情也逐漸美好下來。

每隔十年,孫豪也會打開一次須彌凝空塔,讓一些達到須彌凝空塔要求的魔修離塔新生。

只是,幾十年下來,匯聚在寶塔外圍,歸一仙山之上的修士卻越來越多。

歸一宗傳承逐漸壯大起來,這些修士以奉孫豪為主,自動守護歸一仙山,守護須彌凝空塔。

歸一宗的大名,修改為「歸一仙宗」,多加了一個仙字,表示歸一宗的新生,也表示了歸一宗的立場是仙而不是魔。

孫豪念及李敏,念及去木真君,默許了歸一仙宗的存在,也默許了歸一仙宗奉自己為歸一大帝。

其實,歸一大帝乃是邊牧這傢伙第一次命名,然後逐漸流傳開去的。

百年滄桑,滄海桑田。

百年之間,大陸各方,變化也很大。

夏晴雨從極北之地,專程過來探望孫豪,說起了冰雪聖宮的變化,她如今已經被奉為聖宮宮主,原本資源匱乏的冰雪之地,因為當康歸位,如今出現了各種稀奇古怪的修鍊資源。

聖宮正在蓬勃發展。

夏晴雨很羨慕雲紫煙,但是,她不能向雲紫煙這樣,什麼都不管不顧,再說,她已經成就元嬰真君,壽元千年以上,倒是也沒有跟讓她敬佩的雲紫煙爭這幾百年。

在孫豪這裡盤恆一個多月之後,夏晴雨飄然而去,遠遠地,傳給孫豪一句話:「小豪哥,我卸下誓一刻,就是前來找你的一刻」

孫豪對遠方飄飛而去的倩影,微微笑了一笑,什麼都沒說。

靈兒和斕曦也專程前來探望孫豪,只是鬼域巨變,靈兒根基不穩,容不得她多留,臨走之時,靈兒梨花帶雨,輕聲說道:「公子,其實我並不想挑起冥王殿,可是不死前輩去了,我不挑不行,公子,我多麼希望你能幫我一把」

孫豪依然什麼都沒說,微笑著抱了抱她,眼光卻看向了不遠處正在織布的雲紫煙。

東方王庭國師大人親自前來拜謝孫豪。

涫涫和小紅五到十年之間,都會來一次。

阿丑,也就是宮小狸從來沒來過,倒是大師兄趙誅魔來了一次,帶來了他跟宮小狸的喜訊。

孫豪也只是微微笑笑,什麼都沒說。

邊牧把趙誅魔趕了出去,要不是趙誅魔煉體功夫了得,不敢保證邊牧會不會直接咬斷他的脖子。

百年滄桑,滄海桑田。

人間百年晃眼而過,變化很多,變故也很多,孫豪如同旁觀者,摟著雲紫煙,一一翻閱。

很多很多該來的探望的人沒有來。

但也有很多很多人,堅持前來。

有許多的淡淡的牽挂,也有許多淡淡的憂傷,有許多淡淡的溫馨。

百年將近之時,孫豪卻終於體會到了滄海桑田的真實含義。

在孫豪須彌凝空塔內苦修了許多年的夏諳,從不認命,很少走出氣室的夏諳,走了出來,蠻橫的從雲紫煙身邊拉走了孫豪。

就在那個夜晚,夏諳抱著孫豪放肆地又哭又鬧,咬傷了孫豪的肩膀,擰壞了孫豪的腰肉。

孫豪皺眉說道:「小諳,你這樣的狀態,最好不要破丹生嬰,我感覺很不妥。」

夏諳無聲搖頭,最終把孫豪帶到了須彌凝空塔內,一個鮮花盛開的山谷。

漫山遍野的鮮花,讓整個山谷一片芬芳,陣陣嗡嗡聲,從鮮花叢中不停地傳了出來。

站在鮮花叢中,一座簡單的草樓之上,夏諳終於平靜下來,手指花海,對孫豪悠悠說道:「沉香,這是蜂谷,山谷之中,是花海,花海之上有七陸蜂,這些七陸蜂,都是你給我的蜂王卵發展起來的,這個山谷,是我親手一點一點建成的,七陸蜂也是我一點一點發展起來的」

美麗如同仙境的花海,偏偏起舞的蜂兒。

孫豪好像看到了隱藏其中的,夏諳對美好生活的憧憬,對未來的渴望。

以及那深深的,掛在自己身上的深情。

抱著孫豪的腰,腦袋趴在孫豪的胸前,夏諳喃喃說道:「峻山會獵,大壞蛋超過我露出壞壞笑容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或許,我這一輩子都會在追逐與你,果然,我一追就是幾百年。」

孫豪默默地摸摸她的小腦袋。

她悠悠地說道:「我知道,你身邊很多人並不是很喜歡我,說我修為不高,太強勢,但是你知道嗎我只是想抓住我的心,抓住我的幸福,我拚命去努力,咬牙去堅持,我只是想抓住,但是,或許我什麼都抓不祝」

孫豪輕輕擁住她嬌小但豐滿的嬌軀,嘴裡柔聲說道:「小諳,你累了,好好休息一會,明天會好的」

那一夜,夏諳最終還是在孫豪的入夢的安慰之下,沉沉睡去。

可是僅僅三日後,須彌凝空塔內,夏諳引來了破丹生嬰之劫。

蜂谷之內,草樓之中,夏諳迎來了三災九難。

她積累不謂不深,孫豪給她準備的升嬰丹,給她煉製的法寶也不謂不強,但是,元嬰大劫,並不能說過就過。

漫天紅蓮之中,百花綻放,七陸蜂自動接陣,為她而戰。

孫豪淚眼朦朧之中,看到她帶著絲絲無畏的微笑最後看了孫豪一眼,隨同她的花海,隨同她的蜂兒,化為灰燼。

百年滄桑,滄海桑田。

宛如凡人,觀而無力,孫豪跌坐在地,久久之後,臉帶淚水,仰天哈哈大笑,手中符筆一揮,大火之後的山崖之上,出現三個大字:「葬花谷」。

符筆一拋,跌跌撞撞,跑出了須彌凝空塔,一擺頭,淚水拋盡,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大聲說道:「娘子,讓你久等了」

雲紫煙的身軀微微一僵,臉上露出絲絲憐憫,轉過來時,已經一臉笑容:「小豪,超時不歸,罰酒三杯」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