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三七二章 百年佈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三七二章 百年佈道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百年滄桑,滄海桑田。

孫豪想笑看風雲,想雲淡風輕。

看是看了,輕不起來。

百年鐘聲敲響的一刻,歸一仙山之巔,孫豪悠然睜開了雙眼。

一縷陽光,透過寶塔的虛影,照射在了仙山之上,給孫豪全身披上了一層金霞。

雙眼之中,有滄桑,有悠然,有憂傷也有欣然,深深而迅速地,從孫豪睜眼的那一刻,深深地內斂。

淡淡地,孫豪緩緩轉身,看向歸一仙山之下。

黎明之前,不知何時,上下已經等滿了修士。

孫豪曾經對軒轅紅說過,以他鎮守歸一仙山之日為期,每一百年,佈道一次,讓軒轅紅帶他的弟子前來聽道。

如今百年期滿。

沒想到歸一仙山之前等待的弟子,多達幾百人。

不僅僅是如此,那些守候在歸一仙山,奉孫豪為歸一大帝的歸一仙宗弟子們,得知這些都是大帝後輩前來聽大帝講道的,熱情接待的同時,自然也就不會錯過如此大好時機。

是故,當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照射歸一仙山之時,仙山之上,早就整整齊齊地,坐滿了等待許久的修士。

