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三八四章 順風車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三八四章 順風車眾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strong大陸修士以為孫豪破開壁障沖入虛空,就算是成功飛升。

但實際上,孫豪知道,沖入虛空其實只是萬里長征第一步。

修士必須得穿透兇險的虛空,並衝破上界的壁障,方才是真正完成飛升。其中任何一個條件沒能完成,都將功虧一簣。

茫茫虛空之中,無盡幽能侵蝕著孫豪,

沉香劍始終懸在頭頂,以劍貫蒼穹之勢向前猛衝,手提斗天棍,孫豪身上金光大作速度極快地跟著沉香劍向前突進。

破開層層阻力般,突進。

修士飛升,如同婦人分娩。

分娩之時,孩子本能地知道自己應該向什麼地方鑽。

飛升之時,孫豪也本能地感知到自己需要前進的方向,倒是不至於迷路在茫茫虛空之中。

現在就看孫豪能不能成功衝出這段虛空道路,破開上界了。

自從修鍊以來,孫豪一直都能越級而戰,雄厚的積累,千百次戰鬥,讓孫豪對自己的信心也是很足。

飛升之際,孫豪已經進階化神。

雖然只是化神初入,但孫豪覺得,自己或許能夠跟一些實力較弱的中期化神叫板,以自己這樣的戰力,飛升應該是沒有問題吧!

如若是正常情況,的確是如此。

但讓孫豪萬萬沒想到的是。

自己飛升之際,居然有人十分奇葩地搭乘順風車!

於是乎,不經意間,孫豪也並不是很清楚的情況下,飛升的難度徒然加大。

孫豪全心全意駕馭沉香,向前突飛猛進,並未留心身後,在孫豪想來,自己飛升,身後一定沒人。

所以,現在的孫豪,心中的感覺就是飛升的難度真是好大,虛空的壓力真是太強,自己還真的不一定能成功破界而入,絲毫不敢懈怠,孫豪心驚之中,硬著頭皮沖。

距離孫豪不遠處。

四名搭車者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齊齊翻白眼。

魏新兵手持一面鏡子,鏡子之上冒出乳白色的光華,照射在他身上,形成一個光圈,將他防護得嚴嚴實實。

此時此刻,魏新兵正睜大了眼睛,嘴裡大聲說道:「什麼狀況?什麼狀況?怎麼這麼多人,安老大,你不是說,能塔順風車的修士少之又少,此界就你一個嗎?」

鏡子之中,郝安逸的聲音傳了出來:「奶奶地,誰知道是這麼個狀況,完了完了,要被他們害死了,沉香的實力,帶個把人沒問題,帶多了就飛不動了……」

無量道長咬著狗尾巴草斜躺在無量飛車上,看著跟隨自己一起的搭車者,十分之無語,嘴裡嘀咕道:「我只是想搭個順風車回去看看而已,你們怎麼也來湊熱鬧……」

喻不欲的頭頂懸著一座小宮殿。

魂不醉的頭頂懸著一把小掃帚。

兩人也在大眼瞪小眼。

一個說:「好你個老糊塗,原來你早就化神了,裝死等現在搭車1

另一個說:「我早就知道你那**不簡單,你果然是已經化了,只不過,老子搭小豪的車乃是順理成章,好像你就沒有道理了吧……」

兩人齊齊翻白眼。

魏新兵已經哇哇大叫起來:「兩位老大,兩位老大,你們不能自己飛升嗎?非要搭這個順風車,你們這是要害死人的節奏啊1

魂不醉一個哈哈。

喻不欲倒是說了大實話:「以我和不醉的實力,很難穿透虛空抵達上界,而我們在下屆的時間已經不多,這才不得不搭乘小豪的順風車,倒是你們兩個,來歷真是讓人懷疑。」

無良道長乾笑一聲:「無量飛車,行走極北,金子招牌,本座乃是無量道長,不瞞幾位道友,無量本是上界修士,奉命下界辦事,只不過,他娘的,虛空最是無解,除了真正的大能修士之外,也就只有飛升修士才能找到正確的虛界方向,你們那旮旯居然幾千年沒修士飛升,我回去一趟容易嗎我?」

