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三七六章 瓊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三七六章 瓊淚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暗紅滿秋空,無言問夕陽。

孫豪痴痴地抱著王瓊,如同石雕。

小火身子一閃,跳回孫豪的肩膀,小爪子緊緊抱住了孫豪的頸項,小眼睛之中,眼淚狂涌而出。

孫豪心中說道:「小火,咱不哭,瓊兒不喜歡,不要壞了她的心情。」

小火的聲音傳了出來:「哥,我,我」

話沒說完,回頭看了孫豪懷裡,氣息全無的王瓊,身體一閃,回到了須彌凝空塔內。

巨大的曠野上,猛地出現一隻體型龐大的火紅老鼠,咚咚咚,向前方撞了過去。

易路燈火驚慌失措地大聲喊道:「別,別,我的小祖宗,我這暴恐野性還不夠」

轟的一聲,大老鼠撞中暴恐,易路燈火滿臉苦笑,飛空而起。

騰騰騰,大老鼠雙眼通紅,又開始加速。

安安靜靜的庭院之中,孫豪抱著王瓊,久久無聲,好像王瓊只是睡過去了一般。

夕陽落下,明月高懸。

孫豪的身軀微微一晃,進入須彌凝空塔內。

不久之後,草廬之旁,「煙」冢不遠處,再現一座普普通通,沒有任何仙靈之氣,就如同山間孤墳一般的普通墳塋,簡簡單單一塊石碑豎在了墳前。

上面,有孫豪親手書寫的,一個十分平凡的大字「瓊」。

墳前呆立良久,孫豪身軀一晃,出現在了須彌凝空塔外,站在了塔道:「紅兒,涫涫,為夫來了」

雙眼迷迷糊糊,掃了須彌凝空塔頂一眼,軒轅紅的眼中閃過絲絲悲涼,嘴裡卻是沒好氣地笑著說道:「都老夫老妻了,這還是大白天呢」

孫豪的腦袋已經埋在了她的胸前,嘴裡嘻嘻笑道:「大白天看得更仔細。」

軒轅紅說道:「別,涫涫過來了。」

孫豪哈哈大笑:「涫涫,你來得剛好,為夫今日要大被同眠」

單涫涫玉臉通紅,受驚的小兔子般,轉身欲走,但已經被孫豪攔腰抱進了軒轅紅的香閨之中。

掙扎了幾下,求助地看向軒轅紅,卻發現軒轅紅正對自己微微搖頭。

瞬間,心中明白過來,單涫涫心中沒由來的湧上陣陣憐愛,臉色通紅如血,嘴裡卻大聲說道:「老娘還怕你不成」

一手把孫豪的腦袋摁進了自己彈性驚人的雪白高聳之間。

閨房之樂千字難書。

此時,歸一仙山之上,有修士突然手指須彌凝空塔之巔,驚訝地問道:「那是什麼」

他身邊的修士聞言看去,卻什麼也沒發現,不由說道:「那兒空蕩蕩的」

但另外又有修士說道:「不,應該有個東西,好像晶瑩剔透,能夠反光,但用心去看,卻沒有任何發現」

有些人,看到了須彌凝空塔之巔多了一樣東西。

但更多的人,沒有看到。

但就是看到的人,感覺也各不相同,有人說,那是一顆天然的水晶,有人說,那是一顆巨大的水珠,也有人說,那是一個傷心哭泣的修士。

看到的人,說法不同,看不到的人,更是好奇。

足足摸索了兩三年,終於有善於總結的修士,得出結論,要想看到那東西,必須修士的悲情達到一定要求才行。

很多修士在歸一仙山上努力回想生平悲苦事,有的修士甚至是不惜嚎啕大哭,終於是如願以償,看到了須彌凝空塔頂的那一滴晶瑩剔透,若有若無,侵入骨髓的巨大眼淚。

而歸一仙山,孫豪身邊的情報也終於傳遞下來。

仙宗修士逐漸都明白過來,須彌凝空塔那兒,乃是沉香大帝懷念妹妹王瓊之時所留。

只有真正的至情至性之人才能看到。

仙宗修士,稱之為歸一之淚。

歸一之淚,悲苦之人才能看到。

看到的那一刻,濃濃的哀傷瞬間將人淹沒,無奈凄涼,懷念感傷頓時湧上心頭,心志略差的修士體悟到情感的這一刻,無不嚎啕大哭,去世親人好似一個個從眼前一晃而過。

大哭之後,心靈會逐漸歸於平靜,哀傷會逐漸深深地潛藏,情感會逐漸內斂,當修士最終恢復過來時,發現自己已經如同大夢初醒一般,感受格外不同。

歸一仙宗之中,好幾個為情所傷,為情而結的修士在看到了歸一之淚后,居然豁然開朗,哈哈大笑,三叩九拜之中,修為突破。

孫豪也沒想到,自己站在高空之上,內斂悲傷,懷念王瓊的無意之舉,會給歸一仙山留下一滴神奇的眼淚,成為歸一仙山一個十分奇特的道常

情到深處,悲傷內斂。

眼淚藏在了心間。

但是孫豪現在的修為,現在的意志,這種情的影響力是巨大的。

孫豪離開須彌凝空塔的時候,他的意志化為一滴眼淚留在了須彌凝空塔之巔,孫豪不忍對妹妹的懷念就此散去,心神一動,點了一絲水立方於其中,終於成就了歸一仙山的千古絕唱。

歸一之淚產生了孫豪也沒有想到的變化。

弱水弱而不絕的特效,在歸一之淚上發揮出來,孫豪強大的意志,更是讓歸一之淚能吸收萬千修士的眼淚來給自己充能。

歸一之淚居然真正地成為了歸一仙山,一滴漂浮在空中,需要特定機緣才能看到的神奇之物,並且自帶了許多神奇功效。

平凡的妹妹,已經平凡地離去。

但是,卻因為她的平凡,歸一仙山上,留下了一滴不平凡的眼淚。

五年之後,孫豪發話,正式命名歸一之淚為「瓊淚」,正式作為紀念王瓊的標誌性道場而存在世間。

「瓊淚」命名之際,須彌凝空塔金光大作,好像是受到了巨大的激勵一般,層層光芒向下方不停沖刷下去。

歸一道場在這種沖刷之下,不停地顫抖,顏色也在劇烈的變化。

原本黑白相間的條紋寶塔,在金光沖刷之下,逐漸綻放白色光芒,黑色如潮水般被沖刷而去,最後,僅僅只是道場的圓頂頂端,還留下了不到一丈左右的黑色光圈,其他部位,全部恢復到了孫豪第一次看到歸一道場之時的形象。

而歸一道場鎮守的冰牢,也終於在七百多年之後,解凍到了第三層。

冰凍七百年,去木、去殼等五位真君解凍之後依然一息尚存,得到了仙宗修士的迅速救治。

五位真君一夢醒來,世間已經過去七百年,讓他們膽戰心驚的大魔災早已經成為了歷史,如今的南大陸正在欣欣向榮,飛速發展。

如今的歸一仙山,重新在大陸找到了位置,在南大陸排位也重新排在了第四,而且跟排位第一的青雲門世代交好。

實際上,青雲門,歸一宗還有齊天宗,現在當家作主的修士都是出自沉香大帝一脈。

心中無限唏噓。

同時,他們也深深地慶幸歸一道場保留了下來,也深深地感嘆孫豪孫沉香的大恩大德。

康復之後,他們也再次入籍歸一仙宗,加入沉香座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