孫豪眼光一一掃過,帶隊的依然是小紅和羅剎真君。

他們身邊,還坐著一直坐鎮沉香兵團,在南海馳騁的易路燈火。

該來的弟子都來了,其中包括夏川、周泓希,包括黃文茂兄妹,孫豪明面上的幾大弟子向大宇、朱德政、武閑朗還有嘯宇化庫也都全部到齊。

當然,更多的,卻是孫豪並不認識,但應該是孫豪一脈的,徒子徒孫們。

沉香佈道,非同小可,甚至是一些不該來的,知道了消息,也硬著頭皮來了。

孫豪沒想到會看到萬仞山的修士,金老祖、亞琴老祖親自帶隊,陳絹、藍嵐等修士面色有點潮紅地,也出現在了歸一仙山之上。

孫豪還發現,軒轅紅的身後,盤膝坐了一位俊朗的金丹修士,此時也正跟其他修士一般,一臉崇拜地仰望著自己。

孫豪盤膝坐在山巔。

他的小院子里,須彌凝空塔內能出來的修士,分散坐在了雲紫煙兩邊,也一同出來聽道。

最忙的,自然還是神犬大人邊牧,汪汪叫聲響徹歸一仙山:「安靜,安靜,秩序,注意秩序,誰敢大吵大鬧,小心本座趕他出去」

嘯宇化庫不怕死地說了一句大實話:「貌似整個仙山,就聽見你的汪汪叫。」

念及玖爺舊情,邊牧表示大度地放過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

而山巔之上,孫豪的臉上,淡然一笑。

笑容如同波紋一般,蕩漾開去,盤膝而坐的修士們,瞬間產生了一個十分奇怪的感覺。

孫豪還沒開口,他們好像已經讀懂了許多東西。

他們好像從孫豪的笑容之中,感受到了許許多多的人生百味,感受到了些許無奈些許自信,些許茫然些許堅定,些許憂傷些許欣慰

很矛盾而刻骨銘心的感覺。

但是詭異的是,當修士們認真去想時,卻發現自己又什麼都沒懂。

自己還是自己,沉香還是沉香。

歸一仙山依舊,太陽出來了。

沉香大人還沒開始佈道。

孫豪微微一笑:「各位道友,不辭萬里,前來聽我講道,在此之前,你們能告訴我,你是怎麼來到我歸一仙山的嗎」

孫豪的笑容之中,充滿了親和力。

下邊不少修士頓時不由自主地給出了孫豪答案。

有的說:「我是御劍而來。」

有的說:「我是乘戰舟而來。」

「我是坐船」,「我是步行」,「我是飛過來的」

答案五花八門。

孫豪微微一笑,悠然說道:「無論你們是怎麼來的,你們能抵達我歸一仙山,都沒走偏,都找到了正確的道路」

嘯宇化庫在下邊癟癟嘴:「那可不一定,說不定不是路痴就繞了不少冤枉路。」

孫豪對嘯宇化庫暢然一笑:「那麼,今日,沉香就給大家說一個字,路。」

盤膝而坐,身披金光,孫豪百年之後,第一次給自己一脈的弟子傳授修道經驗。

孫豪的聲音並不是很大,但是清朗的聲音傳遍了歸一仙山的每一個角落。

孫豪的聲音也並不是很激昂,但是卻讓聽到的修士有種雙耳嗡嗡作響的感覺。

而孫豪娓娓道來的內容,更讓沉香一脈的修士心中豁然開朗。

凡治野,夫間有遂;十夫有溝,百夫有洫萬夫有川,川上有路,以達於畿。

從足從各,足在各邊,謂之路。

孫豪緩緩說道:「我輩修士,苦苦求索,攀登大道,然,何為道,道為何道在何方何方有道所謂得道高人,往往也講不清道不明,知者自知,不知者不知,那麼,是不是我輩修士求道皆盲目呢沉香以為不然」

孫豪侃侃而談,聲音如同清泉流水,緩緩地流淌進修士的心田。

孫豪以為:「乘騏驥以馳騁兮,來吾導夫先路,我輩修士,求道先找路;道路,道路,道在何方大路通之。何謂路足在各邊,走下去,走到交叉的各邊,再走下去,不停走下去,就是找到了自己的路,順著路子下去,或許,你會找到自己的道」

修道是迷茫的。

很多修士看不清自己的道路,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走,不知道自己的追求,更多的修士乃是為了求道而求道,怎麼求道而不得而知。

孫豪說路的核心意思,就是一個走。

路,要大膽的去走,大膽去實踐。

如果不走,如果觀望,一切都是空談。

當然,走路也要看方向,不能隨便亂走,亂走就會迷路。

孫豪既然把門下弟子召集而來,自然就會給出一些方向,給出一些備選的路子,讓大家去選擇。

虛空一畫。

一個大大的「九」字出現在了空中,朝陽金光,須彌凝空塔金光照耀之下,孫豪的這個「九」字,披上層層霞光,讓人不能直視。

孫豪手指點向九字,嘴裡輕聲說道:「修鍊至今,沉香總結歸納,認為,此界修士,如要攀登大道巔峰,當有九條路子可以去走,一曰鍊氣,此乃大陸主流,帶動均衡,適合大眾修士;二曰煉體,此乃修士容器,關乎氣的容量」

孫豪先後兩次在大青山整理自己的修鍊道路,逐步形成自己修鍊的九大脈絡。

百年佈道之際,孫豪第一次向外傳授自己的修道經驗。

氣體神,陣魂心,丹器符。

九大修鍊脈絡,每一個修鍊的基本構成,每一種修鍊的前後順序,注意事項,孫豪由繁化簡,一一娓娓道來。

孫豪門下弟子,接觸過九大脈絡的弟子們,對照自身,一一印證,很多不解的難題豁然開朗,很多修鍊的瓶頸迎刃而解。

就算那些不是孫豪門下的旁聽修士,也收益匪淺,很多修士明白過來,自己之所以會遇見瓶頸,之所以會止步不前,究其原因,還是自己不知道的其中一項修鍊未能達到晉級要求,阻擾了自己的進步。

按照沉香大人的說法,就是自己在各邊止步不前,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走了。

此時此刻,自己或許需要從一條之路上,稍稍繞一下,最終才能破關而出。

第一次佈道,旁聽者還不少,孫豪的九大脈絡並未涉及真正的詳細內容,都只是較為純粹的大路理論,講了道理,舉了實例,做了示範,但沒有傳授任何實際的修鍊法門。

太陽隨著孫豪的講述,逐漸偏移,不知不覺到了下午。

陽光照射之下,孫豪臉上依然淡然如故。

此時,孫豪已經講完了九脈的特色和特徵,講述了九脈修行的重點和要點,同時也講到了如何走好這九條大路:「今日,我陳列出來九條修道之路,供道友們選擇,道友可以主選其中之一,也可如同沉香一般,九脈同修,齊頭並進,但是沉香以為,如何選擇,各位道友當量力而行,量體裁衣,有的時候,更多的修士需要結合自身的特殊性,找到適合自己行走的路,方能直通大道。」

歸一仙山上,安靜異常,所有修士,都靜靜地聽,聽孫豪佈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