無量飛驢一聲嘶叫,表示了對無良道長的大力支持。

前方,正在埋頭猛衝的孫豪心中稍覺異樣。

剛剛自己好像聽到有驢叫?這虛空之中,怎麼會有那東西?錯覺,一定是錯覺!或許是飛升之中的幻象考驗,不行,我得加把勁,養氣忘言守,降心為不為,沖礙…

須彌凝空塔內,青老緩緩睜眼,嘴裡輕輕說道:「一念亂天機,機不可失失不再來,現在機會來了嗎?我真的需要那麼做嗎?」

說完,木訥的臉上出現各種不同的表情,似欣慰似猶豫似掙扎似興奮,半響之後,方才一聲嘆息,逐漸平靜下來。

孫豪後方,看其他三修士都對自己看了過來,魏新兵聳聳肩:「不好意思,我送朋友,我朋友也是上界修士,回家找不到路,這不,也得搭個順風車。」

而魏新兵手中的鏡子之中,緩緩地飄出一個全身白衣的修士身影。

修士好似一個小人兒,並不是很高,站在魏新兵的肩上,緩緩說道:「好了好了,大家都衝上了來,現在說什麼都晚了,現在我們得想想辦法,怎麼才能渡過難關,如果不想辦法,搞不好大家一起迷失在這茫茫虛空,最終化為虛空塵埃……」

無良道長眉頭微微一皺:「奇怪,按道理,以譜有值哪芰Γ應該不至於感應不到現在這種狀況,但是貧道前面推算的結果,明明就是只有我一個人來搭車,要不然,怎麼會出這麼樣的烏龍事……」

郝安逸沒好氣地說:「你以為就你一個人推算?我也算了,但是一樣出錯,如果我判斷不錯,沉香小子身邊天機混亂,一切都很難算準,你就別費心機了,我們還是合計合計該怎麼應對眼下這種狀況吧。」

魂不醉和喻不欲對望一眼。

喻不欲聳聳肩:「我和不醉第一次面對這種狀況,怕是幫不上什麼大忙,兩位前輩拿主意吧。」

無良道長想了想,面露無奈說道:「我這無量飛車倒是可以拉幾個修士,可以減輕沉香的壓力,只不過,按照規矩,車資可不能少,尤其是這種環境之下,車資少了,蠢驢沒幹勁,拉不動的……」

好似驗證無良道長的話一般,無量飛驢腦袋耷拉了起來,一副無精打採的樣子。

掃了無良飛車一眼,郝安逸說道:「你這飛車的確能減輕不少壓力,只不過,按照我的推測,頂多也只能減少一半,沉香或許有點能力帶著我們抵達虛界之壁,但到時候,他差不多也就精疲力竭,能不能破開界壁並經受住界壁的擠壓就很難說了……」

喻不欲、魂不醉已經行動起來,隨手拋出儲物袋,兩人齊齊鑽進無量飛車。

無良道長哇哇大叫:「少了少了,這點靈石可不夠打湯喝的……」

魏新兵也扔了一個儲物袋過來。

無良道長神識一掃,發現裡邊僅有下品靈石一顆,頓時,猛地翻起了白眼,無語至極。

三個大流氓,真是三個大流氓!

無良道長心中破口大罵,但是也知道這三個傢伙不會給自己加靈石了,沒好氣地踹了飛驢一腳:「蠢驢,幹活了,不要裝死,不努力小心老子燉你驢鞭火鍋。」

飛驢嚇了一大跳,仰首嘶鳴一聲,撒腿向孫豪追了上去。

前方努力的孫豪心中稍稍疑惑,好像還是聽見了驢叫!

該不會虛空之中,真的有飛驢吧!

心中飛快閃過一絲念頭,孫豪不再多想,專心致志,全副心神,五屬性真元輪流驅動,斗天棍金光閃閃,黃金戰體大圓滿全面啟動,頂著越來越大的壓力,心中感嘆飛升的超大難度,再次覺得自己有點託大,有點心中沒底地埋頭前沖。

開弓沒有回頭箭。

事已至此,孫豪唯一的選擇就是筆直向前,再向前。

無量飛驢速度不慢,但卻趕不上孫豪,實際上,無量道長也不好意思追上孫豪,再說了,一旦追上孫豪,孫豪向自己要搭車費可怎麼辦呢?未完待續。